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高冷老公太难撩
高冷老公太难撩 连载中

高冷老公太难撩

来源:万读 作者:顾瑀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现代言情 蒙萧萧 顾瑀

醉了一场酒,蒙萧萧惊悚的发现,她结婚了,而且对象还是她觊觎了很久的公司终极boss顾瑀
懵圈的同时,心里一阵暗暗窃喜,等他冷静下来才发现情况好像不对劲,说好的同床共枕,说好的柔情蜜意呐,为什么她还是一个人独守空房
………………“蒙萧萧,这是什么鬼东西!”顾瑀把文件夹里男神攻略三十六计甩在她的脸上,咬牙切齿的瞪着一脸无辜的某人,暴怒道
“企……划……案吧
”蒙萧萧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看了一眼甩到脸上的A4纸,很是不确定的说道
“你脑袋里装的是草吗?”顾瑀瞪大了一双好看的眼睛,被眼前的人气得心口疼
………………苍天,我就醉个酒居然娶了男神,可是剧情不对啊,肿么办
求勾搭男神的各种办法,在线等,十万火急!展开

《高冷老公太难撩》章节试读:

第 4 章 做‘坏事’被抓包的顾太太


清晨阳光刚露出半个头,窗台边的盆栽还沾着夜里没有散去的露水,随着晨风飘扬的灰白色窗帘后放着一张深灰色的大床,一张娇俏的小脸在裹成一团的被子里微微露出来。

蒙萧萧从被子里伸手一只白皙的手挠了挠一头乱发,然后细长的手指摸到床头,摸了半天,什么也没摸到手机。

迷迷糊糊的‘咕隆’了几声,然后慢慢睁开了一双朦朦胧胧的眼睛,打着哈欠爬了起来,意识迷糊的在房间里扫视了一圈。

深灰色的大床,正对面是灰褐色的木纹隔断墙电视柜,左右两边放着随意散落的文件和寥寥的工艺品装饰,透过隔断墙的缝隙,可以看见后面一整面墙的巨大米白色衣柜。

床的右手边是巨大落地窗,灰白色的窗帘随着玻璃门夹缝里吹进来的风,水波一样的摇曳。

这利落又大气的装修风格,让蒙萧萧心里有种毛毛的恐惧感。

这样的装修风格,绝对不是酒店的套间,也肯定不是姜萌家的别墅,那么问题来了这是什么地方?

蒙萧萧心惊胆战偷摸摸的拉开裹在身上的被子,探头暗搓搓的瞄了瞄自己身上,很快她就哭丧着脸发现,被子底下的自己光溜溜的,就像刚剥了壳的鸡蛋。

蒙萧萧紧张的朝床左右两侧看了看,还好还好,没有什么奇怪的人和自己睡一起,总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默默的咽了咽口水,心里对她所处的地方已经有了一个隐约的猜测。

想到这房间的主人,蒙萧萧不由的更加做贼心虚起来,小心翼翼的裹着薄被,光着脚丫子到窗口拉开半截窗帘往外面看,心里暗暗的祈祷千万不要是她想的那样。

然而窗户外面熟悉的景色,把蒙萧萧心里那一点点的希望捏得粉碎。

只见巨大的落地窗外面是一个宽敞的阳台,阳台上还安置了一张躺椅和一个小圆桌,开阔的视野之外是一片透蓝得像玻璃的大海。

想到心中的那个可能,蒙萧萧快速的丢弃了薄被,跑到衣柜前一阵的翻箱倒柜,最后不得不确定,这间房间里完全没有女人的衣服。

蒙萧萧看着衬衣上那些标识品牌的标签,内心里拔凉拔凉的,在她醉酒的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惊悚的事情,才会让她变成现在的处境。

听外面的动静,蒙萧萧默默估算了一下现在的时间,确定这个时间点,房间的主人是不在的。

于是快速的从衣橱里挑了一件男士的新衬衣和一条勉强合身的西裤,迅速的溜进主卧室配备的浴室里。

蒙萧萧换上男士的衬衫和西裤,挽起过长的袖子和裤脚提了提裤子,在浴室的镜子里照了半天,确定自己除了头发有点杂乱之外再正常不过,才从浴室里钻了出来。

怂哒哒的开了主卧室的门小心的探出去半个脑袋侦查敌情,很好,外面的走廊里静悄悄的,什么人也没有。

蒙萧萧恶从胆边生,打算用自己最快的速度逃离现场。

可是脚还没跨出去,就又退了回来,悄悄的关上了门,从正门出去,万一遇见什么人,那不是傻眼了。

就在蒙萧萧犹豫不决的时候,走廊里传来脚步声,蒙萧萧吓得一个激灵,原本搅成浆糊的脑子更加的混乱,脚下生风就朝阳台上跑过去。

“咚咚……

蒙萧萧,你醒了吗?”门外传来一个低沉的男音,带着些冰冷却略显犹豫试的试探。

蒙萧萧站在阳台的栏杆边上,本来就有些腿软,听见敲门声吓得一个激灵,一瞬间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半只脚就踩出了栏杆外面。

