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狂霸仙途
狂霸仙途 连载中

狂霸仙途

来源:掌读520 作者:马儿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云海 奇幻玄幻 马儿

简介:你修道成仙,她白发入魔
何为魔?何为道? 情仇生死别,大道在凡间
何为孽?何为缘? 三生降情孽,万里来续缘 何为生?何为死? 茫茫苍生间,红尘如云烟
展开

《狂霸仙途》章节试读:

第一卷 仙云宗第7章 忆流年落花流水


云雾山仙云峰上,陈寿山如热锅上的蚂蚁。这是为何?原来他遵从仙伯瑀的意思修缮仙云峰,安排好一切并叮嘱任何人不可私上仙云峰顶。

陈寿山事了,返回自己灵云峰静心思虑一番,如今有仙伯瑀老祖坐镇宗门,今非昔比。老祖这等人物道法,非是自己能够可以妄加猜测到,这仙云实力自然是提升一个档次,下一步得谋划一番。

一个人竟自,细细揣摩。悄然中一道身影如鹅毛般飘落站立身前,衣袍整结须发飘飘如雪颇有几分仙气。“伯瑀老祖,你这?”

“唉!老夫洗漱一番,顺便牵来一套袍服还算合适,真舒服啊!”

“老祖,弟子正要送去袍服,不想您已找来,弟子慢待了,还望恕罪!”

“不打紧,非常时期这小末小节就不必遵了,哪小家伙不错已入神游,老朽这才趁机溜达一圈,又些事和你商议商议。”

陈寿山忙躬身,“老祖只管吩咐,弟子行事就是了。”“不!一些事要你和宗主拿主意才行,老夫也不便强加。宗门现在落魄,心中难安,老夫决定重振仙门,将这七峰略作修缮,今后收些天资尚可的弟子,重点培养,实乃是长远之大计。”

陈寿山听伯瑀老祖如此说,事情虽好但现在仙门一无此实力,摇摇头说:“老祖自是不知,多少年,多少宗主都有从建仙门的雄心,每每却是失败了。”

“为何?”仙伯瑀不解。“老祖久闭不出那会知道,现在大陆被几大宗门控制,还有天龙帝国虎视眈眈,岂容他人在侧酣眠。”

“唉!老夫久困不出,现在却让一些泥鳅翻了身,真世事无常。”

“这些都不算什么,最可气的是一些和宗门有渊源的门派,道魔大战后崛起,处心积虑的想要将仙云宗削弱灭除,无所不用其计,可谓毒也。”

“这如何讲?”仙伯瑀尽显急切之色。

陈寿山叹息:“唉!这大陆现在风头最盛的是天云宗,其宗门多年出现一代天才,道法冠绝大陆,打遍无敌手。天云宗自然是崛起,而后,针对其他仙门设计打压,商议说是,为了减少冲突争议,以比武论道解决。多少年下,仙云宗深受其害,人才凋零仙门败落,他们算是得逞了,可这比武论道还在继续,仙云快要灭亡了。”

“天云宗,竟然如此龌龊,使得如此毒计。以后这比武论道之事告知老夫,再作打算,现在修缮招收弟子是头等大事不可延误。”

“唉!现在仙门可是资源已枯竭,宗门也是难遇无米之炊,在说实力也不允许,岂能成事。”

“老夫岂能不知?在难也要做下去,当年老夫有点积蓄,丹药虽然不多,换一些急需之物也不难。”“这如何使得,让老祖破费。”“唉!那点东西以是用不上了,再想晋升道法已不可为,徒增浪费而已。换少许资源施与有天赋弟子方为正途。”

仙伯瑀将一皮囊交于陈寿山,“就这些你与宗主和师兄弟门看着办,一切都要行动起来。”“弟子遵命让伯瑀老祖费心了。”

“去办吧!老夫想看看故人。”陈寿山明白他指的什么,宗门南边有历代宗主长老的法寂寝灵。

老者来的快去的也快飘然无影踪。陈寿山脸色凝重,仙云此时已是多事之秋,宗内也不和谐,宗主无为贻误仙云,他人对宗主多有微词,不满。整个宗门一片混乱,各此为政上效难以下行,这些年自己以师叔之尊强压方能是各方协同,做起事来失误连连以至人才凋零渐入不归途。

如今,想要重整仙云宗,谈何容易?还好天见可怜,降法垂怜,出了,无情儿这幸儿,小小年纪法灵于身,往后修行参道,道法必成神游万里,返虚归天地。

想到此,陈寿山心中顿觉安慰。看着手中皮囊,犹豫片刻,打开瞧看。几个小瓶子,是一些灵丹、天丹、再无其它,伯瑀老祖恐怕离跨入神境也就一步之遥,天丹已无用,自己留上几颗其它都交商行拍卖。

这修炼道法多需丹药辅助方能气定神怡,感知天地,吸天地之精气,化道法之力聚气于丹田。出时,化气于形;击时,法气相融随意而动退敌、伤敌、虐敌、杀敌。幻化无形,是为道法之法门,聚灵身、炼灵神,返虚妄归天地。

