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浮华似生
浮华似生 连载中

浮华似生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文昔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姜黎 封栖

一夜之间,家破人亡
那究竟是一场预谋,还只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而在那场灾难的背后,究竟又隐藏着什么
展开

《浮华似生》章节试读:

第2章 岫玉


“坤子,你先回去跟婶儿说声,我晚上过去吃饭”

封栖穿着皮草的毛呢大衣,领口处还塞着一条暗红色的围巾,皮草的领口是交领的,表面看着只有领边有一圈灰色的长毛,但实际上在大衣的里面还缝着一层厚厚的羊毛。

她站在院门,一边戴着手套一边同鹏坤说着话。

“好了,你回去的时候也小心着点”

“好,你放心吧,姐,俺这么大块头可不是白长的”

封栖看着他那一脸的憨样,她觉得她还是不要打击他的好。

最后由于俩人的方向不同,所以走了两步过后就分开了。

“嘶,这天还真冷”

虽然她嘴上这么说着但她脸上的神情却并不是这样说的。

十来分钟,她从对街走到临街的一处店铺里,然后从衣兜里拿出一把长钥,将它按进锁里

“咔哒”

锁开了,推开门,里面竟然是个货仓,而且还堆了一堆的布料以及还未开采玉石。当然,在一旁还有几个木架,上面垒着一堆茶叶。

她将门关上,从内用木栓栓住,然后走到放置茶叶的木架处,踢了一下垒在旁边的玉石,然后朝玉石的方向挪动木架,里面竟然出现了一个暗室。

封栖推开了一条刚好容她通过的缝隙,待她进去以后便又将门合上了,而原本被踢开的玉石在没有木架的阻挡下又滑落了几块。

“嚓”微弱的火光在漆黑的地道中亮起,随着她的动作将一旁挂在墙壁上的煤油灯点亮;火柴被熄灭,一只手举着灯,沿着地道往前走。

一直到她走到地道尽头,被一块嶙峋的岩石堵住了尽头,显然这已经是地道的最深处。她将灯挂在一旁的石壁上,轻便地踏在两边的石壁上借着力;用力的扣住顶部石壁上的凹槽空隙,而后便掀开了一道口子。

将那口子打开,将手撑在上面,轻而易举的便翻了出去。

出去的位置是城中近郊的一处院子,按正常的路线来说是要在城中商铺宅子绕一圈才能过去的。但奈何封栖她不按正常路线走,而是直接从城中铺子的地道里走,那便是直接穿过去,这倒是省了不少的事儿。

“谁?”门从外面朝里推开,一个矮瘦矮瘦的男人拿着根竹竿从外面冲了进来。

封栖搬着石砖刚好将口子封住,就见到拿着竹竿冲进来对着她的孙涛。

“是我”

孙涛一看“诶嘛,是老大”自己人不吓自己人,赶紧将竹竿藏到身后,但这么大根竹竿要看早就看见了,藏也没啥用。

她起身,拍了拍手上灰土“瘦猴,胖子呢?”

“啊?胖子啊”孙涛拿着根棍子,听到封栖突然问起胖子,眼神不禁有些飘忽。

封栖瞟了他一眼,见他这一副吱吱唔唔、飘忽不定的模样,便知他定是有什么事瞒着。

“去山里打猎了?”封栖装作没察觉的模样随口问了一句。

孙涛一听,这可是个好借口啊!于是他仿佛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狂点着头“啊,对对对......是去山里打猎了。他说天冷了,去山里打几只野兔子回来剥了皮毛做毛靴。”

封栖轻嗯一声,说道:“今个儿雪那么厚,去山里打野兔,怕也是闲的慌。”这大雪厚的,人走在路上都得陷进去,别说打野兔了,怕是连野兔的影子都难看到。

这会儿,听着封栖那调侃的语气,孙涛这才反应过来,他这是被老大给套路了。得,他得完。

果然下一刻他便见着老大手上突然多出了根胳膊粗的木棍,看看老大手上的木棍,再看看他手上的这根两指粗的竹竿。这一刻的他反应迅速,身体比脑子快,迅速地将那根细竹竿扔掉。表情也迅速地转化为一副狗腿的模样“老大,我错了,我不该替胖子那狗日的骗你”

