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其他小说›爱在晨光熹微时
爱在晨光熹微时 连载中

爱在晨光熹微时

来源:微阅云 作者:暖小喵_ 分类:其他小说

标签: 其他小说 苏妍 陈瑜

在你最需要爱的时候,我成了刺在你身上的墓志铭
展开

《爱在晨光熹微时》章节试读:

第6章 做贼心虚


  夜晚的长青街悠闲、清净,步行道上印着两人被路灯拉长的影子。

  秦屹脑子里突然闪过刚才的画面,歪叼着烟,转头看苏妍,目光深暗玩味。

  “哎,上百万不卖,你是不是傻?”

  他说话时,烟随着唇微动,苏妍没接话,淡淡摇头。

  “还真傻。”

  “……”苏妍抬头与他对视,背包带往里拽了拽,收回眼继续走。

  街很静,树枝被风刮得吱嘎响。

  她没呛回来,秦屹以为不会得到答案时,她却说:“胰岛素配方有缺陷,问题我还没解决,这样药品卖出去,会出人命。”

  “……”

  这次换秦屹沉默,须臾后轻笑声,“还挺有医德。”

  “这不是医德,这是良心。”苏妍说完,加快脚步,“快走吧,一会儿超市要关了。”

  秦屹盯着她背影,拿下嘴上的烟,缓缓吐出。

  一个房租都交不起的姑娘,面对诱惑,断然拒绝,有点意思。

  ……

  秦屹从超市拎着两大包东西出来,一路上都在吐槽苏妍,买点东西磨磨唧唧,东挑西挑,苏妍听得耳根起茧,却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问题很简单,消费观念的碰撞,导致两人意见不统一。

  苏妍是货比三家,选最便宜买,而秦老板是不选对的,只选贵的。认为一样的东西摆在一起,肯定贵的要好。

  苏妍望眼天,啧啧叹道,有钱人的世界啊。

  东西多,俩人打车回来的。

  苏妍拉开卷帘门,让秦屹先进去,回身关门时,门被人从外面用手勾住。

  “?”

  不等苏妍回过神,卷帘门刷一下抬起,外面的人也随着门升起,赫赫然立在那。

  苏妍说:“不好意思,下班了,明天再来吧。”

  李悦眨眨眼,盯着苏妍,“你谁啊?”

  帘子里的人又退出来,看眼门口,“让他进来。”

  苏妍对着里面哦一声,退后步,李悦往里走,眼睛却没离开苏妍,一直到脖子都快拧劲儿了,才收回。

  人跟着上楼梯,苏妍落下卷帘门。

  她手里还拎着两包菜,上楼时听到二楼传来压低的询问声。

  “你口味换了啊?”

  秦屹将手里的袋子放在厨房的流理台上,“瞎说什么,她是新招的店员。”

  “你不是不招女的吗?”李悦用气息说话,意识到什么,露出暧昧不明的笑,“难道……”

  秦屹回头,“难道你大爷!”一把菜扔他怀里,手往兜里摸烟,边点边说:“一会吃火锅,摘菜。”

  苏妍走上来,李悦正好转身,看到人,他卧槽一声,“你走路怎么没声?!”

  秦屹抬眼,咬着烟闲闲一句,“没做亏心事,你怕什么!”李悦堵得一口老血差点没憋死,下巴朝李悦一指,向苏妍正式介绍,“他叫李悦,你喊悦哥。”

  李悦长得比较捉急,看起来比秦屹还老,其实还没秦屹大。

  苏妍跟着叫:“悦哥。”

  “她叫苏妍,店里新招的人。”

  李悦上下打量她,扫过胸时笑了下,“小妍妹妹。”

  苏妍注意到,促狭的点头算是回应,径直走到冰箱旁,打开门,往里放菜。

  秦屹太了解李悦了,他就是看起来猥琐点,其实人没坏心眼,一脚踢他小腿上,“滚外面等,没瞧见这地儿挤。”

  李悦哎呦一声,“艹,你轻点。”他边说边往外走。

  秦屹叼着烟,“随便洗点小菜,饿了。”

  “好。”苏妍手下麻利,秦屹去隔壁跟李悦一起等着晚饭。

  二楼有三间房,一间卧室,一间库房,中间是客厅。

  苏妍摆桌的功夫听到隔壁房间传来低低的交谈。

  “你不是喜欢胸大的吗?”

