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草根青云路
草根青云路 连载中

草根青云路

来源:网易云鼎 作者:嫩草喷香1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叶向东 现代言情 郑晓丽

叶向东出身农家,省名牌大学毕业,本应到省机关工作,但命运却把他发配到偏远的乌林镇,但既来之则安之,很快就学会了吹吹牛拍拍马,抓住机会升个官
人生,不就是那些日子吗?既有悲,也有喜,玩的就是心跳……展开

《草根青云路》章节试读:

第4章 蠢蠢欲动的心


叶向东没有这样做,他的身子离郑晓丽稍远一些,看着郑晓丽那迷人的脸,嗅着从一个漂亮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馨香,心想,郑晓丽这样的表示,是有什么潜在的暗示么?

郑晓丽的嘴贴在叶向东的耳边,说:“为什么要拒绝跟我跳舞?是不喜欢姐姐吗?”

“不,绝对不是。”

“那是什么?只想远远的欣赏姐姐?”

“就算是吧。不过,看着你跳舞,还真是一种享受,”

“是吗,现在就会恭维你姐了?”

“不是恭维,我说的是真的。”

“我自己也知道,我小的时候学的是舞蹈,可文学对我的诱惑力更大。”

“你写的非常出色。”

“但我更是个好编辑,就像发现你一样。”

“真的谢谢你。”

“现在你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老弟,就不要客气,我说了,这个曲子,我是要专门跟你跳的。”

叶向东明白,这支慢四的曲子,是郑晓丽专门过来邀请他,因为这是一支黑曲。也就是说,这将是一次和你怀里的女人,发生点特殊意味的机会。这无疑是他所期待的。

可是,虽然早就听说过郑晓丽这个人,但他们还是第一次见面的啊。他敢有什么不轨的念头吗?

他的手轻轻搭在郑晓丽的身上,响起缓缓的乐曲,叶向东的心里,就一下子对眼前的郑晓丽充满了一份特殊的情感。

一个沙哑而又动人的男声在忘情地唱着:

我早已为你种下九百九十九朵玫瑰

从分手的那一天九百九十九朵玫瑰

花到凋谢人已憔悴

千盟万誓已随花逝湮灭……

“你怎么来晚了?”

郑晓丽温柔地缓缓移动着舞步,看着已经黑下来的叶向东,就像叶向东只能看到郑晓丽亮晶晶的眼睛一样,郑晓丽只能看到叶向东那很有神采的眼睛。

这是一双让女人着迷的眼睛。

“你知道,我们马上就要毕业,事是很多的。”

他现在觉得,自己是来对了。

“你的第一篇作品,就给你带来这样的名气,真是年轻有为啊。”

郑晓丽的语气里充满着热情和赞美,这让叶向东听了很有几分兴奋,写出的第一篇文章,就得到编辑这样赞美,就跟一个做妈妈的,比夸赞自己的孩子,还让人心里舒服。

“郑姐,如果没有你,我的东西还是……”

“别这样说,是你的基础好,写的很有感情。”

叶向东对郑晓丽的赞语表示感激,但他更有另外的目的,他说:“既然是你发现的我,那我就是你的学生了。”

“别这样说,你是我弟,我是你姐,你有双让姐着迷的眼睛,姐很喜欢。”

叶向东刚要说什么,突然感到一双绵软的双手,从自己的后背伸了过来,环抱住了自己,一阵淡淡的芳香,也扑进自己的鼻息。

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这个美女编辑,这个文化女人,居然是这样野性的么?

也许新鲜的就是美好的吧,而郑晓丽对这个年轻的男人来说,既是新鲜的,但更是美好的。

她的漂亮,她的风情,更有那难以估算的对他潜在的影响力。

“怎么了?”郑晓丽柔声款语。

“哦,没怎么。”

但叶向东却感到血液在汩汩地奔流,就跟春天的小溪在快乐的流淌。

美女可以要男人的命,而风情的漂亮美女,就让男人失去立刻自己了。

但叶向东不会真的失去自己的,

“那你在想什么?”郑晓丽问,她芳香的呼吸已经喷到了叶向东的脸上。

叶向东朗然道:“没想什么啊?”

“我不相信。”

“那你……”

“是不是对姐姐想入非非了?”

“我……是又怎样?”

“哼,就知道这样。”

轻声款语,让人怎么不想入非非?