然后又二话不说的冲到封栖跟前蹲到地上,死死抱着封栖手里垂着的那根木棍。哼哼唧唧的嚎了两把“老大啊老大,我啥都说,啥都说。俗话说,君子动口不动手呐。咱要好好说话,咱要不...要不先把这根棍子给放下,然后咱在慢慢地细说”

封栖低着头,瞅着他那没骨气的模样,还有那耷拉着的三角眼,嘴角一抽“这怂货”然后扯了扯棍子,没扯开,果断松手。

孙涛用力地搂着棍子,哪想到封栖会来个突然松手,弄得他完全没反应过来,一个屁股墩儿地坐到地下,疼得他直咧咧。

可奈何他家老大不是个体恤的人,又只瞟了他一眼。一个大男人,不就摔了个屁股墩嘛,小问题。“说吧,人呢?哪儿去了?”

孙涛一脸委屈,老大果然狠心,但还是得好好回话“去,去**了”

封栖眉头一蹙,她素来不是很喜欢**,连带着她底下的人对**也是却之不恭,而且以胖子那老实的性子,也不像是会去**的。

“**?哪个**?”

孙涛从地上爬了起来,听着老大问起是哪个**,便一脸气愤地说道:“还不是那马成才的**”

说起那马成才,那跟他们可是新仇旧恨一大堆,那狗日的实力不咋样,但恶心人那可是一样一样的。光是想着就让孙涛忍不住地抱怨几句“老大,这次可真不是胖子故意上门找茬儿来着,实在是这马成才太恶心人了”

封栖轻嗯一声:“说说,怎么回事?”

孙涛看了眼周围,这才反应过来他们还站在柴房呢。嗯......看了下周围被捆成一堆的柴火以及靠在墙壁上的各种农具,他突然意识到这个地方好像不太安全,主要是万一老大这暴脾气暴发了......那后果好像......所以他觉得,要不还是先换个地方说话比较好。

于是......

“老大,要不...咱先换个地儿?咱站这儿聊是不是不太好?”

“嗯”封栖应了一声,一直站柴房里好像确实不太正常。

危机解除的孙涛终于松了口气,赶紧殷勤的将门拉开。

离开柴房后,进了主屋,孙涛拎起放在门口炉子上煨着水壶,将热水倒进桌上的茶壶里“老大,我给你倒杯热水暖暖手。”

摘下手套,捧着正冒着热气儿的热水,温热的茶水透过杯体将温度传递她手中,这不禁令她原本冰冷的双手放松了许多。

孙涛也捧着杯热水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下老大的神情,见老大的眉头疏缓,表情平和,想来老大现在心情应该还可以,于是这才将事情发生的过程缓缓道来。

“几天前马成才拿着块白菜大的假玉石来咱们店里,非得说那玉石是咱们店里的,还拿着一张签字画押的抵押书以及一张咱们店里出示的票据。

“胖子看了眼那玉石又看了眼票据,胖子那眼睛,一眼就认定那玉石是假的,而且绝对不是咱们店里的东西。可问题是,那玉石虽然是假的,可那票据却是真的”

“后来胖子就按着那票据上的日期去查,果然查到了那玉石是被一个叫许来福的人给买走的,而那许来福家里有从前倒是挺富有,但是后来没过多久就被他给全部败光了,就因为他好赌”

“而胖子那脾气您也知道,就那直来直去的,他直接就跟那马成才说那票据是店里的,但那玉石不是。可这无凭无据的,咱说不是就不是,那也没人信啊”

“于是这事儿就这么僵着了,没办法,胖子就让马成才先将东西拿回去,三天后再拿过来”

“那马成才那会儿可能想着咱们肯定找不到证据,就算给我们三天时间也定然找不到问题,于是就给咱烙下了狠话。”

“结果哪想到,这还真给胖子找了破绽,而正儿八经从咱店里买的那个其实早就被许来福家里人拿去当了,许来福后来给的那个根本就是个假的。”

