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爱不单行
爱不单行 连载中

爱不单行

来源:万读 作者:楚天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李月尔 楚天 现代言情

当丈夫领回那个大着肚子的女人的时候,她就知道,说好的丁克,已经成为了一场笑话
情场失意,事业也并不能得意
她一头扎进行政总监与当红女星的爱情漩涡,当她想要脱身逃离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早已深陷那个人的掌心……原来,因爱而生的孩子,才是真正治愈她的那剂良方展开

《爱不单行》章节试读:

第 5 章 我出轨了?


连着加了几天的班,我已经是累得头昏眼花腿抽筋,简直恨不得一头扑到床上狠狠的睡它个浑然不知天日,可是当部门老大程总给了我一个现金红包之后,睡意腾的一下就没有了。

“李月尔,这是你的辛苦费!”

哎哟这个铁公鸡,这次出手居然还挺大方,红包摸着很扎实,我偷偷乐着,还假装荣辱不惊。

“谢谢老大!”

“下个月再接再厉,争取拿到第一手的娱乐资料,最好是明星偷腥,小三儿上位那种,哈哈哈!”

“是!”

没错,我就是一个娱乐版的记者,这是说得好听的,其实就是个可耻的小狗仔,以挖掘别人**和痛脚为己任!

拿着红包跑去厕所,贼眉贼眼的打开一看,厚厚的一叠,都快赶上我一个月工资了,好好好!

这两天婆婆到城里来看我们,因为我老是被逼着加班,都没有时间好好陪陪她,待会儿买个她最喜欢的烤鸭回去贿赂一下,顺便让楚天高兴高兴。

可是我做梦都没有想到,当我兴高采烈的提着烤鸭打开门,迎接我的却是婆婆怒气冲冲的脸和楚天深锁的眉。

“妈......”

“别叫我!李月尔,没想到我苦苦盼了两年,你却给我来这一手!你这是存心要害我们老楚家断子绝孙吗?”婆婆气得脸上的皱纹都移位了,看上去十分恐怖。

完蛋了,一定是楚天把我们的丁克计划告诉了他亲爱的,含辛茹苦,为了他年轻轻就守寡不嫁人的老妈,这一下我的好日子到头了!

“妈,你听我解释!”我赶紧放下烤鸭走到婆婆跟前,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脸。

“不听!这有什么好解释的?啊?一开始我还以为你们两个想要享受二人世界,不急着要孩子,可是,你们居然打算这辈子都不生!女人天生就是用来传宗接代的,你别以为你多读了几年书就可以违背大自然的规律!”

婆婆猛的一下站起来,吓得我后退了好几步,幸好楚天冲过来把我给搂住了。

都怪他!我背着手给他肚子上使劲的掐了一下,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可我知道那一定很痛。

“李月尔我告诉你,一开始我就不想要楚天跟你结婚,他是山沟沟里长大的孩子,配不上你这样的千金小姐,可是他非不听的我话,还敢跟你搞什么鬼约定!你听好了,要是你不想生孩子,那我明天就带楚天走!”

我忍着心里的不快,极力保持着笑容:“妈,其实不要孩子有很多好处,你......”

“闭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马上给我个答复,生,还是不生?”婆婆指着我的鼻子,眼里的怒火就快要把我烧焦了。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不起,妈,我做出的决定通常是不会更改的。”

“好啊,那你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楚天,马上给小玲打电话,让她过来!”

我愣住了,回头看着楚天:“谁是小玲?”

楚天尴尬的咧着嘴笑了笑,还没等他说话,婆婆又厉声大喝了一声:“你听到没有?”

“妈......”楚天很为难的看看我,又看看婆婆,眼神开始躲闪起来。

婆婆一把抓住我的手把我拉到了门口,哐当一声丢了出去,接着我买的烤鸭也飞了出来。

“滚!别占着鸡窝不下蛋!小玲是我家楚天指腹为婚的媳妇,要不是因为你跑出来横插一脚,我大孙子早抱上了!”

大门重重的被关上,我站在门口浑身发抖,原来婆婆是有准备的,她早就开始怀疑我了?或者,她还以为是我不能生,所以才带了后备人选过来。

我咬着牙,攥着拳头,这套婚房其实我出了大半的钱,因为楚天凤凰男的身份,为了给他留面子,跟所有人都说他是为了娶我才辛辛苦苦攒钱买了房子,还包括了婆婆。

现在可好,我居然就这样被扫地出门了!

