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凰倾天下:王爷请接招
凰倾天下:王爷请接招 连载中

凰倾天下:王爷请接招

来源:有书阁 作者:陈致易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现代言情 褚南月 陈致易

初月的雪是最冷的
冷到人不小心掉进湖里,直接没了半条命
温酥抖着身子,嘴里吐出来的都是寒霜之气
耳畔是嘻嘻索索的声音
尤其那句“连个人都看....展开

《凰倾天下:王爷请接招》章节试读:

第8章、大病初愈,便忙着恋爱


醒来之后,温酥特意画了一个美美的妆。

如果除去她那一身的臭毛病,其实温酥是一个实打实的美女。

而且是足以迷倒万千美男子的那种美艳。

翠儿一边梳妆一边说:“小姐,真漂亮,这样出去怕是能把京都大半男子都迷倒。”

温酥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说:“说的不错,我有这个信心,谁叫我爹娘把我生这么美,不过我觉得我可以把整个京都的男子都迷倒。”

旁人听见可能觉得温酥不知谦卑,会说温酥太傲气。

但是翠儿早已习惯,整日跟小姐在一起,翠儿有时候也是很霸道的。

听到小姐如此说。

“小姐说的对,你是全天下最美的,试问那个男人见了不心动。”

温酥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她一刻也没有忘记她做的梦。

正在想,今天得玩点什么新花样时。

忽然想到,可以接着练剑呀。

练剑既能保护自己,又能勾-引他,说不定那天还能超过他。

来到陈致易的房门前。

大喊:“陈致易滚出来,教我练剑。”

里面没有回应。

温酥又接着喊:“陈致易给我滚出来,教我练剑,不然我这脚可是要不太听我使唤啰。”

里面还是没有动静。

温酥气急败坏:“他奶奶的。”

随后,破门而进发现陈致易没在。

吓她一跳,以为陈致易跑了。

立马叫来小斯,问:“陈致易呢?。”

小斯吓一跳。

说:“小姐,我早上看见陈公子在后院练剑。”

温酥直奔后院而去。

边跑边喊:“陈致易,教我练剑…陈致易,教我练剑…陈致易,教练剑。”

哪里有大家闺秀的样子,不过温酥这样大家都习以为常了。

陈致易见状,跑已经是来不及了。

因为她已经看见自己了。

无奈,只好停下,看着她跑向自己。

看着他跑向自己,衣服随风而动,更是把她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

还有她那绝世的容颜。

陈致易既然看入迷了。

温酥跑到他面前,他都没有反应过来。

温酥早以看透,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温酥故意伸手在陈致易眼前晃,问:“看啥呢?这么入神,魂都被勾走了。”

陈致易脸红,耳朵也红了。

陈致易快速的整理一下自己:“胡说,我啥也没看,你想…多了。”

温酥就这样看着陈致易。

陈致易为了缓减自己尴尬说:"你找我有事"。

温酥这才不紧不慢的说:“我是来找你教我剑法的,还有就是你不可以拒绝,还有你必须认认真真的教,不然我的脚我有的时候就是控制不了,喜欢出门去找别人麻烦,你懂的。”

陈致易面对她直接无语。

把刚刚的什么心动什么脸红忘的一干二净。

因为温酥这种女人就不配。

自然这些话他是不敢说出来的,毕竟他现在是南国质子,现在他必须有将军府做掩护。

陈致易拍了拍衣服

温酥直了直身体:“我才不会,好比我父亲也是一名赫赫有名的大将军。”

陈致易面对她不屑的说:“我也一直在想温将军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一个女儿来,简直让人难以想象。”

温酥面对他,不甘示弱的说:“怎样?皮又痒了是不是,几天不打,上房揭瓦了要。”

陈致易其实还是怕她的鞭子的。

索性就不说了。

“要我教你也可以,先说好,到时候可不要哭鼻子。”

“看我们谁先哭。”

陈致易面对她不屑的说:“不错,有志气,那就先从扎马步开始。”

陈致易也没有偷懒,陪她一起扎马步。

就这样一连扎了好几个月,期间也让他们跑跑步之类的。

他们白天练武,晚上陈致易就负责给温酥按摩。

日子一天天过去,很快花灯节到了。

相传,以前有一位皇子到别国去做质子,在家的妻子等了一年又一年。直到等来他死的消息。

皇子妃不愿皇子一人在黄泉路上孤单,便跳进了这湖中。

自此百姓便用花灯来照明皇子妃前往黄泉的路,希望他们能早日相遇。

后来也被寓意为希望相爱的人能够长相厮守。

花灯节这么好的理由,温酥又怎么会放弃呢!

一大早,她便起来去教陈致易,他跟陈致易说今天不练剑了。

陈致易还以为她想放弃了。

“我早说你坚持不了,还非得学。”

温酥满不在意的说:“才不是,今天是花灯节,很多人都会去的,可热闹了,说不定,哪个谁也会去哦。”

陈致易自然知道她说谁,便答应她。

但是问题来了,花灯要自己做的才有意思,可是温酥不会,只好求助陈致易。

温酥撒娇的说:“要不你帮我做一个。”

陈致易不理她。

温酥声音更温柔:“要不我们一起做一个。”

陈致易还是不理。

温酥见软的不行只能来硬的:“我不会做花灯,若是你不教我,今晚有可能去不了,然后那啥人也就见不到了。”

陈致易无法说:“我教你,能不能学会就看你自己。”

温酥小声的说:“这不是机会又来了,我就不相信我勾-引不了你。”

陈致易无奈:“干嘛呢?还学不学。”

然后温酥让翠儿找了材料,两个人被做起了花灯。

一个教,一个学。

温酥故意故意的说学不会。

陈致易无奈只能从后面抱着她手把手的教。

还说:“你怎么这么笨,这么点小事都不会。”

温酥这一刻这是傻傻的笑了笑,却是看呆了陈致易。

温酥突然问到:“谁叫你做的花灯呀,我都不会。”

温酥感觉背后明显不动了,便好奇的转过去,看见陈致易满脸忧伤。

温酥说到:“没事,不想说就不说了。”

陈致易沉默了一会说:“这是我母亲教我的,以前我的母亲告诉我也光的地方就有希望,即使是黑夜也不怕,因为我们有灯,我的母亲还告诉我无论以后路有多难走都不要放弃,因为母亲为你做的这盏灯永远也不会息。”

温酥静静的看着陈致易好久好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