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我真不是叛逆啊
我真不是叛逆啊 连载中

我真不是叛逆啊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我真的不想出名啊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南乔木 奇幻玄幻 海燕

南乔木穿越到大元王朝末期,到处是起义人士
在这个乱世修仙才是王道, 啥道德经可以修炼?逍遥游也可以修炼?那我无敌了!展开

《我真不是叛逆啊》章节试读:

第5章 南乔木与海燕(两章合一)


“这是我干的?”

南乔木擦了擦眼睛,手止不住抖着。

人生第一次觉得自己如此牛皮。

海燕倒是很淡定,一脸嘲笑的开口。

“不懂就是不懂,儒修可是天地间最克制邪恶的修行体系。”

“那岂不是很厉害啊。”

南乔木眼睛亮了起来,嘴角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海燕不会让南乔木得意太久的。

“儒修的强大是对于邪修来说的,而对于武者?”

“那就是废物,一个儒仙都不一定打得过一个武者的三品半仙。”

海燕哈哈大笑,嘲讽着南乔木。

听完海燕的嘲讽语气,

南乔木头就垂了下来,有些丧气。

“那海燕姐,我不修炼儒修行不行啊。”

南乔木觉得前期选好一个职业是为了后来打基础。

一个只能打妖魔鬼怪的修士有何作用啊。

自己一个穿越人士可不想当一个受气包啊。

南乔木没有那么伟大,为了人族对抗妖魔的事业强行修炼儒修。

海燕却是直接了当的说道:

“这恐怕很难了。”

“武者和儒修本就是两个体系。”

“正所谓好高骛远,贪多嚼不烂。”

“当你儒修是八品时,你的武修修为就会进步缓慢。”

“除非当你武修水平超过儒修,那才是正常的修炼。”

听完后,南乔木明白过来了。

简单的说就是不能同时修炼两种职业呗。

这时候的南乔木很失落,非常失落。

自己本以为凭借穿越者身份就可以笑傲天下。

可这开局就是王炸啊。

“不过~~~~?“

海燕继续开口,表情很是嫌弃。

“虽然我很讨厌儒修,但我知道大元不能没有儒修。”

“哦。”

峰回路转让南乔木失落的心情又回来了。

“儒者真正的作用不是战斗,而是稳定。”

可能是觉得凭借南乔木这智商没法交流,海燕继续解释,

“每一位儒者的诞生都会为国家增添一份国运。”

“国运越强代表国家越强。”

这么一说,南乔木恍然大悟。

怪不得觉得这个儒者如此无用,原来是这样子啊。

儒者就相当于一个辅助,而他的辅助对象不是个人而是国家。

如此说来,那自己的安全是有了保障。

南乔木心里第一次有了点安全感啊。

自己死去,大元的国运就会减少,所以杀自己之前,对手也要掂量掂量啊。

海燕见着南乔木尾巴再一次翘上了天。

嘴角撇了撇,手中的牛皮绳再次紧了紧。

“走了,我的读书人。”

南乔木一脸幽怨的看着海燕,叹了口气也是无奈。

由于有着南乔木的文气,小村庄内的死气无法靠近。

“这里到底死了多少人啊!”

南乔木眼角不停跳动,甚至眼睛都不敢往两边瞟。

全是白骨,厚厚的一层白骨啊。

海燕的眉头已经拧成一块了,从背后拿出了她的武器。

一把闪着青光的小型长剑。

“我们麻烦了!!”

海燕刚说完,一团黑色的不明液体从地底涌了上来。

而它的目标正是南乔木。

海燕反应快速,一剑将黑色液体挑飞。

“南乔木,用好你的文气,我们麻烦大了。”

越来越多的黑色液体从地底涌了上来,带着一些腥臭。

随着黑色液体的增多,海燕也开始应接不暇。

再没有功夫管南乔木了。

“诶诶诶,海燕姐。”

南乔木傻了,这次的黑色液体太多了。

简直是铺天盖地。

看了看艰苦作战的海燕,南乔木脸垮了下来。

“完了完了,全完了。”

凭自己这点微末道行,今天可能是有点危险了。

黑液的速度很快,容不得南乔木思考。

只能催动文气变成一道蓝色的盾牌。

说起来这文气还有点用,黑液接触到盾牌就会直接消融。

南乔木乐了,这黑液不但没有消耗自己的文气,反而还会被文气吞噬掉。

这不就是永动机了吗?