  问话的是李悦,她没听到秦屹回什么,只希望赶紧混过这几个月,攒点工资重新租个地方住。

  火锅都准备好了,苏妍站在厨房门口对着客厅唤人:“屹哥,悦哥,吃饭了。”

  “来了。”李悦先回,秦屹把烟掐了,俩人起身往厨房走。

  厨房不太宽,放个方桌,三人落座后基本就没地方挪步了。

  电磁炉是在超市买的,大促销买一送八。

  锅底料足,汤上飘着一层红鲜鲜的油光,看着就辣。

  三双筷子七手八脚的往锅里下小菜、虾滑、豆皮、鱼丸等,煮的差不多了,切好的肥牛片入锅,就着翻花的热汤,涮涮就熟了,肥牛片入口即化,肉质鲜嫩。

  李悦拿起啤酒,给自己倒上,朝秦屹和苏妍举杯,“来,走一个。”

  苏妍喝的醒目水蜜桃,秦老板是一口杯白的。

  “你们俩随意。”

  李悦说完,昂头一口气给杯子干见底了。

  接下来,李悦和秦屹随意聊着,苏妍不插嘴,闷头吃。

  见酒和肉都下的差不多,苏妍起身从冰箱里又拿了两罐啤酒,用公筷往锅里下肉。

  耳边李悦叨叨个没完,秦屹有一搭无一搭的应着,歪着头,捏着口杯看下肉片的手。

  目光滑到手腕处,指腹轻摩杯壁,若有所思。

  她心思细腻,人也机灵,陌生人前放得开,却不放肆,话不多,关键时刻句句在理,有坚持,不拜金……目光下移,腿,长。

  才短短一天功夫,秦屹发现这姑娘优点不少。

  只能怪之前的人,眼瞎。

  “小妍妹妹,你老家哪的?”李悦倒酒,话锋突然扔过来。

  苏妍回:“林城余县的。”

  李悦捏着杯,手肘拄着桌沿,眉心一蹙,状似思考,“……那里是不是有个……什么山?”

  “睚眦山。”

  李悦一拍桌子,“对。”喝了口说:“好玩吗?”

  苏妍看锅里的汤下去不少,去倒水添汤,“那山没什么玩的,也没什么景,山路陡,林子深,容易迷路,危险。”

  “你觉得没什么玩的,那是你老去,现在多少人专门体验大自然,组织户外运动,就挑这种有挑战性的山爬。”李悦举起杯,跟秦屹碰下,后者喝了口放下,“屹哥,有机会让小妍妹妹带咱们去玩玩?”

  苏妍眉心动了动,嘴唇抿紧,这反应自然是不希望啰,秦屹看破没点破。

  筷子往桌上一搁,拿起手边的烟盒,边点烟边说:“太远,没时间。”

  苏妍暗暗松口气,肩膀垮下时,发现秦屹正盯着她,烟从鼻息间缓缓吐出,那双把你看透的眼睛模糊、雾化,看得人心里发慌。

  苏妍觉得他那目光把她的心思看透了,尴尬的起身,“屹哥,菠菜没了,你还吃吗?吃我再去洗点。”秦屹嘴角一勾,笑得轻蔑,“不用,我们几个把肉吃了,菜就别下了。”

  苏妍心里发紧,还是忘不了他刚才的眼神,还有那声几不可闻的笑。

  “哦。”又坐下。

  “小,”李悦那音还没发出来,秦屹朝他举起杯,“赶紧喝,喝完走。”