“哎呀,太太,您这是在做什么。

太危险了,您快回去,当心别摔着。”楼下刚从外面买了食材进院子的保姆张嫂,抬眼就看见蒙萧萧整个人挂在二楼的栏杆上,吓得一声尖叫的嚷起来。

张嫂忽然大声说话,蒙萧萧心尖一颤,手一抖就脱力了,尖叫着就要从二楼的阳台上掉下去。

门外的人也听见了保姆的尖叫声,意识到不对劲,快速的破门而入,见到阳台上的情景也惊了一跳,赶紧丢了手里的衣裙大跨步跑过去,伸手想要把人拽住。

蒙萧萧慌乱中抓住栏杆,姿势别扭根本就使不上力,整个人不上不下的吊在栏杆外面,吓得一张脸惨白。

“手给我。”眼看蒙萧萧的手指一点一点从栏杆上滑落,就在她的手指即将要抓空人往下掉的瞬间,忽然被一只宽厚温暖的手抓紧,头上传来一个略带慌乱的男人声音。

“顾,……顾总。”蒙萧萧看着头顶那双冷冰冰的眼眸,那双总是沉稳的眼眸深处,此时似乎渗出惊惧的担忧,不由的赶紧甩了甩头,自己一定是看花眼了。

再往上去看去,就被那双眼眸深处的冰冷刺得一愣,有那么一瞬间,蒙萧萧觉得自己还不如就这样掉下去算了,反正二楼也不算高,掉下去也摔不死。

“上来。”顾瑀看着眼睛红红的蒙萧萧,不知究竟是好气还是好笑,这丫头还真能折腾。

蒙萧萧被顾瑀拉了上来,除了手背上擦伤了一小块,并没有其他的什么外伤。

顾瑀皱眉,看着整个人瘫软在阳台上的蒙萧萧,目光落在她身上松松垮垮的衬衣和西裤上,眼里有种说不出的古怪。

见蒙萧萧瑟缩着躲得离他远远的,却又忍不住小心翼翼的抬眼看他,不敢开口说话的小模样,心里一时间五味杂陈。

此时两个人刚经过了一场惊心动魄的‘跳楼’事件,谁也没注意到,在别墅外不远的树丛里一个暗搓搓的摄像头,正对这边的阳台,将刚才的一幕全都拍摄了下来。

心有余悸的两个人,谁也没有意识到,他们之后生活会因为这件意外之外的意外事情,掀起怎样不平静的风波。

“把衣服换了,下楼来吃早饭。”顾瑀沉默了很久终究叹了口气,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阳台。

走了几步,又忽然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看着劫后余生,正拍着胸口,小心平复心情的蒙萧萧,开口道。“你后悔了吗?”

顾瑀死死的盯着蒙萧萧,那颗还算平静的心,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忽然有了淡淡的波澜。

就连他自己也不曾发觉,这几个字里,似乎透着几分隐约的不安。

蒙萧萧没想到对方会忽然回头,吓了一跳,抬眼一脸无辜的看着顾瑀,似乎完全没听懂对方话里的意思。

听顾瑀说了这样一句没头没尾的的话,她的心里就是一个咯噔,心想莫非她喝醉的时候,真的发生什么事情,可是看目前的状况,不应该啊。

不知道是不是蒙萧萧的错觉,有一刹那,他似乎在顾瑀的眼睛里看到几分失落一闪而过,这种情绪十分的微妙,似乎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

