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你,还记得我吗?
你,还记得我吗? 连载中

你,还记得我吗?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童小鹿luya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意奇 意鹿 现代言情

第二个16岁这一年回想起16岁那一年遇见的那个少年 依稀记得那时候的我们学业繁忙,怀揣着青春美好的梦, 不太懂什么叫爱,喜欢一个人,就喜欢偷偷看他,把他的名字写在课本的某一页纸里
展开

《你,还记得我吗?》章节试读:

第7章 我们都有被认可的理由


意鹿大口往嘴里扒着餐盘里的米饭,嘴里还不停的跟蒋丹说着;“我今天时间比较紧张,练琴的时间只给我排了45分钟,明天我要开始上舞蹈课了,一会儿你自己去超市啊。”

“今天时间紧张,开始上课之后你哪天不紧张啊。又是播音、又是钢琴、现在又要开始上舞蹈课了。”蒋丹

“哎呀 对不起啦,最近冷落了你。我以后一定会补偿你的。”含着满嘴饭撒娇的样子真让不忍直视。

“好啦好啦!我只是觉得你不要忘记朋友们,你看看我们四个多久没有一起在食堂吃饭了。”

“知道啦、知道啦。他们俩呢?”说着意鹿环顾四周,饭都快吃完了还没看见意奇和林江进食堂。

“他们俩觉得刚放学人多,看会漫画再来,你从艺术楼过来比我们从教室过来,近太多了。”

“好吧,那我下次有专业课的的时候提前排队等着你们。”意鹿说完咽下嘴里的饭收拾餐盘起身走去。

不一会儿林江和意奇端着餐盘坐到蒋丹对面

“怎么就你自己?意鹿呢?”林江环顾四周试图寻找她的身影

“刚走、练琴去了”蒋丹

“这么快啊!我觉得她有点着魔了。我感觉好久都没有和她好好说说话了。”林江

“是啊,早自习要发声训练、中午练琴、有时候文化课也上不了。她这样也不行吧?”

“她刚接触,需要多投入一些精力,后面熟悉了应该会好一些吧。”意奇

另外两人似懂非懂的点着头

林江提出一个大胆的想法“要不我们吃完饭去琴房看看她吧?”

蒋丹早就想去看看了。

和他们上课教室一样的大,黑板对着的另一面墙是整面的镜子、两侧是练形体的把杆,黑板一侧一架钢琴,透过窗户能看到意鹿端坐在钢琴前的背影,虽然刚接触不久,但是能听出来手指的灵活度很高,这会儿应该还是开指阶段,还没能练习完整的曲子。

“不行 不行、下午上课要收的英语作业我忘记写了。”蒋丹轻声说道,

“我的好像也没写。”林江反应过来了:“看也看了,要不我们别打扰她练琴了,我们回教室写作业吧?”

“你们回去吧,我在旁边画室待一会儿。”

画室和形体室隔壁,中午也有不少学生在画画,两人匆忙的离开了艺术楼,意奇站在走廊上静静的听着琴声。

13:50,下午上课的时间就要到了,意鹿收拾好琴谱,锁上门要准备回教室上课了,刚走出琴房在门口看见从美术教室出来的意奇

“意奇?

你怎么在这里呀?”她充满惊喜的朝着他跑去

“我有空会过来画两笔,他们老师也是我画画的启蒙老师。”意奇冷静的回答

“那以后我们中午可以一起呀。”意鹿高兴坏了

“恩 我有时间就来。对了 ,感觉怎么样啊?”意奇不忘关心她的学习情况

“我好开心啊每天练琴的时候,虽然现在还不大会,但还是只要听见琴键发出的声音就会发自内心的开心。”意鹿手舞足蹈的向他倾诉着练钢琴带给她的快乐。

“能感受到你的这份开心,而且你弹得也挺好的。”意奇

“哈哈哈 谢谢!诶?你怎么知道我弹得好,你……?”意鹿这才反应过来,歪着头看向意奇、似乎期待着什么。

“咱们走快一点,今天班上要重新排座位”意奇岔开话题,两人并着肩走进教室。

“新的座位表张贴在前面墙上了,大家放学之后把各自的座位按照标准换了啊,不准私自调换,有特殊要求私下来找我沟通。好,来第一排同学贴一下。”班主任上课前宣布

下课之后大家一窝蜂的聚在前面看自己的位置。

“咱俩以后上课不能一起看漫画了,不过可以让意鹿给我们传纸条。”林江

“你们一个在意鹿前面,一个在她后面,我为什么坐那么远呐”蒋丹一脸委屈,说完一把抱住意鹿。蒋丹被安排到四组中间段最靠窗的位置,他们三个人都在一组临着过道,林江在意鹿前面,意奇在她后面。

“那没有我打扰你,正好可以安心学习呀。”意鹿只能这么安慰了

“那好吧,你们俩可要照顾好我的小宝贝”蒋丹一脸委屈的看着林江和意奇

一会儿时间大家换好了位置

很不巧刚换好位置,还没来得及在教室里新座位上待一会,意鹿就去上舞蹈课了。

相对而言高一的学习压力还是要小一些,所以高一的教室都在一楼,上下课活动的人较多也不会影响到高年级同学的学习。

从教室去艺术楼的路需要穿过一个大大的广场,坐在意奇的座位上从后门可以看到意鹿从教室到艺术楼的整个路线。

一个半小时过去了,意鹿上完课回来了,晚自习没有老师讲课,只是大家自己做题,老师会根据同学的需求为同学们单独解答问题。

意鹿翻出化学练习册,想着能在今天剩下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多做几道练习题。

这时、林江的小纸条传过来了,示意往后传、意鹿转过身把纸条放在意奇的书上并拍了拍,提醒正在做练习题的意奇,示意、林江传的纸条。

意奇拍了拍她的肩膀:“给你、冰镇橙汁。”

“给我”?意鹿手指示意还在想是不是传给林江的。

“给你、冰冰脸。”边说边示范着把饮料往脸上贴。

意鹿的脸红彤彤的,一看就是较大运动量过后,还未散的红热。

接过橙汁的意鹿这才发现自己的脸烫的发热。

不一会儿就到放学时间,同学们陆陆续续收拾书包放学了,意鹿也准备收拾东西放学了,只见林江和意奇都还埋着头呢。这时窗外传来声音:“意鹿,你也太软了吧,她们回去都说,老师说你是天生学舞蹈的好苗子呀,身体柔韧度那么好。”

“没有没有,还好啦!谢谢你!”这么一顿猛夸,意鹿还真有些不好意思。

这会儿蒋丹刚好走到意鹿旁边:“什么柔韧度好。什么什么?”

“就是今天上舞蹈课,老师要看看我们每个人的身体情况,你趴着,老师拉着你的肩膀往后掰,一下把我给掰平了,就是你趴着脑袋往后能碰着脚,”

蒋丹暂时还无法想象是什么样的画面,但感觉很厉害的样子。

“对对对,她们也是这么说的。”窗外女同学口中的她们就是和意鹿一起上舞蹈课的文科班的学生。舞蹈课都是大家一起上不像钢琴需要一对一上小课。这下意鹿的名声是传出去了。

“你是不知道,老师掰完松开我得时候我真的是第一次体验动画片里的那种两眼冒金星,老师问我叫什么名字,我一时间都说不出来话了”

大家能话语中能够听到,意鹿是开心的,原本就是胳膊长腿长,再加上较好的柔韧度,能不是个好苗子嘛。

意奇在一旁低头听着,嘴角也扬起了微笑。

学生时代,同学的夸赞、老师的认可,是那样的纯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