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其他小说›总有刁民想害朕
总有刁民想害朕 连载中

总有刁民想害朕

来源:腾文小说 作者:总有刁民想害朕 分类:其他小说

标签: 其他小说 周扬天 苏小小

网站bug,后台抽风,机缘巧合之下,苏小小就穿进了自己亲手写的书里,可是谁能告诉她,这个故事走向怎么和她预想的不一样? 男主想要和女主在一起,所以想要除掉她… 男配想要逆袭成为男主,所以想要除掉她… 女主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所以想要除掉她… 等等!你们都是朕造出来的,还反了天不成?总有刁民想害朕,既然如此,朕就一个一个的都把你们收拾服帖了!展开

《总有刁民想害朕》章节试读:

第8章 开锁界的一颗新星


苏小小屈起手指,往衣柜、墙壁、地板四处敲敲,想找找看会不会发现中空的、敲击声音不一样的地方。然而她敲的手指头都快要断了,还是没有找出什么新东西来。

奇怪……难道是她想错了,这里并没有什么夹层暗格,纯粹只是自己找漏了地方?

苏小小垂目沉吟,她的目光缓缓在房间内扫视过一周,及至掠过一处时,苏小小目光一凝——那是,抬高了尚留有空的床底。

对呀,这一处,不就是被她遗漏过去的、可以藏东西的绝佳之处吗?

苏小小整个人趴在地上,脸颊几乎贴着地面,伸长了手臂摸进床底,捞出了一个上带锁扣的红木箱子。

她先是一喜,而后又是一忧……有锁,这可怎么打开呢?

苏小小看了看自己,全身上下,除了握着的一把紫藿夜酣香,也没有什么别的东西了。

这会儿……若是有根细铁丝,那就好了……苏小小这么想着。

古代的锁,构造相对简单,说不定拿根铁丝戳呀戳呀的,也能误打误撞的给弄开了。

不要问为什么苏小小一个遵纪守法的三好青年居然还会具备开锁这种技术,实在是生活所迫、久病成良医啊……

身为一个自由职业的红文作者,日夜颠倒是常态,苏小小经常一写起文来就忘了时间,等到结束一天的工作时,才惊觉夜幕降临,被遗忘的肚子饿的咕咕直叫……肚子饿了怎么办呢?

自己煮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苏小小选择出门去吃宵夜,顺便活动一下在室内窝了一天的身体,简称“放风”。

本来昼伏夜出、外出吃吃宵夜这一切都没什么大不了的,但问题出就出在苏小小这人不长记性这一点上,五次出门有三次都会忘记带家门钥匙,半夜三更的谁愿意从舒适的被窝里头爬起来千里迢迢过去给她开锁呀?开锁师傅实在是烦不胜烦,为了自己能够好好睡觉不被打扰,索性手把手教会了苏小小怎么开自家的门锁……

自此之后,这个世界上多了一位网文圈里最会开锁的、开锁界最会写文的马大哈美少女!

苏小小师承的是铁丝开锁那一派,然而眼下对着一个古色古香的红木箱子,手头上也没有称手的工具,她不自觉的犯起了难……

实在不行、实在不行就……苏小小摩挲了一下手里拿着的紫藿夜酣香,细长的香杆倒是跟铁丝有七分相像,只除了铁丝坚固耐用、而熏香脆弱易折这一点以外。

管它的呢,实在不行,死马也要当作活马医了。

苏小小狠了狠心,手指捏起细长香杆的一头,小心翼翼地往锁眼里戳进去……这实在是很冒险的做法,一个不慎香杆子断在里头,那么这锁眼可就被彻底堵住了。但眼下分秒必争,必要的冒险还是应该尽力尝试一下……

香杆探入,苏小小半眯着眼睛,聚精会神感受着手上传来的试探反馈,不放过一丝一毫细微的动静。香杆子沿着锁孔纹理缓慢挑动,一颗豆大汗珠从额头上滑落,苏小小顾不上擦,任它一路滑过眼皮,最后颤巍巍挂在睫毛上,欲坠未坠……

有极细微的一声“咔嗒”声响起,要不是室内寂无人声,苏小小又屏住了呼吸,恐怕很容易就会把这么细小的声音给忽略了过去。

指尖微微用力一摁,香杆子探对了地方,锁扣应声而开。

苏小小屏住许久的一口气这才缓缓吐了出来。

万幸,第一次开这种锁,居然如此顺利就成功了!

苏小小不知道是因为自己运气太好,还是真的如有神助,她总感觉这一回开的有些过于顺利了……就好像,自己的开锁技术一下子突飞猛进实现了三级跳。以前的她开自己家那个摸索过几百次的门锁,还需要反复试验至少花掉十几二十多分钟,而这一回面对一个陌生的锁扣,居然只用了短短的三四分钟。

也就是屏住一口气的时间。

如果开锁匠也有等级划分的话,苏小小觉得自己至少也该是个结丹元婴期的水平了。

她心里头隐隐浮现出一个预感……自己要找的南海夜明珠,应该正是在这个箱子里面……

苏小小打开红木箱盖,里面的东西不多,码放的整整齐齐的,大多都是些银票、首饰之类的值钱物件,最上面放的是书信,薄薄几张,都被保管的很是妥帖,铺展的平平整整的,一丝褶皱也没有,看得出来主人对它们非常珍视。

至于那颗引发了轩然**的南海夜明珠,此刻安安静静的躺在一个暗红色的锦袋里面,外头还欲盖弥彰的用旧衣服给团团包裹了好几层……只可惜,这种程度的伪装骗不了精明能干的苏小小,她三下五除二把锦袋从旧衣服里头掏出来,贴身藏进了……肚兜里面。

没办法,苏小小她自己也觉得很窘迫,但是看过那么多的古装剧,她也有了经验。藏在哪里都有掉落的风险,但是她从来没见过有谁会从肚兜里面掉东西出来……可想而知,最保险的地方,就是肚兜没错了。

南海夜明珠这么重要,不容有失,藏的多深都不为过。

苏小小把红木箱子原样合上,放归原位,轻快地拍了拍手,就准备离开。最重要的东西已经得手,这个地方没有再继续留下去的必要了。

但是,就在这时,苏小小听见了有人走动的声音……而且,从脚步声来推断,来人有很大可能是往自己所在的方向走来!

苏小小惊了。这个时候,那人不好好去看无痕美人的热闹,跑到这里来干什么?难道也是一个要来偷夜明珠的?

这可糟了,房间又不大,推开门来就一目了然,她能够躲到哪里去?

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苏小小一颗心紧张的都快要提到嗓子眼儿里了……翻窗、衣柜、门后,几个念头在心中一一过了一遍又被一一否决,在门被推开的前一秒,苏小小就地一滚,身形完美的藏入了另一张床的床底下。

如果来人的目标是夜明珠,那么应该不会搜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