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都市小农民
都市小农民 连载中

都市小农民

来源:万读 作者:易天宇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易天宇 易柏南 现代言情

爱绿树,爱种田,更爱蓝天白云下的鸟语花香一个清华大学的博士生,放弃了城里的优渥工作,不顾父母反对,女朋友的断情,毅然决然到乡下当村支书
与奸邪势力,与困难作不屈不饶的斗争,最终带领大家共同富裕,实现了自己的人生理想展开

《都市小农民》章节试读:

第 2 章 亦师亦友


“啪!”

陶瓷杯被重重地摔在地上,发出了一声脆响。然而即便如此,也无法盖过屋子里激烈的争吵声。

“我去农村研究农业生产,这不正是我把我自己学的东西加以实践么?!为什么你们偏偏就是不同意?!”

“儿子,我和你爸不是不同意,只是你现在前途一片光明,只要你点头同意,就能留在华清大学任教,这是多么舒心安逸的工作,干嘛到农村那破地方去受穷受苦受累?”

房间里,一位年过四旬,风姿绰约的中年妇女正在苦口婆心地劝慰着一个长相和她有七八分相似的年轻人。

“跟他说这么多干什么?!明天让他直接到学校去签字就是了!”坐在沙发上的中年男人话虽不多,但是语气中满是不容抗拒的威严。

“爸!这都什么年代了?!您还来封建统治独裁专政这一套?真当这还是清**呀?!”

“天宇,少说两句,你爸爸也是为了你好。”听到自家儿子的混账话,之前的中年妇女顿时出声训斥。

“我这一次下乡,不是一时冲动,而是经过反复思考以后的结果。我想用我一身所学,为人民谋福利,响应党的号召,到农村去当一名村支书,帮助那里的老百姓踏实苦干,提高农作物产量,稳定增长率。”

易天宇一口气说了一大堆自己下乡带来的好处,听他那语气,要是不让他去,就得成千古罪人供后世无情批判了。

“你说了这么一大堆,那你有没有先考虑过我和你妈?!”沙发上的中年男人抬起头,给了年轻人一个凌厉的眼神。

“我和你妈出身书香门第之家,从小就对你灌注了不知道多少心血。要是你现在跑到农村从基层做起,先不说要吃苦受累,受尽折磨,最重要的一点,你这一辈子都要待在农村,那我和你妈怎么办?!你是不是脑壳有包脑袋进水,去医院看看?多少人梦寐以求削尖脑袋往里钻,你却不知好歹。你个小畜生,真是气死我了。”

易柏南一番话直击易天宇的心房,要知道**一向讲究“百善孝为先”,如果易天宇执意跑到农村去,那就是置自己的父母于不顾了。

听到易柏南的话,站在易天宇身前的中年妇女顿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红了眼眶,然后好似变戏法一般从身上掏出一块手帕坐到椅子上低声啜泣起来。

妈,奥斯卡欠您一座小金人呀。你这演技,不去当演员真是屈才了。

想归想,易天宇自然不敢这样开口说自己的妈妈。

“天宇,你想要为国家做贡献,爸爸一百个支持。你要是听从我的安排,留在华清大学当一位老师,不仅有一个稳定的工作,拿到了一个一辈子的铁饭碗,而且你要是教的好,资历上来了,就可以当华清大学的教授了。”

“到了那个时候,你不就桃李满天下,为国家培养出了一大堆的农业人才么?!这不是一样为国家做贡献么?!”

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三言两语之间,易柏南就把话题给带跑偏了。

听完自家老爹的话,易天宇正想点头,仔细一想这才发现不对劲。

好家伙,差一点就中了老爸的“圈套”了。

“爸,我知道你说的有道理,可是我有自己的信仰和理想,我不想把自己困在那样一个地方里面,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我也是想到乡下去锻炼锻炼自己。我希望我能够帮助农民发家致富,让他们走上富裕的道路,过上和我们一样富足美好的生活。”

面对儿子的一再反驳,易柏南这位一向以严厉著称的大教授瞬间如同老了好几十岁一样,他倒在沙发上,以沉默结束了这一场终究没有结局的争辩。

第二天一大早,易天宇就脚步匆忙地前往了学校的教务处。就在前几天,他不顾父母的反对,执意给学校打了报告,明确要求自己要下乡工作。

然而当易天宇到了教务处的时候,他这才知道昨晚易柏南嘴里的“签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个易同学,你父亲前两天亲自来了学校一趟,帮你办理了留校任教的协议书,现在这份协议书就只差你的签名了。只要你一签,这份协议书就即时生效。”