顾瑀见对方一脸茫然,不由一口气堵在胸口不上不下,走出房门才意识自己有些生气,随后又觉得自己这气生得莫名其妙,简直是自己找不自在。

蒙萧萧换了衣服,收拾好自己下楼的时候,心里装满了问号,总觉得现在的状况有几分诡异。

可是她分明记得自己就醉了个酒而已,抬头看看现在的天色,估摸也就睡的时间长了一点而已。

酒真是个害人的东西,她就说她不能喝酒,一喝酒准醉死过去,姜萌那死妮子,居然联合外人灌她酒,看她以后还搭理她。

揉了揉宿醉有些不舒服的脑袋,蒙萧萧回到了主卧室看见深灰色大床上属于自己的裙子,内心越发发忐忑。

蒙萧萧怔愣了许久换好衣服下楼,心里反复的琢磨该怎么和顾瑀解释醉酒的事情,她醉酒一向安分,应该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可是为什么她会在顾瑀的卧室醒过来。

蒙萧萧满脑子的疑问,还没等想出一个能说服人的理由,就闻到一阵食物的香味,还是她最喜欢的煎饼和瘦肉粥。

摸了摸饿得扁平的肚子,醉酒什么的,在顾男神主卧室房间醒过来什么的,瞬间被她抛在了脑后。

只是还没等她走进客厅里,就听见不远处的说话声,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说话的是刚刚叫住她的保姆张嫂和顾瑀。

“先生,太太她没事吧?”张嫂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担忧和着急,只是她口里的太太是谁,顾瑀结婚了?蒙萧萧小心的藏在转角紧张的支棱着耳朵,等着顾瑀的回答。

“嗯,已经没事了。

张嫂,你去准备早饭吧。”顾瑀的声音依旧冷冷的没有半点的情绪波动,似乎对于之前的事情,并没有放在心上。

“夫妻之间有什么事情,可不能这样,要真摔着了可怎么办。

太太年纪还小,先生你要多哄着,让着才是。”保姆见顾瑀似乎并没有把刚才的事情放在心上,不由又絮絮叨叨的继续说。

“张嫂,……”顾瑀似乎有些生气,声音更冷了几分,言语之间带了几分警告。

蒙萧萧离得远,也不由的打了个哆嗦,心里一阵疑惑,他们这是在说谁。

‘太太’,蒙萧萧不记得,他们伟大的顾男神,什么时候结婚了。

难道顾总其实早就结婚了,只是他们公司里那群八卦女根本就不知道,所以才以为他还是黄金单身汉。

想想也是,顾瑀这人,年纪也不小了,虽然面瘫了点,对人态度冷漠了点,但是架不住长得好看啊,而且事业有成,似乎有老婆也不稀奇。

只是以顾男神的条件,也不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怎么她来过顾瑀的住处好几次,也从来没见过。

蒙萧萧想到这里,不由的有些丧气,果然男神都是别人家的。

就在蒙萧萧靠在墙角愁眉苦脸的猜测着顾瑀太太的模样,愣神发呆的时候,顾瑀已经和张嫂说完了话朝她站着的地方走了过来。

可是正在犯二的蒙萧萧完全陷在了自己想象里,半分也没有察觉。

“不可能,不可能,谁能受得了顾男神的冰棍属性,肯定我听错了。”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蒙萧萧忽然猛的摇头,只恍一抬头正好看见已经走到她面前的顾瑀。

蒙萧萧下意识的瞪大了眼睛看着顾瑀,一脸的惊恐,想要后退,却已经是退无可退,只能整个人死死的贴着墙根。

“精神看起来不错,既然有功夫瞎折腾,今天就销假回公司上班。”顾瑀看了蒙萧萧一眼,想了半天发现自己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不由的脸色更加的冷淡。

见顾瑀冷着张脸说完话,也不等她反应,径直路过她朝楼上去了。

“顾,……顾总……”蒙萧萧脑袋一抽,在自己反应过来之前,下意识的伸手抓住了顾瑀的手腕。

“……”顾瑀回头看着她,微微皱起眉头显得有些不悦,却没有要挣脱开的意思。

“那个,顾总,……

我,……

我们,……

没事,您忙。”蒙萧萧本来想抓着顾瑀问问,他为什么会在自己家里,不对,她怎么会在顾瑀家里。

可是被顾瑀冷飕飕的表情盯着,我了半天,到最后终究是怂了。

好吧,她纯粹就是妄想,他们伟大的顾总,怎么可能向他蒙萧萧解释什么。

“有意见?”顾瑀拉开蒙萧萧的手,继续往路上走去,走了几个阶梯忽然回头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轻飘飘的看了蒙萧萧一眼,神情冷肃的问道。

蒙萧萧下意识的捂住嘴,用力的摇头,表示自己完全没意见。

心里一阵狂跳,想起顾瑀平时在办公室里骂人的狠劲,不由的心虚,但愿她醉酒之后没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才好。

