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霸道总裁›总裁独宠:宠妻宠上天
总裁独宠:宠妻宠上天 连载中

总裁独宠:宠妻宠上天

来源:万读 作者:李雅倩 分类:霸道总裁

标签: 李茂 李雅倩 霸道总裁

前男友亲手把她送到别人床上,更是变脸劈腿要娶别的女人
渣男的订婚典礼,她高调出现,满包的冥币打的渣男无地自容
某腹黑大总裁一把抱住她,:“老婆别生气,咱家有的是钱,你随便花,我养你!”“谁要你养了,我自己有钱,才不稀罕你的东西!”“行行行,老婆说什么都对,要不,老婆你养我吧?”展开

《总裁独宠:宠妻宠上天》章节试读:

第 2 章 谁谁的,我都不知道


咖啡厅,悠扬的音乐肆起,甜甜蜜蜜的浓意弥漫四周,二楼包间中,桌子上摆放一大束玫瑰花,四周铺满花瓣,幽暗的灯光,衬托着酒杯,使红酒更加鲜艳。

李雅倩坐在椅子上,狠狠的低着头,双手摩擦。

时不时抬眼看看对面相恋两年的男友李茂,今天是她们相恋两周年纪念日。

虽说李茂对她很好,不过,这阵子有些过于热情了。

不管是情人节,还是周年纪念日,她们过得都很平淡,而今天却不一样。

她眼睛扫荡四周的场景,今天怎么这么浪漫?难不成要和她求婚?

想到这里,李雅倩微微娇羞,小心脏扑通扑通的直跳。

“亲爱的宝贝,今天是我们相恋两周年的纪念日,来,为了我们以后甜蜜的日子,干杯。”李茂举起手中的杯子,一脸柔情道。

李雅倩娇羞的点了点头,拿起红酒,做了一个碰杯的手势,轻声道:“干杯。”

两人将酒杯一饮而尽。

“再来一杯”

“嗯”

“干杯”

一杯接一杯,酒不醉人人自醉,本就不胜酒力的人,很快就满面通红,美目迷离。

“亲爱的,你喝多了。”

李茂微笑的看着李雅倩,细心的用手指抹去她嘴边的红酒渍,眼底闪过一抹怪异的神色。

亲昵的举止逗得酒精上头的李雅倩心中微微一荡,似乎预感到今天将会发生什么事情般,紧张的抓住红酒杯不放手:“我没喝多,我还可以继续。”

“好!”

李茂又帮她倒上。

再连续几杯下肚,李雅倩终于支撑不住,整个人儿都软趴趴,李茂适时的来到她的身后,将她轻轻搂在怀中,蛊惑道:“亲爱的,我在酒店已经订好了房间,我们去休息好吗?”

李雅倩暗呼一声,终于要来了吗?

口中却不由自主的嗯了一声,任由李茂扶着她而去。

不过,喝多的李雅倩,像个不倒翁一样,扶她到酒店,李茂也废了不少力气。

走在酒店走廊中,李茂抬头看了看前面,脸上浮现一个诡异的表情,然后双手捂着肚子,口气焦急道:“亲爱的,我肚子痛,先去个厕所,你自己去520房间,这是房卡。”

说完,李茂奔跑在走廊上,也不顾喝多摔倒的李雅倩了,还不回头提醒:“是520房间哦,我等你。”说完,做了一个飞吻的手势。

李雅倩站立不稳跪坐在地上,半睁着眼睛,模糊的看着前面的影子,不满的嘟囔道:“怎么这样嘛……”

可是李茂早已没了身影。

李雅倩没办法,只好一个人晃晃悠悠的站起来,扶着墙面一点一点的行走,打嗝声充满走廊。

一个一个房门看着,当看到模糊的520字眼的时候,她的脸都快趴在门上了,确定房间号后,刷卡进去。

而这时,电梯一旁,李茂的身影浮现,微微松了口气,还好刚刚从房嫂那里说谎话骗来房卡。

再想起来他在酒里动了手脚,应该万无一失,才带着复杂的心情坐电梯离开。

而李雅倩,进入房间后,又将灯全部关了,将房卡随意一丢,走到床前,呈现一个大字形状躺在上面。

笼罩在黑暗中的她,想到即将有可能要发生的事情,不禁感到浑身发烫,羞不可耐,一头钻进了被子里。

意识模糊的她,并没有注意到房间浴室里已经有人。

蒋辛浩满脸纳闷的在黑暗中洗完澡,出来看到床上的杯子里裹着个人,心想,来的挺早。

但看她的模样,暗自好笑摇头,这还害什么羞?