看着带着黑框眼睛,大腹便便的教导员递给自己的一小叠A4纸,易天宇不禁沉默起来。

“要我说,易同学 这可是天大的好事情呀,你不知道每年有多少优秀毕业生哭着喊着要留校任教都没能成功,你只要这么一签,哎,没多久你就是这一届华清大学农物系一年级新生的教导员了,到时候我就得喊你一声易老师了。”

圆不溜秋的教导员脸上挤出一副“你懂我也懂”的猥琐神色,显然这家伙肯定早就站到了易柏南的战线中去了。

“而且你这件事情还是主任亲自批准的,这种福利和地位都是往届留校任职的毕业生们所无法享受到的待遇。”

见易天宇好似被自己说动了,这位收了易柏南不为人知的好处的教导员又小声凑近了说了一句,“而且只要你愿意,留校任教的同时还可以成为咱们学校农物系研究室的后补成员,要知道我在学校呆了这么些年,都没有这样的待遇呀。”

一边说着,教导员的脸上露出几分“怀才不遇”的无奈与伤感之情。

虽然只是后补,但是这华清大学农物系研究室候补成员的地位,就足以让易天宇在学校当一只螃蟹——横着走!

更重要的是,这间听起来没有什么名气的研究室,可以说是代表了国家最为高级和权威的地方,它的主任总领导更是能够和国家总理见面的人。

总之一句话,这地方就不是随随便便能够进来的,能够进来的人也绝对不是随随便便的。

“我真的要违背自己的理想去那样一个地方么?”看着手里协议书的副本,易天宇的脸上阴晴不定。

半晌,他长出一口浊气,心中已然做出了选择。

“我不能一辈子窝在那样一个小地方,就算那里再好也不是我的理想所在,没有历经实践的检验,我学到的东西就没有任何意义了。”易天宇在心中默默想到。

作为一个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的新一代有志青年,易天宇也和他身边同辈的人一样都喜欢追星。

然而,易天宇追的这个“星”可不是什么歌星明星,而是**人民的大救星之一——改革开放总设计师。

他的房间里贴得都是他的大字报和相片,可以说这位“**人民的好儿子”给了易天宇巨大的激励和影响。是啊,他的深得人心,既要发展经济,又要兼顾社会公平,人应该创造财富,但财富不能落在少数人手里。他说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克服了毛主席文革时期吃大锅饭平均主义,偷懒耍滑跟踏实苦干一个样的弊端,既能实现自己的理想、人生抱负,又能兼顾社会公平带动大家共同致富,可谓非常之理想完美公平,真是令人神往。

之所以易天宇这一次毕业以后要极力前往农村当村支书,就是因为改革开放总设计师倡导大学生下乡,去扶持农民种地种田,就象著名小说家路遥先生笔下的《平凡的世界》中的孙少平一般,去做一个赤胆忠心,一颗红心向着党的热血青年。

如果自己也能够成为那样的人,那么自己就可以用学到的知识为社会做出自己的贡献,带领大家共同富裕,培育出高品质的稻苗,研发出很实用的农技,带领农民一起奔向小康社会。

看到易天宇微微低着头,教导员以为自己已经就要大功告成,因此他连忙出声再度劝说,想要补进这临门一脚。

事实一再告诉我们,补刀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深谙此理的教导员凑到易天宇的耳边,“你父亲在这之前就已经帮你办好了所有的手续,上下都已经打点好了,就差你签字了。”

教导员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这一手“补刀”不仅没能“正中要害”,反而彻底激发了易天宇心中的愤怒和反抗之情。

深吸了一口气,易天宇勉强依靠空气中的湿意压制自己胸腔中的怒火!他知道,自己没有必要和眼前的男人大发雷霆。

“教导员,听了您的一席话,我顿时就觉得自己好像跟不懂事的熊孩子似的。我已经同意留在学校并且去研究室待着了,协议书原本在您这吧,拿来给我签字吧。”

易天宇的话在教导员听来,就像仙乐一般悦耳动听,他连连点头,转身从一个上锁的抽屉里取出了那一大份的协议书。

然而,当易天宇拿到这白纸黑字的协议书时,他竟然面无表情地将手里的A4纸给撕了个粉碎。

看到从易天宇指间飘落出来的纸屑,教导员的下巴差一点就要惊到脱臼了,嘴里更是只剩下了“嗬,嗬”的声音,显然被易天宇刚才的举动吓得不轻。

“对不起教导员,我刚才骗了你。我从来就不喜欢待在研究室,更不喜欢像一个老学究一样成天无所事事。我真正想要做的事情,是能够让大家谋到福利,获得财富的大事。”

易天宇语气平和,但说出来的话中的每一个字都包含着朝气和激情。

“所以我更想下乡,去帮助那些贫穷的村民走向小康社会,研究出高产稳产的稻苗,增加产量,研发出切实可行的农技,从而实现富国富民的愿望。”

“可是在学校的研究室里,条件不是更好?!你这是钻牛角尖,无理取闹!”一想到自己的好处因为眼前这个男人而打了水漂,肉疼的教导员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好态度。

“我不否认你的说法,但是待在研究室里的,除了真心实意想要为国家做贡献的那些极少数的真正科学家外,其他人不过都是想要出名的沽名钓誉之辈!”