虽然蒙萧萧心里十分清楚,她醉酒之后顶多睡上一觉,可是从顾瑀主卧室里醒来这件事,就够她惊悚半天了,绝对不是她愿意多想。

而是这一切,都让她不得不多想。

她为什么会在顾瑀家里,之前明明是在姜萌郊外的别墅里参加她的生日会来的,就算醉了,也只能是在姜萌的别墅里醒啊,在顾男神家醒过来是什么鬼,重点是顾男神半点也不意外。

蒙萧萧头都快炸了,可是依旧找不到半点线索。

然而顾瑀完全不知道她脑子里的这些纠结,对蒙萧萧绝对认同的态度,表示很满意,转身就上楼去了。

蒙萧萧这才注意到,顾瑀身上穿着一身的运动装,背上有些地方还被汗水润**,似乎是晨练了回来,这会儿应该是去洗澡换衣服。

蒙萧萧心里猫抓了似的难受,却偏偏找不到人问个究竟。

顾瑀站在楼上的走廊里,看着蒙萧萧分明觉得委屈,却又装得乖巧的样子,唇角不自觉微微弯了起来,这丫头,醉酒还没醒?

再次出现楼下的餐厅,顾瑀已经换了一身笔挺的浅灰色西服。

顺手将外套搭在一边的椅背上,然后在餐桌边坐了下来,平时总是扣得整整齐齐的纽扣,此时放开两颗露出精致的锁骨,明亮的光线下,整个人显得有些邪魅的肆意。

顾瑀刚洗过澡,半干的头发,散发着洗发水的清香味道,弥散在空气里,十分的好闻。

似乎是因为在家里,顾瑀的此时的样子,有几分慵懒随意,让坐在餐桌边发呆的蒙萧萧看得有些挪不开眼。

“顾…顾…总……。”蒙萧萧吞了吞口水,结结巴巴心虚的叫了一声,显得十分的手足无措。

一双漂亮的眼睛,却不自觉的在顾瑀的身上来回打量,总觉得面前的顾瑀似乎可亲了许多,不像是在公司时候那样冰冷。

顾瑀展开放在桌边的报纸,抬眼看着对面紧张局促的蒙萧萧不由挑了挑眉,心想看来终于是酒醒了。

“你有十分钟的时间,用来吃早餐。”抬手看了看时间,顾瑀面无表情的提醒道。

蒙萧萧忐忑的看着顾瑀,又看看餐桌上一桌子丰盛的早饭,犹豫再三也不知道怎么开口问顾瑀,在她酒醉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眼前这诡异的状况,让蒙萧萧有些坐立难安。

“太太,这是醒酒汤,你先喝一点,再吃早饭。”就在这时张嫂把一碗浅色冒着热气的不明液体放在蒙萧萧的面前,笑着说道。

“哦。”蒙萧萧尴尬的红了脸,把自己太过**的目光从顾瑀的身上撕下来,伸手把张嫂递过来的醒酒汤‘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

“你叫我什么?”喝完醒酒汤,把碗递回给张嫂的时候,蒙萧萧忽然意识到哪里不对劲,张嫂刚刚,好像,貌似,叫她太太来着?

太太,谁的太太,顾瑀的太太?

虽然她也很想成为顾瑀的太太,但是,她就是醉酒而已,又不是穿越。

“先生,我看太太,好像还是有点不舒服,您还是带着太太去医院看看?”张嫂看着震惊的蒙萧萧,眼神里满是说不清楚的担忧。

她觉得小两口平日里闹点别扭再正常不过,可是这刚结婚,就闹得‘跳楼’的,实在是少见。

在张嫂看来,这很大的责任是在顾瑀,可是他到底是个保姆,主人家的事情也不好掺和,况且顾瑀生气起来也确实吓人。

顾瑀看了张嫂一眼,冷冰冰的眼神看得张嫂手脚直打哆嗦。

“嗯,一会儿吃完早餐,就带她去看医生。”又看了看完全不在状态的蒙萧萧,想起她刚刚‘跳楼’准备逃跑的举动,微微的皱眉答应下来。

“不是,顾,顾总。

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们…不是…你…我…,…我们…真的结婚了?”见顾瑀冷着张脸,但却没有反对张嫂的话,蒙萧萧抽了抽嘴角,有些犹豫的问道。

在两人的脸上来回逡巡,蒙萧萧的视线却却猛然落在客厅里那张挂起来的结婚照上。

照片上的人,正是她和顾瑀,依旧板着张冰块脸,不过总觉得那双漆黑的眼眸里有几分无奈,几分妥协。

看过照片,再僵硬的转过头来看着对面坐着的顾瑀,想起自己早晨起来睡在顾瑀从来不让人进的卧室里。

蒙萧萧不由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所以这结婚照是真的,他们结婚了,现在顾瑀是她名正言顺的老公。

蒙萧萧心里乐了半秒,想到‘老公’这两个字,心里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所以,其实她是穿越了吗?

