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大人请拔刀!
大人请拔刀! 连载中

大人请拔刀!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喝酒必顺打火机 分类:都市小说

标签: 赵权 都市小说 陆起

古书中所记载的怪物与现实的碰撞, 全世界随机的人陷入未知空间,我们称这种现象为潮汐, 因为潮汐过后,就是赶海人的狂欢,大海从不会吝啬它的馈赠
展开

《大人请拔刀!》章节试读:

第4章 松子


怪物身后传来一道声音,它略带疑惑转身,有些懊恼这个打扰它享用美食的家伙。

趁着怪物转身的瞬间,陆起猛然跃起一刀刺进怪物口鼻连接处“刺啦”顺势一划便在怪物嘴唇上,留下一道狰狞的伤口,

“吼”仅仅只是一刀便让怪物血流不止,它放下猎物,双手用力拍向陆起,

它要一掌拍死这个猴子!

陆起小腿发力,往后一挪躲过了致命一击,可惜刚刚那一刀力度不够,换做王安或者张建军那个角度,恐怕一刀就能解决眼前的怪物,

虽然找到了怪物的弱点,但无奈力气太小还是打不过,那就只能...

跑!

陆起本来留在车厢顶部能够独善其身,王安和张建军实在是太猛了,就像两尊战神居高临下,几乎只需要两刀就能解决一头怪物,

而且旁边还有苏晴李乐两人的策应,怪物根本上不了车顶,因为车厢是侧翻的车窗和车门都在顶上,

他们只需要守住顶部怪物根本就进不了车厢,

直到他听到婴儿的哭泣声,才发现怪物居然在侧面外壳开了个口子,经过一番心理斗争后,他还是决定趁着大多数怪物被王安两人吸引了注意下来看看......

没想到这一看,反倒让自己陷入险境,可能是张建军王安两人的强大,让陆起产生了怪物也不过如此的错觉,只要瞄准弱点,他或许也能解决怪物,

可现实总是如此的残酷。

但,要是他不出声,张婷母子就要命丧当场了.....

怪物似乎成功被陆起激怒,一直对着他穷追不舍,两者的距离越来越近,

听着身后吼叫声,陆起只能不断调整着身位,朝着张建军几人方向跑去。

他不敢离车厢太远,一旦陷入两只怪物的包围以他普通人的身体素质,基本上就属于必死无疑,

可命运好像就喜欢给他开玩笑,五步外原本安安静静躺着地上的一具“髯公”尸体幽幽坐了起来,

陆起;“.......”

没心情吐了,陆起咽了咽口水匕首反握,不退反进,脚步加速身体高高跃起,趁着怪物还没反应过来,瞄准其口鼻连接处一刀刺入,

生死之间,他并不缺拼死一搏的勇气!

“吼!”

怪物吃痛,身体不断挣扎却被陆起膝盖死死顶住,此时陆起也发狠左手用力按住匕首,右手一把扯住怪物胡乱挥舞的舌头,膝盖抵在它的胸前,用尽全身力气一扯“噗”怪物的舌头被他连根拔起,

怪物的吼叫声戛然而止,不在动弹。

我居然亲手杀死了一只神话中的怪物?

陆起看着手中还在不停蠕动的舌头,心底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虽然这只怪物身体并不完整,看样子是受了重伤....

可还没等他喘口气,身后一阵劲风袭来,瞬息之间,他只能本能偏过头,保证自己的脑袋不受伤害,“砰”身体不由自主的飞了出去,像个破麻袋似的飞了三四远。

陆起有种被高速行驶的汽车撞了的感觉,

至少40码起步那种....

“咳咳咳”

陆起无力躺在地上,这一下把他从幻想现实,他的五脏六腑好像都移位了,全身没有一处不疼,稍微动动手指都有种灵魂要被撕裂的感觉,他只是个普通人,挨了D级怪物含怒一击,现在还活着都只能算命大,

可怪物并没有给他感慨的机会,缓缓靠近,一脚踩在他的腹部,恶鬼般丑陋的大脸缓缓贴近,猩红的舌头在他脸上打转,恶心的粘液糊在陆起的脸上,刺鼻的恶臭不停刺激着他的味蕾,怪物好像并不着急杀死他,

它在享受玩弄猎物的快感,

陆起有些想吐,他的匕首还在手上.....

士可杀不可辱!

且看,陆起用尽全身力气手臂一挥划过怪物的眼睛,顿时,怪物双眼血流不止,

“吼!”怪物发出愤怒的吼叫,似乎被激怒了一把拧住陆起脖子,只要稍微一用力他就会命丧当场!

