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婚心荡漾:左先生宠妻如宝
婚心荡漾:左先生宠妻如宝 连载中

婚心荡漾:左先生宠妻如宝

来源:追书云 作者:兔子不吃素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现代言情 苏轻语 陆易白

黑暗的房间内,他强势的将她抵在墙上,在她耳边说:“帮他可以,你用什么来交换?”她的愤怒,他全然不顾
她说:“你有什么资格质过问?”而下一刻,苏轻语的嘴唇被野蛮又霸道的封住,左君洐声音低哑:“解决他眼前的危机,换你一晚,你觉得我的提议好不好?”……在临城,左君洐三个字,就是金钱与地位的象征,无人撼动
可这个惹的女人们前仆后继的男人,苏轻语却自认高攀不起
可惜……游戏规则向来都不由她说的算,...展开

《婚心荡漾:左先生宠妻如宝》章节试读:

第7章:看够了吗?


苏轻语坐在洗手间里马桶上,将自己内衣的扣子重新系好后,起身朝着盥洗盆的方向走去。
她生平对那些行为举止奇怪的富二代就有抵触感。
这样的病患她遇到过很多,很多人的病因,就是因为家里人将其保护的太好了,而失去了到社会上最基本的抗压能力。
而像眼前这位,她并没有发现有任何抑郁的迹象存在。
最起码,患有重度抑郁的病人,是不会有这么强烈的生理需求的。
想到这儿,苏轻语愤愤的打开了水龙头。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太过用力,水龙头突然间掉了下来。
“啊——” 洗手间里顿时水花四溅。
苏轻语胡乱的伸手想去按住喷涌而出的冷水,可是越是堵住,水溅的就越远。
很快,她的头发,毛衣,都**个透。
景淳听到动静,走到洗手间前来。
他拧动了门的扶手后,发现门是锁着的。
他不确定的对着里面问道:“你怎么了?”
苏轻语一把抹掉自己脸上的水,对着外面说道:“水龙头爆掉了,你快叫人来……” 景淳翻了个白眼,冷冷的说道:“那你至少要先把门打开啊?
否则,我怎么进去?”
苏轻语闻言,这才转过身了,一只手堵着出水口,一只手伸过去开了洗手间的门。
景淳推门而入,看到苏轻语着一身狼狈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苏轻语急的跳脚。
而景淳慢悠悠的转过身去,直接关闭了水阀。
…… 从洗手间里出来后, 整整一个小时里,景淳都笑的前仰后合。
保姆一边给她道歉,一边帮她用毛巾擦拭身上的水。
苏轻语客气的说道:“没关系的,我没事。”
可低头看着自己胸前已经完全湿掉的毛衣,苏轻语有些束手无策。
保姆很快从柜子里拿出一件男士蓝色条纹衬衫,说道:“您先暂时换一下吧,把毛衣脱下来,我洗干净后帮您熨干,否则你穿着湿衣服出门,一定会着凉的。”
苏轻语道了谢,转身又回到洗手间去换衣服了。
从洗手间出来,苏轻语听到一楼传来了关门声。
接着是保姆的声音响起,她说:“左先生,您回来啦?”
“嗯……” 楼下传来男人淡淡的声音。
苏轻语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对景淳说道:“今天就先到这里吧,具体的问题我会与你的家长沟通,我先走了……” 景淳没理她。
苏轻语拿起椅子上的大衣穿在身上,走出了卧室…… …… 苏轻语顺着楼梯走了下去,正巧遇见刚从厨房里走出来的保姆。
保姆惊讶的看着苏轻语道:“苏小姐,您这是要回去了吗?”
苏轻语点了点头:“是。”
保姆赶忙说道:“我们家先生吩咐过了,他说有事和您说……” 苏轻语点了点头,跟着保姆出了别墅。
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已经停在门口。
司机正站在车前,笑着说道:“先生说可以送苏小姐一程……” 苏轻语微微笑了一下,算是感谢,弯腰坐进了车子的后排座位。
苏轻语坐稳后,准备和左君洐打个招呼。
可当目光停在男人那张英挺的脸上时,她的话卡在了喉咙里。
左君洐一身深灰西装,里面是墨蓝色的衬衫,一件咖色的大衣正披在身上,骨节分明且又白皙修长的手指,正蜷曲着放在腿上,闭着眼靠在车座上,没有因为苏轻语坐进来而睁开,睡姿矜贵内敛。
张口结舌的看着正闭目休息的左君洐,苏轻语脑子里出现的是他在酒店浴室里没穿衣服的那一幕。
司机回过头来,对着苏轻语客气说道:“苏小姐,您住哪?”
苏轻语忙摆了摆手:“哦,进了市区后,把我放在一个能打车的地方就可以了……” 司机没有再说什么,转过头,启动了车。
黑色的迈巴赫四平八稳的行驶着,苏轻语再次将目光放在身侧闭着眼的男人脸上。
如果说陆易白是那种让人看一眼就移不开眼的男人,那么坐在自己身侧这位,就是那种高贵冷冽的让人觉得很难靠近的男人。
左君洐突然睁开深邃的眼,朝着苏轻语看了过来。
“看够了吗?”
苏轻语面上一窘,迅速的错开眼去…… 左君洐笑了起来,原本棱角分明,眉眼深邃的脸顿时好看了起来,苏轻语头偏向窗外,不再看他。
“关于我外甥景淳……”不久后,左君洐的声音再次响起。
苏轻语闻言转过头来,看着男人英挺的侧脸,打断道:“说到景淳,我也正有话要说……” “愿闻其详……”男人淡淡说道,注视着苏轻语刚刚因愤怒有些涨红的脸。
“从他今天的表现来说,我不觉得他心理方面有问题……” “在你之前的几位老师也这么说……”男人平静说道。
“然后呢?”
苏轻语奇怪的问道。
男人转过脸,目光轻飘飘的从她脸上扫过,继续道:“然后?

然后她们都被辞退了……” 苏轻语这一刻终于明白男人的用意,敢情让她搭车是个幌子,想辞退她才是真正的目的。
想到这里,苏轻语也松了口气,不等男人主动开口,便自己先说道:“既然是这样,我想我也没有必要再来出诊了,请把这次的费用付给我,我随时可以下车……” 男人不再回答,而是看向前排的司机,问道:“老赵,怎么停下来了?”
司机老赵看着前方浓烟滚滚的位置,说道:“左总,前面可能发生了交通事故。”
苏轻语坐在车里左右望了望,发现车子正被堵在一座桥上,而桥下正是环绕景城一周的护城河——明渠。
交通被堵得水泄不通,而苏轻语也觉得,自己没有坐在车里等的必要,便对着身旁男人说道:“我在这里下车就可以了,还请将我这堂课的费用打到我的银行卡里,再见。”
说着,不等男人开口,苏轻语就已经推开了车门走了下去。
穿过车流,苏轻语奇怪的看着许多人正围在一起,议论纷纷。
苏轻语的脚步停了下来,目光落在了前面的事故现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