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重生三国之纵横天下
重生三国之纵横天下 连载中

重生三国之纵横天下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三月养闲花 分类:军事历史

标签: 三月养闲花 军事历史 曹彪

一场意外,让外卖员曹彪乱入三国时代,成为魏武帝曹操的儿子,曹彪发现,三姓家奴吕布也没有那么坏,更夸张的是汉献帝居然和诸葛亮是一个人……展开

《重生三国之纵横天下》章节试读:

第3章 乱世序幕


“那你又是为何不睡觉?”卢植看了一眼曹彪反问道。

曹彪叹了口气,说道:“我和叔叔你一样,担心的睡不着,董卓乃是虎狼之人,这次来到洛阳,是要吃人了。”

卢植点点头,表示认可,可心中又不禁大为奇怪,曹彪年纪轻轻,也不知道他是否见过董卓,为何看人如此之准?

两个人站在城楼之上,也不说话了,任凭风吹着,或许现在凉一些,心里能舒服一些。

片刻,曹彪问卢植道:“叔叔,不知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卢植无奈的说道:“自从我知道何进要让董卓进京之后,便去找了何进,劝他不要让董卓来洛阳,此人面善心狠,必生祸端,可何进却是不听,我也没有办法了,只能最后再看一眼这洛阳城,明天就辞官回乡了。”

曹彪想安慰卢植,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场面顿时又安静了下来。

忽然,卢植对曹彪说道:“你是一个良才,我有一个同窗,名叫刘备,字玄德,如果你在孟德手下不顺心的话,我可以给你写一封推荐信,有机会见面的话,你可以去投靠他。”

“嗯?”曹彪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刚才跟卢植说了那么多,都白说了吗?我告诉他我是曹操的儿子了,他居然还让我去投靠刘备?太不可思议了吧!

然而,经常混社会的曹彪对人情世故可谓熟能生巧,人家这么说肯定有人家的意思,便不好再问。

只好说道:“行,那我们现在就出去,请卢叔叔为我写封信可好?”

卢植点点头,两个人便一起下了城楼。

第二天,天一亮,卢植便将信交给了前来送行的曹彪,曹彪接过信,也不当回事,随手放在了自己的怀中,卢植看了一眼洛阳城,对曹彪说道:“你保重,我走了,不必松了,送君千里,终须一别。”

看着卢植离开的背影,曹彪心中也是感慨万千。

“公子!”不知是谁喊了一声

曹彪回头,只见府中的一个下人正在叫自己,曹彪问道:“你怎么了?这么着急”那人道:“公子,不好了,发生大事了,老爷让您赶紧回去一趟。”

“什么大事?”曹彪问道

下人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何将军让人请城外的董卓带兵入城,可董卓却百般推脱,就是不肯进城,那十常侍其中的张让等人得到了消息,准备先下手为强,除掉何将军呢!”

知道这个消息的曹彪知道事情紧急,不敢再耽误,上了马就往回赶,然而还是晚了。

另一边,十常侍张让等人已经假装圣旨让何进进宫面圣去了,待曹彪快马加鞭的赶到何府的时候,正好在何府门前遇到了陈琳。

由于陈琳经常去曹操府上,两人一起讨论诗词歌赋,所以陈琳认得曹彪,看到曹彪骑着马急急而来,便将他拦下,问道:“公子这是哪里去?”曹彪将马急停,语气有些着急的问道:“我父亲有没有和何进一起进宫?”陈琳叹了口气,说道:“我们所有人都劝何将军不要进宫,可何进就是不听啊,现在他已经进宫去了,你父亲和袁绍在一起。”

听到陈琳这么说,曹彪放下心来,又对陈琳说道:“陈大人,良禽择木而栖,你是一个人才,应该找到一个明主,这样才不负你所学,何进这次进宫恐怕是凶多吉少了,我还有事,便先告辞了。”

说罢,曹彪拍马而去,留下陈琳一人在原地等候,陈琳心想,那袁绍袁本初家里四世三公,河北人才济济,听闻袁本初待人真诚,我去投奔他,岂不是可以将我这一身才华全部施展出来吗?想到这里,陈琳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话说,曹彪骑上马又向皇宫奔去,距离皇宫不到五百米的时候,被一身披绿甲的将军拦住,曹彪看那人长得仪表堂堂,颇有大家之风,正好奇此人是谁,那人先开口斥责道:“你是何人?不知道前方就是长乐宫吗?这么大胆,要去闯宫吗?”曹彪下马,向那人行了一礼,带着歉意说道:“实在抱歉,将军,不知您怎么称呼?”

那人带着傲意说道:“我乃河北袁术是也!”