“你还有8分钟的时间吃早饭,如果没胃口的话,我们可以现在就出发。”顾瑀喝下最后一口咖啡,也抬眼看了看客厅里的婚纱照,慢慢冷冷的说道。

“顾,……

老…老…

顾总。”蒙萧萧本来想暗搓搓的叫一声老公,可是一看见顾瑀那张一本正经的脸,话到嘴边又生生的咽了回去。

【O(╥﹏╥)o,叫老公什么的实在太羞耻了】

蒙萧萧明显看见顾瑀的嘴角抽了抽,神情有一瞬间的扭曲,似乎对于他们已经结婚这个事实也颇有微词,却碍于某些原因隐忍着心里的不快。

之后谁也没再开口,两个人沉默的吃完早饭出门。

车子开到一个十字路口,顾瑀犹豫了一下,还是转弯带着蒙萧萧去了一趟医院。

顾瑀只要想起发生在他房间里的事情,心里不免有些后怕,虽然二楼的高度确实不会摔死人,可是当真摔下去也是够呛。

想想之前她醉酒之后的疯狂样子,顾瑀不免心有余悸,他十分讨厌这种事情超出自己掌控的状况。

可是偏偏这蒙萧萧就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打破他的习惯,这样仓促婚姻根根就不是他想要的。

蒙萧萧没有反驳的立场,只能被拽着在医院里一通忙乱的检查。

医生办公室里,顾瑀捏着蒙萧萧的身体检查报告,看了几眼脸色沉了沉。

“到外面等我。”顾瑀看了一眼明显有些懵圈不自在的蒙萧萧,微微蹙眉用眼神示意她先出去。

“哦……”蒙萧萧条件反射的想要反驳,却被顾瑀不容置疑的眼神盯得心里发毛,心里升起的小小不满,瞬间被掐灭了。

“催眠导致的记忆紊乱是什么意思?

她只是有些酒精过敏的症状,怎么会被催眠的?”见蒙萧萧瞪着一双大眼睛十分不服气的模样,最后却还是乖乖的走了出去,还贴心的关上了门,顾瑀才转过身来看着主治医生皱眉询问道。

“她身体确实有酒精过敏的症状,不过症状基本已经消失了。

说起来,她酒精过敏的情况有些特殊,普通人喝酒之后,都会刺激大脑皮质神经,导致人的大脑皮层细胞过度兴奋。

但你这小妻子却是个特别,她的身体摄入酒精之后却会使大脑皮层的神经瘫软陷入沉睡状态,而且根据酒精摄入量的比例,她睡眠的时间就会相对延长。

但是据我所知她上次醉酒之后,可是闹出那么大动静。

我想这一定是有什么外力的因素,刺激了她的大脑皮层细胞,使之在一段时间内保持兴奋的状态。

所以我安排她做了药物检测,可是并没有药物反应,其他的检测结果显示,她曾经有一段时间,大脑皮层处于假性的非正常活跃状态。

所以可以确诊,她现在的状态应该是酒精过敏加上被催眠,因为是外部强硬手段导致的大脑皮层细胞过度活跃,所以她目前可能有些记忆紊乱的现象。

也就是说她现在肯定些事情不太记得清楚,就像喝断片的人,再醉酒期间做过什么事情,完全都记不清楚了。

不过这种症状并不是什么疾病,所以不需要特别的治疗,说不定哪天就记起来了。”主治医生林柳尚笑了笑,和顾瑀解释了蒙萧萧现在的状况和病因。

顾瑀看着眼前一副神棍模样的主治医生,简直怀疑这人是小爸安插在这医院里的卧底,世界上真的有这种奇怪的后遗症,他表示十分的怀疑。

不过想起两人仓促的婚礼,顾瑀也觉得十分不可思议,也就没再问什么,站起来朝医生点了点头,就出离开了。

顾瑀拉开门走出来,就看见蒙萧萧乐呵呵的坐在医院走廊里的椅子上,数来来往往的人,跟个小孩子似的没心没肺。

想起这几天来的荒唐事情,顾瑀疲惫的捏了捏鼻梁,他当时该不会也被催眠了吧,否则怎么会答应那样疯狂的事情。

顾瑀看着蒙萧萧,催眠吗?

