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重生女主播:又和前任初恋了
重生女主播:又和前任初恋了 连载中

重生女主播:又和前任初恋了

来源:追书云 作者:酒杯吖 分类:穿越重生

标签: 刘长安 柳长安 穿越重生

海归豪门娇女柳长安一朝落难,不仅家里破产,哥哥被送进精神病院,就连自己也被害惨死
没想到她却重生成为吃播十八线女主……柳长安只能一边萌混过关,一边查清楚真相
直到遇见她的前任——“宋青盏,害死柳家的人,真的是你吗?”展开

《重生女主播:又和前任初恋了》章节试读:

第6章 各怀心事


“医院到了!”
小张停车大叫一声,马上去找医生。
“快!
把病人抬上担架……你手上怎么这么多血啊!”
医生骂骂咧咧地跑过来了,看见苍白着脸的长安,一愣。
大夫把口罩一摘问道:“你不是教书育人去了么,这怎么又回来了?”
长安和拿着单子跑过来的小张对视一眼,一个一脸懵一个默默把头拧开。
长安失血过多,已经没力气回话了。
只是心里一阵哀叹,苦笑连连,人倒霉起来,喝水都塞牙缝,竟然又是这个医生!
但能活下来就好。
长安一声不响,接受医生的急救。
因为伤口被宋青盏用力按压崩裂了伤口,伤口很深很大,需要再次缝合。
长安就算打了麻药也能感觉到腹部的血肉与医疗器械接触的冰冷。
那种感觉像极了那晚上冰冷的刀刃戳进腹中的感觉,长安一言不发紧紧咬着嘴唇,可是身体的颤抖出卖了她内心的脆弱。
她闭眼脑中都是微.博的那条推文,如今破败的柳氏真的如同新闻所说那般被他吞并了?
如果没被吞并,按照他白手起家的那个样子,是不可能做到如今与国内大企业并肩的地步的。
长安咬牙,手紧紧地攥着,修剪得极好的指甲扎的肉生疼。
你还真的是好算计!
踩着我们柳氏的肩膀往上爬,最后一口一口吃干抹尽。
哥哥是柳氏最后的依靠,一定就是被他弄成如今那个样子的。
长安想着想着,心中的怨恨越来越浓烈。
她狰狞地表情被医生看见。
医生关切地问道:“是麻药没奏效么?
开始痛了么?”
柳长安摇头,勉强地扯出一个微笑:“没有没有。”
医生下手也轻了些,柳长安只觉得自己越发疲倦,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好好的会走到如今这个地步。
终于捱到缝合完毕,她被推到了病房打上了点滴,一晚上没有休息的她终于是熬不住了,带着疲倦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师兄……我……” 床上打着点滴的女人小脸惨白,满头都是大汗。
宋青盏立在床边看了许久也听了许久:“师兄?”
这个女人在喊谁,谁又是她梦里的人?
宋青盏饶有兴趣地挑眉,他本来没有打算来,都打算让司机直接开回公司了。
车路过医院,他就像魔障一样让停了车走进来。
刚进医院就看见了办住院手续的小张,也就勉为其难的进来看看这个捞金的女人。
挂在架子上的点滴瓶快要见底,宋青盏正想上去晃醒柳长安,却听见女人一声抽泣,随即紧闭着的眼睛里竟然留下来眼泪。
泪水一滴滴滴在枕头上,她皱眉梦呓:“师兄……你为什么不要我了……” 一声声浅浅的梦呓,悲伤地甚至比歇斯底里的哭喊还要让人难受。
宋青盏心下一震,有些恍然,当年故人也这样说过同样的话。
他自嘲一笑,神色一狠一脚踢向床侧,病床被踢得猛然一颤发出一声巨响。
柳长安在梦中被人惊醒,睁眼猛地坐起来有点晕眩,有起床气的她正想发火,眼睛一瞪却看见了梦里那个罪魁祸首。
要脱口而出的愤怒被吓得咽了回去,她却不知道自己全部的小表情被宋青盏收进眼底。
太像了,连被吵醒发脾气的神态都一样。
“你怎么……唔……”在这里三个字还没有吼出来,就被突然欺身压过来的宋青盏用力的掐住下巴。
宋青盏身上还是记忆中那种味道的男士香水,那种类似青草一般清新的味道合着男人特有的温度,扰的柳长安有些恍惚,竟然忘了挣扎。
“你是一直都这样去勾.引那些男人的么?”
宋青盏凑近她的耳朵,低声道。
这男人是神经病么?
哪里有突然踹醒一个熟睡的病人,一把掐住人家的下巴,没头没脑地来这么一句。
“宋青盏!
你这个神经病啊!”
长安想挣扎,伤口剧烈的痛让她眉头一皱。
宋青盏抬起她的脸,眼睛仔仔细细地打量。
越打量越是心中烦躁不已,他不知道自己还在期待什么。
柳长安被他突然来发的神经吓得毛骨悚然,特别是这么掐着自己仔仔细细凑近看,越发觉得这男人精神不大正常。
“你在看什么!
你出去……”柳长安对他的眼神竟然有着恐惧,他锐利的眼神似乎就像一把刀,一把能把刘长安的皮囊和自己灵魂生生剥离的刀。
“你一个月能赚多少?”
宋青盏松开捏着她的手,气定神闲的又坐了回去,那般高贵优雅的样子让柳长安有些愕然。
“你……你要做什么!
关你屁事!”
柳长安别过头,厌恶道。
宋青盏轻轻一笑,站了起来朝她走去,把她逼在自己的胸膛和床之间,伸手摸了摸她的脸:“你这么点收入的主播平台比比皆是,这次若不是我,你哪能这么自在。”
柳长安被困在狭小的角落里,脸不争气的因为两人的接触有一些发烫,她伸手抵着他靠近的身体高声道:“那又怎么样?”
宋青盏看着她挑眉:“你的冠名一个月要到了,你求求我,说不定我会再给你砸点钱。”
柳长安看他这幅样子气的心口疼,这人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恶心,竟然想用钱来侮辱她的人格。
“你滚,有多远滚多远。”
柳长安挣扎着推开他,捂着腹部大喊。
声音招来了护士,看见二人这样子以为是情侣两个在吵架,想上去劝,却被两人一瞪。
随即也发火了:“要吵回去吵,再吵你女朋友都要空气进血管了。
真的是一天天吵吵吵,有话情侣两个不能好好说么?”
护士一把推开宋青盏,边换输液瓶,边叨叨。
宋青盏冷笑,正想开口,小张急匆匆跑进来大叫:“宋总!
余姐在公司等您开会,客户都到了。”
宋青盏看了看手表,皱眉头也不回的跟着走了。
留柳长安和护士愣在原地,护士想起来刚刚宋青盏莫不在乎的态度撇嘴:“这种男人有几个臭钱炫什么炫,手上不知道戴的什么手表,还一副霸道总裁样,虽然那张脸好看。
但是依旧掩盖不了他衣冠禽.兽的样子……” 柳长安拿过手机点了几下,把手机递给护士,护士一看,输液瓶差点都没有拿稳。
她捂着嘴巴说话都开始结巴:“这……这真的是百达翡丽!
就是那种在百度百科我们才有机会见一面的表!”
柳长安也有些惊讶,本来她看青盏手上的表有些眼熟,就搜了搜,搜完她心中越发厌恶。
这就是啃着柳氏骨血,尽情享受人生的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