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报告王爷:王妃又在写休书
报告王爷:王妃又在写休书 连载中

报告王爷:王妃又在写休书

来源:阅文起点 作者:晋婉莹 分类:穿越重生

标签: 张嬷嬷 晋婉莹 穿越重生

现代著名的鬼医圣手晋婉莹,一朝穿越成古代不受宠的越王妃,身中剧毒,面目丑陋,还是替嫁之身,何止一个惨字了得
刚睁眼就惨遭屈辱验身,晋·小公主·散打小能手·婉莹能受的了这委屈?那不能够,敢打我,反手就毒的你哭爹喊娘,敢骂我,这辈子当哑巴,给下辈子积点德吧!一朝毒解,露出倾世容颜,众人每日一问:“王妃休夫成功了吗?我这聘礼都准备好了!”某王爷当场拔剑:“都给我滚,本王不合离!”晋婉莹手术刀银光一闪:“...展开

《报告王爷:王妃又在写休书》章节试读:

第3章 这个王爷不太行~


  阿三想也不想地磕了个大响头:“王爷饶命,侧妃娘娘明鉴……都是王妃勾引奴才的……”

  轩辕曜虽然一语不发,但存在感依旧强大,低凛的寒意叫阿三打心底里害怕,他全程佝偻着身子,慌张道:“奴才一时受不住诱惑,又害怕王妃权势,所以才鬼迷了心窍……王爷,您饶了奴才吧,奴才再也不敢了。”

  轩辕曜面色冷沉,怒声道:“晋小姐,奸夫都来了,你怎么不敢看?”

  闻言,阿三还在不停的磕头,香寒却是心里得意:**坐实,晋婉莹今天死定了。

  晋婉莹侧眸看了轩辕曜一眼,微微叹气。

  他是真不懂,还是装看不懂?

  就这智商,白瞎了这张脸。

  这眼神看得轩辕曜火冒三丈,冷笑一声:“丞相府的千金,眼光果然不同,这种丑得恶心,身份低微的狗奴才你都看得上!”

  他走到晋婉莹面前,居高临下地问:“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晋婉莹冷笑一声,转身走到一直磕头的阿三面前,忽然一脚踩在他背上,怒骂问道,“是不是你与我家小姐通奸,害的我被王爷责罚?”

  阿三被踩懵了,闻言瞬间被带偏,真以为对方是王妃的丫鬟环儿,忙说:“是,可是,是你家王妃先勾引我的。环儿姑娘,真不怪我……”

  一句话,真相大白,快地香寒都来不及阻止。

  晋婉莹收回脚,拍拍手,冷笑连连,“真是一出好戏。”

  她看了一眼香寒,语气满是讥讽,“你们演戏都不提前串供吗?这个奸夫根本连我的声音都认不出,怎么可能和我苟且?”

  阿三刚爬起来,闻言顿时腿软的又跪了回去,他下意识看了晋婉莹一眼,还没反应过来,便听到一声怒喝:“混账东西。”

  轩辕曜脸色又怒又沉,一脚踹飞椅子,木椅瞬间四分五裂,四个‘腿儿’都朝着阿三飞过去,几声惨叫过后,阿三被稳稳当当钉在了墙上,四肢尽废,血流汩汩。

  晋婉莹吓了一跳。

  她前世是济世救人的大夫,虽然看惯了鲜血,可如此残暴的施虐手段,还是让她一个现代人心惊胆颤。

  轩辕曜不愧是冷面战神,心狠手辣。

  她以后还是少惹为妙。

  正想着,轩辕曜却像是故意往她脆弱心灵上补刀子似的,冷冷吩咐:“打!打到他说实话为止。”

  阿三的手脚连着木条,生生被侍卫拖下来,摁在地上打,简直疼得快要晕过去:“王爷……饶命啊……奴才……奴才冤枉。”

  他整个人都被鲜血浸透,四肢还插着木板,几板子打得他皮开肉绽,整个人就剩下一口气。

  晋婉莹闭了闭眼睛,看不下去了,“你再不说,只有死路一条。”

  阿三浑身发抖,忍不住什么都招了,“奴才说……奴才是被人利诱,才故意破坏王妃名声的……那个人……她答应奴才能全身而退……”

  轩辕曜眼神一冷:“谁指使你干的?”