  “你急什么。”李悦吃热了,将体恤扣子解开两粒,露出锁骨,一道狰狞的疤痕赫赫然跳进苏妍视线里,她忙收回眼,低头喝饮料。

  俩个男人你来我往,李悦喝了五罐啤酒,眼睑下微微泛红,秦屹喝了两口杯白的,蜜蜡色的皮肤看不出醉色,眼光依然锋利。

  火锅不愧为我国传统的交际文化,边吃边聊边喝,一晃就到十一点了。

  苏妍有点困了,眼皮直打架,可俩人还没有结束战斗的意思,她又不好说下桌,硬撑着陪坐。

  “困了去睡,”秦屹声音传来,苏妍一个激灵坐直。

  秦屹好笑的瞅她眼,“困的直点头还陪什么,我俩还得喝阵儿。”

  苏妍有点不好意思,站起来说:“那我去休息了,桌子我早起收拾。”

  秦屹嗯一声。

  “悦哥慢点喝,我就不耽误你和屹哥叙旧了。”

  “啧啧啧,这小话说的,”李悦拿着啤酒罐点点苏妍,“小姑娘怪机灵的。”

  苏妍笑笑,转身离开。

  听到关门声,李悦目光从门口收回,移到秦屹脸上,干笑两声,靠过去,“说实话,你是不是要钓她?”

  满厨房的火锅味,锅里咕嘟咕嘟的翻着花。

  秦屹倒酒的动作一顿,“……”然后继续,“我看你是真他|妈喝醉了。”

  李悦露出狡黠的笑,杯中酒入腹,玻璃杯往桌上一搁,抹把嘴说:

  “做贼心虚!”

  ……

  李悦几点走的苏妍不知道,等她睁开眼时,天已经亮了。

  时钟滴答,衬得房间更显安静。

  阳光落在脸颊上,暖暖的,苏妍伸个懒腰,起床穿衣服。

  站在厨房门口,她愣了半秒,昨晚临走前她记得自己说过早上收拾的,现在厨房整洁,水槽里干爽,连垃圾袋里都是干净的。

  她掖下耳边的发,开始做早饭。

  秦屹准时来店里,卷帘门打开,苏妍在擦地。

  风铃响起,苏妍附身握住拖布把回头打招呼:“屹哥早。”

  秦屹点头,往里走。

  “粥在锅里,”

  秦屹脱下外套,挂在墙角的衣挂上,身后人说:“昨晚吃到几点?”

  “两点多。”

  “……”吃那么晚。

  苏妍边拖地边说:“不是说好今早我收拾吗?”

  秦屹迈上楼梯,“李悦那个煞笔吐了。”

  “……”

  楼梯脚步声稳健,直到走到二层消失。

  苏妍收拾好店铺卫生,去楼上取包和外套,在楼梯间与吃完早饭的秦屹相遇。

  感应灯亮起,秦屹居高临下,苏妍抬起头,一双水眸撞进秦屹眼里,他心一磕。

  苏妍的眼睛很漂亮,湛清、干净,让秦屹想起纳木错的湖水。

  短短分秒间,他脚步放缓,看着她低下头,将身体贴在墙壁上,让出通道。

  “我去上班了。”她嗓子有点紧。

  “嗯。”淡漠、暗哑的回应。

  秦屹看眼脚下,又重新回到她脸上,缓缓迈下楼梯。

  他在靠近,苏妍心里莫名的慌,心跳也不稳,试图用深呼吸缓解异样。

  余光里,两人擦肩而过,苏妍觉得有道炙热的视线落在她脸上,脖子往后缩了缩。

  秦屹目光渐深,被脖颈极富美感的弧度,及锁骨**的凹陷吸引,脑子里倏然想起李悦昨晚的那句酒话:

  “秦屹,你骗不了我。

  你看她的眼神里全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