你打我我不掉血,还尼玛回血。

相反,海燕那边的情况就有些不乐观了。

一人一把剑如何可以挡住这无穷的黑气,

终究有一些漏网之鱼的,

一颗比较小的黑液越过了防护,打在了海燕的肩膀处。

“啊~”

海燕惊呼一声,急速后退。

右手处的剑更是舞得密不透风。

左手无力的耸拉下来,肩膀处一道黑色散发着腐烂气息的伤口出现。

而且这道伤口还呈现着继续蔓延的态势。

“海燕姐~~”

南乔木举起自己的盾牌来到海燕身边,

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海燕肩膀处的黑气就蔓延到胸口。

“别……别管我,快走。”

海燕气若游丝的喊道。

南乔木这种时候可不能听话了,

“别吵,我的文气可以克制这毒气的。”

南乔木就要为海燕疗伤,但海燕还是制止了。

“不,不行的,如果治疗的话,你的护盾就会消失的。”

海燕抓住南乔木的手,一脸的严肃。

“那怎么办啊!”

南乔木急的直跺脚,这种超自然的事情真的涉及到了知识盲区。

海燕此刻也是气若游丝,磕磕绊绊说道:

“南……乔……木,你……听着。”

“咳咳咳。”

“这是邪灵阵,这种……阵法……是有阵眼的,只要找到就可以破了。”

海燕此刻又吐出一口黑血,脸色再一次变得惨白。

“那个阵眼不出意外应该在黑液最深厚的地方,你要……”

海燕头一歪,直接晕了过去。

南乔木听的是一愣一愣的,阵眼、阵法、邪灵阵?

这也没有听过啊。

还有什么黑液最浓郁的地方?

这遮天蔽日的黑液,你让我找最浓郁的地方?

南乔木现在是一个头两个大,唯一知道的就是时间很重要。

如果在再不救这个暴力女,那后果……。

“算我欠你的。”

南乔木背起了海燕,有点柔软有点茉莉花香。

其实这个暴力女睡着的样子还挺好看的。

南乔木心里出现一些小念头。

由于增加了重量,南乔木的速度大受影响。

抬头看着漫天的黑液,努力找寻着最密集之处。

“这,这是?”

南乔木发现了一处奇怪的现象。

南方那一处黑液有些奇怪,是呈现一个螺旋状,类似于喷发状。

这种情况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源头。

现在也没有什么办法了,感受到背部那逐渐变得冰凉的娇躯。

南乔木感受到了时间的紧迫。

没时间了,南乔木选择了最省时间但最危险的道路。

盯着最密集的黑液向那一处进发,一旦选择错误就再没有机会翻身了。

托着海燕的大腿,南乔木开始冲锋了。

只是来到这个异世界第一次拼命。

无数的黑液打在文气形成盾牌上。

哒哒哒,

就像身处于枪林弹雨的战场上。

巨大的后坐力给南乔木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一步两步……,

南乔木看到了这次的目标,一块发着黑光的石头。

拿起海燕的宝剑,一剑劈下。

那石头迸射出大量的光线。

奈何南乔木是一位儒者,天生克制这些邪恶的东西。

宝剑一寸寸逼近,石头的光芒也是一点点消退。

咔擦~~~,

随着声音,石头开始四分五裂。

那漫山遍野的黑色液体也随之消失了。

哐当,

南乔木把把宝剑扔在了地上,累的一屁股坐下。

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就差一点点,差一点点啊。

暗道一声侥幸。

南乔木伸出手探了一下海燕的鼻息,还是温热的。

将体内残余的文气传入海燕的肩膀伤口处。

结果很是喜人。

文气果然是一切妖邪的克星,不出两个呼吸,海燕呼吸就平稳下来。

而且身上的黑气全部消失了。

“呼,累死老子了。”

南乔木大舒一口气,有种再世为人的错觉。

**,

掌声从一间房屋的后方传来,

哒哒哒,

伴随着一阵脚步声,一黑衣女子现出了身形。

此女子薄嘴唇,高鼻梁身体曲线更是没的说,那勾魂夺魄的粉色眼珠更是惹人心动。

“好啊,好啊。”

“居然有人能破解我的阵法,当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女子的声音透着满满的魅惑,每一个动作姿态都有着让人冲动的**。

“你你……你是谁?”

