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妈咪威武,爹地快投降
妈咪威武,爹地快投降 连载中

妈咪威武,爹地快投降

来源:追书云 作者:大花酱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沈延风 现代言情 苏锦

五年前,苏锦如是个一百六十斤的大胖子,被丈夫嫌弃,遭姐姐诋毁,孩子被打,公司被夺,受尽屈辱
五年后,她气场大开,身材婀娜,以首席调香师身份带着萌娃华丽回归
再见面,她心里只有仇恨
却不想那个男人却缠着要给宝宝做爸比?苏锦如邪魅一笑,对着他道:“可以,但是我要从你身上取点东西
”男人牵出另外的小包子:“你说的是他吗?”展开

《妈咪威武,爹地快投降》章节试读:

第8章 莫名亲近


夜晚。
甜甜穿着小黄鸭的睡衣,在床上蹦跳着。
望见苏锦如推门而入,她不知突然想到了什么,绽放出了个大大的笑,跑过去一把抱住苏锦如,仰起头,面上一片天真:“妈妈,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啊。”
苏锦如笑着点头,手顺势在她头上摸着:“问吧。”
“就是……就是……”甜甜的表情突然变得不好意思起来,羞红了脸,踮起脚尖凑近苏锦如,话语让她心惊,“今天在机场遇到的那个帅叔叔,可以做甜甜的爸爸吗?”
苏锦如愣了愣,心下起伏,面色却如常一般将甜甜揽到怀里:“甜甜怎么这么问?”
甜甜羞涩地捂住了脸,奶声奶气地回答:“因为那个叔叔帅!
和大屏幕上的叔叔一样帅!”
苏锦如:“……” “甜甜,今天已经很晚了,明天还要上幼儿园,这个话题,咱们以后再继续好不好?”
甜甜虽然年纪小,但还是很清晰的感觉到,提到那个帅叔叔,妈妈好像不太开心。
于是哦了一声,乖乖钻进了小被子里。
关灯后,母女一阵无话。
苏锦如在她脸上落下一个晚安吻。
周遭一片寂静,只有苏锦如一个人睁大眸子望着虚无的一片黑暗,就在她以为甜甜已经睡着的时候,突然小小的一双手搂住了她,安慰一般在她背后拍着,懂事的让人心疼。
“妈妈,如果你不开心的话,甜甜就不喜欢那个叔叔了。”
苏锦如心中一酸,差点没有落下泪,她忍着情绪,拍了拍甜甜的手,落下一个吻:“睡吧,宝贝。”
…… 第二天清晨,沈家。
苏想容开门进来,将手上的行李箱交给佣人,小声问道:“延风和默默呢?”
“正在餐厅吃早饭。”
还好赶上了,也不枉她连夜从欧洲飞回来。
苏想容脸上漾起笑,快步朝餐厅走去。
“Surprise!
延风哥,早啊!
“ 沈延风一愣,随即点了下头,似乎并没有收获什么惊喜,对出差工作半个多月的女友也并没有什么想念之情。
他的对面,坐了个眉目精致的小男孩,与沈延风生得有七分相似,一眼望过去,活脱脱地就像幼年沈延风的翻版。
苏想容走过去,带着完美的笑,她特意在下飞机前化了妆喷了香水,换上了他喜欢的白色连衣裙。
在她走过去的瞬间,沈延风的眉头一皱,语气冰冷无情:“别靠太近,香味太重。”
一旁传来女仆忍不住的偷笑,苏想容恨恨地瞪了她一眼,再转头却又是温柔可人的模样,却也不敢真的靠过去。
她将手中的袋子放下,将里面的盒子端了出来,放在了沈默面前,堆了个讨好的笑:“默默,看阿姨给你带的姜撞奶,当甜点吃特别好吃,而且还营养,你可以……” 话还没说完,就被小孩冷冰冰地打断了:“我不吃姜。”
苏想容顿了顿,伸手想摸沈默的头:“这个姜味特别淡,吃一点对身体有好处。”
“我吃饱了。”
沈默避开了她的触摸,跳下凳子,背起一旁的书包,一张小脸上尽是冷漠,朝沈延风点了点头,“爸爸,我在车上等你。”
沈延风微微颔首,示意自己知道了。
苏想容看着沈默离去的背影,恨得忍不住咬紧了牙。
自从知道沈延风有了这个孩子,她就想尽办法各种讨好,想着得到了孩子的心也就更可能得到这个男人的心。
然而四年过去了,死孩子到现在还没给过她好脸色!
至于眼前的男人——更是一块儿捂不热的石头!
碍于沈延风在场不好发作,苏想容只能挤出笑,给自己台阶下:“默默这孩子的性子越来越古怪了。”
沈延风凉凉地瞥了她一眼,放下手中的东西,绕过她,径直朝前方走去。
苏想容一下子变了脸色,不知道又触到了男人什么逆鳞,急急叫道:“延风……” 沈延风回过头,目光幽深而危险。
只那一眼,苏想容背后冷汗涔涔,所有藏在皮下的那些龌龊心思仿佛一瞬间被看穿,再不敢多说一句话。
车内,沈默已经坐好,扣好了安全带,整个人冷着一张脸。
看见沈延风过来,微一点头:“爸爸。”
沈延风应声,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垂首问他:“早餐吃好了?”
“嗯。”
小男孩儿矜持地吐出一个字。
“沈默,不管你多不喜欢苏阿姨,最基本的礼仪还是要有,这个问题我之前就和你谈过。”
沈默没抬头,盯着脚下虚无一点,嗯了声。
沈延风耐心告罄,脸色也沉了下来:“沈默,说话。”
沈默抬头看向他,目光冷淡:“爸爸不也是不喜欢苏阿姨吗?”
声音带着小孩子的稚嫩,但有理有据竟然让沈延风无法反驳。
第一次说不出话来,还是被自己儿子呛的,沈延风一时间有点儿气恼。
“我知道了,”就在他刚要发作的时候,沈默又低下了头,声音平淡,听不出起伏,“我以后会尊重她的。”
狭窄的车厢里,气氛陡然诡谲起来。
沈延风感觉胸口有团气,上不来下不去的,终究还是沉着脸什么都没说,一直到幼儿园。
到了地点,沈默一个人解了安全带,拿了书包,小小的身子做这些还有些吃力,却倔着不肯求助。
沈延风全程看着,一言不发,直到沈默今天没有再像往常一样说“爸爸再见,”反而砰地关上了车门,他才伸出手揉了揉太阳穴。
死小子,越来越不好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