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挚爱天价娇妻
挚爱天价娇妻 连载中

挚爱天价娇妻

来源:七悦文学 作者:陈小懒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徐青骁 现代言情 顾少白

她打架,他护着她恋爱,他照着她失恋,他宠着为了十几年前的那份情谊,他付出了自己的一生,只为换那个小女人一句,我爱你
展开

《挚爱天价娇妻》章节试读:

002苛刻的要求


  “把门口的百合换掉,摆上郁金香。还有这个地毯现在也换掉,从今以后所有的地毯都换成米白色的,喏,那边摆的那个玫瑰是谁的,给我撤了,以后不要让我在视线以内看到百合跟玫瑰。你,跟我去厨房,拿上你订好的菜单。”徐青骁指了指站在旁边新来的厨师。

  整理自己西装转身对着身后的两个好友“你们先去房间等我,还有打电话让你们那个家属麻利的,我不喜欢等人。”

  洛裴骏撇着嘴冲着顾少白学徐青骁说话,态度不屑,但还是拿出手机拨了号码。

  顾少白只是无奈的摇头笑笑,从兜里掏出手机给自己那个比国家总理还忙的老婆打电话。

  “真不知道谁家的酒店大厅摆郁金香,这不是非主流嘛。”洛裴骏对于徐青骁的换花的安排表示不苟同。

  “走吧,让徐青骁听见你那么多话,又要给你使绊子了。”对于这两个好友,顾少白表示无语,总是这样斗来斗去的也不嫌累。

  “给我使绊子我也要说,谁家的酒店大厅里铺米白色的地毯啊,还不够每天洗地毯的,哪那么多事儿啊,什么样的女人让徐青骁这么没分寸!”对徐青骁这些异常的举动,洛裴骏很讶异,都说无商不奸,徐青骁怎么从去年开始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啊!

  新来的厨师战战兢兢的跟着徐青骁进了厨房,站在他身旁听候吩咐。

  “徐总······”

  “嗯,你现在听着,我要说的话只说一遍,要是记不住,立马给我走人,明白?”神情严厉,一点不似媒体报道那一番玉面公子。

  “是。”厨师连忙哈腰称是。

  “你记住所有的菜里不能出现姜,一点末也不行,海鲜里面不要出现螃蟹,那是寒性物质,对她身体不好。蔬菜,不要茄子,冬瓜,香菜,瓠子,豆腐,空心菜。鱼类的,不要草鱼跟鲫鱼。如果要是包饺子,一定要是虾仁的,还有常备着馄饨,她最喜欢的就是馄饨。炖鸡跟做鱼,少放调料,把食物原汁原味做出来,今天下午你的工作就是把冰箱里的鸡胗子处理好,腌制,明天她要吃酱汁鸡胗子。”徐青骁一一吩咐着。

  旁边的厨师一一用笔记着,听着徐青骁嘴里的那个她,厨师虽然好奇,但也不敢去问。

  “那徐总今天的菜单?”今天中午就是第一顿饭,刚才徐青骁说要给他订今天的菜单。

  “今天的菜单我刚才看了,水煮鱼辣椒要朝天椒,松花蛋里的姜丝去掉,直接用姜汁浸泡,然后把松花蛋挑出来,多炒一份油麦菜,她喜欢吃那个,凉菜不用调料拌,你把黄瓜切成手指长的条,加一碗甜面酱,剩下的基本没问题,就按照菜单上的做就好了。”

  “好,那我现在就去做。”

  “去吧。”徐青骁扫视了一圈厨房想着自己没什么可吩咐的了,走出厨房,推门进了包厢。

  “哎呦,我说你至于的么?不就是一顿饭,你这样可有点过了。”搂着自己怀里的小女朋友,洛裴骏嘲笑徐青骁的小题大做。

  徐青骁翻翻白眼没理他,直接走到自己位置上坐下,对着顾少白说“你家那位什么时候来?”