南乔木感觉到自己身体变得很热,非常热。

浑身的血液都在燃烧一般。

自己变成了一只飞蛾,

而那女子就像是一个火源,不断吸引着南乔木过去。

“我我,控制不了了。”

南乔木感到一阵恐慌了,身体居然不受控制的开始走动。

对面的女人就像个磁铁。

“对,快过来。”

那妖媚女子勾了勾手指,身上的粉色气息释放的更加浓烈。

虽然南乔木极力抗拒着那一股子控制力,但~~~毫无作用。

眼看距离那妖女越来越近,南乔木痛苦的闭上眼睛。

“臭婊子,我咒你……”

刀光剑影,寒光闪烁。

也就在刹那间,南乔木感受到脸部的一丝温热液体,咸咸的很腥。

睁开眼,就见到了从未有过的景象。

“啊啊————————”

高达150分贝的尖叫让海燕把耳朵捂上。

那妖女转瞬间变成了一具无头尸体,血还在不断地喷洒。

而海燕宝剑上不断滴落的血迹也证明了凶手。

“叫什么叫啊,脱脱的娃儿怎么能如此的胆小。”

海燕一声怒吼,配合着她剑上血迹,颇有些吓人。

南乔木停住了尖叫,手还不断地抖着。

显然受到了巨大的惊吓。

作为一个现代人,对于这种口味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如果不杀她,我们都得死。”

“她可是野草的暗影杀手啊。”

海燕其实也有些后怕,没想到义父如此狠毒,居然派出暗影杀手。

拿出一块手帕,擦去剑上的血迹,一脸的漠然。

这可能是这个时代的通性,对于生命的无视。

“暴力女,你杀人也不说一下吗?”

南乔木直接开骂。

但骂完后,场面瞬间变得有些尴尬。

海燕脸上出现杀气,咬着牙齿,缓缓吐字:

“你再说一遍~~~”

南乔木已经感受到地狱的气息。

“斯密马萨,对不起啊,我错了,燕姐,错了啊……”

“啊啊啊啊~~~~~~~~”

这是一场单方面的虐打,场面极度不适。

夕阳下,一双纤细小腿踩在南乔木削瘦的背上。

“知道怎么听话了吧,”

“知道了,燕姐。”

南乔木一脸的疲惫,和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恩,你叫我什么?”

海燕脸色变得不对起来,脚上的力度继续加大。

“断了断了啊。”

南乔木脆弱的身体不停地扑腾着,口水都流了出来。

“燕姐,哦不,主人主人我错了。”

南乔木终于还是说出了如此羞耻的词汇。

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恩,这才乖。”

海燕摸着大腿软肉的那一块乌青,吐槽不已。

这小子当时也太使劲了吧。

不过海燕看向南乔木的眼神发生了一些细微变化。

他其实也挺有安全感的。

女孩子的小心思,南乔木这个万年宅男说是不会了解的。

“燕,阿不,主人我们要回城吗?”

南乔木还是有些害怕海燕那如魔王的压制力。

主要是那拳头是真的痛啊。

“不回了,我们二人都有伤在身,回城里有些危险。”

海燕根据实际情况分析了一下,决定还是随便找个山洞休息一下。

这种事情两人经历的多了。

最后还是找到了一处山洞,杀死居住的野熊抢下来。

火焰升腾而起,火堆上树枝穿着的熊掌正兹兹冒油。

两个面对面坐着的男女陷入了沉默。

一起住山洞的经历两人也有过,

但今天明显有些变味了。

海燕摸着大腿处淤青想入非非,眼底含着春水。

而南乔木却是一边烤着熊掌一边想着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怎么把称呼问题纠正回去,

这个暴力女居然无师自通自行觉醒了奇奇怪怪的东西。

两个各怀心事的人,依旧是一言不发。

“主人,我想和你说个事情。”

南乔木想了想觉得还是要把事情说清楚,

称呼问题一定要及早更正,不然自己名扬天下时。

一群人指着自己说,你看这人虽然修为天下第一,

但他是那个反贼的奴隶啊。

这种事情绝对不可以发生。

“恩,你说~~~”

海燕脸色泛红,红唇微张,一种温婉之气开始蔓延。

南乔木明显看出了海燕有些不对,

摸了摸她的额头,

“也没发烧啊,怎么脸这么红啊。”

“你给我去死啊。”

海燕红着眼,一拳打了过去。

……

“主人,我错了,我错了。”

……

南乔木的计划再次落空,

看着缩在角落,抱着膝盖生闷气的海燕。

南乔木还是决定关心一下,

“主人,您是不是气饱了,那这两只熊掌我就吃了哈。”

“滚~~~~”(150分贝)

好吧,南乔木就活该单身一辈子。

经过一晚上的恢复,南乔木已经好了。

除了脸上的伤痕没好外!!!

