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这个蝼蚁有点不简单
这个蝼蚁有点不简单 连载中

这个蝼蚁有点不简单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生如夏花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奇幻玄幻 宁嫣儿 温良

荒古之地升起一朵红云,夜间万千鬼怪浮沉,展翼千百丈的龙雀、独角六足的水蛟、拥有世间最强大血统的五爪金龙…… 一切起源,只因天降神物
弹丸之地的少年,背负一柄黑木剑,自大千世界的角落走出
蝼蚁虽弱,亦有撼天之志
展开

《这个蝼蚁有点不简单》章节试读:

第3章 我看我未婚妻


找到一家不错的酒楼,温良落座,点了一桌子的饭菜,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不得不说,外面的饭菜,比起山里面的,不知道好了多少。

不过,这句话他不敢在老太婆面前说,平时负责做饭的,就是老太婆,要是被老太婆知道他嫌弃自己做的饭菜,他哪怕不死,也会被折磨的只剩下一层皮。

温良惊恐的哆嗦一下,左顾右盼一眼。

幸好,他离开了山里,否则少不了挨一顿毒打。

另一边的酒桌。

“话说,也不知道宁家二小姐这朵金花,最终会落入谁家。”一名唇边长有一颗大痣的青年灌了一口酒,说道。

“关你王二麻子什么事,落入谁家,也不可能落入你王二麻子家。”身旁的同伴嗤笑一声。

“宁二小姐天生丽质,有倾国倾城之姿,怕是嫁出去,也是名门望族,不是我等凡夫俗子可以染指的。”另外一人则给二人泼了一盆冷水。

“那可不一定,宁家不是开始为宁二小姐的婚事招婿了吗,只要通过宁家的考验,谁都可以成为宁家的姑爷。”大痣青年不服。

“这话你也信?无非就是宁家找了一个借口罢了,如今宁家在赵汉诸侯国的权势越来越大,不知有多少人想跟宁家联姻,怕是能通过考验的人,都是宁家内定的人。”

“再者说了,就你这花拳绣腿,你觉得你能够胜过那些大家族的天才子弟吗?”泼冷水的那人继续毫不留情的打击道。

就在一边大快朵颐的温良,听得一清二楚。

他不是宁嫣儿的未婚夫吗?难道说,宁家有好几个二小姐?

温良都顾不得吃了,这可是关系到他的婚姻大事,老爷子和老太婆还准备着抱大胖小子呢,不成亲,出来鬼混,这俩人非得弄死他不成。

连忙走到那三个人的酒桌前,温良问道:“几位大哥,你们刚刚说的宁家二小姐,是不是叫宁嫣儿?”

“对啊,怎么了?”大痣青年点头说道。

“朋友,你该不会也有这种想法吧?如果有,我还是劝你尽早放弃,这是不可能的。”旁边的一人笑说道。

大家都是男人,这种事,不言而喻。

何况,宁嫣儿还不是普通的女人,小小年纪,就长得倾国倾城,更别谈长大之后了。

“几位大哥,能否带我去一趟宁家?”温良没在意那人的劝阻,他未婚妻公开招婿,说严重点,他还没进门,头上就长满了青青草原。

“不是吧,朋友,你认真的?”大痣青年也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他刚刚说是那么说,但也只是逞口舌,要他真去参加宁家的考验,他还真不敢。

“那还能有假不成。”温良笑了笑,怕这几人不同意,他顺势帮这几人付了酒钱。

穿过熙熙攘攘的大街,三个人带着温良,来到一座气势恢宏的府邸前,红砖绿瓦,富丽堂皇,在高高的台阶之上,挂着一面龙飞凤舞的金匾,匾上刻有二字。

宁府!