“砰”

一道枪声划过怪物的怒吼,准确射入其口鼻链接处帮它按下了静音键,随即,怪物推金山倒玉柱般倒在了他身上,

尸体下的陆起则生死不明.....

有时候我们会觉得自己余生还很长,当真正死亡临近的那一刻,才会明白我只是想单纯的活着,等到那时脑中将没有丝毫其他的念头,活着本身就会成为一股强大的信念,它会使你的身体本能爆发出强大的潜力...

赵权从远处跑了过来,搬开怪物尸体,看着地上的血肉模糊的人影,蹲下身,拍了拍他的脸,道;

“没事吧”

陆起奋力咳出口鼻当中的血块,胸膛不停起伏,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享受着劫后余生的喜悦...

“咳...咳..咳....

还好,暂时应该死不了,只是左边肋骨应该断了三根,右手脱臼,内脏可能也有些移位了”陆起沙哑着嗓子道,他现在是真的浑身没有一处不疼,

但他的精神却十分亢奋,肾上腺素不停刺激着他的大脑皮层,导致他现在处于一个非常嗨的状态。

“你这自检能力,不去当医,生可惜了”赵权上前把他扶了起来,打趣道,

“那Icu肯定要先给你留个位置,”

“一间够我住吗?看不起谁呢?”

“那你还想住几间?”

“劳资吃饭一间,拉屎一间,挂点滴一间,撩护士一间不行吗?”

“ICU包租公就是你是吧?”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闲聊着,主要是陆起这幅模样属实有点吓人,赵权怕他只要一睡过去就再也起不来....

赵权扶着陆起来到车厢边缓缓坐下,忍不住吐槽道,“你说那怪物为啥不把你的嘴给撕了”

“可能是我刷了牙,嘴没有你的臭”

陆起看着满地的尸体,忍不住问道,“那些怪物都死了吗?”

“死了一部分还有一部分跑了,看来这些畜生也不傻”

“我们这边的伤亡情况呢?”

“张建军和王安受了点轻伤,那个叫李乐的战死了,主要伤亡还是那些自作聪明从车厢里面跑出来的人,

要不是他们打乱了我们的节奏,李乐也不会因为保护他们而死。”

赵权神色黯淡道,

如果他没记错,李乐应该就是他在厕所内一开始听到的声音,在车厢顶部还跟赵权打趣了一番....

“有烟吗?”陆起问,

两人背靠着车厢吞云吐雾,沉默的看着周围的一切,尸横遍野。

“刚刚救你那枪,还是那个叫苏晴的女人开的,等会人家过来记得道声谢,”

陆起点点头,此时此刻他的精神状态非常好,就连一些原本模糊的记忆也变得无比清晰,

“你拿刀去找个怪物尸体把它脑袋撬开,看看它们大脑中间,有没有白色松子一样的东西,”

赵权眼神有些怪异的看着他,那表情好像在看一个变态....

陆起道,“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你先去撬开看看,那种东西可是宝贝,晚了等它们脑细胞坏死,可能就没有效果了”

“真的?”

“骗你我是你孙子!”

赵权将信将疑拿着把刀,侮辱怪物的尸体去了,可能是因为之前陆起找出过怪物的弱点,赵权心底还是信了几分他的话,他强忍着恶心用力撬开怪物天灵盖,小刀挑了挑....

“陆起!我是你爷爷!”

不对啊,陆起仔细回想记忆中“奇异经”关于髯公的记载,其中有一条;舌鼻牵引共戏,不与即去,

陆起就是从这一条中分析出髯公的弱点,

其中还记载;髯公喜食人髓,颅内有灵丹,形如松子状,服之能强身健体,生精血,治百病的功效。

尽然第一条是对的,第二条记载的东西没道理没有呀?

“你再撬一个看看,还是没有我就是你重孙!”

“不用你叫,再没有今晚你马必死!”

赵权捂着口鼻,骂骂咧咧找了具还算完好看得过眼的尸体,蹲下身用力撬开它的天灵盖,小刀挑了挑,只见那怪物左右脑中间位置,还真有东西!

赵权小心翼翼把“松子”挑了出来,这东西通体雪白,看着就像一颗完美无缺的和田玉,他稍微用手捏了一下软乎乎的,闻着还散发着一股莫名的异香...

“给,你要找的就是这玩意?”陆起接过赵权递过来的“松子”随口道,“我也是听村里的老人说过,这东西能强生健体包治百病,

有水吗?”

“你们村里老人懂得还真多。”赵权递给他一瓶矿泉水,心中不由想到,等回家过后一定要派人去陆起的村子好好查一查。

陆起把松子稍微洗了洗,在赵权震惊的目光中一口吞下,

“你,你,你,你就这么生吃!不觉得恶心吗?毕竟是从那种怪物脑子里面挖出来的玩意儿,村里老人说能生吃?就没说有寄生虫啥的?”