“早上好啊。”

面对南乔木的问好,海燕只是轻蔑一笑。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这样子吓得南乔木一跳,随后就反应过来。

“不好意思,主人,我忘加称呼了。”

海燕额头满是黑线,强装镇定,

“很好很好。”

“你给我死啊。”

“啊~~~”

美好的一天由挨打开始。

刚出了山洞,

海燕本来轻松地表情变了,怒目圆睁,

“小心。”

宝剑弹射而出,左手将南乔木一把推开。

无数的箭矢像一张密闭的大网,向着海燕笼罩而下。

从这些箭头上漆黑深邃的颜色可以看出,这都是有着剧毒的。

海燕不慌不忙,双手舞动。

一道道气流就将大部分的箭矢给带跑偏了。

而极少部分的箭矢被海燕以极为灵动的身法给躲闪而去。

抬头一看,对面则是乌泱泱的官兵严阵以待。

最前方的正是荆州的巡抚张成。

“野草帮的绝顶轻功,惊鸿步?”

本来张成是不相信野草帮敢如此招摇过市,就算出来行动,也不会被自己的小舅子认出。

现在看来自己的这个小舅子还是有些能力的,回去之后可能要重用了。

“野草帮妖人,还不束手就擒。”

张成坐着高头大马,手里拿着流星大锤。

脸上显现着正气。

海燕却是讽刺一笑。

“妖人?你们才是妖人。”

“你们看看这附近的村庄,大地荒芜,竟然一根野草都没了。”

“你猜猜农民们没有吃的,会不会吃野草树皮,亦或者是人?”

面对海燕的反问,

张成眼里闪过一丝犹豫。

不过他可是荆州巡抚从二品的大官,怎么会因为妖女的蛊惑之言而生恻隐之心。

“大胆妖女,胆敢反抗,给我拿下。”

张成身后那数以万计的官兵一拥而上。

万人冲锋,气势磅礴。

后方的南乔木脚步虚浮,随时准备跑路。

这辈子从来没有经历这么刺激的事情。

几万人拿着大刀杀气腾腾地冲过来。

单单凝聚而成的杀伐之气就让南乔木受不了了。

前方的海燕却是混不在意,

武者本就是为战场而生的,战场之气只会加强武者的实力。

“小子,看清这些狗官的嘴脸了吗?”

“哈哈哈。”

海燕提剑上前冲锋,八品大武师的真气肆虐起来。

倩倩素手挥动间就会有一个或者几个士兵倒下。

而那些士兵的兵刃却破不了海燕的防御,只能任由她不停地横冲直撞。

血液不断蔓延,生命不断流逝。

隐隐约约形成了一个有趣的画面,海燕的身边空出了一个几丈远的空间。

每个士兵都是一脸的惶恐,这简直不是人啊。

远处的张成脸色变了,嘴角不停抽动。

没有想到随便碰见一个叛逆分子都是八品大武师。

看这女子还很年轻,看起来其修行潜力很是强大啊。

这种修士可不是靠军队就可以打败的。

张成下定主意后,高呼一声,

“全军撤退。”

那几万士兵早已被杀的肝胆寸断了。

此时听见主帅的命令,那是一个个往死里跑路了。

踩死的士兵不在少数。

这时候海燕却不肯放过这些杂牌兵。

“不许走。”

一个起落就上前追击而去。

“唉唉唉,穷寇莫追啊。”

后面的南乔木哇哇叫地跟了上去,看人家在万军丛中如入无人之境。

而自己呢?

只能跟在后面喊喊加油?

南乔木觉得这个儒者真是个脑残职业。

前方催马逃跑的张成露出了一丝浅笑。

“野草帮的妖女,不知道穷寇莫追的道理吗?”