“果然气派。”温良点点头。

“呵呵,温兄弟,这何止是气派,你要进了这宁府里面,会更加惊叹。”大痣青年笑说道。

“温兄弟,虽然我很不想说,但咱们这些黎民百姓,就不要奢望攀高枝了,还是找个贤惠的良家女子吧。”其中一人拍了拍温良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心里有数。”温良笑道。

“唉,既然如此,那就祝温兄弟好运。”大痣青年叹了口气,他对温良观感还是挺好的,不过,既然怎么劝都无济于事,他也不会浪费口水。

像这种不自量力的年轻人,还是需要一定的打击,才能幡然醒悟,知晓自己是个普通人,跟这样的大户人家,有极大的差距。

温良走向前,便被门口的两名护卫拦了下来。

“你想干什么?”护卫冷冷斥道。

“我要见你们家主。”温良说道。

“呵呵,我们家主是你想见就能见的?你最好给我滚远点,不然别怪我不客气。”护卫冷笑说道。

或许是在宁府当仆人久了,也渐渐把自己当成了宁家人,对待这种妄想攀高枝的人,极为看不上眼,语气与眉宇之间,充斥着各种倨傲。

“把这个给你们家主看,他就会见我了。”温良取出一枚深绿色的凤玉,这是老太婆说的,只要把这枚凤玉给宁家看,宁家就会把女儿嫁给他。

谁知那名护卫接过凤玉,讥讽一笑后,随手就扔了出去。

还好温良眼疾手快,及时接住了凤玉,否则必然是玉碎。

“什么垃圾玉,快滚。”护卫不留情面的呵斥。

温良刚想说话,大街上突然来了一辆华奢贵气的马车,径直来到宁府前。

“见过二小姐。”

护卫躬身行礼,急忙凑向前。

二小姐?

温良惊异,那不就是他未婚妻吗?

他看了过去,从马车上,缓缓下来一名白裙长发的少女,长得极其精致,柳眉杏眼,明眸皓齿,肌肤白中带粉,身上有一种我见犹怜的绝美气质,使人过目不忘。

纵使只有十六岁,已然拥有祸国殃民的容颜。

“他是谁?”

宁嫣儿注意到了一旁的温良,这并不是说温良有多出众的外表和气质,能让宁嫣儿为之侧目,温良充其量也就是比一般人俊朗一点。

最主要的原因,是温良跟其他人不一样。

温良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没有其他人那种自惭形秽的感觉,而且眼神正在不断的扫视着她的身体,这让她颇有几分不舒服。

“一只癞蛤蟆。”护卫简短说道。

说完这句话,他气势汹汹的走到温良面前,怒斥道:“谁让你站在这里的,还这么大胆的打量宁二小姐,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

“我看我未婚妻,关你什么事?”温良笑了,非但没有收敛,反而越来越放肆了,对一脸不喜的宁嫣儿疯狂眨眼。

“看来你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护卫被温良这番话激怒了,拔刀便要砍向温良。

温良泰然自若,连黑木剑都没有用,仅两个照面的功夫,他就擒拿住护卫的手腕,膝盖微微的向前一踢,正踹在护卫的腹部。

先前还具有吃人姿态的护卫,此刻狼狈不堪的躺在地上,不断痛苦**。

“你敢对宁家护卫出手?你找死!”旁边的一名护卫大吼,一时间也不敢轻举妄动,温良能打残他的同伴,自然也能打残他,说明是个不好惹的练家子,最好是等到其余人赶到,再一并捉拿温良。

“够了!”

宁嫣儿轻声说道,看向温良,“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不想干什么,是他们不让我进去,见宁家的家主。”温良无奈。

“你要见我父亲干什么?”宁嫣儿皱眉问道。

“跟你成亲。”温良如实回答。

“你在做梦吗?”宁嫣儿被温良这番话气得发笑,她有点怀疑,温良不仅是个登徒子,还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癞蛤蟆。

“那你是觉得我在跟你开玩笑吗?”温良多多少少也有些怨气了,怎么娶个媳妇会这么难,老爷子不是说,去了就可以直接成亲了吗,怎么这一家人,防他跟防贼一样?

