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晓风知南意
晓风知南意 连载中

晓风知南意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三师公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现代言情 穆风意 顾晓南

(青梅竹马+傲娇小奶狗+缺心眼大姐姐)“喂,就你那猪脑子,小心一点吧!不要被臭男人骗了
”这是穆风意经常对她说的话,可是最后既然被他这个臭男人骗了
“穆风意,你是不是活腻了,我要杀了你!”啊……顾晓南,你这粗鲁的女人
打打闹闹过一辈子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展开

《晓风知南意》章节试读:

第6章 猪脑子


时间过的很快,不知不觉顾晓南也已经满18岁,马上就要步入大学,这些年顾廷和陈流君一直没有要小孩,因为他们想给顾晓南唯一的母爱与父爱。

今天是顾晓南高三毕业的日子,18岁的少女就像是那在山谷间飞扬的蝴蝶一样,自由自在,毫无拘束但又美不胜收。

当年那个见到蛇就会哇哇大叫的小女孩,原来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的美少女了。

“爸,妈,我在这儿!”顾晓南挥着手喊道。

“南南,考试考得怎么样,有把握吗?”顾廷温和的问道。

“爸,妈,你们就放心吧!小意思啦!”

“喲,有志气,不愧是我顾廷的女儿!”

“那必须的,我总不能给你二老丢脸不是。”

“你啊!什么时候才能谦虚一点,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越有把握的事情,结果往往出人意料。”

“妈,你咋拆我台呢!还是爸好,嘻嘻!”顾晓南抱着顾廷的手臂说道。

“对了,小穆呢?他怎么不来接我!臭小子!”

陈流君说道: “小穆打电话说,学校今天有篮球比赛!他是篮球队长,不能不在场!我们来接你不也一样吗? 你这孩子!”

“行吧!饶他一次。”

“走喽!回家咯!”

————

一进门,就有个男孩子跑上来迎接顾晓南,他大约十六岁左右,穿着一身白色的球服,留着一个小平头,干净而又阳光,当初那个只会跟在屁股后面的小跟屁虫也长大了。

他笑着说: “怎么样,怎么样,考得如何啊!我还以为你会哭着回来呢!”

少年的笑容很灿烂,左边的小酒窝都在彰显着主人的开心,这种笑容,沐浴春风,但是这笑容在顾晓南眼里咋感觉那么刺眼呢!

“穆…风…意,你是不是活腻了。”

“啊…,我错了,我错了,别揪我耳朵啊!疼…!”“救命啊,顾叔叔,陈阿姨,救我救我!”

穆风意挣脱躲到陈流君的身后。

“好了,南南,小穆是弟弟嘛!要让着弟弟,知道了吗?”

“听到没有,顾晓南,我是弟弟,要让着我!”

“你再叫一句顾晓南,看我不抽死你。”

“顾晓南,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粗鲁了,以后没有人要,你就歇菜吧!”

“穆…风…意,我要打死你!”

“救命啊,有人欺负弱小啊!”

看着两个孩子感情这么好,顾廷和陈流君感到很开心。

——————

凌晨一点

咚咚咚…“晓南姐,晓南姐,你睡着了吗? ”

“顾晓南听着门外的敲门声,不知道他又搞什么幺蛾子!不耐烦的起身开门。”

“穆风意,你又要干嘛啊!大晚上不睡觉,你扯什么疯!”

“晓南姐,我就想你聊聊天,”说完穆风意就大摇大摆的走进顾晓南的卧室。

顾晓南看着他这欠揍的样子,无语了。

“穆风意,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晓南姐,就让我陪着你一会儿聊聊天嘛!你看,你马上大学了,就要离开临城,我就见不到你了!你就忍心让我以泪洗面。”说完闪着布灵布灵的大眼睛看着顾晓南。

“行吧,你要聊什么?”

“晓南姐,俗话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已经满18岁了,按道理是可以谈恋爱了,但是吧!就凭你这猪一样的脑子,一定会被骗的,所以远离男人,保狗命要紧,知道了吗!不要哪天被男人骗了,哭着回来。”

其实穆风意就是想单纯的和顾晓南聊聊天,因为今天班里的林阳和他说,最近经常有女大学生失踪,他就想善意的提醒她一下,就是吧,有时候嘴比较欠,控制不住。

“穆…风…意!”

一股没由来的压迫感从身后传来,穆风意转身一看,只见顾晓南恶狠狠瞪着她。

“哇塞,晓南姐,你别这样看着我,像吃了死小孩一样,我害怕!”

“穆风意,去死吧,啪…,只见一个枕头以飞快的速度打在穆风意的脸上。”

“啊…晓南姐,我错了,我错了,下次不敢了,放过我吧!”

穆风意狼狈不堪的回到自己卧室,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帅脸青一块紫一块的,感叹: “不就是说了一句猪脑子吗? 至于嘛!顾晓南,你个粗鲁的人,啊…痛死我了,女人,太粗鲁了,太粗鲁了。”

————

清晨,穆风意起床去洗漱,看见自己的帅脸,心情糟糕透了“不行,我得想个法子,把脸遮一遮。

此时,咚咚咚……!门外传来敲门声以及顾晓南的声音。

“穆风意,你干嘛呢?快起床吃早餐了!”

“你先吃吧,我不饿!”

“行吧!”

过了一会儿没多久,又传来敲门声。

“小穆啊! 是不是生病了,怎么不想吃东西呢!”

“陈阿姨,我没事,就是有点困,想多休息一会儿,我现在起了,马上就下去。”

“那行吧!”

过了一会儿,穆风意从楼上走下。

“哦哟,小穆,你脸怎么了?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弄的,这是。”

陈流君看到穆风意的脸,心疼的问道。

“噗嗤~”看到穆风意的脸,顾晓南笑出来了声。

“陈阿姨,我没事,昨天晚上起来上厕所的时候,地滑,摔倒了!”

“怎么摔的这么严重,去医院看一下吧!”

“没事,不用去医院。”

“流君啊,小穆说没事就没事了,不用担心他。”

“穆风意看着顾晓南吃饭吃的正香,用幽怨的眼神看了她一眼,说道: “晓南姐,多吃点啊!慢点,千万不要噎到啊。”

“放心吧,噎不到我,我食管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