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快穿:这宿主没法处,总撩完就跑
快穿:这宿主没法处,总撩完就跑 连载中

快穿:这宿主没法处,总撩完就跑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姬榕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宁安宜 现代言情 祁君墨

【甜宠+苏爽甜+虐渣+疯批宿主+1V1】   资深任务者宁安宜接到了新任务,收集散落在各个小世界的上古大巫灵魂碎片
  系统七宝:【宁宁,目标内心都是有着痛苦记忆的,你要用温暖感化目标脆弱的心灵
】   宁安宜:【他们这么好看,我只想撩完就跑
】   万万没想到,撩着撩着就没跑成
  小叔叔松开衬衣扣子,手指轻抚她的脸颊:“宁宁,我给你做一条金链子扣在手上好不好?”   斯文教授摘下眼镜,炙热的呼吸打在她的耳畔:“宁宁,这辈子都不许离开我半步
”   清冷禁欲魔教首领双目赤红,眼神凶狠:“宁仙子与我一起堕落,可好?”   宁安宜眼波流转,眸光潋滟,勾勾手指
  “乖,等你修复成功,我只撩你一个
展开

《快穿:这宿主没法处,总撩完就跑》章节试读:

第7章 前任小叔叔的掌中娇7


齐君墨似乎根本没听到面前这人在说什么。

“我让人给你买了新衣服,一会你自己换上。”

见面前的女孩乖乖点头,齐君墨满意地弯了弯唇角。

“宁安宜,我在跟你说话,你是耳朵聋了吗?”

齐远见两人谁都不再理他,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齐远。”

说话的是齐君墨。

他动作轻柔地扶着宁安宜起身,眼睛看都没看齐远。

“这就是你在长辈面前的态度?”

“这次回家,我得跟老爷子好好聊聊才是。”

齐远目光落在他扶住宁安宜的手上,眼睛被刺激得通红。

“你就知道用爷爷压我,你以为我会怕?”

“你连你侄子的未婚妻都不放过,照片放出去,也不知道齐家还容不容的下你。”

他的目光让齐君墨眼底闪过一丝暴戾。

【宁宁,注意一点,你小叔叔情绪不对劲。】

【他似乎想要动手。】

宁安宜站在床边,依赖地往齐君墨身边靠了靠。

【动手呗,我眼瞎,看不见。】

齐君墨感受到宁安宜依偎过来的娇小身子,叫了护士帮宁安宜穿衣服。

“照片?”

看着护士过来,他突然伸手扯住了齐远的衣领,拽着他就去了楼梯间。

“什么照片?”

齐君墨将齐远狠狠按在墙上。

“你觉得,齐家给你,齐家还能活下去?”

齐远的咽喉被齐君墨按在手中,他有一种即将要窒息的感觉。

看着他的眼底被大片的惊恐占据,齐君墨微微抿唇:“少出来蹦跶,你没那个本事。”

“想从我手里拿东西,你还嫩着。”

齐远牙咬得咯吱作响,额角上的青筋也要爆出来。

“齐君墨,你不会一直得意的。”

“我不会给你……”

话未落音,重重一拳便击在了齐远的脸颊。

“你,你敢打我?”

齐远捂着脸,一脸不可置信。

面前的男人没有开口,回答他的,只是比刚才还要重的一个拳头。

齐君墨揍了几拳,见齐远被打傻了,觉得没什么意思,就回了病房。

他在门口站了片刻,就听见里面的小姑娘开口。

“麻烦你帮我把我小叔叔叫回来吧。”

护士笑着应了一声,却见齐君墨已经开门进屋。

“好了吗,我们走吧。”

他扶着宁安宜坐上轮椅。

走出病房就看见了捂着脖子脸上肿成一片的齐远。

齐远见到宁安宜目光丝毫没有从他身上扫过,几步上前。

“宁安宜,照片呢?”

“啊?”

宁安宜顺着声音抬头。

齐君墨见她看向齐远的角度不对,还特意帮她摆正了一下角度。

“什么照片,你要我拍什么照片?”