  “怎么?你找我老婆有事?”顾少白撇撇嘴,没好气的说。

  “让你老婆来了,帮我照顾一下宋宋,她第一次跟你们见面,难免紧张。”他当然不找他老婆,他是想着让他老婆帮着照顾他的小宋宋。

  “紧张?我看不会,你都对她这样了,她怎么会紧张?不恃宠而骄就不错了。”对于这个传说中的哪位妹妹,顾少白一直抱有怀疑态度。

  这么多年,徐青骁还没吃到嘴里,不得不说这个女人有点手段,顾少白可不认为她就是徐青骁认识那样。

  “你就说行不行?”徐青骁懒得跟他争。

  “行,怎么不行,正好我老婆也有伴。”搓灭手里的半支烟,看眼腕表冲着洛裴骏喊道“哎!把你手里的烟掐掉,我老婆马上就到了。”

  那只小白鼠闻不得烟的味道,所以,在她来之前必须把这一屋子的乌烟瘴气消散掉。

  洛裴骏鄙视他,但也把手里的烟给掐掉了。

  徐青骁估计时间,那个小女人那边也要放学了,“我去接她,你们在这边看着点,那个菜不行,让他们赶紧重做。”

  洛裴骏自然不理他那一套,继续跟自己怀里的女人**,顾少白懂得徐青骁的紧张,点点头示意他赶紧走,不然就迟到了。

  新来的厨师在厨房做什么都兢兢业业的不敢有半点差错,就看着刚才徐青骁的那个脸色也知道那个人得罪不得。

  “徐总这么紧张,那个人是谁啊?”是个人都有八卦心思,自然新来的厨师也不例外。

  一个老厨师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好好干,把咱们后宫娘娘伺候好了,有你出头那一天。”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把新厨师的疑惑给解了。

  当然宋双并不是他们口中的正宫娘娘,他们只知道这个女人被老总捧在手里疼了一年多,每次她来这里吃饭,老总就会提前半天过来站在旁边一对一教学。

  正宫娘娘,这个名讳让新厨师心里一惊,不敢再多问,有钱人的生活不是他们能体会的,他们唯有能做的就是干好本职的工作。

  徐青骁到了15中门口,宋双已经站在门口等了。

  看到他的车,宋双挥挥手走过去,开门坐到副驾驶。

  “今天上午课多么?”驱动车子,徐青骁随口问着。

  “还好。”

  “中午洛裴骏跟顾少白都在,还有顾少白他老婆,洛裴骏带着他小女友,你不用太紧张。”

  “嗯。”

  “我点了你最爱吃的油麦菜,好久没吃了吧?今天让你吃个够。”徐青骁继续说着。

  “谢谢。”

  “对了,快要过年了,今年你想怎么过?”她没有家,但他有,过年一个团聚的日子,他想让她跟他回家。

  “旅游。”

  宋双一直都是这样,不管对方有多么的热情,她始终都是冷冰冰的样子,对人有着不可忽视的距离感。

  徐青骁完全不在意,她冷冰冰,他可以给她暖热,她故意拉开距离,没关系他不介意自己多走两步。

  “一个人旅游多孤单,跟我回家好不好?”

  “不用。”她想一个人,她一直都是一个人,对于她来说,徐青骁的出现只是一场意外。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她不想自己跟徐青骁走得太近,她不喜欢那种感觉。

  “那你可不可以帮我个忙?你看我也帮过你,对吧?”害怕她不答应,先把她给稳定住,我帮过你,你不能不帮我吧?

  “什么?”