易天宇顿了顿,他觉得此时的自己就像是那些伟大的革命先烈一般,为了自己的理想而不懈奋斗。

“这些人研究出来的东西可行性极低,哪怕就是真的可以提高产量,那也要满足极其苛刻的条件。**的土地千千万,一方水土就有一方文化,不到当地去实际体验,根本就不会真正地研究出对老百姓有用的东西。”

此时要是有一位教马克思的老师在这一定会大声叫好,马克思老人家一辈子就坚持了一句话“实践出真知”,很显然易天宇把这句话学到骨子里了。

不等教导员反应过来,易天宇再度开口说道:“我虽然出身在城市,但是我知道我的祖国是一个农业大国,我们有着极其灿烂的耕种文化,从远古时代的刀耕火种,到今天的机械化耕种,我们在这个过程中不知经历了多少的磨难和挫折!”

“但是,”易天宇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这其中没有一样是可以待在一个封闭的空间,只依靠想象,不去实践就可以做到的。古人云:‘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这句话一直流传至今,或许到以后它依旧会继续存在下去。”

说到这里,原本还有些趾高气扬的教导员彻底目瞪口呆,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因此,他在办公椅上的瘫坐着只能看着易天宇头也不回,大步流星地从办公室中走了出去,只剩下满地的纸屑好像在嘲讽他刚才的话语。

走出办公室以后,有些烦躁的易天宇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熟悉的号码。

“喂,谢老师,是我,吃了么您?!”

“午饭吃了,晚饭没吃,你这家伙一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这么殷勤地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情么?!”

“老师就是老师,果然是料事如神,简直就是诸葛亮转世......”

“虽然我喜欢听你的马屁,但是我这会正忙着呢,有事快说,有屁快放!”

接电话的人,正是易天宇的老师,同时也是他不可多得的好友——谢晨廉。

这位谢晨廉来头可不小,他是安徽省一所著名科技大学的博士生教授,几乎已经是站在**学术界最顶端地位的那一小搓人中间了。

“额......,不愧是老师,果然就是不一样。”

“你有什么话对我直说会死啊,再见!”

电话那一头,谢晨廉作势就要挂断电话,易天宇连忙开口说出了自己这一次打电话给他的缘由。

听完自己的学生的诉苦以后,这位大教授沉默了良久,最后才缓缓开口。

“小宇,关于这件事,还是希望你不要怪罪你的父母。他们也是关心你,爱护你,所以才会说出这种话。他们也有他们的考量,试问哪家的父母会容忍自己千辛万苦养大的儿子,到一个偏僻的鸟不生蛋的地方去工作,长年都不能回家?!”

谢晨廉的话语就像一柄“八十”的大锤狠狠敲打在易天宇的心口之上。

沉默了片刻,电话那头那个好听的男音再度响起,“不过你有这份心,我还是可以理解的。这件事情我会想办法帮你的,我有个朋友,他就是专门负责管理调配大学生下乡的。”

“等会我给你问问,你先去那里实验实验,安心做上几个月,如果觉得不行就直接回来,或者忙过几个月,想父母了,也都可以回来,不会有人限制你的。”

“真的?!老师不愧是人脉王,就是有办法!”

“哼,你以为我这个教授白当的?!说正紧的,如果你要是觉得有什么困难解决不了的,都可以过来找我,我一定会尽我所能的帮助你,遇到困难不要硬抗,做事情要懂得变通!”