时间不早了,我听到了邻居开门出来看热闹的声音,赶紧抹了一把泪水急匆匆下了楼,不想变成别人的笑柄。

可是没想到,我在小区门口等了足足一个小时,也没见楚天出来找我,渐渐的,我从失望变成了愤怒,提着烤鸭打了车径直去了闺蜜刘珊珊的家。

倒霉的是,她居然出差去了,冲动之下我就跑到了她们家不远处的一个酒吧里。

可能酒保从来没有见过手里提着下酒菜来吧台喝鸡尾酒的顾客,不停的偷笑,惹得我更是怒火中烧。

“姐姐心情不好,给我调几杯漂亮的烈性酒!”我把程总给我的红包啪的一下砸在了吧台上。

酒入愁肠愁更愁,没多久我就觉得自己的舌头不听使唤了,叽叽咕咕的又是唱歌又是相声,周围的人纷纷开始侧目。

跌跌撞撞走出酒吧的时候,我的腿就跟踩在棉花上似的,到了门口被冷风一吹,顿时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怎么忍都忍不住,抓住进来的一个人就哇哇的吐了起来。

这一吐可谓是搜肠刮肚,直到黄胆水都吐出来我都还没有停下来,干呕连连,加上那股味的刺激,鼻涕眼泪的糊了一脸。

“吐够了没有?”一个冷冷的声音,厌恶的在我头顶上响起。

我知道自己给人添堵添恶心了,可实在是连道歉的力气都没有,只能轻轻的摇着头,嘴角还拖着一丝亮晶晶的粘液。

“现在的女人怎么这么不自重!”声音的主人把我拉到马路边,抵在一棵行道树上,递给我一张纸巾。

干什么?他一边骂我还一边装好心?我忍不住抬起头,视线很模糊,只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

“衣服,衣服我会赔给你的,给我个手机号码,我,我......”

还没说完,我又大声的干呕起来,男人立刻后退了几步,捂住了口鼻,别过头去。

“算我倒霉,你自己慢慢吐!”

他居然这么走掉了,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刚才虽然意识不清,但我也能感觉到那衣服的质地非常好,肯定价值不菲的!

“喂,喂,你站住!”

我挣扎着爬起来,冲过去揪住了男人的衣角,可还没等我说话,就感觉到身后有一股力量传来。

“月尔!”

是楚天,他来找我了!

心里的委屈和愤怒同时袭来,我没有多想,一把抱住了那个男人,狠狠的甩开了楚天搭在我肩头的手。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我尖叫着,假装吓得不轻,本来脑袋就很疼,现在的样子看起来一定很可怜吧。

可惜,那个男人根本就没打算配合,把我朝着楚天怀里一扔,不高兴的皱起眉:“别靠得这么近!”

楚天赶紧扶着我,还跟人道歉:“对不起,她是我老婆,今天心情不好喝多了点!”

“谁是你老婆,我......”

赌气的话被我胃里冒出来的酸涩挡了回去,软绵绵的我还是瘫在了楚天的胸口。

“这位先生,之前的事情我也看到了,你要是方便的话请留个电话号码,我会赔偿你的衣服。”

楚天永远都是这样斯文有礼,或者是出身的原因,我总觉得他有些卑微。

“不用。”

“这怎么可以,我老婆......”

我拖着楚天就走,差点给他拉得绊倒,趁着这功夫,那个男人还真的就离开了。

“人家看不上这点钱!”

楚天叹了一口气:“月尔,对不起,是我害你喝得这么醉,我跟我妈其实并没有别的意思。”

冷风吹得我太阳穴突突的跳,眼眶一下就红了:“你还说要永远跟我站在统一战线的,可是......”

楚天紧紧的抱住我:“是,是我不小心说漏了嘴,今天不要回家了,你和我妈都冷静冷静。”

“不回家,那我们去哪里?”

“温泉酒店好不好?我们公司前段时间刚刚给他们做过广告,真的挺不错!”

我这个该死的性格,竟然就那么破涕为笑了:“好啊好啊,我早就想去了!”

楚天宠溺的摸摸我的头:“放心,你一定可以睡得很舒服很安稳!”

