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其他小说›和亲公主:邪帝的倾城皇妃
和亲公主:邪帝的倾城皇妃 连载中

和亲公主:邪帝的倾城皇妃

来源:网易云鼎 作者:过路人与稻草人 分类:其他小说

标签: 其他小说 楚瑾瑜 清河

死在渣男和小三的手中,她清河郡主重生为懿礼公主,复仇的烈焰时刻在心头焚烧
只是这深宫处处都是敌人,处处都是阴谋陷阱,一个即将和亲的公主如何扳倒后宫中的豺狼虎豹?且看她如何一步步攀登至顶峰,回身找渣男和小三复仇
展开

《和亲公主:邪帝的倾城皇妃》章节试读:

第四章 公主疯了


清河哦了一声,“我还道是好东西,却原来只是值几文钱。”

宫婢不得随意出宫,即便受了主子的命令要出宫购置物品,也得在内务府备注在案。

桃儿见清河相信了,不由得松了一口气,道:“奴婢也没有银子买太贵的,不过是随便买些玩意带带。”

清河对她说:“明日你与我一同去御书房吧,相比起其他人,你行事比较稳妥,带上你,我心里也没这么惶恐。”

桃儿眼底生出喜色,“好,奴婢愿意陪公主前往。”

当夜,清河随便吃了点东西,在睡觉之前,把苏贵人熬好的药汁喝下去,苏贵人担忧地看着她,“懿儿,这东西不能多喝,毒性太强了。”

清河闭上眼睛,感觉脑袋越发的眩晕,她叮嘱苏贵人,“这事儿除你之外,无第三人知道吧?”

“没有,连小绺都以为这是御医开的药。”苏贵人压低声音道。

“那就行,把剩余的药,放在桃儿的枕头底下!”清河道。

苏贵人有些忐忑不安,“这样真的可以吗?”

“只有这一步棋可以走,除非你真想看着我嫁到北漠去。”清河的眸光陡然冷冽起来。

翌日一早,苏贵人让桃儿去为清河煎药,喝了药之后,清河便领着桃儿去御书房见皇上。

清河离开苏和宫,走出去才感觉身子虚弱,走几步便不断地喘气,可见这位懿礼公主底子确实是差。

桃儿扶着她,道:“公主,要不坐肩舆过去吧。”

清河摆摆手,“不需要了。”

桃儿轻轻笑了一声,声音却有些怜悯,“公主的身子越发虚弱了,若真嫁过去,怎熬得住?”

清河故作忧愁地道:“有什么办法呢?父皇圣令已下,绝无更改的余地。”

桃儿凑近她,轻声道:“其实,公主何不故技重施?之前自尽未遂,皇上以为您只是恫吓一下他,您若再寻死一次,他便知道你信心坚定,宁死不屈,到底您也是他的亲生女儿,总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您死的。”

清河盯着她,眼底生出一丝冷冽的光芒,似笑非笑地勾起唇瓣。

桃儿被她盯得心中发毛,心中一怯,“公主,奴婢说得不对吗?”

清河收敛眸光,浅笑盈盈地道:“你说得太对了,既然如此,你可愿意帮我一次?”

桃儿低头,掩藏住眼底的锋芒,应道:“公主吩咐,奴婢万死不辞。”

御书房内。

皇帝这几日因为淮南水灾导致暴民为祸一事燥得心火直冒,连续找大臣商议救灾镇压事宜,可提出的方案有多种,皇帝却不满意,如今正在御书房内大发雷霆,把底下跪着的大臣们痛斥一顿。

而首领太监喜公公却也太过不懂事,皇帝刚发了火,他

竟连通报一声都没有,径直便进来跪在了地上。

皇帝一肚子的气还没泻出去,见了喜公公的举动,气得一个砚台丢过去,怒道:“你越发的不懂规矩了。”

砚台没有扔中喜公公,而是从他脑际飞过,他吓得浑身哆嗦,匍匐在地上禀报道:“回皇上,老奴也是一时情急,刚刚侍卫来报,说懿礼公主在御书房外的湖中落水了。”

皇帝拍案,怒得脸色生紫,厉声道:“死了没?没死的话赶紧拖下去打死算了,竟敢到御书房来寻死,是要逼迫朕吗?”

