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奸臣,劳驾死透一点
奸臣,劳驾死透一点 连载中

奸臣,劳驾死透一点

来源:pinsuu 作者:苏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现代言情 程思城 程思玉

苏问春五岁时捡回来一个脏兮兮的小乞丐,十年后小乞丐踩着苏家步步高升
春风得意之际,苏问春伏在他脚边求他为苏家讨个公道,只得他两个字:活该!后来苏问春受尽酷刑着牙闯出一条血路终得平反
两人尊卑颠倒,他一身囚衣坐在死牢,却是一脸缱绻:“不是一直盼着我死么,怎么哭得这么难看,过来,帮你把眼泪擦一擦
”苏问春:“……”这叫喜极而泣,下辈子劳烦眼睛擦亮点,谢谢!某人:“下辈子太远,还是先把这辈子霍霍...展开

《奸臣,劳驾死透一点》章节试读:

第2章 恶毒的儿媳妇


第二章 恶毒的儿媳妇来啊,苏浅浅,你打死我吧,花着我哥的钱见天的啥都不用干,现在又拿房子说事,有房就了不起啊!你是不是早就想把我赶出去了,平时装的倒挺像的,给我买那些衣服化妆品,都是为了用糖衣炮弹腐蚀我,花着我哥的钱你来落好人。
现在真面目漏出来了吧,装不下去了吧!
等我哥回来,我要让他给我做主,看你还敢不敢这样对我。”
我毕竟怀孕已经8个月了,有点行动不便身后已经是墙了,退无可退,面对步步逼近的小姑子,伸出一根手指抵住她还在不断靠近的身子。
打住,别在我这里撒泼耍赖,我不吃你这一套,既然要让你哥回来替你主持公道,那就等着,反正他今天就出差回来了,我倒要看看他会怎么说。”
小姑子听到我的话这才有点收敛,停下了要过来继续撞我的步伐,恨恨不平的瞪着我,胸膛还在不忿的起伏着。
在一旁的婆婆却快步走过来,一把打开我的手。
你敢动我闺女一个手指头试试,怀个孕你还反了天了,真当我们家缺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
想给我儿子生孩子的女人能从门口排到后面的华联商场,你不要给脸不要脸,我们住这里是给我儿子面子,要不是我儿子求我来照顾你,我才不会住这里呢。”
这话说的,当初那个哭爹喊娘说程思城娶了媳妇儿忘了娘,自己搬去新家不让老娘住新房子的人不是她一样。
说来照顾我?
是给我做过一顿饭还是扫过一回地啊?
我怀孕到现在还都是自己做饭,刚开始还要给他们一家三口做饭。
当时为住进来老太太买了瓶农药,说不让她住进来她就喝下去,程思城拿她没辙,只能妥协。
哄了好几天我才同意让老太太住进来,现在倒说的是我求着她住的一样。
既然不想住,那就别住,可别委屈了您皇太后的金躯。”
婆婆听了更是不乐意,指着我开始破口大骂,来来回回就是嫌弃我好吃懒做,在家不上班,她似乎忘了我是为什么会在家。
我转身回了房间,拿上包准备去医院做产检,懒得理这一对神经病母女。
才走到停车场准备去取车,身后就传来脚步声,我回头一看这一对母女竟然不依不饶的跟着我出了门,不由得加快脚步想快点摆脱她们。
浅浅,你等等我啊!”
婆婆的嗓门中气十足的喊着我,这会儿小区的停车场凉荫里坐满了带孩子遛弯的老太太,都朝我们三个人看过来。
有这么多人看着,我也不好再继续走,到时候不知道她该怎么编排我呢,就停下脚步看她想怎么样。
婆婆一改在家里骂我的样子,快步走过来亲昵的拉着的手,浅浅,妈陪你去医院检查,你自己一个人大着肚子不方便。”
我正诧异于她变脸的速度,手腕传来一阵刺痛。
婆婆以前在家做惯了农活,手劲儿大的出奇,我低头一看手上的镯子都被她捏变形了,这是我妈结婚的时候我奶奶传给她的,我结婚的时候她就给了我。
见状我也顾不上有那么多人看着,拍开她的手。
咚”的一声,谁知道婆婆竟然不敢置信的双眼睁大,身体像是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一下子失去平衡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我怀疑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我虽然确实是推了她一下,但是没有用这么大力气吧?
婆婆总不会是纸片做的吧!
啊!
好疼啊!”
婆婆试着站了站,但没能站起来,一边伸手去摸自己的脚踝,一边不停的痛叫着。
周围立刻有人围过来,七嘴八舌的问着。
怎么回事?”
是摔着了吧?”
看把老太太给疼的!”
事情发生的太快,愣了一会儿我才回过神来,就想把婆婆从地上拉起来,谁知道刚伸出手,婆婆缩着脖子双手挥舞着拒绝,惊恐的大叫。
啊!
不要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这就起来,你不要打我啊!”
婆婆倔强的撑着地面就想起来,却又跌回去,痛的直抽气,看起来倒像是真的一样。
我默默的收回手,不知道她这是演的哪一出。
快送老太太去医院吧,我看这是伤着骨头了,都动不了了。”
婆婆嘴唇哆嗦着,仿佛平日受尽了委屈,终于忍不住才发泄出来一般。
浅浅,你在家打我就算了,现在这么多人你还要打我,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我只是想跟着去医院看看孙子啊,你嫌弃我们家穷看不起我,在家打我骂我我都忍了,这么多人看着你不想想自己也该为思城想想,给你肚子里的孩子积点德,我怎么说都是你的长辈啊。”
说完还嫌不够撩开衣服下摆,给人家看她腰上的一块块青紫,你看看你上次掐的我现在还没好呢,你这是想打死我吗?”
哭着竟然还摊在地上不起来了。
她腰上的青紫明明就是跟小姑子吵架,小姑子掐的,关我什么事,我可一根汗毛都没动过她。
小姑子跟着一起哭诉,嫂子,我妈老实本分了一辈子,把你当亲生女儿一样对待,你不想我回娘家住,我搬回去就是了,只是我妈照顾你太辛苦了,我才会住在嫂子家想帮帮忙的,要不然我明明有家又大着肚子,我婆婆心疼都来不及,我为什么要死皮赖脸的住在这里,我是不放心我妈啊,你不要再为难我妈了。”
说完跪在地上抱着婆婆,两个人一起嚎啕大哭起来,看起来倒真像是一对苦命的母女。
别以为我没看到,小姑子跪地上之前特意把地上的小石子悄悄给扫开了,你要是真心实意的委屈还顾得上这些?
原本还有一段距离乘凉的那些人,立刻都朝我们围过来。
那些凑热闹的三姑六婆,目光像剑一样一个一个往我身上扫射。
自古婆婆和儿媳是天敌,这时候她们好像都感同身受一样,眼神变得无比怨恨,像要将我生吞活剥,极刑伺候,把自己家的婆媳矛盾在我这里得到释放,人人都在指责我。
恍然间我甚至有种错觉,我真的是个恶毒媳妇折磨那老不死的婆婆一般,三人成虎这话真的不假啊......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状况,我被她们母女俩的颠倒黑白无耻至极惊呆了,竟然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百口莫辩,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恰在此时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转头看到那个高大的身影,我像是看到了救星,他是我这时候唯一的倚靠。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