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邪灵鬼咒
邪灵鬼咒 连载中

邪灵鬼咒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暗夜三火 分类:悬疑惊悚

标签: 悬疑惊悚 李木楠 王三火

一次祭祖为名的老宅聚会,茶余饭后的几段怪奇故事
牵扯出,隐藏背后邪灵的诅咒
十年后,突然收到儿时青梅竹马玩伴的求救信息,让王三火不再逃避,与几个朋友一起,再次踏上恐怖之旅
展开

《邪灵鬼咒》章节试读:

第7章 怀胎


时至中午,杜鸣在旅馆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他害怕那些,被称为侄子的大蜘蛛。或者蛛女的姐妹,过来报复。

在纠结了一会后,他起身穿好衣服,离开了小旅店。

他要到镇上,太虚麒麟观,去拜见一个人。

他要找的,是镇上的李半仙,李鹤龄。此人是个术士,也懂医术。会奇门断甲之术。镇上有很多人,都是他的粉丝。

年初,因为没孩子这事,在丈母娘的强迫下,他去见过李半仙。

当时,李半仙给杜鸣和李茹把了脉后。

当着丈母娘和李茹的面,对杜鸣说,杜鸣有点肾阴虚,需要戒酒戒烟,调理身体。

杜鸣觉得这是**,被李半仙就这么暴露在众人面前,觉得很丢脸。

听完李半仙的话后,他没给好脸色。一气之下,不告而别。

最后还是丈母娘,把草药拿了回来。

他以为,永远不会再见李半仙。而今天,不得不过来。因为蛛女的问题,已经不是科学范畴,只能请教不在科学范畴的人。

刚过正午的时候,他就来到了太虚麒麟观。

太虚麒麟观,其实就是个农家院落。除了名字像道观,再没有像的地方。李半仙有老婆孩子,一家人在郊区隐居,过着田园生活。

杜鸣来到这儿,见观门口,围着几个人。他刚要进门,被这几个人拦下。原来他们都在这排队,要找李半仙儿把脉看病的。

杜鸣内心很焦急,也只能在门口等待。

这时候,李半仙,竟从屋内出来了。

此人面容消瘦,两鬓修长,穿一件深蓝色长袍。走起路来,脚步轻盈。

他到门口后,被那几个人围拢上来。他只点了点头,就朝杜鸣走过来。

来到杜鸣面前,只说了句,请随他来,便转头往回走。

杜鸣有些摸不着头脑,便跟着他,进了屋内书房。

李半仙让杜鸣坐下,给他倒了杯茶。

没等杜鸣开口,李半仙便开口问道:“你遇到非科学能解释的事情了?”

杜鸣没想到,李半仙竟然记得他。

杜鸣说:“您都看出来了?确实遇到了。”他这次态度很谦卑,因为除了李半仙,他不知道还能去找谁?

李半仙儿笑了笑说:“我是个术士,来我这儿的人,大都是把脉看病。也偶尔有,问我一些奇门遁甲的事情。

你可以把事情的经过,跟我讲讲,我好对症下药。”

杜鸣没别的办法,只能将昨晚的遭遇,跟李半仙说了一遍。

讲到最后,杜鸣还不忘问一句:“李道长,有办法帮我吗?”

李半仙摇摇头,皱着眉头说:“此乃,魔道昌盛,正道衰弱。

魔尤在,而降魔人已去。”

说完,他从书房**供奉的仙家供桌上,拿了一枚玉佩给杜鸣。

接着说:“这个玉佩,我施过术,你戴在身上。没有修炼成人形的走兽,近不得身。对于能变化人形的,无效应。

还有,不要去人烟稀少之地,待在镇上,相对安全。

最后一条,以后不要来找我。修为有限,能帮你的,只能这么多。”