可见丹药乃是修道法之根本,丹药不足难以进寸,就算天纵之才,得天地垂怜也难破桎浩。

陈寿山虽对这些丹药垂涎,心有不甘,却也是无可奈何,尽快商议后拍卖换的资源。收起皮囊又想起仙云峰上的无情儿,伯瑀老祖离开不知他如何!先去照应一二回来再议此事。

天色渐暗,陈寿山朝仙云峰纵身飘来,黑色身影落下,哪里还有少年的影子。“无情儿,无情儿!”喊叫,无人回应,这小家伙不会是离开此地了吗?等了少许,还是不见少年身影,黑幕罩下,疑云遮天。

天地有风,细雨低绵。这是一个无月的夜,云峰一片死寂,惟有孤独的老松被天慕束缚依然挣扎风里摇曳。他,万载听风问雨看世态炎凉,任你阵风吹拂,任细雨绵绵,他心中的道,挺立天地。

无情儿一夜未等来伯瑀老祖救他脱困,身在这黑暗的天地,凄冷。黑暗中石床上只有小松兽发亮的双眼晃动,无情儿已陷入沉睡。

今夜他又做梦了,一苍老的声音喊他,“小娃儿,小娃儿!你来了,你终于找到这里,也许一切真的错了,师尊错了!耳,也错了!”声音悠荡,少年想要看清,却是缥缈。

陈寿山一早又上了仙云峰,还是没有少年的踪影,心中颇为着急,无情儿可是仙门的宝贝,绝对不能出什么差错。急忙向各峰通知下去,若遇到尽快通知,忙完急去大殿商议丹药拍卖的事,也是耽搁不得。

一夜雨润,云雾山清晰秀美,浓浓的湿气,化成雾云将整个云峰淹没。光线眏入洞府,小松兽在洞中跳跃戏水,无情儿睁开眼眸,虽然梦见一些奇怪的事,还是好好的睡了一夜。

跃身下石床,洞府中一切已基本摸清,除了自己所得,十几罐药材,石桌上的棋子便无其他。如何离开倒成了难题,喝口清水洗罢脸人也清醒许多。心中开始盘算,仙府石门是不能再回去了,哪儿一成死路,另外寻找出路才行。

带上小松兽又回到瀑布水幕前,查看地形,水从上面流下,这崖底估计不会太深,自己能不能从此地下去,寻得出路。想到此不在迟疑,将洞口仔细观察,水流下的地方荆棘灌木丛生,少许的藤蔓垂下牢牢地扒在岩缝里。

这瀑布下面必有河流,即使不行掉到河里也是不错。没有犹豫顺藤蔓而下。

果然,越是往下来,这奇怪的藤蔓越茂密牢靠不动。无情儿,暗自欣喜,可算是找对了出路,小松兽如履平地飞跃而下。无情儿见此有点意外,这小家伙原先伤的不轻都爬不动岩壁现在轻巧如飞。

不在注意小兽,集中精神朝下而来。水流?果然已经看到一条河流从下边经过,越来越靠近。小松兽已经跳跃而下落在地面。他心中激动手没抓牢,摔了下去,啊!一声吼,无情儿猛然气运丹田,瞬间稳住身形飘然而下,“哈哈哈!我能飞了,无情儿能飞了!”

无情儿道法一是气境,身体里道灵已成,暂短往下飞跃自然不是问题,离下面就三十来丈,就这样飘飘落下。下面是花草怡人,经过一夜细雨滋润娇艳妩媚。

无情儿此时可没有心思欣赏,他还沉寝在巨大的幸福中,在花中不断的飞跃掌握一些技巧,摔了好几次,终于掌握了平衡飞跃不在摔落。

阳光洒在脸上,可以看到他开心多了。“小松,这次真是要感谢你了,嘿嘿嘿!我们以后是朋友了。”话落不管小松兽是否乐意,抓在手里抚摸,目光柔和。

“小松!以后我就带着你同患难,洞府得到的‘仙丹’我会给你留一颗,我们这就过了河,流浪天涯。”小松也有些不舍云峰上的姐妹,还是叫了两声表示同意。

无情儿这会想起了,小时候住的山村,哪儿有他童年的记忆,是快乐,是幸福。

眼前河面十丈来宽,缓缓流过,向东而去河边丛生的灌木花繁叶茂,经一夜风雨,河面上花瓣点点。再回想到师傅说的话,“无情儿,你下山前去后山一趟。”他知道师傅的意思,肖师叔就住后山,哪儿有肖师叔的女弟子,花流年,和自己同岁,虽然熟络却也不冷不热。想这些做甚,不觉让人伤感,正如:瑾花落去,水东流。

迟疑少许,无情儿怀抱小松,飞跃而起朝对岸飘去,阳光照在小松金黄的皮毛上黑灰的斑纹点点清晰可见,胡须颤动很是享受的样子,那是谐意。

无情儿飘身到了对面,放下小松。此地是一处峡谷,被河水滋润林木茂盛,此时的他已经方向感全无,只知河水朝东而下。回仙云已找不到来路。师傅本就命他下山,原先还准备走宗门前面的大道,哪儿他还有点记忆,这里陌生而清静。

心中暗此庆幸,还好有小松陪伴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