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半妖辛辰
半妖辛辰 连载中

半妖辛辰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油豆腐没有油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奇幻玄幻 辛辰 青木篱

他是神灵之后,流着轩辕神族的血脉
也是大妖之子,拥有强劲的妖兽心脏
所以他只是半神,或者是半妖
作为半个神族,他必须肩负起娘亲血脉带给他的守护三界职责
而半妖的心中没有圣人,没有正义,只有利益,只有野心,为了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不惜牺牲一切的代价,因为他们不知道什么叫做怜悯和同情
展开

《半妖辛辰》章节试读:

第2章 镇灵司


下午,陀城中心万安药铺大门口,虎头帽少年昂首挺胸走了出来,腰间也塞得鼓鼓的。

一颗六境修为的蛟龙内丹,只卖了二百两银子,辛辰想起被它吃掉的那些野山猪野狍子,倒吸了一口凉气。

八年时间喂这货吃的山珍野味,单独拿集市换钱恐怕翻个十倍都不止。

看家护院不养条狗,非得养这头大嘴吃货当宠物。果然女人不懂持家,给她一座金山银山也得坐吃山空。

少年来到城南郊外,这里有一座颇具南疆特色的大宅子,是一栋白墙灰瓦的合院。合院门口的黑色门匾上,歪歪扭扭写着几个金色大字——无敌铁拳帮。

辛辰每次来找林大壮,都会抬头看一眼门匾上那几个笔画如乌龟爬行,字迹又大小不一的金字。

门派名字俗气透顶不说,连门匾上的字都写得如此优秀,听说这还是林帮主花了数百两银子,请当地最负盛名的几位学塾先生现场手书了几份墨宝,从中精心挑选出来的精品佳作。

造孽啊,到底是陀城的学塾先生才疏学浅,还是他林大壮的品味高雅。

有几次辛辰都怀疑这字就是他林大壮自己写的,怕丢人现眼找了个借口,可这五大三粗的汉子次次都矢口否认。

俗气归俗气,这个开了几家武道馆的无敌铁拳帮在陀城还是有极高的地位。

与民众眼中神秘莫测难于接近的紫竹轩与天音谷比起来,这个硬派武夫宗门那是无比的亲民,收门人完全不拘小节,只要你兜里有钱又想修炼,交钱便可以入门修行。

这年头,但凡兜里有几个钱年轻人,哪个不想成为武林高手,潇潇洒洒策马江湖快意恩仇扬名立万的。

就算一辈子顺风顺水没结上什么恩仇,一身本事也不足以扬名立万,学个三拳两脚给有钱人看家护院赚几个轻松钱,总比天天在地里操劳来得省心。

于是乎这个无敌铁拳帮,凭着一身硬派横练功夫和接地气的营销手段,短短数年时间便成为陀城最大的修炼宗门。

辛辰轻车熟路的进了大门,守门的两个铁拳帮门人没有阻拦,大家都清楚这个戴着顶虎头帽的小爷与自己帮主关系非同一般。

院子内的大草坪广场上,豹头环眼一身肌肉的林大壮正在指导门人练习拳脚功夫。

辛辰站在走廊柱子边,一个口哨,这位号称陀城小霸王的无敌铁拳帮帮主便心领神会,纠正了身边一位门人动作后,一本正经的勉励大家继续练习,自己却一路小跑出了操场。

两人来到内堂,林大壮赶紧给辛辰倒了一碗水,然后安静的坐在他身旁。

对于身旁的这个年轻人,他有一种近乎崇拜的好感,没办法,这小子的脑瓜子太好使了。

辛辰喝了一口水,开门见山道:“老林,我想请你帮我个忙。”

林大壮有点惶恐:“辰哥儿尽管吩咐,你的事就是我林大壮的事,哪怕上刀山下火海我林某在所不辞。”

“我家姨娘想整个道馆收几个徒弟赚点钱养家糊口,这事想请你帮忙配合演一出戏,可能会让你后面收徒有点影响,你先考虑一下要不要帮这个忙。”

“辰哥儿,林某有这光景,全赖有你一步步的提点,别说影响后面收徒,就算是把这宗门分你一半,林某也心甘情愿双手奉上。”