用浴巾擦干了身体后,径直走到床前,拉开了被子,依稀看到一张美绝人寰的俏脸,心中大感满意,一团热火悄然升起,轻轻的把自己覆盖上去,堵住了那娇软的唇。

醉意更甚的李雅倩无意识的回应着他的热情,一颗芳心娇羞无限,只想醉得不省人事。

罗衫轻解,很快两人便裸裎相对,也不知道是酒精作祟,还是其它原因,李雅倩只觉得浑身滚烫,意识模糊的她根本没察觉到身上的男人跟李茂有什么区别.

良久,终于鼓起勇气,反手搂住了男人的熊腰,呵气如兰颤声道:“你……轻点……我怕疼……”

蒋辛浩微微一愣,脸上浮现一抹古怪的表情,手上的动作却没消停。

怒剑终于入履,却遭遇前所未有的阻碍,经验丰富的他顿时又是一呆。

这才趁着月光,仔细瞧了瞧床上的人儿。

并不是他约的那个人。

李雅倩终于感受到了撕裂的痛楚,微微清醒,狠命的抓住男人的双肩,指甲都陷入了肉里。

蒋辛浩吃痛。

什么东西,硬闯进来,主动投怀送抱,这下跟他装矜持?

燥热变烦躁,蒋辛浩单手抓住她双手,肆意任为,完全不顾她的痛处。

一切结束,李雅倩已经昏昏入睡,而蒋辛浩却阴森着脸,擦着头发,把灯打开,看着呼呼大睡的女人。

睡相简直就是一头猪。

就在这时,她翻了个身,整个人骑着被子。

蒋辛浩自然没有遗漏掉床上的一摊血迹,深邃眉头下的眼睛闪过一丝诡异。

拿起外套,拨打电话,走到门口时,回头看了一眼……离开……

次日,清晨的阳光照射到酒店房间中,床上的李雅倩,慵懒的翻了个身,被阳光刺到眼睛,不情愿的用手臂遮挡。

狠狠的晃了晃脑袋,才懒洋洋的从床上坐起来。

“哎哟”一声,身下传来疼痛。

想起昨夜的疯狂,她双手捂着脸,嘟囔道:“也不知道温柔点。”

说完,才发觉身边并没有李茂的身影,她奇怪的下床:“亲爱的?”她唤道。

然而,并没有回应。

“去哪了?”一个人嘟囔着,准备下床,这才发现床上的血迹,顿时脸红到脖子根。

“咣当”一声,门被踹开。

李雅倩下了一跳,转身看去,一看是李茂,屁颠屁颠凑上去:“亲爱的,昨天也不知道温柔点对人家,弄得人家好痛啊。”

她趴在他的胸膛上,却没有得到他温柔的回应。

她抬头看去,松开手,慢慢的向后退。

映入眼帘的正是李茂阴森的眼睛,和严肃的表情。

“怎么啦?”她小心翼翼的问道。

心里有股不安,似乎隐隐约约察觉到什么,却不肯相信。

“你还有脸说?瞧你说的,看来你昨晚很享受啊?不知廉耻的贱人,和别的男人幽会很爽是不是?说,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背叛我的?”李茂先发制人,大声怒斥。

李雅倩摸不着头脑。

“你说什么呢?”李雅倩摇头道。

李茂呵呵冷笑,走进房间,打翻桌上的茶杯,拎着床单扔下,指着床上的血迹,恶狠狠的面对她:“还和我装?这是什么?”

“当然是我和你在一起的证据啊。”李雅倩回答。

见到昨晚还很对她呵护的男友,此刻剑眉怒张,她的心,隐隐作痛。

“屁,昨晚我根本就不在这里。”李茂喝到。

李雅倩呆住了,昨晚李茂不在这里,那她是和谁?

“不是你是谁啊?就是你约我出来吃饭,然后来到酒店的吗?你还说你肚子痛,要去厕所……”说到这里,李雅倩突然想到昨晚的一幕幕。

难不成她走错房间了?

李茂发现她的端倪,将错就错。

“不管怎么说,你背叛了我,我们结束了。”李茂放下话,转身就离开。

留下呆化的李雅倩。

脑子嗡的一下,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昨晚还甜甜蜜蜜的约会,只过了一个晚上,约会就变成分手了?而且昨晚的人,并不是李茂?

“李茂,你听我说……”李雅倩反应过来,夺门而出,追上去。

而这时,蒋辛浩回到酒店,当他踏入酒店大厅的时候,立刻停住脚步。

不过是一个舔脸倒贴的女人,他为何会在意她?

还回来看看她怎么样?

想到这里,蒋辛浩转身移动脚步,打算离开。

“蒋总?您怎么在这里?”