“是是是,老师说的对,就连放屁都是香的。”

电话这一头,易天宇毫无顾忌地和谢晨廉开起了玩笑。

这样的师生关系在很多了解的人看来,都是十分珍贵的存在。

谢晨廉会在电话中,对自己这个最得意的门生细细碎碎的叮嘱,同时也会帮助易天宇很多的事情。

对于易天宇来说,谢晨廉就像是自己的一个亦师亦友的存在。当然了,能够得到这样的结果,也是因为谢大教授对于易天宇真的很喜欢。

就像是伯乐遇上了一匹他相中的千里马那样的喜欢,或者说是朋友对朋友之间的喜欢。

用句比较流行的话来说,那就是确认过眼神,是我看中的人。

因此,无论是在学习、生活和工作上,谢晨廉都像是一个温暖体贴,懂得照顾人的大哥哥一般,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关心着易天宇。

即便是如今易天宇遇到如此之大的困难,谢晨廉都会倾尽全力地帮助他。

有了谢大教授的保证,易天宇稍稍松了一口气,撂下电话,他依旧觉得心中的那股烦躁之意挥之不去。

找到一个无人的街角处,易天宇蹲了下来,看着在不远处在校园中四处行走的莘莘学子们。

他不想回家。

是的,他害怕自己没有办法和父母和平相处。

也许是由于年代和信仰的不同,亦或者是价值观和理念的差异,自从这几年易天宇即将毕业的时候,他的父母就成天在他的耳边念叨,总是想要让他的生活过得更好一些。

只是,易天宇不是孙悟空,父母也不是唐僧,他受不了这样的念叨,或者说关心。

蹲在街角的易天宇知道父母这样做是为了自己好,然而自己已经长大了,不再是那个围着他们转的那个小屁孩了,他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生活。

“我的生活,就是报答社会,服务国家。”看着蔚蓝的苍穹,易天宇狠狠握了一下拳头。

想着想着,易天宇忽然想起另外一件事情。

原来这几天他因为要准备毕业的事情,已经冷落了女朋友李荷颖好长一段时间了。

想到这里,易天宇刚才还雄心万丈的内心顿时充满了浓浓的愧疚。

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易天宇想要给李荷颖打一个电话。

今天是周末,所以易天宇知道李荷颖一定会休息的,因此他想要趁着这个时间约她出来,一起吃一顿饭,或者看一场电影。

这或许已经是易天宇这个钢铁直男能够想到的,最浪漫的事情了。

和易天宇不同的是,他的正牌女友李荷颖是卫生局的一名工作人员。

工作不累,一周只上五天班,除了双休日还有法定节假日。

对于李荷颖的选择,易天宇感到十分自豪。因为李荷颖虽然只比他小一岁,但是她念完硕士学位以后就开始工作了,而自己却选择了继续读书深造。

正想着,被易天宇握在手中的电话忽然自己响起了铃声,打电话来的正是自己刚才还在想着的女朋友——李荷颖。

原本易天宇还有些低迷的心情顿时由阴转晴,看向电话的眼神中也充满了柔和的爱意。

那架势,简直就像是李荷颖本人站在他的身边一样。

然而当电话接通以后,易天宇却迟迟没有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女生说话的声音。

同样沉默了片刻的易天宇率先打破了这份有些异样的寂静,他有些担心且紧张地询问着那边的情况。

许久,电话那边才响起一个悦耳的声音,那是李荷颖说话的声音。

“天宇,我们出来吃顿饭吧。我就在学校后面那条街的街角咖啡屋等你,我想我们需要好好谈一谈。”

说完这番话,李荷颖就不再出声了。

“好的,亲爱的你稍微等一会,我马上就到。”易天宇很开心,他大声地答应道。

挂断电话以后,易天宇立即与最快的速度朝着学校后街的街角咖啡屋走去。

在临进店门的时候,这个闷骚的家伙还特意弄了弄自己的头发和脸型,以此来显得自己更加俊美帅气一些。

然而当易天宇走进咖啡屋以后,他这才发现李荷颖竟然到的比自己还要快,早已在咖啡屋中坐着。

有些发愣的他似乎不太明白,卫生局离这家咖啡屋相隔甚远,为什么李荷颖会到的这么快?

只是易天宇拥有钢铁直男一个重要的特征——粗枝大叶,自然不会对这种很难找到答案的问题产生兴趣。

因此,没有说话的他只是微微有些诧异。然而当易天宇走到李荷颖身边的时候,这些繁杂的情绪顿时全部烟消云散。

坐到自家女友到对面,易天宇竟然破天荒地感到一丝紧张!他有些腼腆地笑了起来,正想开口和李荷颖说些什么,但是后者却抢先一步,说起了自己的来意。

“前几天,你告诉我你有事情要忙,所以没有时间理会我。那时的你,要专心准备论文。

现在距离上一次我们见面已经过去四天零六个小时了。天宇,我们之间是男女朋友的关系,甚至还是以婚姻为目的的男女朋友关系!你是不是也要从那一堆土和论文之中抬起头,稍微关注一下我这个正牌女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