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麒麟强者
麒麟强者 连载中

麒麟强者

来源:掌读520 作者:周先生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周先生 奇幻玄幻 许萌萌

简介:世人皆知大蛇为蟒,大蟒为蚺,大蚺为蛟,大蛟为龙
这些有了灵气的东西,多居于长河大江,深山老林里,一般不与人间为恶
而传说中的五爪金龙,人世间只会有一条,两两不相见,一条死一条生,这就是气数
老一辈儿常说的大蛇要化龙实则不然,这些蛇在大山里日久成精,得天地造化,却只能由蛇化蛟,也就是传说中的走蛟
蛟龙属妖,得不到正统,故不能位列仙班
一个背负麒麟血脉,偶得反笔神书的少年,将如何走出,这滚滚红尘的黑白世界
</p展开

《麒麟强者》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一篇 幻血迷踪第1章 未决,妖风渐起


这俗话说的好,道德三皇五帝,功名夏后商周,五霸七雄闹春秋,顷刻间兴亡过首。

青史几行名姓,北茫无数荒丘,前人撒种后人收,无非是……龙……争……虎……斗!

凛冬已至,北风低吼。

在东北偏北的一处小村庄里,此时却异常安静,不少男人在村口处三三两两的站着,遥望北方。

风雪玄空的地平线上,出现了几个模糊的身影,快步走来。

来人问了一声:“老乡,这里可是石头村?”

众人愣了一下,竟扑通通跪倒一片:“求周先生救命,那女娃子还小,不该如此报应啊。”

“老乡们快快请起,万万使不得,快带我去见孩子。”其中一人,面露威严之色。

一路上,村民似有什么难言之隐,虽簇拥着先生,却不发一言,气氛有些诡异。

此刻的东北,隐隐传来寒风的律动,和冰凉刺骨的空气。

眼前有零星的雪花,打着旋的缤纷落下,浑浊的天空阴沉沉的,让人不寒而栗。

没过多久,众人便来到了一处大宅院外,装修甚是讲究,应该是个大户人家。

不少村民在外面或站或坐的看着,老少爷们,男男女女的一个个低着头,欲言又止,又面现愁容。

周先生几人在门口停留了片刻,看村民们欲言又止的表情甚是有些古怪,难道这大宅院里发生的一切,和他们也有关联?

不过这风雪交杂的天空,似乎更加浓重了,总觉得有股肃杀的味道,就在眼前,周先生疑惑的皱了皱眉,一把推开房门,进入内院。

院子很大,空荡荡的,周先生一个人环顾了四周,没见什么异常,径直走了进去。

屋子里坐着老少几人,一个个愁眉不展,见先生进来,忙起身施礼,手足无措。

火炕上躺着一个昏昏沉沉的小女孩儿,面色苍白,眼看着是不行了。

周先生走了过去,问向家人:“这孩子的名字是?”

“萌萌,许萌萌。”几人齐声答道。

“哦,许萌萌。”周先生低头看去,随即却微微一怔:“怎么,有身孕了?”

一家人面面相觑,却又哑口无言,仿佛有沉重的心事,不愿在此刻提起。

周先生摇了摇头,不提也罢,看了看这可怜的孩子,叹了一声,轻轻念道:“手持金鞭香火轮,身穿龙凤路霜青,黄金女发连环甲,紫府蓝袍烈火身,急急如律令!”

顷刻间,一缕浑浊的气,从许萌萌的七窍中分散开来,化作无形。

片刻之后,小女孩的睫毛,竟微微的动了。

“萌萌,萌萌你别吓我们呀?”几个长辈吓得不敢近前,只盼望着先生,能手到病除。

周先生摆手道:“不要说话,站在一边。”

说罢摆了一道手印,竟有青光飞旋:“能听见我说话么孩子?”周先生按住许萌萌的额头,将光印轻轻按下,这才长呼一声:“没事了,拿点水来。”

周先生的声音,仿佛是刺破黑暗里黎明的剑,又像是斩断恶鬼枷锁的刀。

昏迷不醒的许萌萌,在周先生的手段之下,竟慢慢睁开了眼睛,看着熟悉的一切,恍惚间,自己犹在梦中。

一家人哪还顾得了害怕,一个个喜极而泣,抱住孩子,哭成一团。

本就死马当作活马医的一家人,哪成想周先生如此神通广大,感激的他们无以为报,扑通通跪倒在地,以谢周先生的救命大恩。

周先生哪能受此大礼,刚想说点什么,就听一阵风雪吹来,竟把窗子给吹开了,一片浑浊的风雪呜呜的吹了进来,周先生赶紧跑过去,把窗户关上。

不过……

这村子里浑浊的妖气,怎么反倒越来越浓重了?