可是究竟是什么人,会对蒙萧萧进行催眠,他可记得蒙萧萧的妈妈,赵医生可是著名的心理咨询师,还有人敢她的眼皮子底下对蒙萧萧动手吗?

顾瑀一时间想不明白,只是看着孩子似的蒙萧萧出神,。

蒙萧萧的异常医生已经十分肯定,回头想想他当时的状况,如今想起来也十分的不对劲。

可就算这桩婚姻处处透着诡异,也终究是木已成舟,难不成离婚吗?

不用说蒙萧萧和她的家人怎么想,就是大爸和小爸恐怕就不会同意,顾瑀扶额,心里异常的烦躁。

此时此刻,他实在不想面对蒙萧萧,于是转身去了走廊转角的洗手间。

蒙萧萧数了半天人,回头见顾瑀出来却径直去了洗手间,于是从贴身的包包里摸出手机来。

趁着顾瑀去洗手间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回来,准备找姜萌了解一下状况。

她明明记得,她就只是在姜萌的生日会上醉了个酒而已,刚刚她看了看手机上的日期,虽然有些意外自己这次意外睡得有些久。

但想想也不过三四天的功夫,怎么就把顾男神揣兜里了,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想想都有点小激动。

顾瑀整理好了情绪,从洗手间出来,远远就看见蒙萧萧坐在医院走廊的凳子上聚精会神的盯着手里的手机。

顾瑀放慢了脚步走过去,正想出声叫人,可是走到了蒙萧萧的身边却犹豫了一下。

也不知道是着了什么魔,不由弯腰凑过去看了一眼,想知道她究竟在看什么这样聚精会神,居然连自己走过来都没注意。

却看见我们中二病蒙萧萧同学,十分淡定的发了一句,十分不淡定的话出去。

【萌萌,萌萌,快粗来,快粗来。

我这是穿越了吗?忽然一觉醒来,我居然把顾男神给揣兜里了。(p≧w≦q)】只见随着一双白软的手指,在手机上一阵眼花缭乱的晃动,一串对话就发了出去。

蒙萧萧盯着屏幕的神情实在太专注,让顾瑀不由的弯了唇角,却不知道该笑,还是该怒。

【穿越个屁,蒙萧萧,你个骗子,说好的醉酒不耍酒疯,只做安静的美女子呐。

你丫,不仅砸了我的生日会,还把顾变态搞到手了迅速闪婚,老娘还真是小看你了。

不过你们的蜜月期是不是有点短,这才两天,就玩完了。

既然蜜月完了,就赶紧给老娘滚回来,老娘要听最劲爆的八卦。╰_╯】对方回复的速度也是相当惊人,不过几秒就已经发来一大段的文字回复。

【我,耍酒疯了?肿么可能。(⊙o⊙)】蒙萧萧吸了口气,似乎还没从对方话里醒过神来。

【你丫挺的水仙,不开花,少给老娘装大瓣蒜,麻利儿的赶紧滚回来,不然友尽。(╯‵□′)╯︵┻━┻】对方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蒙萧萧的不对劲,而且显然没什么耐心,异常激动的回复过来。

【我怎么可能耍酒疯,姜萌小盆友,你精分了吗?╮( ̄▽ ̄)╭】蒙萧萧手指哆嗦了一下,微微的蹙了蹙眉,显得有些不解。

【有视频,有真相,你抵赖不了。赶紧给老娘,麻利儿的滚回来。

居然还敢蜜月关机,蒙萧萧童鞋,别以为你有了顾变态那个靠山老娘就怕了你,老娘上面也是有人的,惹急了照样削你。一 一+】蒙萧萧觉得,估计手机那边的姜萌已经气炸了。

不过鉴于姜萌随时都处在被她气得跳脚的状态,蒙萧萧同学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抬起手指,正准备继续回复,却感觉身边似乎多了一重阴影,下意识的回头去看,就看见顾瑀盯她手里的屏幕一脸若有所思的神情。