温泉酒店在南郊,门口的棕榈树看着就有热带的感觉,里面的布局也很不错,楚天找到大堂经理,开了一间露台上有温泉池,还能看到远处山脉的独栋小别墅。

温润的水散发着淡淡的硫磺味,我和楚天一起泡在里面,池子边上的香薰蜡烛让浪漫的氛围不断升温。

情不自禁的,我就抱住了楚天的脖子,或者是酒精的作用,我今天真的表现得很热情。

二人世界,名正言顺的夫妻,我还有什么好顾忌?

温泉池子里的水花越来越大,我的情绪也异常的高涨,也许潜意识里有着对婆婆的不满,我就是要跟楚天享受最原始的爱,我们永远都不要第三者插足!

不过在关键时刻,还是楚天冷静,他放开了我,低声在我耳畔说道:“月尔,你等我一下。”

“干嘛?”

“你不是不喜欢孩子吗,我们当然要小心一点!”

我羞涩而满意的笑了,他的理智和包容让我更加放心,自己没有认错人,这辈子不就是他了吗?

没有了后顾之忧,我和楚天的下半场越发精彩,最后我真的觉得自己好像杨玉环,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啊!

宽大柔软的床,楚天的臂弯,都让我觉得放松,一觉睡到了大天亮,直到窗外的晨曦覆盖住我的眼帘。

“月尔,你要是觉得累,我帮你打电话请假。”

楚天吻着我的额头,抚摸着我的脸,温情得像个王子。

我摇摇头:“不要了,程总才刚给我发了红包,如果我偷懒,他绝对会不满的!”

“那你多睡一会儿,我先去餐厅把早点给你拿到房间里来。”

有这样体贴的老公,妇复何求?

楚天起身离开之后我也睡不着了,干脆决定爬起来再去泡一会儿温泉,这么贵的房价呢!

坐起来的时候,我无意中瞄了一眼垃圾桶,结果却看到了昨天夜里我们用过的小套套,很是瞩目。

“要是被打扫卫生的服务员看到不太好吧!”我红着脸嘀咕了一句,想要用纸包起来。

可谁知道当我尖着两根手指把小套套提起来的时候,竟然有东西滴滴答答的流了出来!

我疑惑的研究了一下,脑子里轰的一声就炸了,这不是被人动过手脚的吗?

楚天,原来你早有预谋!

我气得不行,闹了半天昨夜的温存竟然是一个局,一个圈套,肯定是婆婆的主意!

胡乱穿好衣服之后我在房间里不停的走来走去,心里的愤怒把我的胸腔撞得生生的疼。

表面上来看,这件事情也不是很严重,有那么多方式可以避免怀孕,可是楚天欺骗了我,这才是让我忍受不了的。

怎么办,我该不该揭穿他?我们才刚刚和好,难道又要闹个鸡飞狗跳?

正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楚天回来了,手里拿着托盘,上面好几个小碗,都是我爱吃的东西。

“月尔,你怎么起来了?不是让你......”

我拎起“证物”,冷冷的看着他:“这是意外还是你故意的?”

“快放下,很脏!”

楚天的脸色一下就变了,我的怒火再也克制不了,生气的瞪着他大吼起来:“你如果非要一个孩子,可以好好跟我说,犯不着用这样的手段!”

“说了有用吗?我明示暗示你多少次了,你都那么顽固!”楚天把托盘朝着桌子上一放,声音也高了好几度。

“如果你不同意,为什么要跟我结婚?”我真的没想到,他所谓的跟我一条心其实是假的。

“不跟你结婚,我能进那么大的广告公司?你爸爸的老同学他不是管......”

我怔怔的看着楚天,原来是这样,原来他看中的只是我们家的关系!

想都没想我就拉开门跑了出去,眼泪再也忍不住滚滚而下,楚天你太过分,假装哄我几句也好啊!

冲出酒店的大门的时候,一辆车正好开过来,砰的一下我就撞到了左边的大灯上。

腰腹部传来剧烈疼痛,让我脸色霎那变得苍白,难道是......

幸好车子才刚起步,不过十多码的速度,否则我今天肯定会死得很难看!

腰腹部传来的剧痛让我顾不上别的,捂着肚子慢慢的蹲了下去,我想此刻我的脸一定是煞白的。

“你没事吧?”