  “是……是寒侧妃身边的丫鬟,小翠。”阿三说完,气息更弱了。

  “王爷,奴婢没有,他在污蔑奴婢。”小翠连忙跪下否认,气得阿三愤怒不已,拼着力气怒吼出声,“你怎么能不认账?小翠,分明是你主动带了王妃的帕子来找我,让我污蔑王妃清白,事成之后给我一大笔银子……”

  他往身上摸,却忘了手已经废了,差点疼晕过去。

  晋婉莹连忙问:“你想拿什么,让侍卫来。”

  “珠钗,在奴才兜里。”阿三愧疚得看了一眼晋婉莹,低声说,“奴才原本不想干这缺德事,但实在是缺钱……小翠当时给了银子和珠钗作为报酬,奴才一时走岔了路子……”

  晋婉莹取过珠钗看了一眼,故意说:“小翠一个丫鬟,哪里用得起这么贵重的白玉钗?寒侧妃,你看这钗,眼熟吗?”

  香寒心口一提,下意识看了眼轩辕曜,“这……这是妾身曾戴过的。可妾身赐给小翠了……”

  “小翠。”轩辕曜眉眼一压,戾气横生,“你怎么说?”

  “奴婢……”小翠又惊又怕,下意识看了香寒一眼,“娘娘,奴婢……”

  香寒咬了咬牙,抬手狠狠给了她一巴掌:“小翠,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平日你跟我嚼舌根子说王妃的不是,我早就训斥过你不该,谁知你竟然糊涂到这个地步!犯下如此大错,你有没有为家里人,为我想过?”

  小翠脸色一白。

  家里人……

  她如果供出寒侧妃,以王爷对她的宠爱,死的也只会是她!

  但以寒侧妃的性格,怕是会斩草除根……

  她崩溃了一般跪在轩辕曜脚下:“王爷,奴婢知错了。奴婢只是一时糊涂,求王爷饶命。”

  香寒双膝一曲,跟着跪下,泪盈盈道:“王爷,都是妾身管教无方,才让姐姐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妾身该死。”

  “起来吧寒儿。”轩辕曜垂眸看了她一眼,眼神暗如深渊,声音却温和,“这丫头阳奉阴违,你何错之有?”

  “是妾身愧对王爷厚爱……”香寒娇柔地靠在他怀里,哭得不能自己。

  “不哭了,本王心疼。”轩辕曜柔声安抚,手却只是虚虚搂着,随后眼神一低,冷冷看向小翠:“如此心肠歹毒的丫鬟,拉出去……”

  “等一下!”晋婉莹冷眼看完这一切,对于轩辕曜的偏爱简直无语,当她这个王妃是个透明人吗?

  “王爷,就凭寒侧妃三言两语,您就这么草草结案了?”晋婉莹看了眼已经被打晕过去的阿三,目光落到抖成筛糠的小翠身上,“我同小翠无冤无仇,她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丫头,为什么要费尽心机算计我?”

  轩辕曜看她一眼,忽然说:“你今天话怎么这么多?”

  语气乍一听像不耐烦,可总有些让人捉摸不透的意味。

  晋婉莹心头一紧:他这话什么意思?怀疑她吗?

  “王爷,有人想要我的命,还不许我说话了?”晋婉莹镇定下来,直视他的目光,手心却微微出了一层薄汗。

  “姐姐……”闻言,香寒更是面色微僵,神情委屈巴巴:“你这话莫不是在怀疑我?如果我想害你,怎么会蠢到拿自己的簪子给一个下人?”

  “就事论事而已,寒侧妃别抢着对号入座!”晋婉莹把玩着手里的珠钗,挑眉往轩辕曜眼前递了递,不由目露讽刺,“王爷,我掉一只手帕,都有人怀疑我通奸,寒侧妃这贴身佩戴的朱钗都落在外男手里,怎么没人怀疑侧妃偷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