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成为世界首富
成为世界首富 连载中

成为世界首富

来源:花生小说 作者:小小扬扬 分类:都市小说

标签: 姜小白 都市小说 黄忠富

21世纪的经济系大学毕业生姜小白重生在了1979年,亲眼见证了那个时代的到来
锐不可当,万物肆意生长,尘埃与曙光升腾,江河汇聚成川,无名山丘崛起为峰,天地一时,无比开阔……展开

《成为世界首富》章节试读:

第2章 通货膨胀的工分


土坯的院墙上用红漆刷着“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实现社会主义四个现代化”等字样,锈迹斑驳的铁栅栏门边上挂着一块刷了白漆的木牌,上边写着“上马公社建华大队”。

这个时候没有乡镇这一说,乡镇府都叫公社,村子叫大队。这种叫法甚至延续到21世纪的某些农村,还是这种称呼。

几间毛坯土房就是队部了,姜小白推开门走了进去,一群人也不用人招呼,王小军就把队部的白瓷缸给拿了出来,给大家伙倒上水。

紧接着村书记黄忠富也带人走了进来,两方人马顿时又开始剑拔弩张了。

“书记,您最深明大义了,您可要给我们这些知青做主啊,我们是积极响应国家的号召,来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来了,可不是来接受教训来了。”

知青中一个高高瘦瘦的青年站了出来,消瘦的面庞上还戴了一副眼睛,可是配合上整体的模样,却没有一点斯文的样子,反而更加显得有些尖嘴猴腮。

“刘爱国,你放屁……”村会计狗蛋顿时张嘴骂道。

“书记,您看,这会计现在当着您的面还骂我们呢,我说错了吗?你看他们给我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刘爱国打断了村会计的话。

“对,书记您看,我这鼻血哗哗的流,你要是对我们知青有意见,或者对**的政策有意见你可以提啊。”刘峰也接着说道。

“你……”村会计气的脸通红,这对**有意见的帽子扣下来,他可扛不住啊。

“就是,书记,他还歧视我们妇女同志,主席早就说了,我们妇女同志能够顶半边天,你这是不听主席的话啊。”几个女知青中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也站了出来,不甘示弱的说道。

要是说干农活,这帮城市里来的知青肯定不如村会计,但是要是说耍嘴皮子,村会计就完全不是对手了,帽子扣的一顶比一顶大,村会计大头嗡嗡的。

“对,今天要是不给个说法,我们就去公社找领导。”

“对,公社找领导。”

“对,找公社领导。”

“……”

十几个知青喊着,气势足的很,姜小白就不知道了,明明大家这几天都没怎么吃饱饭,你们怎么就有那么大的力气呢?难道你们在我半夜睡着的时候偷吃了?

黄忠富恨恨的瞪了村会计狗蛋一眼,眉头紧紧的皱着,求助似的看向了姜小白,刚才在来的路上黄忠富已经大概了解了一下事情的经过。

这件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要是这群知青真的闹到公社,他脸上也不好看,村会计更是得吃苦头。

姜小白看见黄忠富的目光,抬了抬手,身后的喊声顿时就停了下来,村会计狗蛋也一脸期盼的看向姜小白,希望姜小白能够说句公道话。

“书记啊,会计这是在剥削我们知青啊,这还是共产主义社会吗?这不是资本家吗?资本家才剥削呢。”

姜小白笑眯眯的说着,但是嘴里的话语却让黄忠富和狗蛋打了个冷颤,其他人虽然给扣得,帽子大,但是实际上也就是个打架,其他的也站不住脚。

而这个时候,在农村打一架,说不好听的,打了也就打了,但是这个时候的阶级斗争才过去多长时间,资本主义那可是要不得的啊。

“小白啊,这话严重了,狗蛋他就是一时的糊涂,我让他给你们道个歉,然后把给你们少记的工分补上,”黄忠富说着话音一转又说道,“不过,小白啊,你们也要理解狗蛋,你们都是知识分子,建华大队的情况你们也理解,本来就穷的揭不开锅,现在你们知青一来,一下子多了十几张嘴吃饭,村子里就更加的困难了……”

黄忠富说着,知青们也都沉默了下来,这也是实情,建华大队本来地就不多,很大一部分还是山地,收成少。

一下子多出几十个人确实是很大的负担。

姜小白也沉默了,重生以后,在龙城家里的时候虽然吃的不好,也没有什么油水,可好歹还是能够把饭给吃饱的。

但是插队到建华大队以后就真的是饥一顿饥一顿了,根本就没有吃饱过,这也不是光知青是这样,村子里的人都是这样,现在是六、七月份还好,山里各种野菜什么的还能够垫一垫肚子。

听村子里的人说要是等到每年的3、4月份青黄不接的时候,那才是真正的苦日子呢。

“村子里好多家都是一两个人挣工分要养活一家5、6口人,咱们村的工分本来就不值钱,去年算下来一个工分才1毛钱,现在你们一下子来十几口人,每天每个人一个工分,一年差不多能够挣200多个工分,你们15个人就是3000多个工分啊,咱们村的工分就更加的不值钱了。”

黄忠富把挂在胸口的旱烟袋拿了下来,点着火抽了一口,屋子里顿时就充满了呛人的气味。

村子的产值不变,但是工分却要变得多了,当然工分也就更加的不值钱了,说白了就是通货膨胀,当然现在还没有这个说法。

但是一群知青都是上过学的人,当然也能够理解黄忠富的说法。

一群知青脸上的愤怒和委屈都消失不见了,也没有人再提去公社闹事的话语,这个时候的人们还是很淳朴的,没有那种你死不死关我屁事,我只要自己过的好的行的心态,但是姜小白却深深的看了黄忠富一眼,特么个老狐狸。

刚才还纳闷呢,就村会计那点狗胆,怎么敢私自克扣知青的工分,原来是背后有指使的人啊。

估计今天的事情就是黄忠富对知青的试探,要是知青没有闹,认了的话,估计以后就形成惯例了。

但是很明显现在知青闹得很厉害,来硬的行不通了,只能够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了。

姜小白弄明白是弄明白今天的事情是怎么回事了,但是却没有什么好的办法,现实的情况摆在这里。

知青错了吗?没有。黄忠富错了吗?也说不上。可能错的是这个时代,错的是大家都太穷了。

知青下乡有一方面原因是要给城市减负,可是农村本来也穷啊,这下子负担更重了。

姜小白沉思着……

“贫穷是一种病,得治。而这个时代正是病入膏肓的时候,改革开放啊,”姜小白嘴里念念叨叨的,说着一些别人听不懂的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