车上下来一个男人,急匆匆跑到我身边,拍拍我的肩头,声音听起来有几分熟悉。

我费力的抬起头跟他道歉:“不好意思,是我没注意,你......”

“又是你?”

男人皱起眉,深棕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疑惑,我咬着牙站起来,还好车前灯完好无损。

虽然对车的认识不深,但是宝马的车标我还是很熟悉的,如果大灯碎了就麻烦了。

“呼,万幸啊!”我抹了一把额头上疼出来的冷汗,轻轻的嘀咕了一句。

男人冷冷的看着我:“这种时候你还怕赔钱?”

“怎么不怕,我又不是富二代!钱是那么好赚的吗?我已经够倒霉的了,你......”

“想碰瓷也得排练一下!”

一听这话我的脑子里面不由得传来轰的一声,他在侮辱我的人品吗?碰瓷?

“喂,这位先生,你这么说我可就要跟你好好理论理论了!”

我是个记者,别的本事没有,嘴皮子功夫还是不错的,本来我是有错在先,你也不能得理不饶人吧?

男人不耐烦的挥挥手:“行了,你看起来也没什么问题,说吧,要多少钱?”

“我要你的钱干什么?”

正生气呢,男人居然还冷笑了一声:“昨天的酒还没醒吧?”

我怔怔的看着他,这才想起来他的声音在哪里听到过,可不就是昨天我喝醉了吐了一身的那个人吗!

“是你?”

男人点点头:“是我。”

这一下我真的有点不好意思,接二连三的给他惹麻烦,我怎么还没脸没皮的跟他在街上吵架?

“抱歉,我真不是故意碰你的车,昨天也不是故意吐在你身上,这样,既然又遇到你了,那我赔你衣服钱!”

男人若有所思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算了,你走吧。”

“你真不要?”

其实我也是多余一问,看看人家,长得气宇轩昂,穿得人五人六,还开着豪车,怎么可能这么小气?

正准备说谢谢,我就看到楚天从酒店里跑了出来,他发现我之后就一路挥着手朝这边过来了。

“讨厌!”

男人错愕的瞪着我,一定是误会我在说他,我想要解释,可是现在楚天的出现让我心神大乱,还是快离开这个地方!

“我的肚子好痛,你带我去医院检查一下,放心,我不会让你掏钱的,快点!”

说完我就自顾自的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了上去,狠狠的按了一下喇叭,催促着男人。

还好,他没有计较我的唐突,竟然真的上了车然后一脚油门就把楚天甩得远远的。

“唉,你在前面路口把我放下来就可以了。”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肚子疼不是完全的谎话,而且还有越来越烈的趋势。

“你脸色不好,是因为你老公?”

“不要跟我提他!”

我尖叫着,想起来楚天说过的那些话,他是想要踩着我的肩膀向上爬啊!

男人一边开车一边扫了我一眼:“不行,你得去医院。”

“不用,我要上班,如今除了自己,我谁都靠不上!”

我挣扎着坐直了身体,但是真的很痛,汗水一层层的冒出来,擦都擦不干净。

“老实坐着。”

男人就跟没听到我说话似的,直接把车开到了最近的医院,我想要拒绝,但是已经疼得说不出话来。

“别怕。”

男人将我从车里轻轻的抱出来,我觉得自己的脑袋很沉,快要窒息的感觉非常严重。

“我......”

什么都还没有来得及说,我的头一歪,一阵眩晕过后整个人就失去了知觉。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周围很安静,只听到仪器的滴答声,还有大片的雪白。

这是哪儿?

我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茫然又惊恐,直到看见手臂上的针头和输液管才知道自己这是在医院。

“你醒了?”

有人推开门进来,脚步声一直到了我的床前,那张脸对我来说既是陌生的又是我现在唯一觉得熟悉的。

“怎么回事?”

男人吸了一口气,笑了笑:“你的脾脏被撞破了,失血性休克,不过已经做了手术,没事的。”

我吓得差点又晕过去:“手术?我的脾脏被摘除了吗?”

“没有,腹腔镜手术而已,只不过在你肚子上打了个孔用仪器进去止血,微创的,几乎看不出来。”

“天啊!”

我的眼泪情不自禁的从眼睛里狂涌而出,怎么会这样?昨天我还高高兴兴的拿了**回家,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一件比一件糟糕,我跟婆婆决裂,跟楚天决裂,如今我的脾脏也跟我决裂!