赵权感到一阵恶心鸡皮疙瘩落了一地,就像一个从不吃蚕蛹的人,有人在你面前表演生吞的毛毛虫一样,然后他又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问;

“啥味道呀?”

此时的陆起只觉得吞下了一团火球,一股股热流从火球中窜出不停在他身体里面乱撞,他强忍着不适,引导热流往身体受损的地方去,热流每经过一个地方他的疼痛便少了一分,

有戏!

他尝试用意念指引着热流按他的方式走,初时热流还不情愿,在陆起一遍遍意念的冲刷下,热流最终还是慢慢屈服了,

这种感觉就在训狗一样,慢慢的伤口处很快就传来酥**麻的感觉,当身体上的伤都被修复了以后,

陆起脸上的笑容还没持续一分钟,

热流无处可去,竟不受他的控制,如一头头蛮牛似的,不停在体内乱撞,

他的脸涨的通红,全身冒着热气,就像一只煮熟的小龙虾似的,

不好,玩脱了,补过头了!

此时的陆起,身体有种要被撑爆的感觉,

奇异经中只记载松子有强生健体,生精血,也没说这么补啊!陆起暗自着急...

他的心跳现在非常快,血液流速加快,身体正在竭尽全力消化剩余药力,

可好像显得有点微不足道,如果说陆起点身体是一个茶杯,那么松子还剩下的药力就满满一水缸.....

现在:

水马上就要决堤了!

就在此时,他的小腹丹田下突然传来一阵吸力,直接把剩下的一大股热流,全部吸了进去,

不见啦?

我那么一大股能量呢?陆起摇了摇头,隐约中他好像还听见了一声鸟叫?

幻听了吗?

他正要起身,小腹突然又传来一阵剧痛,“哼”陆起倒吸一口凉气,他强压着剧痛,打算硬抗过去,没想到的是,

剧痛竟然从腹部,慢慢蔓延到全身,

“啊”陆起双手紧紧扣住,指尖已经刺进了肉里,额头冒出一层冷汗,

他全身,每一处,每一个细胞好像都在颤抖,现在的他就连昏厥都做不到,

会被疼醒,

“坏了,坏了,叫你乱吃东西,这下出问题了吧,”赵权在一旁急得直跺脚,他用手轻轻碰了陆起的肩膀,

这一点,好像有种莫名的魔力,陆起身体突然就不疼了!

他猛然睁开眼睛,一把抓住赵权的胳膊,眼神犀利,似猛兽一般,

“疼疼疼,哎呦,好烫!”

赵权试着挣脱他的手,没想到,他堂堂E级修炼者,一下还挣脱不了,甚至手腕还被捏疼了!

还冒着白烟?

陆起下意识松开了手,他擦了擦被汗水糊住的眼睛,扶着车厢缓缓站了起来,身体好像变轻不少,

胸膛内好像多了个东西?

他伸进衣服里面摸了摸,还略微发烫,扯开衣服一看,心脏位置红了一大片,隐隐看着像是一只冒着火焰的大鸟,

他皱了皱眉,收起脑中其他想法,手掌对准左边肋骨处用力一拍“咔擦”,原本错位的肋骨瞬间回归原位,

手掌上一撮红色火焰,一闪而过,

他莫名有种感觉,只要自己再次服下松子,就能唤醒胸膛上的大鸟....

穿好衣服,遮住多出来的纹身,活动了下筋骨,身体并无不妥,甚至比之前状态更好,

“陆大夫真是妙手回春,医术高超啊”赵权看着手腕上的红印,感叹道,同时更加坚定“扫荡”陆起他们村子的决心。

此时的陆起还有之前,半点命不久矣的样子。

诶?他还怎么还跑上了?

“卧槽!贼子放下那具尸体,那是我的!”

陆起的想法很简单,髯公脑子里面的松子有用,那还不趁着别人没注意多弄一点?

毕竟,地上的尸体就这么多......

片刻后,两人悄悄蹲在一起左右望了望,小心翼翼讨论着;

“别特么大喊大叫,要是被别人听见了我们得损失多少松子!”

“嗯,悄悄地进村,打枪滴不要,话说这东西真的有那么神奇?”

“我现在感觉能一拳打死一头牛!”

“卧槽,这么牛B吗?”