杜鸣接过玉佩后,感激不尽,掏出胖子给他的1000块钱,要送给李半仙。

李半仙,分文不要。说杜鸣遇到的,是真正的魔。他作为正道人士,伸出援手,义不容辞。

杜鸣从太虚麒麟观回到镇上,又买了新的寻呼机。

此时,太阳已经偏西,便急匆匆打个出租车,回家了。

杜鸣小心翼翼,生活了一个月,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他渐渐放松了警惕。

说也奇怪,自从那天回来后,杜明在房事上,变得很强。

李茹在两个月后,便有喜了。

这让全家人,高兴的不得了。杜鸣也挽回面子,再次春风得意起来。

他让李茹辞去工作,安心在家养胎。

三十年前的产检,相当简单,大部分连B超都不做。

通过尿检确认怀孕后,只要没有心脏病等慢性疾病和遗传病史,就可以回家待着了。到胎儿4个月,听一听心跳和胎心。在等到6个月的时候,每个月去一次医院检查。量血压、听心跳、听胎心,一直到胎儿出生。

李茹怀孕后,在镇里的家,待了三个多月,就憋屈坏了,非要去奶奶家住几天。

奶奶住在李家屯,和李茹的小叔在一起生活。

那里山清水秀,属于林区地带。

夏天去了,可以钓鱼,采蘑菇。李茹从小,就经常回老家玩。

杜鸣开车送李茹和丈母娘到乡下后,吃过晚饭,便开车往回走,他明天得上班。

他一个人开车,走在林区的夜晚,忽然间,想起曼丽那张,媚笑的脸。

他猛地将车停住,发现路**上方的树枝上,倒挂着一个大蜘蛛。

杜鸣赶紧把戴在身上的玉佩,拿出来,缠在手上,口中念叨着,南无阿弥陀佛。

见大蜘蛛顺着蛛丝,慢慢爬回树枝。

杜鸣连忙将车内的灯打开,踩紧了油门。

他隐约觉得,这不是个好兆头。

李茹此时在奶奶家,已经上炕,准备睡觉。

躺下后,觉得肚子越来越疼。她赶紧喊来母亲和奶奶。

奶奶用座机,第一时间,给村医打了电话。

这时候,天空突然电闪雷鸣,下起暴雨。

李茹越来越疼,开始在炕上打滚。

**慢慢流出血,并且,羊水也破了。

母亲见状,知道是生孩子的前兆。可李茹才四个月身孕,怎么可能生?

情况紧急,她管不了那么多。不管怎么样,女儿的命要保住。

她吩咐弟妹烧水,要帮李茹接生。

外面暴雨如注,村医还没过来。

李茹痛苦的大呼小叫,昏死过去后,生出来一个东西。

母亲看到,当场被吓晕过去。

李茹生出一个,长毛的肉球,有头那么大。

整个肉球上,长着个口器,发出咯咯的声音。口器上面,有两个小孔,好像在呼吸。

小叔见状,就要将肉球,拿出去埋了。

奶奶急忙阻止,她说不管怎样,这都是李茹的骨肉,是条命。

见李茹没醒,奶奶用棉被包裹肉球,装在筐里。让小叔拿到仓房,先放起来。

小叔前脚到仓房,村医后脚就到。

村医见炕上有两个人昏迷,便问怎么回事。

奶奶说李茹流产了,她妈是急晕的。她让村医别管那么多,救人要紧。

夜里,母亲先醒过来,醒过来就哭着问,李茹在哪,她怎么样?

奶奶流着眼泪说:“儿媳妇,村医说小茹没事,她在西屋休息,有老二那口子照顾。

小茹也不知道上辈子,做了什么孽,生了这么个东西。

这件事,不能让杜鸣知道,也不要告诉我儿子,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只有你知,我知,还有老二两口子知道。

你明白吗?”

母亲当然知道,事情传出去的严重性。便点头答应。

第二天一早,杜鸣接到丈母娘电话,得知李茹流产。

让他赶紧开车过来,送李茹去医院,做个检查。

当杜鸣把李茹和丈母娘接走后,奶奶拿着羊奶,走进了仓房。

只见竹框中,躺着一个长毛的大肉球,当奶奶把羊奶倒进口器时,口器发出咕咚咕咚的声音。

奶奶的善良,却是养邪为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