“好好修养几天,对你的生活影响不会很大。”男人的声音很稳,有一种神秘的安神作用。

我哭得稀里哗啦,不仅仅是因为这场无妄之灾,还有我的未来,我的婚姻,全都变得那么渺茫。

“一直哭下去,会把伤口弄裂开,到时候就不得不剖腹把脾脏全部摘除。”

男人严肃的表情吓得我赶紧把眼泪都咽了回去,抽泣着问道:“你怎么知道,你又不是医生!”

“那我让医生来跟你谈。”

他说完真的站起来就走,我想喊,可是声音太小,或者他也不愿意跟我纠缠下去。

医生说的话跟他说的一样,我确实是因为外力作用导致的开放性脾损伤,现在已经没有大碍,但是必须要留院观察。

“要我帮你通知家里人吗?”

男人频繁的看着表,可是依然很绅士的问我。

“不要,反正我这个手术也不大,何必让他们都受惊吓?自己养几天就回去好了。”

男人点点头:“你的住院费和手术费用全都由我来支付,毕竟是我的车撞到了你。”

太大方了!我感激的看着他:“别,你给我留张名片,等我出院之后会全部还给你的。”

“你真的这么坚持?”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觉得男人的口气有些鄙夷和不屑,他究竟把我看成什么人了?

“当然。”

自尊让我没法接受他的无礼,倔强的抬着下巴看着他的眼睛,冷冷的吐出两个字。

男人点点头,然后真的从西服口袋里摸了一张名片放在我床头,又看了我一眼:“安心养病。”

“嗯。”

不管怎么样,说来说去还是我欠他的,既然三番两次的遇到,这也是一种奇怪的缘分。

当男人离开之后我也仔细问了医生,确实我是做了微创的脾脏止血手术,如果没有意外,三天以后就能回去了。

病房其实还是挺高级的,单人间,只是我孤零零的躺在这里,心里总觉得很悲凉。

我的包就在枕头边,可能这也是那个男人的安排,从他的言谈举止来看,应该还是个比较周到细心的人。

艰难的摸出手机一看,未接来电一大堆,有楚天的,有程总的,还有我妈的。

我吓了一跳,赶紧先给程总回了一个电话,还没开口就被他骂得一脑袋血。

“李月尔,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功高可以盖主,是不是觉得我们部门没了你不行,啊?招呼都不打就敢不来上班,你最好是告诉我现在正在哪个明星家后门蹲点,否则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额......”

“说!”

程总发起脾气来真是惊天地泣鬼神,我被他震慑得都不敢说出自己出事的消息,只能支支吾吾的含糊其辞,想要蒙混过去。

可是没想到这个暴君居然不依不饶,非要我解释,我实在是没办法,就真的撒了个谎。

“程总,你可真是有先见之明,我确实在跟踪李晓苏,所以你暂时不要打扰我,等有了实锤我再来跟你汇报,这两天的时间就让我自由支配吧!”

李晓苏是最近很火的一个流量小花,粉丝乌央乌央的,如果真有她的小道消息,绝对是头条。

我也是被逼得没奈何,程总要是知道我跟楚天因为家庭纷争闹矛盾影响了工作,肯定不会放过我的!

“真的?”

“真的!”

程总的态度这才有了转变:“那好,我就特批你三天假,到时候一定要拿出有分量的东西!”

“谢谢程总。”

挂断了电话,我狠狠的吐出一口气,眼前的危机算是暂时解决了,至于后续,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心情太糟糕,我一想到楚天那些话就难受得要命,他只是想要利用我们家的关系,其实根本就没有尊重过我的意见。

我不是不喜欢孩子,但是并不觉得自己可以做一个好妈妈,当娱记的这两年,我接触到了好多疯狂追星的青少年,他们的行为某些程度上来说简直不可理喻,我都有些害怕。

小孩子当然可爱,可我能保证顺利引导他们度过叛逆期吗?想想都觉得胆战心惊!

还是不要管楚天了,我们都应该好好的冷静,至于我受伤住院的事情我觉得不通知他比较好,不然婆婆知道了会更加生气,弄不好说我是故意不爱惜身体,只为了逃避怀孕。

想了想我还是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她和我爸三天前去海边旅游了,是老年大学的集体活动。

“月尔,你怎么不接电话?吓死我了!”我妈的声音在接通之后第一时间响起来,弄得我的心一下就酸得不行。

“我在工作啊!”

