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重生团宠:在严少怀里撒娇
重生团宠:在严少怀里撒娇 连载中

重生团宠:在严少怀里撒娇

来源:咪咕阅读 作者:可乐不加糖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卫泽语 林夏 现代言情

严少:夏夏,医生说我低血糖,需要几句甜言蜜语
展开

《重生团宠:在严少怀里撒娇》章节试读:

第五章 偷偷喜欢着你


“你不是答应我,进公司就让我当设计师的吗?”


没错,卫泽语很明显的,有些着急了。


卫泽语提高的音量,再一次吸引了周围人的目光,连严沐轩都抬起头看了过来。


“泽语,如果你真的有能力,难道还怕,成不了设计师吗?”


林夏的话,让卫泽语无法反驳,他只能忍下这口气,只要进入到林氏集团,再娶林夏为妻,别说是林氏集团的首席设计师,连林氏集团都将是他的。


“我当然有信心可以做好,不会丢你的脸。”


卫泽语这一瞬间的嘴脸,让林夏看的一清二楚,在林夏的心里,对卫泽语的厌恶程度已经到了极限。


想起卫泽语对她的所作所为,林夏恨不得把整盘菜都扣到卫泽语的脸上,也让他尝一尝,当初她被泼了一身脏水的滋味。


还记得那个时候,卫泽语不知道从哪受了委屈回来,谈合同失败被拒绝,回来把气全部撒在了林夏身上,那时的林夏,还未从父母离世的悲痛中走出来,就被卫泽语从厨房拿的泔水桶,泼了一身。


泼完对林夏不闻不问,转身就走出了家门,只是留下了一句,我一见你就觉得恶心。


被泼了一身的泔水,那个刺鼻呛人的味道,林夏至今都无法忘记。


卫泽语听着同学们在身后议论纷纷,早已习惯了。从他开始追林夏的那一天,背后的议论就没少过,只要追到盛夏,成为林氏集团的女婿,日后吃香



的喝辣的,想要什么有什么,再有同学聚会的时候,让他们瞧一瞧,当初对他卫泽语的瞧不起,是他们自己瞎了眼。


林夏没有与卫泽语共进午餐,餐盘里的菜甚至一口都没动,递给了卫泽语,告诉他,别浪费了,全部吃掉吧。


卫泽语只是一惊,随后一脸笑意的接过餐盘,开始吃了起来。


林夏看着狼吞婚姻的卫泽语,找了个借口就离开了,卫泽语想极力的讨好,应该给他一面镜子,让卫泽语看一看,他现在脸上的笑容有多假。


“你去哪儿?”卫泽语嘴里的饭菜还没咽下去,便拽着林夏的衣角,询问着。


“最近出了新款包包,我想去随便买几个背背。”


林夏笑着戴上墨镜,卫泽语啊,你既然认为我是个玩世不恭,只懂得花钱,不懂得上进的大小姐,那我林夏就演给你看,陪你玩玩。


“随便?买?”卫泽语之前可从未听过,林夏说这样的话。


林夏走出食堂,众人的目光再一次聚集到卫泽语的身上,卫泽语使劲推开面前的餐盘,紧紧的握着拳头。


林夏,看你还能得意多久。


叶梓祺坐在小树林的椅子上,看着远处的小河,说是小河,不过就是当初学校挖出来的水沟,放了些水进去,保洁阿姨打理的勤快,干净清澈,还有人放了些鱼,从此,这里就成了大学生们谈恋爱的胜地。


有花,有树,有水,还有鱼。


“唉,等我多久了!”林



夏跑了过来,早已经换下了身上那些繁琐的饰品,穿了身干净舒适的运动服。


叶梓祺倒是很喜欢林夏这样的打扮,干净清爽,有一种出淤泥而不染的感觉。


“你可真慢。”叶梓祺嘴上吐槽着,手里还是递给了林夏一杯奶茶:“我叫你来这儿,就是想和你谈谈。”


林夏闭着眼睛想了想,以前叶梓祺叫她来这儿,说的那些话,无非就是卫泽语不靠谱,无论如何也不要着急,与卫泽语订婚,结婚。


人品到底如何,还是需要时间才能品出来的。


然后,林夏就与叶梓祺在这谈恋爱胜地,发生了争吵,那是她们姐妹两个认识多年以来,吵得最狠的一次。


“你想说的我都知道,我不会与卫泽语结婚的。”林夏喝了口奶茶,吸到了一口红豆,顿时感觉甜甜的。林夏喜欢喝奶茶不放珍珠,放红豆,也只有叶梓祺,严沐轩和易青源三个人知道。


好像他们四个人之间,有很多很多的秘密。


而易青源喜欢叶梓祺的秘密,却只有林夏一个人知道。


还记得叶梓祺出意外离世的那个晚上,易青源哭的泣不成声,林夏还是第一次见易青源哭,平时温柔的易青源,却一直在自责是他的问题。也是那天晚上,易青源才告诉林夏,他喜欢叶梓祺,喜欢了好多年。


告别仪式那天,易青源没有来,林夏看着躺在那的叶梓祺,总觉得像是梦里一样,叶梓祺怎么会轻易



就死了,林夏不相信。


要不是告别仪式上,人太多了,林夏真的想打叶梓祺一拳,装睡也要分时候,这个时候了,就别装睡了,赶紧起来吧。


站在外面透气的林夏,接到了易青源的电话,易青源说,他就不去看叶梓祺了,至少没见到躺在那,动也不动的叶梓祺,他就会认为,叶梓祺根本没有死,她还活着。


林夏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了,毕竟她也自私的认为,叶梓祺还活着。


易青源说,他这一辈子怕是都忘不了她。


后来的易青源和严沐轩回到了加拿大,林夏也是通过同学才知道,易青源真的一直都没有结婚。


“我还以为,你会与我吵起来,说我耽误了你的幸福呢。”叶梓祺低着头笑,林夏突然这样说,她还没有了心理准备,本来准备了一长串的话,现在一句都不用说了。


“梓祺,从前是我对不起你,我林夏脑袋被驴踢了,我才不相信你说的话。”林夏紧紧的握着 叶梓祺的手:“以前的事情,绝对不会再次发生的。”


“林夏,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所以我说,从前的林夏,中了邪,脑袋被驴踢了,你可别跟我一般见识。要一直一直陪在我身边,等咱俩白发苍苍了,还要一起喝着奶茶,一直都不分开。”


“都没牙了,也不耽误喝奶茶啊”


叶梓祺也紧紧握住了林夏的手,她与林夏早就不是朋友了,



而是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