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万古天帝
万古天帝 连载中

万古天帝

来源:掌文 作者:魏滕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奇幻玄幻 魏滕 龙教官

千年前,爱妻雪儿被天山七煞杀死,魏滕伤心欲绝,被天帝告知唯独无极天书方能将其复活
后魏滕苦寻百年,终于将无极天书找到,在雪儿复活时限最后一天,却面临众神追杀,亲朋背叛,天帝阴谋浮现,后魏滕与天书一同丧命,重生千年后
展开

《万古天帝》章节试读:

第四章 亲情比心


看到魏聪吓怕的样子,几人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魏飞更是傲慢地道:"要不打你也行,把魏滕叫出来,然后以后跟他不再来往,做我们小跟班,我们就不打你。"

一旁一个人道:"飞哥,要他这个废物当跟班做什么?那岂不是丢了我们的脸?"。

"哼,我那房间还少个拖地洗厕的,正好。"魏飞这话一出,又引起哄堂大笑。魏聪红着脸,是又怕又怒。可是他修为低下,到现在才打到元气一段,不是魏飞的对手,又怕被挨打,所以只能缩在一旁,不敢吱声。

但是,当听到他们要把大哥给叫出来的时候,脸色一青,显得有些慌乱了。

"还不快去叫?"魏飞扬手做要打的姿势,飞横跋扈至极。

魏聪紧咬牙道。虽然他是弟弟,但是跟大哥相依为命,大哥体质弱,他不想大哥被人欺负:"你们……还是打我吧……"

"哈哈,没想到,你还挺仗义的。就冲你这骨气,我再给你次机会,把魏滕给我叫出来。"说着,魏飞看魏聪还没动,他给旁人一个眼神,一旁的一个少年跨步就要去开门。

魏聪立马挡在前面,闭眼大声道:"我说打我就行,不要欺负我大哥!"

"呦,还保护你大哥来了。这做大哥的还真丢人,白日里不是很嚣张吗?这次怎么跟缩头乌龟似的躲在里面,要小弟来保护了。"

魏飞怒道:"滚开!你算什么东西,敢吆喝我?废物一个,滚。"

滚字一出,魏飞已然动手,一拳狠狠往前砸出,颇有虎形拳的意境。

这一招,天花乱坠,看得旁边的少年眼睛都直了。如果打在脑门上,非砸出一个血窟窿不可。

只是……

这一拳还没打到魏聪脸上,门忽然打开了,碰地一声,那拳头狠狠砸在门上,门被砸碎了。人?也蹬蹬蹬后退,拳头处有明显的血痕。

"哦,抱歉,不知道外面有人。"魏滕尴尬地一笑,想去扶门,门哐当一声碎倒在地。足以看出魏飞那拳头的威力,若是刚才吃中魏聪,魏聪整个人都废了。

魏飞痛地呜呜叫:"你……你个混蛋!"什么叫不知道外面有人,这不成心的吗?外面声音那么大声,里面会听不到?

"飞哥你没事吧。"一个少年关心道。

"妈的你脑门被门夹下试试。"魏飞大怒,一巴掌把他扇飞,目光灼灼地道,"你们还不上,把他给我毒打一顿!"

"哦,是。"几个家丁笨手笨脚的,在看到魏滕的时候忽然气焰高涨,抡起拳头就狠狠上来。

魏聪见状,大惊道:"大哥,你快跑,去找父亲。"说着,他就要拦在前面。

"父亲,你来了。"忽然,魏滕脱口而出,几人一愣,立马收手回头看去。身后哪里有人这时候,他不知道从哪里操起一块板砖,快速冲了过来。

他们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脑门一痛,顿时被板砖瞧倒在地。

魏滕拍拍手,把碎了的两块板砖丢在地上,道:"几个白痴。这都信。"

几人痛地抱头在地上哇哇大叫,魏飞则是怒火冲天,右拳痛,所以抡起左拳就打了过来。

"爷爷。"他又大呼一声,魏飞嘿嘿一笑道:"我没他们那么傻,想糊弄我,你爹来了老子都不怕。"

"谁说我来了都不怕!"忽然,一声高亢的声音响起,魏飞脸一僵,绿了,也傻眼了。

这不,身后大步而来的几个人,最左边那个魏滕跟魏聪他爹,魏长天,右边那个则是魏家二爷,魏无言,也就是他爹。正**的,老态龙钟,虎形虎步,人老气势却不老的,正是如今魏家家主,魏霸勉!

家主都来了。

他吓傻了,几个躺在地上的家丁也来不及管痛,都是爬起来恭候在一旁:"老爷,大爷,二爷。"

"所有人杖责一百,响钱扣一半,然后给我滚!"魏霸勉愤怒地道。不待他们求饶,大步从他们身旁走过。

魏长天跑了过来关切问道:"你们怎么样?没事吧?枫儿,你呢?快去躺下。"

"哼,他怎么可能有事,我家飞儿都被他打成这样了!"魏无言愤怒地道。不过他话没有继续说下去,毕竟挑事的,是自己的儿子,理亏,只是心里暗暗记下了这个仇。

"你……如果不是你儿子上来闹事,会出事吗?呵,难不成我儿子还站着平白给你打不成?"魏长天冷笑道,心里暗暗叫爽。平日里,这老二的几个儿子天赋不错,也挺长面子的,引得他这个做老大的,在老二面前,还抬不起头来。这下可好,儿子倒是给他出了气!

魏无言还要说话,却听一声叱喝声袭来。

"够了!"老爷子发怒,两人一下子不争吵了。

魏滕知道先前的自己多跑一段路就会喘气嘘嘘,所以后者才会那么紧张,随即笑道:"爹,放心吧,我没事。"

"爹,我没保护好大哥。"魏聪生性胆小,孤僻,但是刚才那不畏强敌,保护自己的气概,也深深被魏滕所感动。他决定,一定要让这个弟弟站起来!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魏长天松了一口气道,"枫儿,你爷爷叫你过去,过来吧。"

魏滕点了点头,这才缓缓走向魏霸勉,后者人如其名,生气起来六亲不认,哼道:"你个龟孙子,你简直气死我了。跟我回书房!"

说着,他一挥手,大步而去。

魏飞松了一口气,在一旁冷嘲地盯着大哥,一副看好戏的样子,魏滕则是在几人担忧的目光下,笑了笑,紧跟了上去。

来到书房,魏滕关上门,就看到魏霸勉气喘吁吁地伏在案首上,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就好像要吃了自己似的。

看到自己不成器的孙子进来了,他起身怒道:"你个龟孙子,我好不容易把你弄进府学院,好找一本高级的功法,来治你体弱的病。你倒好,给我整出这个事情来,差点毁了魏家的前程!"

说着,他越来越生气,摇摇头道:"魏家没落至今,老大又只有你们两个儿子,我不想抛掉任何一个。你们两生性孤僻,又……哎。"

"好了,别装了,您老根本没生气。这里又没外人,坐下来喝杯茶,消消气。"说着,魏滕真的坐下来,端了一杯茶喝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