皇帝龙颜大怒,底下的臣子刚挨了一顿痛斥,如今自然不敢再做声,一个个低头噤声。

喜公公抹了一额的汗,颤声道:“皇上息怒,皇上息怒啊!”

“人呢?没死的话带进来,朕倒是要问问她,生为金枝玉叶,得了金枝玉叶的尊荣,却不愿意为国家牺牲一丁点是何道理!”皇帝怒道。

喜公公磕头下去,转瞬便领着人进来。

清河全身湿哒哒的,头发一个劲地往下滴水,跪在殿前,全身哆嗦。

皇帝走下去,怒极的额头爆出青筋,一手捏起清河的下巴,口气冷冽地道:“你想死是不是?你若是想死,朕便成全你。”

清河想也不想,低头就一口咬住他的手腕,这一口咬得十分用力,竟至身子也一直颤抖。

皇帝大怒,一脚踹开她,“你好大的胆子!”

清河的身子在地上滚了一圈,竟马上就爬起来往旁边的喜公公冲过去,一口咬住喜公公的手臂,喜公公吃痛直喊。

殿内的大臣们都惊呆了,这懿礼公主是疯了吗?

谁说不是呢?只见清河咬了喜公公,又朝皇帝扑过去,皇帝吓得急忙退后,口中惊呼,“来人啊,抓住她!”

御前侍卫从殿外冲进来,见此情况,都有些回不过神来,但是总不能让公主冲撞了皇上,遂急忙冲过去拽住清河的手臂。

清河口中发出嗷嗷的叫声,眼底竟有一丝癫狂之色,还是刑部尚书有见地,他急忙对皇帝道:“皇上,公主似乎是患了疯症,赶紧传御医前来控制住啊。”

皇帝瞧着不断挣扎的清河,眼底闪过一丝狐疑之色,他对喜公公道:“传御医!”

而一同被带进殿中的桃儿已经彻底镇住了,这公主闹的是哪一出啊?不是说好了以自尽相逼吗?怎地会装疯卖傻连皇上都敢冲撞?

御医被火速带了进来,噗通一声跪下,“臣参见皇上!”

“不必多礼,快去为公主诊断!”皇帝挥手冷道。

御医应了一声,“是!”

侍卫把清河摁住跪在御前,她依旧在不断地挣扎,眼神凶狠,像是神智尽失一般。

御医为她诊脉的时候,她一脚踹了过去,御医被她踹得倒地,滚了半圈,又狼狈地跪了回去继续诊脉。

在场的人见了懿礼公主这等举动,也不知道是笑还是悲,好端端的人,怎么就疯了呢?若不是许了北漠那边,疯了也就疯了,可北漠的求亲使者就住在皇家别苑里,宫中人多口杂,指不定明日就传到使者耳中了。

御医只得先以针封住清河的穴位,让她不得随意动弹,才放心诊治。

“怎么样?是疯了吗?”皇帝压根就不相信她疯了,后宫的那些小心机,怎能瞒得过他?

御医跪着回道:“回皇上,请容老臣问公主的婢女几句。”

桃儿进殿之后,便一直站在一旁,也不跪下,如今听得御医说有话要问她,她才想起自己失态,急忙跪下。

御医问桃儿,“公主这几日吃了什么东西?”

桃儿是懿礼公主的近身,对她的生活起居自然很清楚的,“回御医,公主的饮食和往日不大一样,因前两日自尽未遂,伤了底子,所以这两日都是以人参熬汤进补,偶尔吃点稀饭,喝药,除此之外并没吃过其他什么了。”

御医蹙眉,“这就奇怪了。”

皇帝不悦地问道:“御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御医跪直身子拱手回道:“皇上,老臣怀疑,公主是中毒了。”

“中毒?”皇帝冷笑一声,“她不是疯了吗?”

御医道:“皇上,这世间有一种毒,用了会使人神智丧失,产生幻觉,甚至,像疯子一样做出伤害他人或者伤害自己的举动。”

皇帝的神色渐渐冷峻下来,“什么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