“你们好好看着孩子,我出去看看,对了,把门窗关好,谁也不许出来。”

“先生,先生小小呐……”一家人担心的嘱咐道。

周先生点了点头,笑道:“照顾好孩子,一切有我。”

外面,风雪狂舞,混芒一片……

周先生刚一出门,就见随行几人,一个个仰头看天,似有担忧之意。

“大哥你看这天色,有点奇怪?”几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周先生疑惑一声,反手一道黄符扔将出去,只见一道金光,在院子里凌空闪烁,然后一片噼里啪啦的撒豆之音,吓的那屋里的一家人,脸都要白了。

此时的天空阴沉如墨,遮盖了整片天空,方圆十里之地,尽陷乌云之下。

“大哥?”几个随行之人有点怕了:“咱们行走天下,半生风雨,可别在这蹩脚嘎啦的地方栽了跟头。”

周先生也大惑不解,不过眉宇间还是忧心忡忡,认同的点了点头:“不管是什么东西,为了万无一失,你们马上去村子周边的十里之地,在正南离火,正北坎水,正东震木,正西兑金,东南巽木,西北乾金,南西坤土,北东艮土之位,设下我玄天正宗南明离火阵,以防万一。”

“是,大哥。”几个人背起行囊,匆匆离去。

周先生背着手,见院子外的村民,似乎也被这天色所惧,一个个早已散去,回家猫着了。

刚才还算热闹的村子里,转眼间空寂的,有些瘆人。

一眼望去,看不见半个人影。

黑云遮盖了阳光,风雪蚕食着大地,万里江山,竟无半点画意之境。

北风凛冽,飞雪玄空。

好像一道天穹,悬空而落。

影射的茫茫世界,一片晦暗朦胧。

“老夫纵横天下,半生风雨不惧,但愿这只是场误会,让我多虑了。”周先生一边说着,一边扬手一翻,上百张灵符,仿佛有了生命一样,在院子里缤纷落下,组成一道,炫酷的太极符印。

不巧的是,这灵符刚一落地,黑云就仿佛受了刺激似得,扭曲了一下。

周先生以为是自己老眼昏花,揉了揉眼睛,瞩目观瞧,但见云空之下,浑浊的飞雪和滚动的黑云,就像漩涡在转动云海,朦胧的,如同镜花水月?

深吸了一口这冰天雪气,周先生向屋子里喊去:“一会不管发生什么,谁也不许出来,我问你们,为什么所有村民,对这孩子如此上心,这不合常理?”

此刻,突见天空之上,黑云翻滚,飞雪肆孽,一片妖风作祟。

周先生还是头一次遇见这诡异的天气。

什么仇什么怨?

不对劲……啊?

周先生纵横半生,足迹遍布天下,什么样的怪事没有见过,却不想会在这里,影响了自己,一生的运数。

眼见那黑云深处,竟发出类似人声的冷笑,吓得周先生愣在当场,猛地身形一震,凌空喝去:“邪祟之物,竟敢借雪生风,肆意妄为?本道长在此,焉能让你随心所欲。”

顷刻间,天空狂风如海,大地飞雪连云。

妖风呼啸,黑云翻滚。

呜……的一声低吼。

周先生眨眼之间,竟被这滚滚风雪掩埋了身影,一片妖祟之气铺面而来。

昏黄的世界里,狂风落雪,飞沙走石,竟看不清一米之外。

那一家人吓得浑身发抖,一个个趴在窗户前,只见漫天飞雪,北风低啸,昏暗的天空中,似有什么东西滚滚而来,吓得全家人跪倒在地,祈求上天保佑,保佑村子,也保佑先生……

风卷着沙,不时的打在窗棂上,发出“沙啦啦、沙啦啦”的响声。

来了……

风雪过后,周先生依然立在原地,屈指凝空,结印低吟,法相丛生。

上千张灵符,平地生雷,闪烁出一道道炽烈金光,在黑暗中,格外刺眼。

巨大的飞雪吹送着灵符如龙腾飞卷,一张张追风而去,化作太极金图,冲天而起!

天云中的异像越加透明,那蠕走的黑暗身躯,似乎在蠢蠢欲动,有什么东西在黑云里摇摆,恐怖之气,妖风渐起,让人望而生畏。

周先生伸手一指,凝天喝道:“孽畜,上天有好生之德,大地有载物之厚,你空穴无因?竟在此兴风作浪。我岂能随你所愿,任意妄为?再不退下,休怪本道长将你打回原形,可惜了你这一身修为,还不快滚。”

风雪之中,妖气弥漫。

那黑风不退反进,步步逼来,周先生在无后路,猛的结指掐印,幻如迷影,快似雷霆。

只见他头顶凛冽风雪,目视飞沙走石,浑身浩然正气,猛的一掌轰出:“玄天正宗,三清道法:外缚印,内缚印,智拳印,日轮印,隐形印,外狮子印,内狮子印,普贤三昧耶印,大金刚轮印,睛如雷电,光耀八极,先杀恶鬼,再斩夜光,临兵斗者,皆阵列前,何神不伏,何鬼敢当,急急如律令,诛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