海燕当然不知道,前方早已是天罗地网。

就这样追追逃逃间,双方进入了一个大峡谷。

张成此刻也调转马头,一脸的笑意。

前方的大军停下,海燕有些奇怪的看了过去。

一瞬间,脸色就变了。

峡谷的上方竖立着几个大石碑。

各自连接着,组成了一个镇字。

这是赫赫有名的禁魔阵。

只要在此阵中的武者没有到达制阵人的水平,就会被限制真气输出。

而没了真气的武者就像是没了牙老虎,绝对是要束手就擒的。

“卑鄙。”

海燕眼神变得严肃起来。

马上的张成,却是哈哈一笑。

“笑话,我等是大元官兵何来的卑鄙。”

“我等讨伐野草叛逆就是正义。”

“来人,妖女没有真元了,给我乱刀分尸。”

士兵们早就蠢蠢欲动了,一声令下。

自然是个个杀气向前。

“等等---————我啊!”

后面跑得不快的南乔木终于是过来了。

给张成看的是一愣一愣的,我这里那么大一个阵法看不见吗?

进来送死吗?

海燕的脸色也是有些绷不住了。

无语的看向南乔木,

但转瞬间眼神也开始柔化,

“罢了,我们死战吧?”

“啥!”

南乔木一脸懵逼的看着冲进人堆的海燕。

此刻的战局发生了大逆转,

战神般的海燕开始了负伤。

身上的衣服快被血水染透了。

士兵们奋不顾身的上前杀去,死了一个上两个。

没有真气,海燕消耗的就是体力。

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女子的体力本就是劣势,没多久就开始无力起来。

在挑开士兵兵器时候,后方被划了一刀。

顿时血流如注。

“好机会!”

张成大喊着,眉头全是欣喜。

双脚用力,飞身而起。

砰,

实实在在的当胸一脚,

海燕惨叫一声,飞了出去。

“燕姐。”

南乔木眼睁睁看着海燕被打伤却是无能为力。

大声呼喊。

张成这一脚十分狠,

没有真气防护,海燕的胸口很明显的坍塌进去了。

海燕受此创伤明显有些难以为继,爬都爬不起来。

“小子,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

张成嘴角带着一丝嘲讽。

“为什么?为什么?”

南乔木眼里有无名怒火。

虽然暴力女总是欺负人,打人。

但除了我南乔木没有人能伤害她。

张成抖了抖自己的右手,抡圆了膀子就是一巴掌。

啪,

结结实实的一巴掌把南乔木打的口吐鲜血,耳朵嗡嗡作响。

“你问我为什么?”

“我告诉你?”

张成指着海燕咆哮道:

“你们野草帮人人都该死!”

“我的阿姆,我的阿姊,都被你们这群魔头杀害了。”

张成刚硬的脸庞流出了泪水。

声音越发疯狂。

“你们野草帮就是魔头,魔头啊。”

“冤有头债有主,杀你亲人不是我们,你为何要滥杀?”

南乔木红着眼睛怒吼。

那些士兵已经举起了长枪准备给海燕补上一刀,这怎么不让南乔木瑕疵欲裂。

“住手!”

南乔木没去管那长枪刀阵,强行运转起文气的力量。

隔绝开所有的攻击,支撑到海燕身边。

双手张开像护小鸡仔一般,守在海燕身边。

**,

张成拍着手缓缓上前,

“好一对魔教的狗男女。”

“你!”

张成指着南乔木,

“一个八品的儒士有什么资格守护她。“

张成的话字字珠玑,却句句在理。

“我拿命!!!“

南乔木噗的吐出一口鲜血。

刚刚强运功力让他经脉损伤严重,已经到了崩溃的地步。

“乔木,你过来。“

海燕在背后虚弱地说道。

几步上前,扶着奄奄一息的海燕。

“燕姐,我……“

海燕抓住他的手,一脸的柔和,

“乔木,我今天可能要死在这个地方了。”

海燕咳出了几滴鲜血。

“我有两句话想说。“

“咳咳咳。“

“第一件,我喜欢你。“

海燕说出此话时,本来有些惨白的脸颊变得通红。

南乔木此刻就算是再笨拙也知道怎么表达了。

“燕姐,我我我……也是。”

海燕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