“工作?你老实说,跟楚天怎么了?他说找你找不到才跑来跟我求助!”

该死,楚天太可恶了,你和我的问题不应该自己解决吗,老是让长辈掺和进来算什么?

“哦,我工作的时候不方便接电话。”

“那你赶紧给他打一个过去,听起来他好像挺着急!”

这时候我听到我爸在说话,虽然小小声,可是很清楚:“该不会是小两口在冷战吧?”

“妈,爸爸,你们好好玩,我一点事都没有!”我挤出一个笑容,匆匆挂断了。

我才不会打给他!

这时候,我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是楚天,我直接就给他掐断了,然后关机。

没有什么后顾之忧,我还是安心的养身体,就算是内窥镜手术也会伤元气的,倒霉死了。

伤口麻药的作用过去之后,我的肚子开始隐隐作痛,身边没有一个人还是挺可怜的,我这时候倒宁愿去住普通病房,至少还可以找旁边的病友说说话。

本来我还想打给刘珊珊诉苦,但是她现在正在外地出差,即便知道了也只能帮着我骂几句楚天而已,又不能起到什么实际作用,还是别打扰她比较好。

唉,楚天,你如果可以说服婆婆,再跟我认真的道个歉,我会考虑原谅你的,想着想着我又难过起来,这是我的最大缺点,总是容易心软。

无聊之余,我拿起之前那个男人给我的名片,他叫陈骁,竟然还是一家艺术培训中心的行政总监,果然很配得上那身行头和漂亮的宝马车。

“展翼,这个名字有点意思,你以为你真是伯乐啊!”

我轻轻的笑了笑,做我们这一行的,最熟悉的就是娱乐圈的套路,尤其是培训中心,基本上就是属于圈钱的,哪有那么多天才?即便有,又有多少机会在等着他们?

竞争太激烈,观众的喜好又琢磨不透,想要通过艺术培训中心走向光辉的未来是难上加难!

别说你这些民间的野路子,就算是正规院校,高等学府,真正成名成家的又有几个?

“可能是培养小朋友的吧!”

我放下名片,摸了摸肚子,现在已经是下午一点,我连午饭都还没有吃呢。

还是叫个外卖吧,反正也没有人知道我在住院,哪有人来给我送饭,我无比凄楚的苦笑了一声。

这时候病房的门突然被敲响,我以为是护士来检查,赶紧招呼着让她进来。

“咦,你是?”

门被打开,出现在外面的人我并不认识,而且她也没有穿护士服,别是走错了吧?

“我是陈总的助理安娜。”

陈总,安娜?我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愣愣的看着她。

安娜笑了笑:“陈总就是早上送你到医院来的那个人。”

“哦!是是是!”

安娜点点头,款款的走到我病床前,然后拿出一个保温盒:“这是我们陈总吩咐我送过来的。”

我还没说话,安娜就打开了保温盒,一股诱人的香气顿时弥漫在病房里,是鸡汤!

“那个,你排气了吗?”

安娜拿起汤匙,然后问了我一个尴尬的问题。

“好像没有。”

我红着脸摇摇头,陌生人面前说这个,真的让人很不自在,如果换成我妈或者刘珊珊就好了。

“那没办法了,再等等吧!”安娜一边说一边又把盖子盖上了,微笑着坐了下来。

我窘得不行,不好意思的看着她:“那你放下就走吧,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排气。”

“没关系,陈总让我过来陪你一下,等你喝了汤再走。”

“他怎么知道我身边没有人?”

安娜耸耸肩:“我不清楚,反正他就是这样跟我说的。”

我咬了咬牙,陈骁你挺厉害啊,跟我见过两次面就发现我的处境不太好了?

“那好吧,只是我这个样子也没办法起来,失礼了。”

“怎么会,你不是病人吗!”

气氛很怪异,我只好没话找话说,不然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不是很好笑吗?

“那个,你们展翼艺术培训中心是针对小朋友的吧?”