“宁安宜我们昨晚说好的……”

齐远没有注意到宁安宜空洞洞的眼神,他现在有些恼羞成怒。

“我们说好了什么?”

宁安宜一脸无辜,双手绞在一起,有些无措的呢喃。

“小叔叔。”

她的脸极力向齐君墨的方向侧过去。

“我能不能跟他单独聊几句?”

宁安宜声音娇软,透露着一股可怜兮兮的味道。

齐君墨面色阴沉,低头看着还在拽着自己衣角的那只手。

“你确定,要单独聊几句?”

宁安宜缓缓松开:“小叔叔,事情总要有个了断。”

他双手紧紧攥成拳头,眼底似有电闪雷鸣。

“好啊,你们好好聊,多聊一会。”

他随手将人推进先前的病房,看了一眼鼻青脸肿的齐远。

齐远对上那双阴沉到了极致的眸子,忍不住就想要退缩。

“齐远,你过来。”

在他脚步刚要动的瞬间,宁安宜将人叫住。

软软糯糯的声音落在齐君墨耳中,听得他怒气翻涌。

这个女孩马上要跟别的男人单独聊聊,他心中的火气就像是即将喷涌而出的火山岩浆,恨不能将这些人全部毁灭。

病房的门被闭上,齐君墨站在玻璃前,定定看着小姑娘的嘴巴一张一合。

“我算是长见识了,也不好意思再说你脑子有病。”

“脑子有病的前提是必须有个脑子,你是连脑浆子都没剩下。”

宁安宜的话让齐远面色瞬间涨红,他肿胀成一片的脸上,五官想要扭曲都没有了活动的空间。

“你,你什么意思,你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

“什么意思你自己想,你蠢,别人都不蠢。”

说罢,宁安宜便要离开。

齐远却拽住了轮椅。

“宁安宜,你叫我过来,就是为了羞辱我一番是吗?”

宁安宜抬了抬头。

“齐远,我眼睛看不到了。”

齐远冷哼一声,完全不以为意。

“看不到了也不妨碍你跟齐君墨睡然后拍照。”

拍个照片罢了,他不是说了他会娶她吗?

正好眼睛看不见,就在齐家老宅待着以后不要露面就是。

宁安宜眸子黯淡无光,一动不动地看向齐远。

“我明白了。”

她手下一用力,轮椅猛地向前一动,将没有防备心的齐远拽了一个趔趄。

随即勾勾脚尖,齐远只觉得小腿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当即摔了个狗吃屎。

在他倒地的同时,宁安宜的轮椅也跟着翻倒。

“小叔叔!”

惊恐的声音透过病房门传了出来。

齐君墨已经打开门,快步走了进去。

他打横抱起宁安宜,小心避开她受伤的手,看了趴在地上的齐远一眼。

齐远艰难地抬起头来,对上齐君墨的眼神,只恨自己没有摔晕过去。

“小叔叔,我不想在这里。”

宁安宜蜷缩在他的怀里,小声呢喃。

“好,我带你去检查一下,然后我们就回家。”

我们,回家,这几个字从齐君墨的口中蹦出,似乎是带着异常的魔力,让齐君墨的心一下子就充盈了起来。

回家,变成了一件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

心里想要毁灭一切的暴戾瞬间被抚平。

齐君墨的住所距离齐家老宅不近,是个带着院子的二层小别墅。

宁安宜下车之后,便闻到一股清新的草木香味。

“小叔叔。”

她刚一开口,就听见旁边多出来一个欢快的女声。

“齐哥哥,你终于回来了,人家等了你一晚上了呢。”

语气亲昵,声音欢快,一听就是与齐君墨十分熟悉的人。

宁安宜更加不安,她指尖被自己捏得没了血色,声音低不可闻。

“小叔叔。”

齐君墨弯腰,将宁安宜的手轻轻掰开。

“乖,别怕,我送你回房间。”

“齐哥哥,这,这是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