  欠债还钱,欠人情自然也是要还的。

  “我家里一直想让我带个女朋友回家,不然就让我去相亲,你看看我这个样子,哪里需要相亲,那还不大把大把的女孩要嫁给我啊?所以,我想请你演我女朋友,陪我回家过年。”徐青骁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只好用上了昨晚看到的电视剧情节。

  “结婚很好,而且我不想欺骗任何人。”结婚很好,这句话一说出来,宋双都感觉假。

  她曾经很期待结婚,但那件事以后,她很害怕结婚,甚至害怕看到一切跟结婚有关的一切。

  “我不想结婚,我现在正值事业上升期,我不想用结婚牵绊住我。”第一次徐青骁说着违心话。

  他想结婚,但结婚的对象必须是她,不然,他宁愿这一辈子都不娶。

  “对不起。”不管他不结婚的理由是什么,她都帮不了他。

  她疲惫去应付一切,更别说是他的父母。

  “那算了,今年我跟你一起去旅游。”既然不能一起回家,那就一起旅游吧。

  他不想逼她,就算那件事已经过去五年快六年了。

  宋双惊讶的张嘴,想要再说什么,但始终还是没说出来。

  两个人的对话就这样结束,到了皇朝,徐青骁亲自下车给她开门,拉着她手走进大厅进入他们的包厢。

  顾少白的妻子已经到了,坐在顾少白的旁边,正在让顾少白给她剥瓜子。

  “呦,来了?”洛裴骏先注意到门口的情况,笑着打招呼。

  徐青骁借力把宋双推进去,打开门叫外面的经理开始上菜。

  顾少白的妻子是一家广告公司的总裁,一身黑色的套装,让她整个人看上去都很专业,严肃。

  一屋子四个人宋双一个都不认识,愣愣的站在门口没有往前走一步。

  徐青骁注意到宋双的表情,揽着她腰走到位置上坐下,用眼神示意顾少白。

  顾少白的老婆笑着站起来,伸手“你好,我是顾少白的老婆,颜芮,你叫我芮芮就好。”

  “你好,我是宋双。”宋双淡淡的笑,伸出手,握住颜芮的。

  “好了好了,都别这么严肃嘛,咱们是家庭聚会又不是饭桌谈判,都赶紧坐下,经理,把你们老板藏得好酒拿出来助兴。”洛裴骏站起来暖场。

  那嗓门喊出来,到立刻没了刚才的冷清。

  徐青骁笑笑,拉开椅子让宋双坐下“这是顾少白,那边那个是洛裴骏,洛裴骏身边的那个我也不认识,你问他。”

  宋双一一跟他们笑着点头算是打招呼,没像徐青骁说的那样,问洛裴骏身边的那个女人是谁。

  “你就是徐青骁的女人?”话语里没有那种轻蔑,但是让人感觉还是很不好。

  宋双没想到洛裴骏会这么直接,但这也没让她乱了阵脚,而是选择忽略了他的话,她不想跟他在这个方面有任何的冲突。

  “徐青骁对你挺在乎的,我还以为是一位狐媚子,没想到这般的清纯,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洛裴骏没看到顾少白一旁的眼色,手里端着酒满不在乎的说。

  “洛裴骏!”宋双没说话徐青骁却忍不下去了,他今天叫他们来是为了让他们拉近关系,而不是让他们更加的疏远。

  “瞧瞧这小气的,我就跟你女人说两句话你就不愿意了?宋小姐是吧?你都没见过这样的徐青骁吧?”洛裴骏继续说着,他才不管徐青骁怎么样,这个女人就凭自己手段让徐青骁这么认真的对她,她就是绝对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儿,哪里用得着徐青骁给她撑腰。

  “洛先生,我想你误会了,我不是徐青骁的女人,我跟徐青骁也不过是普通朋友罢了,至于别的我想洛先生还是有依据的好。”她是胆小,但是她胆小只对于感情,对于那些欺负她的人,她可从来不胆小。

  “这嘴还挺伶俐的,好,我说错了,我自罚三杯。”洛裴骏笑着瞥了她一眼,端着就酒杯自己灌了自己三杯。

  徐青骁冷着脸坐在一旁怒视着洛裴骏,他没想到今天洛裴骏会这么拆他台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