刚要走到门口,蒋辛浩被人叫住,回头一看,是自己家的管家。

“孙管家?你在这里干什么?”蒋辛浩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

“是这样的,那个欠钱的李茂在这间酒店,所以我就来这里找他,这个家伙,很能躲,抓到他影子不容易。”孙管家交代道。

欠钱?李茂?

蒋辛浩印象中,确实是交给了孙管家处理。

“蒋总您……”孙管家话刚出口,余光就看到李茂的影子,急忙追上前,抓住李茂的手臂:“我可算找到你了。”

“哟,这不是孙管家吗?好久不见啊。”李茂原本不乐意,见到人时,立即点头哈腰,笑道。

“的确有阵子不见了啊,是不是该还钱了?”孙管家呵呵道。

自从这件事交给他,他记得已经有一年之久了。

“还钱?”李茂挠挠头,然后恭敬的说道:“孙管家,你听我说啊,昨天晚上我给你们总裁送了件很诱人的礼物,你看,是不是可以商量商量?”李茂一脸笑意。

“您这话从何说起?”孙管家糊涂了。

倒是蒋辛浩,脑中闪过一个画面。

“昨晚,我把我女朋友送给你家总裁了,嘻嘻,那么妖娆多姿的女人,恐怕你家总裁一晚上都没消停吧?所以你看,欠钱的事,是不是可以一笔勾销?”李茂不要脸的说。

声音虽然不高,但依旧令整个酒店大堂的人齐齐看过来。

孙管家吞了一下口水,看向旁边的蒋辛浩,小心翼翼问道:“蒋总……您?”

蒋辛浩不语,盯着李茂看。

李茂这才将视线移动到蒋辛浩身上,立即谦卑恭敬道:“这就是蒋总吗?太好了,你在就好办了,昨天晚上,和您一夜缠绵的就是我女朋友,您看,您睡了我女朋友,债务是不是可以作罢呢?”

“昨晚我约的并不是你的女朋友,倒是你,是不是可以把话说清楚?”蒋辛浩镇定,不慌不乱的问道。

这么仓促的阴谋,他怎么会看不穿?

李茂眼睛游离了一下。

“我承认,是我用了些方法把我女朋友送进你房间的,其实我也费了好大劲的。”李茂继续恳求道。

蒋辛浩剑眉蹙起。

“王八蛋。”

女高音浮现,李雅倩从电梯口的花后面,怒气冲冲的走出来,冲向李茂。

哪里是走错房间了?都尼玛是自己男朋友设计的。

还以为他那根线开窍了,要和她求婚,结果,约会只不过是为了阴谋得逞的前戏。?

冲到李茂身边,李雅倩一巴掌挥过去,一声脆响“啪”的一巴掌落在李茂脸上。

“你指桑骂槐说我出轨?我怎么出轨了你告诉告诉我?”李雅倩上气不接下气,指着李茂鼻子,志气高昂的骂道。

“你被他睡了,你还说你没出轨?”李茂指着蒋辛浩说。

“我……我……昨晚谁睡得我我都不知道。”李雅倩气糊涂了,双手叉腰,脱口而出。

一鸣惊人啊,所有人呆立。

“噗”蒋辛浩掩嘴笑出了声。

“闭嘴。”李雅倩给了他一记冷眼。

随后,她冲向李茂,伸脚就是一踹,一拳打在他的鼻子上,放声诅咒:“李茂,我咒你喝水呛死,走路摔死,出门被车撞,最……最好撞废你,让你生不出孩子,你,你去死吧。”

李茂疼的龇牙咧嘴,指着她骂道:“你他妈别跟个疯婆子似的,跟你处两年,就是看你肯给我花钱还有用的份上,不然,早踹了你。”

李雅倩气的浑身直哆嗦,真没想到,她爱了两年的男人,竟把她看做倒贴的哈巴狗一样。

她眼眶渐渐发红,强力忍着不让泪水掉下来。

“李茂,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算我眼瞎,真希望你那个债主,就算睡了我,也不会和你一笔勾销,因为我和你现在一点关系都没有。”李雅倩怒视李茂,咬牙切齿的说出这番话,在李茂面前划伤了一个大大的叉子,转身离开了酒店。

李茂根本不管李雅倩,他看向蒋辛浩,再次浮上乐呵呵的表情,双手抱拳祈求的样子说:“怎么样?你我两清了吧?”

蒋辛浩耸耸肩膀,摊摊手:“刚刚那女人说的话你没听清楚吗?”

“你什么意思?”李茂狐疑的看着他。

“孙管家,交给你了。”蒋辛浩吩咐道。

双手插兜,离开。

孙管家笑嘻嘻的看着李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