安娜摇摇头:“也不全是,我们的学生还有很多是即将参加艺术院校面试的,也有模特公司委托的培训课程。”

“这么全面?那有没有已经成名的?”我的娱记本能被激发出来,刨根问底虽然不礼貌,也总比干坐着强。

“当然有,比如最近举办的那个未来之星选拔赛,最被看好的赵悠悠就是我们那里出来的。”

赵悠悠我知道,是个长得很美的男生,扎着马尾皮肤白嫩,猛一看跟女孩似的。

“真的?他的呼声很高,我听说已经有娱乐公司准备签下他了,还要送去国外深造!”

安娜看了我一眼:“你对这方面也有兴趣?平时喜欢看娱乐节目对不对?”

“对对对,我这个人挺没劲的,看严肃的事情觉得伤脑筋,所以就比较关注轻松的!”

我不会贸然说出自己的职业,这是我养成的习惯,有利于隐藏身份,开展我的秘密工作。

聊了一会儿,我想到程总之前的那些话,就随口提到了李晓苏,结果竟然有了个重大的发现!

“李晓苏在我们培训中心也接受过一段时间的专业指导,当时她还很喜欢陈总,不过小女生嘛,有这种心思也是正常的。”

我心里一阵狂喜,这简直就是山穷水尽疑无路,得来全不费工夫嘛!正愁没办法跟程总交差,没想到就有上好的料送上门来!

可是还没有等我笑出来,就不由自主的放了一个悠长的屁,那声音简直直接让我的脸红到了耳根!

安娜倒是很淡定:“难题终于解决,恭喜你可以进食了!”

本来我还想继续问她关于李晓苏和陈骁的事情,可是她却忙着照顾我喝汤,再也没有说这个话题。

安娜走后,我拿起陈骁的名片,不禁觉得老天待自己还是不薄的,虽然跟楚天有了嫌隙,可我的工作却出现了装机!

别跟我说什么道德,干我们这一行的,可没有那么多闲工夫去管别人的心情,只要能拿到第一手资料,能博取观众的眼球,那就是成功,就是完美。

有了鸡汤的滋润,我觉得身心都舒畅了很多,硬撑着起身靠在床头,拿起手机刚打开,就接到了楚天的电话。

“喂。”

这次我没有给拒绝接听,因为我的低落心情已经有了好转,看看他要说什么吧。

“月尔你跑到哪里去了?”

“干嘛?”

楚天的声音听起来不是着急,而是生气,充满了责备的意思,这让我顿时觉得委屈起来。

“你能不能别这么任性?早上我不过是说了几句大实话,你竟然上了别人的车!那个男人是谁?你们去......”

“哼,你管我!”

他在指责我,完全不考虑自己是否伤害到了我,楚天,你怎么可以这样?

“怎么不管?你是我老婆,你不要脸我还要!就算你不想给我们家生孩子,也不能公然出轨吧?”

“我出轨?是,我是上了别人的车而且我现在还在别人的床上,你打算怎么办?”

一时激动,我说出了很刺激楚天的话,不过刚说完我就后悔了,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点?

“李月尔!”

“其实,我......”

没等我说完,楚天就冲着我大吼了一句:“你有种!”

冲动是魔鬼,可是楚天却不给我一个改正的机会,他直接挂断了电话,只剩下单调的忙音。

我怔怔的看着手机,忍不住哭了起来,本来还想要跟他谈谈,和好了算了,结果却变成了这样,反而越来越严重。

为什么我就不能冷静点?楚天虽然出发点有问题,可是我们的感情一直都很好,孩子,丁克,这些对我来说也不是特别重要,也许我只是处于一个过渡期,随着年纪增长,也不是不可以考虑的!

现在我才二十四岁,再给我几年的时间,或者我会改变看法,他怎么就不能理解并且包容我一点?

一会儿失望,一会儿自责,一会儿愤怒,我把自己弄进了一个怪圈,痛苦又纠结。

我爱楚天,我不想让他伤心,可是他难道就不能对我也一样?凡事都可以慢慢商量的吧?

哭过之后我还是擦掉眼泪打了过去,可是楚天却再也不肯接我的电话,他在跟我赌气。

就在我无比郁闷的时候,他却又打了过来,我很欣喜,赶紧按下了接听键。

我们都还年轻,欠缺的只是沟通而已,夫妻不都是床头打架床尾和的嘛!

但是我没想到,电话那头却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李月尔,你马上回来跟楚天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