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被卖进山里后,我靠空间养家糊口
被卖进山里后,我靠空间养家糊口 连载中

被卖进山里后,我靠空间养家糊口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安逸星辰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夏飞霜 秦睿寒

简介:夏飞霜穿越,开局凄惨无比,从小爹不疼兄嫂不爱的,被哥嫂早早便卖给大山里穷苦人家的儿子做续弦,婆家人多家境贫寒不说,叔公一家百般刁难,娘家时长打秋风,村民百般排挤,幸好喜得老天眷顾,附带随身空间保驾护航,所谓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逆转人生,养家糊口,带领村民发家致富,给这个朝代带来了大大的财富..... 夏飞霜与男主初见时水火不容,从此男主开启了追妻路再到宠妻狂魔,所谓是有钱有权又有闲,人生赢家展开

《被卖进山里后,我靠空间养家糊口》章节试读:

第2章 扫把星


秦家婆母张氏闻言佝偻着脊背步履蹒跚的走向秦家二郎和幺孙女“二郎啊,你兄妹二人可还好啊?”

秦家二郎见到那哈着腰面相沧桑的妇人应声道 “奶奶,您怎么出来了,我们没事儿,奶奶我追到小妹了,小妹还没有被卖掉。”

秦家婆母闻言佝偻着背脊哭泣着,回头指使着后面一瘸一拐跟来的秦家大孙子秦大郎“大郎,快,快帮你二弟把你小妹先送回家去。”

秦大郎瘸着腿急忙应声道“奶奶,知道了,您别急,二郎和小妹没事儿就好,我这就带他们回去。”

“大家快看啊,秦家媳妇和她娘家嫂子怎么都受伤了,秦家婶子,您儿媳伤的可不轻啊,您快过来瞅瞅吧!”说话的是村子里的青年秦二柱。

秦家婆母闻言立马佝偻着背脊走过去,艰难的蹲下瘦弱的身子一边摇晃着夏飞霜的身子一边唤到“飞霜,飞霜啊,醒醒,醒醒啊。”

“哎呦喂,这秦家媳妇可是伤的不轻啊,这老秦家是不是犯了哪路的神仙啊?”

“谁说不是呢,早些年秦家兄弟二人被征兵,老大死在战场上,老二领着一帮孩子回来走后至今了无音讯。”

“就是,就是,秦家大哥累死累活攒下银子,给老二买了个媳妇回来做续弦,结果没能帮衬家里,娘家人还三天两头的来打秋风哩。”

“唉!造孽啊!秦家大哥带着秦老三和秦家长孙秦大郎去山里狩猎受了重伤回来,三天不到没挺过来也去了,如今老三还卧床不起,大郎的腿怕是也得落下坡脚的毛病。”

“唉我说啊,这哪是买回来续弦啊,这简直就是买了一个丧门星回来,三个月不到,这秦家嫂子和秦家妮子去山里找野菜,赶上山体滑坡也受了伤。”

“可不是吗,我看啊是否冲撞了哪路神仙不说,这秦家媳妇可是个实打实的扫把星啊,不是个旺家的。”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此时另一边昏迷醒来的李氏,见没人注意到自己,悄悄的夹着尾巴晃晃悠悠地溜走了,看来也着实伤的不轻。

“都行了,嚷嚷个球啊,米粮多的都有把子力气在这嚼舌根子了?看不见人还昏迷着呢啊?整日的扯老婆舌子不干正事,赶紧的来两个人先把人抬回去。”训话的是秦家村的里正秦书海。

村民闻言谁都不想上前帮忙,因为大家伙都觉得夏飞霜是个扫把星,谁沾上谁倒霉。

“来两个妇人赶紧的过来搭把手,帮秦家嫂子把人抬回去呢,都挺尸呢,刚才还一个一个的气势轩昂呢,怎的让搭把手嫌费力气了啊?”里正大声嚷道。

秦二丫闻言嘴快的喊到“里正伯伯,这夏飞霜就是丧门星,黑心肝的恶毒婆娘,谁敢沾染这破烂货啊?还不倒了八辈子霉啊!”

“是的呢,里正俺们可不敢沾染这丧门星,别平白的染了霉运。”

接声的是老秦家二房的媳妇王梅花,虽说相貌不算太差,可一脸的算计却让人喜欢不起来。

按辈分王梅花和秦家婆母是妯娌,夏飞霜跟着秦老二还得喊王梅花叫二婶呢。

里正听见秦二丫和王梅花母女二人的话立马冷声喝道“王梅花不管怎的说,你也是飞霜的长辈,你们可也算是一家子的,怎的满嘴喷粪呢?”

里正训完王氏继而又道 “秦二丫你也是个不知羞耻的姑娘,十八九岁的老姑娘了,不嫁人整日的跟在你娘后面东家长西家短的,你臊不臊的慌?”

村民们闻言哄堂大笑,秦二丫羞愤难当转头哭啼着跑掉了,王氏见状立马后面追着秦二丫喊到“二丫啊,娘的好闺女啊,等等娘啊!”王氏跑的急了一个踉跄摔了一个狗吃屎。

继而村民又是一阵哄堂大笑,里正喝到“行了,愿意帮忙的留下,不愿意帮忙的通通滚蛋,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村民闻言一哄而散,都怕走的慢了真的会染上霉运一般。

最后只有秦家婆母,里正还有秦二柱和秦二柱的老娘在场,村长见状启声道“二柱娘你看您受累帮着秦家嫂子把飞霜丫头弄回去,二柱你扶着秦家婶子回去。”

秦二柱憨厚应声道“唉!好的,里正伯伯,放心吧,俺和俺娘帮忙把人送回去。”

古代就是这样子,男女大防,所以里正这样安排着,要不然里正和秦二柱哪个不能把夏飞霜背回家呢,就怕外人看见了道是非。

二柱娘郑氏背着夏飞霜,秦二柱扶着秦家婆母,里正也跟在四人身后,一行人踉跄着走向村西头一处破烂不堪的祖屋。

“娘亲,醒醒,呜呜,小五 不要呜呜娘亲死掉。”小团子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生怕这个后娘也死掉了。

夏飞霜被这幼童的哭声吵醒,睁开了沉重的眼皮,循着哭声望去,只见一个妇人坐在床沿不停的抹着眼泪,一个小男孩抱着一个啼哭不止的小团子。

“小妹,以后再也不许管这个坏女人喊娘亲,她卖掉了你三哥哥和你小四哥哥,今日若不是二哥追上你,这会子她连同你也一起卖掉了。”

秦二郎咬牙切齿的训斥着小妹,他恨透了床上的这个女人,一早饿着肚子在田里干活,便听见有村民说眼前这个女人伙同娘家嫂子要把弟弟妹妹卖给人牙子。

夏飞霜撑着胳膊想要起来,但是因为受伤过重再加上两天水米未进,饿的前胸贴后背,导致她心有余力不足。

秦家婆母张氏看见夏飞霜醒来,立马着急的问到“飞霜啊,快告诉娘,你同你娘家嫂子把三郎四郎卖到哪里去了?啊?你倒是快告诉娘啊。”

此时的夏飞霜内心早就有一万只的羊群在草原上奔跑了。

其实她早就在二柱娘背着她回来的路上就醒了,只是因为全身脱力睁不开眼睛。

夏飞霜在回来的路上就已经弄清楚了自己目前的状况,她穿越到了一个历史上没有记载的朝代,且现在拥有着两世不同的记忆,一个是她在现代生前的记忆,另一个则是现在这副身躯原主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