“好,有你老林这话就行,不需要你双手奉上什么……”

—— ——

出了无敌铁拳帮大门,辛辰游走在陀城的十里长街上,他第一次有些伤感。

打小就在陀山的轩辕观长大,年少起更是常年混迹于陀山脚下的陀城,对这里的每一个街头巷角他都无比熟悉,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里就是他的家乡。

如今终于要离开陀城,离开陀山,离开这片自己从小生活的土地,离开那个与自己相依为命的姨娘,辛辰想想便有些郁闷。

实在是那婆娘太让人糟心了,不懂持家也不懂赚钱,偏偏还是一副热心肠,有事没事总捡一些被人丢弃的孩子回来养。自己也只能帮她找个最简单的赚钱法子,让她可以以后过得轻松些。

辛辰走到长街**,踏入了平日经常去的那间茶楼。

茶楼名叫知味,是陀城十里市井长巷中最具烟火气息的地方。上至贵胄子弟,下至贩夫走卒,三教九流各色人等常汇集于此,大多数人一坐就是小半天,有钱人张口闭口风花雪月,没钱人唠嗑着家长里短。

在知味茶楼还经常能听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比如城西张瘸子家的驴子十月怀胎生了头小马驹,又比如城北徐公家的小公子一生下来就会说话等等……

前些日子,茶楼里来了个中土神州的说书先生,总爱讲一些关于中土神州的神妖传说,辛辰特别爱听。

少年一进大门,年轻的茶楼小二便笑着迎上来,嘴里带着惋惜的碎碎念。

“辰哥儿,今天咋来的这么晚,齐先生已经讲了小半个时辰了,神妖大战那么精彩的一段就这样让你给错过了。”

辛辰笑了笑没有回答,跟着小二往熟悉的位子走了过去。

茶楼有两层,二楼是雅座,平日里坐的都是那些贵胄子弟。一楼皆是市井平民,大多都是花个三两文钱点杯粗茶便坐着听半天说书的主。

辛辰在一楼远远对着说书人的小桌子边坐了下来,塞给小二一小锭银子,笑道:“李三,帮我来一壶本地上好的春茶,花生瓜子照旧,再额外来碟桂花糕。剩下的就当给你的赏钱。”

“阔绰啦辰哥儿。”李三有点惊讶的掂了掂银子,随后又阴阳怪气道:“花一两银子还喝本地茶,这事也就辰哥儿你会干,要是那二楼的爷早换中土上等龙井或毛尖了。”

“咱乡下人没这等讲究,打小喝惯了本地茶,外地茶再好也喝不习惯。”

“还是辰哥儿厚道,不忘本。”

李三拿肩上的抹布擦了擦桌子,掐媚笑了笑便快步进了内堂准备茶水。

**的大方桌上,说书先生摇着折扇,口沫横飞的说着千年前那场神妖大战,楼上楼下客人皆听得入迷。

“且说那妖王负伤遁去之后,那位挽救了人间亿万生灵的神族圣女,竟一把抱起了身负重伤的狼族大妖,俩人双双消失在北境长城巍峨城门之下。”

啪嗒一声醒木敲桌声把众人惊醒,说书先生摇起折扇悄然问道:“列位看官,可知俩人最后去了哪里?”

楼上楼下瞬间一片嘈杂,众人皆议论纷纷。

“去了天上吗?”

“带他去神族圣地疗伤了?”

楼下的看官七嘴八舌问道……

“神族圣女怎么会喜欢上一个妖族,自然是带到一个隐秘之地杀了吧。”

“是啊,神妖不同途,身份高贵的神怎么可能喜欢一个低贱的妖族。”

楼上传来几句不同的声音……

说书先生笑着摇了摇头,双手一拍合起了折扇,随后又敲了一下醒木,故弄玄虚道:“她俩最后去了一个极其神秘的宗门,那宗门名唤镇灵司。各位看官要想知道镇灵司是何种宗门,明日末时正点,齐某在茶楼恭候各位大驾。”

“咦……”

“没劲……”

楼上楼下一片哄然。

一片嘈杂的气氛中,辛辰嘴角微微上扬,他搓了搓手掌,眯起眼睛打量着大堂**那个清瘦的中年说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