“哦,是四世三公袁将军啊,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得一家人。”曹彪笑着说道。

袁术面无表情的看着曹彪,问道:“你又是何人?”曹彪赶紧亮明自己的身份,说自己是曹操的儿子,并且还添了一句:“都说河北袁家四世三公,而您又是袁家嫡子,袁家以后可就靠您带领了啊!”

不得不说,曹彪这拍马屁的功夫甚是厉害,袁术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原来,袁绍和袁术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袁绍是哥哥,袁术是弟弟,可是袁绍各个方面都比袁术强的多,可是问题是袁绍的母亲是妾,袁术的母亲是妻,所以袁术是嫡子,袁绍不是。

长久以来,袁术对自己这位哥哥很是不满意,可又没有什么办法,可今天听到曹彪这么说,心里那是美滋滋的。

曹彪知道袁术开心,便接着说道:“这都是我父亲亲口告诉我的,袁叔叔。”

“真的吗?这是孟德亲口告诉你的?”袁术显得有些吃惊,曹彪心中暗暗叫苦,自己干嘛多嘴去说一句这话?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哈哈哈”袁术突然笑了,对曹彪说道:“贤侄啊,你有所不知,你父亲和我哥哥年少时便是玩伴,你父亲既然这样同你说,看来大家都知道,谁才是袁家正统。”

“对对对,袁叔叔说的是”曹彪赶紧附和着点头。

看到袁术差不多了,曹彪对袁术说道:“袁叔叔,你可曾见到我父亲?”袁术点点头,说道:“你父亲和袁绍就在前面不远处的地方,他们护送着大将军何进,现在只怕已经进入了长乐宫了。”

“不好!”曹彪心中暗暗叫苦,忙对袁术说道:“袁叔叔,我得赶紧向我父亲那边去了,恐怕十常侍会孤注一掷”袁术听到曹彪这么说,不仅不担忧,反而自信满满的说道:“贤侄,莫着急,十常侍再厉害,也不过是一群宦官,体力和常人无法比,你要是实在担心的话,你就过去找孟德他们吧!”

“那,袁叔叔,我先去了,我们下次再见。”曹彪直接跑着过去了,毕竟距离前方曹操所在的位置也不远了。

等曹彪跑过去的时候,只见到袁绍和曹操两个人和一群士兵,并没有见到何进,袁绍向曹彪打了个招呼:“你来了,贤侄。”曹彪客气的回了一句:“袁叔叔好。”袁绍微微点头。

曹操看到曹彪,笑了笑,说道:“你可是有些慢了,彪儿。”

曹彪答道:“听到父亲的话,孩儿马不停蹄的便赶了过来,没想到还是晚了。”

袁绍笑着说道:“不晚,不晚,来的刚刚好,这不,大将军何进才刚刚进宫面圣去了,只怕有一会才能出来。”

“什么?”曹彪一愣,问道:“那父亲和叔叔怎么不同何将军一起进去啊?”

曹操叹了口气,说道:“不是我们不进去,来的时候我们就劝何进别过来,何进不听,为了安全,我们只能陪他前来进宫面圣,到了门口,却又被告知只能何进一个人进去,何进不听劝告,自己进去了。”

“唉”曹彪叹了口气,缓缓说道:“这次,何进只怕是死定了。”

一旁的袁绍倒是没有这么悲观,直接将剑拔了出来,对两人说道:“不要想那么多,里面什么情况我们都不知道呢,假如真的有事情发生,那么也简单,我们直接冲杀进去,一个不留。”

另一边,何进独自进宫之后,十常侍全部到齐了,待何进行到长安殿的时候,十常侍一起跳了出来,张让率先呵斥道:“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为何你就不肯放我们一条生命?”何进无语,十常侍又一人跳了出来,问何进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谁是清之人?谁又是浊之人?”何进又是无语。

场面越来越乱,十常侍越说越激动,何进眼见局面不对,回过头来就要往回跑,谁知这个时候宫门紧闭,埋伏的士兵走了出来,直接将何进斩杀。

一个时辰之后,何进还未出来,曹彪对袁绍说道:“袁叔叔,小心有变!”

袁绍直接将马车拉到宫门口,大声喊道:“请将军上车!”

连续叫了三声,都没有人回。

忽然,从宫内扔出一包东西,曹彪飞身接住,一打开,直接惊道:“卧槽,是何进的人头。”

袁绍和曹操皆大怒。

这时,里面传来了十常侍张让的声音:“奸臣何进,造反已经被杀死,跟着他一起的人,现在宽恕你们了,只要你们不造反,就赶紧回家去吧!”

张让是个太监,声音同女人差不多,这番话喊出来,倒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袁绍怒道,冲着部下喊了一句:“宦官造反,兄弟们,跟我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