“你要是有本事,就去宁府召开的比武大会,战胜那里的所有人,我自然会考虑嫁给你。”宁嫣儿冷冰冰说道。

“我为什么要去参加比武大会?”温良满脑子的疑惑,他是来成亲的,不是来跟人比武的。

“你不是要娶我吗?只有成为第一,你才能够娶我。”宁嫣儿淡声说道,有句话她没说,即使这个人是第一,她也不可能会嫁给这么一个人。

“你慢着,把这玉佩给你父亲,我就在宁府外等他。”温良看宁嫣儿要走,急忙把先前的凤玉递给宁嫣儿。

“那你慢慢等。”宁嫣儿握着那块劣质到不能再劣质的凤玉,摇了摇头。

温良百思不得其解,席地而坐。

刚刚看了好几眼,这个宁嫣儿的屁股也不是很大,而且脾气也不怎么好,怎么老太婆要让他娶这么一个女人,这要是娶回家,还不是天天跟他吵架?

温良一想到以后的日子,吓得连连打哆嗦。

太可怕了。

不过,这不娶也不行,老爷子和老太婆都跟他放了狠话,争取今年成亲,明年生个大胖小子。

否则,就拿他撒气。

温良苦恼的叹了口气,太艰难,太憋屈了。

晚上。

宁府的宴席大厅,宁嫣儿心不在焉的吃着餐盘里的佳肴,心绪不知飘向了何方。

正上方坐着的宁玉成接连叫了好几声,见到宁嫣儿都没有缓过神,一把拍了拍桌子,碗筷刀叉掉地,这才将宁嫣儿的心绪唤了回来。

“嫣儿,想什么呢,这么入神,都叫了你好几声了。”宁玉成皱眉问道。

“没什么。”宁嫣儿摇了摇头,脸上的笑意有些勉强。

“你是不是对我插手你婚事这件事耿耿于怀?”宁玉成一眼识破宁嫣儿心中所想。

“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宁嫣儿目光闪烁,没有抬头。

“我知道你很不满我的决定,我也知道,你喜欢的是赵东升,可是,你要明白,赵东升是赵汉诸侯国的太子,未来的皇帝,我们宁家掌握的权势虽然很大,但也仅此而已,你是不可能嫁给赵东升的,赵东升,也必然不可能娶你。”宁玉成淡淡说道。

“可是为什么?我想知道!”宁嫣儿紧咬下唇,眼中含泪。

“因为互相猜忌。”

宁玉成迟疑了一会,说道:“我们宁家之所以能在赵汉诸侯国站稳脚跟,掌握权势,不单单是我们宁家底蕴深厚,其次,还是因为我们宁家的实力够强,强到连龙椅上的男人,在考虑对付我们时,都要斟酌一二。”

“一旦我们和皇室结合,我们宁家的力量,就会被皇室蚕食干净,届时,赵汉诸侯国,将再无宁家的存在。”

“为什么不能够和平共处呢?”宁嫣儿不甘心。

“卧榻之下,岂容他人酣睡。”宁玉成冷冷的说道。

“这件事你以后就不要再想了,其他事,我都可以依你,唯独这件事,不行。”

“那我呢?难道我就是宁家外交的工具吗?”宁嫣儿哭道。

说完,她泣不成声的跑出宴席大厅。

从她身上,突然掉了一块玉佩下来。

宁玉成瞥了一眼,身旁的门客捡起从宁嫣儿身上掉落的玉佩。

“这个是……”

宁玉成摩挲着沙沙的玉质,脸色蓦然一变,回忆一下子就拉回了十六年前……

那时的他,还不是宁家的家主,掌权的人,是他的父亲,被数十个诸侯国如敬杀神,更拥有人屠之名的男人。

可谁都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在见到一对老夫妻的时候,比见到皇帝还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