他可是个健壮的男人。

但郑晓丽做的更是让不能不想入非非。

舞厅很静,只有感伤的音乐,似乎人都在静静的欣赏着什么,其实谁都知道这些跳舞的人都在干什么。

叶向东感到有些慌乱,那双绵软的双手,已经伸进他的衣服里,给他一种特别的感受,也勾起了他身体里隐隐的兴奋。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这样大胆。

但他没有拒绝郑晓丽的双手在他身上的侵略,他也不能有其他的动作,他更不想毫无理由地把她推开,让自己在一个美女面前显示出自己是个道德君子。

他不想这样做,他选择的是忍耐和接受。

“你经常锻炼身体的吧?”

“嗯。”

“真棒。”

他的胸肌的确很大。

叶向东的心在猛烈的跳动。郑晓丽把自己的脸,贴在叶向东厚实的后背上,透过一层薄薄的单衣,他感到郑晓丽的脸**辣的,让他产生一种难以形容的幻觉。

说实话,郑晓丽虽然看上去要大他几岁,但第一眼,就给了他很好的印象,这是个典型的文化女人。除了学校那些大他十几岁,几十岁的女老师,他还是第一次接触文化女人,而且还是这样美丽年轻的文化女人。

“叶向东,没想到,你这样的……酷。”

他不能想象。除了跟盛雪有过肌肤之亲,还从未有过,甚至还从未想过,和其他的女人发生这样亲密的行为,而眼下这样的情景,是太出乎自己的意料了。

他用不着装腔作势,他知道自己拒绝,就会伤害这样敏感而多情女人的心,这样的美事儿,也不会有人拒绝的。

他干巴巴地说:“我喜欢……运动,也是在林区长大的。”

“真好,厚厚实实的。来抱抱我。”

那娇柔的带有浓情蜜意的语调,让叶向东的心深深地震颤了起来。即使是自己跟盛雪谈恋爱的时候,盛雪也从未这样说过:来,抱抱我。

想要抱抱郑晓丽的男人多如牛毛,眼前这些男人随便哪一个,郑晓丽如果向他发出这样的指令,都是对他最大的恩赐,就像一个皇帝对三千佳丽说出一句:今晚你来侍寝,将让此女激动的战栗。

而现在的郑晓丽是让他来抱抱她。在不是谈恋爱,却超出了谈恋爱的激情。叶向东感觉到郑晓丽那芳香的身体,已经向他发来巨大的诱惑。

他真的想把自己的手伸到郑晓丽的怀里。那里一定有着十分迷人的感觉,尤其是在这样的夜晚。

是的,这样的夜晚,就是让人沉醉,甚至是忘乎所以的。

所以,郑晓丽她才对自己发布着命令。

不错,就是命令,容不得他拒绝。

她让他在黑曲中抱他。

他当然是喜欢这样做的,他也就拥抱了一下。

他张开双臂,大胆地拥抱着他的姐姐。

其实,不是他的姐姐。

只是一个比他大两岁的漂亮女人。

虽然周围都是人,但在黑暗的舞池里,许多人做的更是激进,他就是做了什么,也都已经不是问题了,何况郑晓丽已经在对他发出大胆的指令。

但他也知道自己还不能这样的大胆。这毕竟是他作品的编辑,而且今天才刚刚的认识。

“一点也没有力度。”

叶向东似乎被嘲弄的不好意思了。

“怎么不说话。”

“我可是有力气的。”

“我就没感到你有什么力气。”

郑晓丽的笑,让叶向东感到身心一颤抖,那绵软的身子在他的跟前让他必须显示出自己要像个男人。绝对不能显示出自己是个毛躁的青涩小子。

“我可是有力气的,从小就上山砍树,一抱粗的大树我一扛就走。”

“现在是不是到了该砍人的时候了?”

“砍人?砍什么人?”

“砍女人啊,也从中拦腰一斩。”

郑晓丽拿他的手放在她的腰上。

“我想从这里斩。”

叶向东的手向下挪了一点。但他只是停留在那里。

“就怕你还没那个胆量。”

叶向东可不想让郑晓丽这样说他,他猛地用力地把郑晓丽抱在怀里。也许叶向东真的用了力,郑晓丽发出一阵轻轻的声音,十分的撩人。

“这你可是真的用力了。怎么样,感觉怎么样?”

“很好,很……”

“有多好?”郑晓丽挑豆地问。

郑晓丽几乎瘫在叶向东的怀里,这已经不是跳舞,分明在这黑暗的舞池里,做出大胆的不雅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