“顾,顾,顾……

顾总。”蒙萧萧做贼心虚的把手机赶紧藏在身后,蹭的站了起来,结结巴巴的看着顾瑀,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顾男神你走路都没声的,话说您究竟来了多久啊?O(╥﹏╥)o】

顾瑀的眉头跳了跳,看着一脸心虚的蒙萧萧。

他怎么觉得是他才是穿越了,要是他没想错的话,手机对面正和蒙萧萧聊得兴起的自称老娘的女人,应该是那个姜家大小姐姜萌没错。

实在没想到,姜大小姐私下里居然是这样清新脱俗,再看看站在自己面前胆战心惊呆萌萌的小媳妇儿,不由的想感叹一句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我们走。”顾瑀走到蒙萧萧身边,然后转身轻飘飘的说了一句。

随后顾瑀伸手极其淡定的把蒙萧萧藏在身后的手机拿了过来,是的拿,我们顾男神怎么可能做出抢媳妇儿手机这样粗俗的事情,所以一定是拿,没错。

手机屏幕上,姜萌童鞋根本不知道对面已经换了人,一阵的简讯狂轰乱炸。

【蒙萧萧,你别给老娘装死,……z( U__U )z 】…………

【蒙萧萧,你个有异性没人性的货。】…………

【(⊙o⊙)…

是被顾变态抓走了吗?(p≧w≦q),不是吱个声……】…………

【确认是被顾变态抓走了,自求多福吧,蒙宝宝。……】…………

【蒙萧萧,你不会被顾变态万各种paly吧。( # ▽ # ) 】…………

【啧啧,果然是新婚夫妻,老娘等着听十八禁,完事赶紧滚回来。(*@ο@*)】…………

手机不停的传来收到消息的提醒声音,叮叮铛铛的响成一片,就算是医院热闹的走廊也遮掩不住对方的急切。

蒙萧萧汗颜,心里祈祷姜萌千万别说什么可怕的话,不然顾男神一定会退货的,不得不说蒙萧萧这一刻真相了。

死死的盯着顾瑀的背影,蒙萧萧心虚的不敢抬头,顾瑀究竟是什么时候出来的,她既然一点也没发现,上帝保佑,他一定不要看见了什么不该看的。

谁知道上帝这时候正在打盹,完全没有听到蒙萧萧的祈祷,刚关上车门准备系上安全带,就听见顾瑀阴恻恻的问了一句。

“姜小姐,似乎对我有些误会,我好像没对她做过什么变态的事情。”偏偏他说这话的时候还一脸面无表情,皮笑肉不笑的盯着蒙萧萧。

说完这句话,还看了看手机屏幕,似乎还回了条消息。

手机的那端,姜萌看到对方的回复,果断囧了一脸,迅速的下线遁走了。

蒙萧萧后背上一阵发凉,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心想果然还是被看见了。

“老……

顾总,玩笑话,玩笑话。”蒙萧萧本来想撒个娇,可是看顾瑀那张冰渣子覆盖了的俊脸,不由的心虚,连忙的改了口。

“一会儿回公司,去人事部说一声,以后你就搬来我办公室做助理。”顾瑀看着蒙萧萧,忽然好心情的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微弯了唇角语气平淡的说道。

蒙萧萧瞪大了一双眼睛,心想这是假公济私吗?顾男神,刚刚是笑了吧,一定是笑了对吧。

没想到伟大的顾男神顾瑀,也会做假公济私这种事情。

蒙萧萧小鸡啄米似的狂点头,感觉刚要掉进十八层地狱,然后又瞬间被释放了,心情简直就像是在坐过山车。

可是接着顾瑀又说了一句,让蒙萧萧瞬间蔫了。

“我们的婚礼办得,比较仓促,所以公司里知道的人并不多。

以后在公司我们依旧是陌生人,我不希望当猴子一样被围观,懂吗?”顾瑀把蒙萧萧的手机顺手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点火启动车缓缓的把车开离了医院。