“嗯,别说哥哥不照顾你,这具尸体我感觉肯定能出金,就让给你了,我去另外找找其他的尸体”陆起鬼鬼祟祟佝偻着身躯,朝不远处另一具尸体爬去,

“好勒,终于知道孝顺爷爷我了,呜呜呜,孩子长大了懂......我***你***大**,这特么脑袋都被打烂了,出***个金。”

就这样两人偷偷摸摸开启了,开盲盒之旅,赵权也是义气想着竟然这是陆起透露出来的宝物,他也就没叫王安一起挖,毕竟这地上的尸体就这么多,

粗略算下应该有五十来具左右,要是他们两人一起挖陆起肯定要吃亏,他不愿意占这么一点小便宜,即使面对能强大自生的宝物,

而陆起这边就想骂娘了,他连撬开五具怪物尸体的天灵盖,居然一个松子都没挖到,这不由让他感叹赵权的狗屎运,连开两个盲盒就能出金。

终于,在开第六个盲盒的时候,陆起人品爆发,

出!金!了!

“你在干嘛?”

一道女子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把陆起吓了一跳,只见一位亭亭玉立的女子站在他身后正一脸好奇的盯着他,

“没...没干嘛,我在研究这些怪物的身体构造呢”陆起记得赵权说过这位女子叫苏晴,刚刚还是她救了自己,

“对了,刚刚谢谢你开枪救了我哈,我叫陆起,陆逊的陆,早起的起。”

苏晴毫不在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在他身边坐下,道;“没事儿,我叫苏晴,苏轼的苏,晴天的晴,

我是一名军人救死扶伤是应该的,当时我们这边正好解决完剩下几头怪物,我看到你被怪物压在身下,就试着开了一枪,也是你运气好,我那一枪打中的怪物弱点,才能把一枪就它打死,

而且你不也是为了救人才跳下去的吗?刚刚安置那些群众的时候,还有一位抱着孩子的年轻女孩,问我你怎么样了,

说!她是不是你老婆?

没想到你小子年纪轻轻,连娃都抱上了,啧啧啧”

苏晴一脸坏笑的看着她,眼神有些玩味,

“大姐,我今年才20岁还是一名大三学生”陆起不留痕迹的把松子收入囊中,辩解道,

“大学生未婚先孕,不是很正常的吗?网上不是常说“大学生活好””

陆起看着不远处的赵权,正在愉快的开着盲盒,心底不免有些着急,随口应道;“你是不是没有理解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古人不是常说,温饱思淫欲吗?大学生活好了不谈恋爱干啥?

学习吗?哈哈哈哈”苏晴捂着嘴笑道,

陆起暗自着急,他眼睛余光看见赵权已经连续开出两个金了!

“其实这是一个断句,要在第三个字后面加个逗号。”

“第三个字后面加个逗号?”苏晴有些疑惑呢喃道,随后她反应过来,脸颊发烫,一把抓住想要偷偷溜走的陆起,嘴角微微向上,

“你小子拿我开涮是吧,挑衅军人可是违法的,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就地正法!”

赵权已经举着三颗松子对着他挑衅了,可陆起现在再着急也没有用,这位大姐好像暂时没有放她走的意思...

虽然这位大姐长得确实很哇撒,

尤其是那双大长腿,要是平时陆起不介意坐下来陪她聊聊人生,然后把她搂在怀中安慰她一下,但现在......

“其实,你想哭就哭吧”陆起道,刚刚两人一对视,陆起就知道眼前这位大姐在强颜欢笑,她现在只是想找个人倾诉,然而可能是从小性格比较强势,

让她不知道怎么开口,就只能以一种玩笑的方式来自我逃避,期望能暂时忘记心里的痛苦,然而有些痛苦是不能忘记的,反而会越酿越陈....

“你在说些什么?”苏晴眼神有些慌张,

“队友不幸战死,你的心里应该很难受吧,哭泣是人类宣泄情绪最好的方式,”陆起微笑道,多年的心理学研究经验,让他能更快看破人类的伪装,

“其实哭并不代表软弱,而是一种对逝者的怀念”

苏晴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蕴量了好一会却始终没有掉下来,她是一位坚强的女人,微笑着擦去眼泪,道,“看来赵权那小子说的没错,你确实是一位优秀的心理医生。”

陆起;“........”

“....他什么时候说的?”

苏晴指着赵权,“就是刚.....呜..”她话还没有说完,

小嘴便被一颗白色不明物堵住,苏晴下意识咬住,没想到这东西表皮一咬就破,顿时,一股热流涌入她的腹部,

赵权挖出松子后当着他面吃了一颗,结果脸不红心不跳的啥事没有,

按他的话说,这玩意儿D级以上当糖豆吃都没事。

时间过了一分钟后....

“这东西?”苏晴小脸发红问道,

“赵权给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