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其他小说›王爷,你儿子又挖你墙角了
王爷,你儿子又挖你墙角了 连载中

王爷,你儿子又挖你墙角了

来源:微阅云 作者:一枝花 分类:其他小说

标签: 其他小说 沈珩 陆瑶

月国唯一女战神一朝战败,沦为阶下囚,受尽羞辱,回国还被唾弃
陆瑶一摊手,“我摊牌了,我不干了,我在江湖上还有个响当当的马甲!”身份暴露,惊艳天下
某摄政王贴了上来,“瑶瑶是我心头肉
”某宝抱上大腿,“我娘亲是最厉害的!”陆瑶:“……帮我把这俩货拿开?”前任战神隐藏大佬vs草根出身狂炫酷拽摄政王展开

《王爷,你儿子又挖你墙角了》章节试读:

第3章 阅南山


  侍卫们见白衣人们来势凶猛,他们也越来越吃力,很快就明白过来了双方的实力差距。

  他们都是一些普通侍卫,毕竟是沣国的皇城,哪里想得到真有人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抢婚,还真是让他们有些措手不及。

  陆瑶一脚将为首的侍卫踹飞了,长剑撩开了轿衣,里头的新娘拿着朱钗冲了出来,娇嫩的小脸上写满了决绝。

  陆瑶眼疾手快地夺下了她手中的朱钗,一手搂着她的细腰,二人旋转了一圈。

  “美人儿,不用这么着急投怀送抱,我这就带你走啊。”

  陆瑶的轻佻话语在应步莲的耳边响起,看着眼前风流倜傥的俊美少年,应步莲感觉自己心跳好似漏了一拍。

  可还没回过神来,陆瑶便将她扛了起来,在屋檐上飞跃,吓得应步莲尖叫连连。

  沈王府。

  摄政王成婚当日,新娘却被掳走,这消息瞬间传遍全城,让人闻风丧胆的摄政王沈珩之瞬时成为了天下笑柄。

  这让沈王府也一度陷入了低沉紧张的气氛,沈王府的奴才们个个敛声屏息,生怕惹祸上身。

  “查到了吗?应步莲到底被谁掳走了?”沈珩之背对着侍卫,骨节分明的手擦拭着长剑。

  侍卫道:“查出来了,是风雪阁干的。”

  沈珩之微微回头,朗目疏眉,生得极好,便是眼角眉梢上挑透出的妖孽之气,也未添几分阴柔。

  一身黑袍,金色腰带缀满金饰,更是勾出身形修长。

  他面色阴沉,“风雪阁?本王与风雪阁素无往来,风雪阁为什么要这么做?”

  “王爷,暂时还没调查清楚。”

  沈珩之将长剑插回剑鞘,薄唇翕动,“本王记得皇城有风雪阁的商铺,全给本王封了,潜伏在皇城的风雪阁刺客,一个不漏地送去地牢。”

  “王爷,这么做的话,是不是会激怒了风雪阁,他们万一伤了应小姐呢……”

  沈珩之冷冽的眼神看了过去,“本王说的话,你都敢不听了是吗?”

  “属下不敢,属下这就去。”

  说完,侍卫便退下了。

  没一会儿,小厮进来通传:“王爷,应丞相求见。”

  应丞相过来,肯定是为了应步莲的事儿。

  沈珩之蹙眉,“让他进来。”

  应丞相入内,面色急切,“摄政王,可有什么消息?那些歹人究竟是什么人?!”

  沈珩之道:“应丞相,你不必如此担心,本王会把应步莲找回来的,毕竟,她也是本王的王妃。”

  应丞相哪里不知道,这沈珩之完全不在乎应步莲的生死,即便是她死了,换个应家的女儿便是了。

  他要的是双方的联手,并非是什么应步莲。

  正因为心中清楚,应丞相更是担忧应步莲的生死。

  “王爷,微臣膝下儿女虽多,但我只有一个嫡长女,若她不能平安归来,便是应家和王爷没这段缘分,高攀不起了。”

  听见应丞相的威胁,沈珩之忽而笑了,“应丞相,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你可知道,掳走应步莲的是风雪阁,风雪阁为何要掳走应小姐,那可就与丞相你有关系了。应丞相的产业好似与风雪阁是竞争关系,你好像还做了不少卑劣的手段妨碍风雪阁的生意,这风雪阁定是怨恨你已久,故此才会出此下策。”

  说到这里,沈珩之眸光一冷,“这是你的事情,本来与本王没什么关系,本王可是被殃及池鱼,丢了好大的颜面。本王没找你算账,你反而来威胁本王了。”

  这倒打一耙,还如此无辜,也就只有沈珩之能做得出来了。

  应丞相一听,脸色也有些凝重,“这,这应当如何是好?王爷,莲儿到底是你的准王妃,你也应该帮我想想看。”

  “本王已经将风雪阁的人抓起来了,包括近期在皇城内活动的风雪阁刺客,风雪阁全城的店铺都已经关门大吉。你大可去找风雪阁的人,与他们商议放回应步莲的条件。”沈珩之冷冷道,似是与此事无关,只是大发善心才出手帮忙的。

  应丞相面色悻悻,“王爷这么做,不是跟风雪阁彻底撕破脸,哪里还能心平气和的谈判?”

  万一惹怒了风雪阁,他们真的对应步莲做出什么,那可就真是得不偿失了。

  沈珩之轻嗤了一声,“应丞相,你怎么到了子女的身上,变得如此优柔寡断了,本王这可是为了你们应家给风雪阁的下马威呢,也是在警告风雪阁,你应家的身后,还有我沈珩之。”

  应丞相抿唇,略带审视的看了一眼沈珩之。

  交谈几句过后,应丞相便回去了。

  陆瑶听闻皇城的动荡,她回头看着身旁的应步莲,打趣道:“应小姐,你这夫婿不行啊,竟然都不顾你的生死。”

  真是个薄情冷血的男人。

  应步莲淡定饮茶,“看来,这位公子是冲着摄政王来的,我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恩怨,但是你们有什么恩怨,也不应该连累我这个小女子吧。”

  “所以我这不是好吃好喝的招待你,你看我可有虐待你吗?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毕竟你生得如花似玉的,伤了你我也不忍心呐。”

  见陆瑶如此不正经,应步莲又羞又恼,“你……”

  “我怎么了?”陆瑶笑了声,“应小姐,你也别总想着你的夫婿了,不如,你就老老实实地留在我这儿,也不会少了你的吃喝。”

  准王妃被掳走了,沈珩之的脸上肯定挂不住,尤其是时间一长,更是显得他无能。

  反正他抓走的那些风雪阁的人也都是小角色,知道的事情少之又少,陆瑶从未把他们放在心上。

  这些小角色和准王妃比起来,她还真是好奇,沈珩之会怎么选择呢?

  会为了一些小角色,宁可舍弃自己准王妃的性命吗?

  “那你也得有这个本事。”应步莲道。

  陆瑶见应步莲如此淡定,不免多看了她一眼。

  能做摄政王妃的,抛开出身显赫,自然相貌和才气都必不可少。

  可惜了,白白便宜了沈珩之。

  此时,门外忽然来人说道:“阁主,应丞相派人送信来了,说是要阅南山的牡丹亭一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