蒙萧萧情绪不高的应了一声,心里就纳闷了,他们结婚,公司居然没有人知道,这也太奇怪了。

可是想想三四天之前,他和顾男神还只是处于别人上司和别人下属的状态,而且还是那种没见过几次面的别人家上司和别人家下属,转眼就变成夫妻,确实是挺仓促的。

以至于她这个当事人,都记不清细节,完全没有真实感。

“那你,为什么把我调去你办公室当助理。”蒙萧萧盯着顾瑀的侧脸,鼓着腮帮子很是不服气的小声问道。

蒙萧萧一早知道顾瑀助理要离职的事情,因为这件事情前一阵子一度在公司传得沸沸扬扬,为了顾瑀助理这个职位,公司的女职员工几乎是挤破了脑袋,毛遂自荐。

可惜,顾瑀一个也看不上,只是让蒙萧萧意外的是,在她醉酒的这几天里,顾瑀的助理居然已经离职了。

果然顾大神的身边,不是什么人都能呆的。

蒙萧萧心里正窃喜,自己近水楼台先得月,就听见顾瑀不慌不忙的加了一句话,泼得她那叫一个透心凉。

“在你旷工的这几天,之前的助理已经离开公司了,公司本来在给我招新的助理,正好你们主管向我推荐了你。

虽然我不太看好你的个人能力,可是把你放在眼皮子底下总归比较安全。”顾瑀侧脸看了一眼蒙萧萧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慢慢的道。

“所以顾总,其实你喜欢我很久了?”蒙萧萧十分惊讶的瞪大了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顾瑀。

顾瑀闻言猛的一脚踩在刹车上,好在正好赶上红灯,不然铁定是一场交通事故。

侧脸就看见兴奋的双眼冒星星的蒙萧萧,顾瑀的再是冷静的脸上都不免有几分扭曲,这丫头情商是为负吗?

她到底是从哪里听出来,他话里有喜欢的意思。

顾瑀之所以把蒙萧萧调到身边,不过是怕这小丫头守不住秘密,把两人结婚的事情宣扬出去,所以才起了将人绑在身边的心思,正好也有这个契机。

顾瑀现在严重怀疑,之前宋主管说的那些话赞扬蒙萧萧的话,心想别是忽悠他的吧。

把这笨丫头捞到身边来,究竟是给自己找了个帮手,还是找了麻烦,顾瑀忽然对自己的这个决定充满了怀疑和不确定。

“不然,我们为什么会结婚?”蒙萧萧不怕死的凑过去,得意洋洋的逼问道。

顾瑀看着眼前这呆萌可欺的小媳妇儿,他们为什么结婚,他还真解释不清楚,因为他到现在也不是很清楚过去兵荒马乱的几天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偏偏捣乱的某人已经溜之大吉,等他回过神来,所有的事情已经成了定局无从更改。

“坐好,小丫头片子,你说是为什么?”顾瑀伸手抵着她的脸,将人推回副驾驶上,看着蒙萧萧,模棱两可的反问道。

蒙萧萧被推得仰躺在副驾驶上,手指却碰到侧门里册一个小小的册子。

她疑惑的侧头瞄了一眼,忽然眼睛就是一亮,然后趁着顾瑀专注看路没时间看着她,偷摸摸的将那两个小册子放在了自己随身的包包里。

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忽然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娶了个小丫头,顾瑀有很长一段时间脑子里是混乱的。

不说别的,光是年龄,他就大了这小丫头整整一轮,怎么想这场婚姻都是荒谬的,可是若是忽然提出离婚的话,又似乎十分的不合适。

小爸啊,小爸,你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顾瑀终于明白,为什么大爸总想揍小爸了,这人有时候实在太不按常理出牌了。

不过想起医生说的催眠,顾瑀不由的头疼,这样荒唐的婚姻,到头来,作为当事人的蒙萧萧居然还敢不记得,真是想想就让人心里不爽。

顾瑀心里不爽,有人就要遭殃。

蒙萧萧到了公司,不用顾瑀吩咐,就屁颠颠乐呵呵的直奔人事部办手续,然后迅速的卷起自己的家当,投奔顾男神去了。

还没等她收拾好,顾瑀的邮件就发过来了,是公司新项目的策划提案,作为项目总负责人的助理,蒙萧萧忽然觉得压力山大,如今跟着顾瑀和跟着之前的人事主管完全是两个概念。

她家顾男神,可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接触的资料,桩桩件件都是公司机密,想想就觉得兴奋又忐忑。

蒙萧萧看了一遍邮件,又偷摸摸的朝隔了一层玻璃的总裁办公室望了一眼,她真的真的和顾男神结婚了,成了名正言顺的顾太太。

蒙萧萧悄默默的从外衣口袋里摸出刚才在车上发现,然后就不由自主顺手摸过来揣在兜里的小红本本,不由的捂着嘴偷偷的笑。

她十分肯定以及确定,她和顾男神结婚了,不是恶作剧,也不是做梦,更不是幻觉,一切都是的板上钉钉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