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毒妃倾城:邪王追妻一百式
毒妃倾城:邪王追妻一百式 连载中

毒妃倾城:邪王追妻一百式

来源:七悦文学 作者:阿叛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现代言情 顾安安 顾晓晓

顾晓晓,现代顶级杀手,人人畏惧的存在,一着不慎,居然重生在一个人人可欺的少女身上!什么?逼我嫁人?欺辱我娘亲?看老娘不当众撕破你们这群伪君子的面目!不将你镇远候府掀个底朝天怎对得起她杀手之王的名号!只是隔壁看戏的那位闲散王爷,你能不能不要跟在老娘背后了呀!展开

《毒妃倾城:邪王追妻一百式》章节试读:

第2章 侯府翻天


什么时候失去意识的顾晓晓不知道,但是当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变得昏暗,在她身边,是一个脸肿的像猪头一样,哭泣不止的小丫头。

“小莲?”

一穿越过来就在挨打,又没吃饭没喝水,顾晓晓的声音十分嘶哑,两个字出口,小莲哭的声音更大了。

“小姐,都是奴婢不好,不能够保护小姐,让他们把小姐抓走了,还吃了这么多苦,好不容易他们把小姐送回来了,奴婢连药都找不到。”

小莲泣不成声,说话都一顿一顿的,也幸亏顾晓晓连听带猜才弄明白了。

“送回来?”顾晓晓转头看了看四周,这才发现她已经被送回原主的房间了,顿时就是一声冷笑。

“我早说过,他们最好将我打死,若是不能将我打死,我一定会千倍百倍还给他们!”顾晓晓眼中闪过杀机,下意识地一握拳,然而手中的触感却让她惊呆了。

这是……钢丝锁?

经过组织的无数武器专家研究改进,将近千米的钢丝藏在手腕上,只有头发丝的一半粗细,却比钢筋还要结实,能让人飞檐走壁,也能够杀人于无形。

组织里用这个东西的人不少,但是真正能够用的最好的,却只有顾晓晓一个,也正因为如此,她的钢丝锁是最好的。

真是没有想到,竟然这东西都跟着过来了。有了这个在千军万马中一起杀出来的伙伴,顾晓晓瞬间变得底气十足。

“哭什么?他门既然将我送回来,就说明他们现在还不能让我死,也不敢让我死,我若是死了,谁来成全顾安安太子妃记的美梦?”

被小莲不断的哭声吵的心烦,顾晓晓低头呵斥一声,四下看了看,总觉得少点什么。

大约是察觉到她的想法,小莲抽噎了两下止住了哭声,小心翼翼提醒道:“小姐,你被抓走之后,夫人从小祠堂出来去找侯爷了,但是张氏也不知道给侯爷灌了什么迷魂药,侯爷不仅没有听夫人说话,还派人直接将夫人赶了出来,夫人本来就身体不好,又被人推搡摔倒了,现在还在里面躺着呢?”

想起今天看到的夫人的惨状,小莲没忍住,又流出来两滴眼泪。

“侯爷?他眼里心里只有家族的荣耀还有那个女儿和她的女儿,哪里还有我们母女的地位?他怕是早就忘了,若不是我母亲的原因,他怎么会有今日侯爷的地位?不过是欺我外祖家无人了。”

顾晓晓冷笑一声,看了小莲一眼:“你去,告诉张氏,我同意明天出嫁了。”

“小姐……”小莲惊呆了,想要劝几句,可是想起来若是不嫁人,只怕不管是小姐还是夫人,都难逃一死了。

“是,小姐,我这就去。”

小莲哭着去了,不到半个时辰张氏就来了,一身华服,身后跟着七八个侍女,那排场,都要比得上王妃了,顾晓晓只是冷眼看着她,一句话不说。

“怎么,终于同意了?你若是早早答应,何必吃这么多苦头?”张氏得意洋洋,看着顾晓晓不说话,以为她已经屈服了,更加得意,上前来一把捏住了顾晓晓的下巴。

“就算你娘是侯夫人又怎么样,你是嫡出大小姐又怎么样?你们母女两个还不是被我和我的安安踩在脚下?将来这侯府还不都是我们的,你和我作对半天吃了那么多苦头,真是贱骨头!”

被人这样侮辱,顾晓晓也没有一点反应,就是微笑着看着张氏,然后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中,使出全身的力气,一巴掌甩了过去。

没想到这个懦弱的人还会还手,张氏都惊呆了,就连脸被打歪了都没有反应过来,一屋子的下人更是惊呆了,竟然没有一个人反应过来拉住顾晓晓。

“你,你,你……”张氏伸出一根手指指了顾晓晓半天,终于说出来一句完整的话:“你大胆?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将她给我拿下!”

张氏话音刚落,丫鬟们还没有来得及反应,顾晓晓已经一个闪身站在了张氏的背后,手中钢丝锁已经围绕上了张氏的脖子。

钢丝锁很细,不到头发粗细的一半,肉眼是看不清楚的。于是周围一群丫鬟就一脸茫然的看着张氏露出惊恐的神色,而张氏却是真真实实地感受到了死神的召唤。

“把我拿下?谁给你的胆子,嗯?”顾晓晓冷笑一声,突然抬头,用阴冷的目光扫视了一圈,一群丫鬟,竟是一个都不敢动。

不过是一群在后宅的女人,跟顾晓晓这个杀手之王比起来,终究是差远了,就算顾晓晓现在体力严重不足,对付她们也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刚刚的一巴掌,就算是我先还给你一点利息,以前你对我的种种,我以后会一点一点慢慢还给你,不要着急。但是现在,你最好马上叫最好的大夫来为我母亲医治。不管怎么说,我母亲才是真正的侯夫人,若是我娘心情不好,来一个假死什么的,不只是我,顾安安也要收三年孝期,只怕到时候,不仅仅是太子妃,太子殿下儿子都有好几个了。”

“你在威胁我?”张氏在侯府深受宠爱,一直是说一不二的,已经很久没有听过这样的威胁,此时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威胁?不不不,是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或者我现在就杀了你也行,这样我倒是不用守孝,只不过可惜了顾安安要守孝,反正你也想杀我,我杀了你也不算亏了,你说呢?”

顾晓晓笑得狰狞,一点都不像是在说谎,再加上脖子上那不知名的压迫感,让张氏狠狠打了一个冷颤。

“你,你放开我,我马上就去叫大夫。”

“好。”顾晓晓答应的很快,直接就将手上的钢丝锁也给放开了,爽快的都没让张氏反应过来,也不能张氏询问,她直接就先声夺人:“我一点都不怕你反悔,明日我若是不上花轿,着急的是你们,损失的是你们,而我,就算是死了,也会拉着你们全部陪我一起下地狱,归根结底,都是我赚了。”

顾晓晓说的十分轻松,灿烂的笑容露出两排牙齿,却仿佛地狱的寒兵,散发着阴冷的光。

张氏猛然打了一个寒颤,转身落荒而逃。

身后,是顾晓晓放肆的笑声,响彻整个侯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