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情过留殇
情过留殇 连载中

情过留殇

来源:海读书盟 作者:白琳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厉金城 现代言情 白琳

她和他相知相爱七年,厉金城把她宠上天,白琳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直到某天,他亲口告诉她,“做我情人
” 她才发现他给她的宠爱,地位,都是假的
他要娶门当户对的千金,而她不配! 原来,她一直生活在一个虚幻的童话里
展开

《情过留殇》章节试读:

第八章 楚曦


  厉金城的手移到了她的唇角,用了些力气,“你做了不就知道了。”   一次又一次的被触犯底线,白琳咬着牙一次又一次的妥协。   第二天,柳婷来敲门的时候两人才醒来。   一睁眼看到厉金城,白琳眼底的情绪一闪而过,安静地坐起身,不再往那边看一眼。   门外柳婷没有得到回应,又敲了敲门。   厉金城是要去公司的,现在这个点也该起来了。   “厉少,白小姐,醒了吗?可以用早餐了。”   门从里面打开了,白琳锁骨上方的痕迹无处遮掩,柳婷愣了一下,退后了两步,“早。”   白琳点了点头,道,“昨天的事,不好意思。”   柳婷笑着摇了摇头,心里却觉得这人很有意思,明明是她自己失职,她道哪门子歉,而且,她难道不知道经历了昨天的事,她会面对什么吗?   “厉少早。”   这么想着,厉金城也从房里走了出来,柳婷再次问好。   厉金城颔首,从她们两人面前走过。   “司机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看着他们吃完了早饭,柳婷适时开口。   昨天夜里,厉金城跟白琳上楼后,助理给她打了电话,以后厉少会经常过来,柳婷连夜做了安排,不敢再出现一次失误。   “下不为例。”   路过柳婷身边的时候,厉金城脚步停了一下,这一句,没有压低声音,清晰地传到了白琳耳朵里。   是在警告柳婷,也是威慑白琳。   直到厉金城离开,白琳都没有抬起头。   “白小姐,厉少走了。”   送走了厉金城,柳婷体贴地提醒白琳。   白琳这才抬头尴尬地扯了下嘴角。   “厉少对您还是很上心的,您……”说了一半,柳婷识趣地闭上了嘴。   作为一个管家,她还不够称职。   “我知道,你不用劝我了。”白琳自嘲地笑了笑,起身离开了餐桌。   这次没有回去卧室,只是坐在大厅里透过落地窗看着外面的景色发呆。   柳婷安静地站在她身边,存在感低的可怕,像是空气一样,让人丝毫感觉不到不自在。   看风景的人突然叹了口气,她这么长时间没有回家,没有跟家里联系,居然也没人来问一声。   想到这儿,她的手机响了起来,没等她去接,柳婷已经从桌上给她拿了过来。   看了眼来电,白琳脸上有了些笑意。   “大琳,怎么样了?你问他了吗?他怎么说?”   电话一接通,那头就传来了徐向玲连环炮一样的问题。   这是她被囚禁以后,第一个打来关心她的电话,可能也是唯一一个,白琳笑了笑,不想让她担心。   “问了,怎么说都一样,我不会再留在他身边了。”   那头沉默了一会儿,像是有些惋惜,但更多的还是支持好友的决定,“那我请你喝酒吧,分了就分了,我们再去找一个更好的!”   不想让她担心,白琳看着庄园里大片的向日葵,眼都不眨的说着谎话,“我心情不好,想一个人静静,昨天就出来了,现在在看花,你要看吗?”   徐向玲听到她想一个人静静,自然不会去打扰,安慰了两句挂了电话。   白琳脸上还带着笑意,拍了一片生机勃勃的向日葵给她发过去,配字说会很快回去。   刚拍完照片放下手机,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   白琳瞥了一眼,迟疑着接起了电话。   “妈,怎么了?”   “你干嘛去了?被厉金城包养了?两天不着家是什么意思?”   那头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尖利难听,连关心也是刻薄的。   白琳愣了一下,还真是,不过不是包养,而是囚禁。   “是不是,说句话,要真是的话,以后我跟他要钱也能挺直了腰杆了!”   没等白琳回答,王美丽又急着说出了她的想法。   她恨不得把女儿卖给厉家,让她做自己的活体**机。   白琳握着电话的手紧了紧,压低了声音问,“妈!你要的钱还不够吗?”   “钱怎么会够,厉家的钱都给我我都不嫌多。”   “那你就要卖女儿换钱了吗?”   白琳的声音突然高了起来,柳婷侧耳听了几句,又觉得这位家里也是够乱。   “哎,你这话说的,你在厉金城身边过的不好吗?你跟他在一起,你能过上好日子,也能帮衬帮衬家里,我养你这么大,你不该吗?”王美丽的声音也越发尖锐。   无力再跟她争论,白琳泄了气,“反正我跟他没关系了,你也别找他要钱……”   话还没说完,那头直接挂断了电话。   看了眼黑掉的屏幕,白琳眨了眨干涩的眼睛,她早该习惯了王美丽这幅样子,可心里还是隐隐地觉得不舒服。   别人家的孩子遇到了委屈的事总有家里可以倾诉,可她,王美丽只会让她更委屈。   手机被放在一边,屋里又安静了下来。   “晚上回来吃饭。”   厉金城随意按亮了手机,就看到父亲发来的短信。   接着,办公室门口有人叩了叩门。   “晚上有空吗,爸爸叫我们回去吃饭。”   门外的人见他看到自己了,索性走进来在他对面坐下了。   厉金城扯了下嘴角,应了一声,“当然。”   面前的人棕茶色的长发披散在胸前,眉目带笑,一举一动尽显女人味,正是电视里那位跟厉金城订婚的楚家小姐,楚曦。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楚曦又在他对面坐了一会儿,语调带着笑,装作不经意地问,“这两天你去哪了?我去你家找了你两次都没见着人。”   厉金城波澜不惊地看了她一眼,问,“哪个家?”   话没说明白,但聪明人也该听懂了。   一来,他们这些人,谁还没有几处房产,兴致来了就换一处住着,有时候自己都会忘了哪里还有一处,更别提楚曦对于他还是个外人,更不可能尽数知道。   二来,他们现在的关系,楚曦还管不到这一层上来。   能做到被厉家二老看好,楚曦聪明的很,立刻改了口,“好了,我话传到了,晚上可记得一起回去。”   厉金城可有可无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