“那马成才也是个蠢的,竟然连真的假的都分不清,活该被骗。”说着说着孙涛还是忍不住地骂了那马成才几句,毕竟那人跟他们关系不好,也没少找他们麻烦。

“所以,今个儿胖子就带着人亲自去**抓人去了”封栖听完,眉头轻蹙显然她想的要比他们想的要多些,她可不认为那马成才是个蠢的。

“你晚些时候找几个弟兄去盯着马成才”

“啊,好咧”孙涛知道老大这是怀疑上马成才了,不过也是,谁让这马成才以前也没少坑他们,这次说不定也是他故意的,总之听老大的小心谨慎点总是没错的。而也就是因这份小心谨慎,也让他们今后躲过了不少危险。

“哦,对了,老大,您找胖子是有啥事吗?”

“嗯,是宁州那边传来消息,说有人挖出了一块五六公斤的岫玉。具体是怎样的玉质,目前还没有消息。胖子之前不是店里的玉石不多了么,正好让他过去看看”

果然说曹操曹操就到,没过多久胖子就气势汹汹地回来了,他穿着一身立领黑色的双排扣袄,领边还有圈着灰色兔毛,整个人看着虽然有些臃肿,但并不算胖。

其实胖子原名钱潘,平城最大的当铺就是他家的。可是说起这就不得不说起他家的环境。

钱潘是钱老爷子的老来子,是钱老爷子快年近五十了才有的,于是自他出生以后,就格外的得钱老爷子的疼爱。

而这也恰巧就是问题的起源,因为钱潘是钱老爷子后来新娶的姨太太所生的,虽然那姨太太在生钱潘的时候去了,但这也不妨碍钱老爷子对老儿子的喜爱。

以至于钱老爷子的其它姨太太以及其它儿子就看不过眼了,生怕钱老爷子会因为疼爱老儿子,就将家里的所有家产都留给老儿子。

但钱老爷子虽然年龄大了,可脑子又不蠢,自然能猜到家中其他人的想法,于是为了保护他的老儿子,钱老爷子早早地就将他送出了府,还表示家里的产业都与他没有关系。

而也就是在那时候钱潘认识了封栖,要说钱潘刚认识封栖那会儿也确实是个胖子,而且还是个非常胖的胖子,而他从胖子变成现在这个模样,那完全都是被封栖的训练给折磨出来的。

被送出钱府的钱潘虽然不能继承钱家的产业,但他却继承了钱老爷子的所有私产,当然,这些都是不被钱家的其他人所知道的。

所有即便在失去了对钱府的家产的继承权,钱潘也能衣食无忧地过完此生,且还不必受到钱家人的打扰。

也就在前两年,年过七旬的钱老爷子离逝,临終前将钱家交给了大儿子,并让他在他死后,多替他多照顾着点钱潘。人之将死,这点要求钱嵩还是得应的,待他应后,钱老爷子又叮嘱了钱潘几句,便去了。

从那以后钱潘就也成了个孤家寡人了。不过还好,他认识了封栖,也认识了一大帮子兄弟,认识了他们,也让他的生活变得有所不同。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发现自己对赌行格外感兴趣,也不知是天赋还是什么,他对玉石十分敏锐,十赌九赢,就连封栖也不得不承认他在这方面的天赋。

“诶,老大”胖子一脸讪笑“嘿嘿,老大,您来多久了?”

“午饭吃了没,我赶紧让人给您做去......”

然而还没等他走到门槛就被封栖给叫住了“回来”

听到那如魔鬼般的声音,胖子只能僵硬地转身回去。

而坐在一旁的孙涛则是在那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明天跟我去一趟宁州,那边出了一块岫玉,你跟我一起过去看看情况”

一听到是玉石,胖子那小眼睛一亮,原本那颗提起的心也随之落下。赶紧松了口气儿,而后又开始兴奋起来,毕竟玉石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啊。

他赶紧问道:“岫玉,是哪种的?”

封栖见他感兴趣,便知这一行是少不了的了。只是关于那玉石的具体的情况,她也没得到太多的消息,只能同他说“目前还不清楚,得要过去了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