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我在末日大兴西北
我在末日大兴西北 连载中

我在末日大兴西北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高语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奇幻玄幻 无铭 高语

我,无铭,由尼沃斯病毒感染者,人造生物兵器,于末日中诞生,生来以救世为印
这是一座仿佛无边无际的长城,这里是人类最后的家园,参天的生命之树似乎在无声述说着阴影中的肮脏,少年马蹄南去人北望,开启救世之旅
展开

《我在末日大兴西北》章节试读:

第5章 捏脚


袋鼠帮押送的货物藏在另一个沙丘背面。

无铭看着眼前的牲畜,骆驼倒是和记忆里差不多,也许这种已经演化到非常适合沙漠生存的生物不需要进化也能在这末日繁衍下去,可马匹的形象就很不一样了,居然在战后短短几百年大变样,也不知道是新出现的物种还是由原来的马变异而来。

“这蹄子好大好厚啊。”无铭小心敲了敲马的前蹄,然后翻看马腹的肉袋,很明显是类似有袋类动物的柔软构造,幼崽可以蜷缩在里面,受到更好的保护。不过被人驯养的马没有繁衍的担忧,于是那些抚育用的肉袋被袋鼠帮的人利用起来,用来装些易碎的贵重物品。

被摸来摸去的马喷了喷鼻,四个马蹄不安地细碎踢踏,但显然被驯养的很好,忍着不踢无铭。

无铭放过马儿,去后面看车架上的货物,用小刀割开一个袋子,不出所料地又是骆驼肉干。

看来袋鼠帮所在的骆驼镇镇如其名。

无铭把肉干与水(押送人员的饮用水)连车架一起塞入背包中,在荒原人那惊如神人的目光中翻身上马,拍了拍马屁股:“马儿快跑!”

胯下的马打了个响鼻,似是不屑,背上的少年根本就不懂怎么控制坐骑。

无铭掏出左轮,朝着马侧的沙地开了一枪:“马儿快跑!”

“希律律律律!”马儿长啸一声,带着肆意大笑的无铭向前驰骋。

沙和尚目瞪口呆地看着远去的师父,刚想问无铭怎么停马,结果话还没出口,又是一声枪响和人喝传来:“马儿跑回去!”

荒原人们看着又跑回来的马,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个想法:“这个世界怎么了?”

无铭大笑下马,手握左轮在沙和尚面前晃了晃:“还是这个好使!”

可沙和尚没看到的是,在无铭刻意隐藏起来的左手上,流血的小拇指正在悄然愈合。

……

无铭与男性荒原人骑着马和骆驼,身后的车架上坐着女性荒原人,一行人来到了骆驼镇两公里外。

无铭收起坐骑车架,给三个男人一人一把装满子弹的做旧左轮,再把骆驼帮的土枪用枝条包起来后分发给女人们。

“Lets go!”无铭说着没人听得懂的话,压低帽檐,穿着修身的鼠皮马甲,腰带上别着左轮,还故意将其露出来,大刺刺地走进小镇外的荒原人聚集区。

道路(就是空着的沙地)两边零散地支着破烂堆成的帐篷(离冬季还有些时间,大多数人还没开始迁徙到城镇旁),透过空洞一样的“门”能看到里面向下挖着坑,硬要说的话有些像长城边上那些悍匪的房屋,末日版的半坡人住宅。

“塑料袋还能当窗户使……”无铭好玩地打量着四周,每当遇到有意思的事时他就会不由自主地露出笑容,而他的笑容是如此的特别,似讽似娱,似傲似嘲,似笑非笑,如果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屑。

而这样的笑容非常容易引人误解,包括在道路两旁打量着外来人的流浪荒原人们。

“切,傲什么傲啊,还不是穿着老鼠衣服。”

“他腰上的那把枪不错,我看明天就能在武器店里见到它。”

“哎,他后面跟着的那些人,那妞,看见没有,那皮肤真细啊,似乎能生出漂亮孩子,肯定能换来不少吃的!”

“你们光说,谁上啊?”

无铭笑眯眯地来到这些嘀嘀咕咕的流浪汉身前,这些流浪汉立马装作没事人一样,同时心里嘀咕着:难道他听到了?不能吧,我们的声音那么小……不过听到了又怎么样,他能拿我们怎么办?

枪声响起,一个流浪汉应声倒地,察觉到有糊状物质飞溅到身上,周围的流浪汉四处奔逃。

田鼠镇外围着一圈铁丝网,网内的城镇守卫听到枪声后立马举枪看向这里,见到无铭举起双手表示没有敌意后便把枪放下。

没人在意那些荒野流浪汉的死活,如果不是要与这些人交换沙漠里的猎物和战前遗物,所有的城镇都会立刻清除这些饿急了连人都吃的野人。

无铭放下手后看向之前流浪汉倒下的地方,那具尸体已经不知道被谁给拖走了,也许就在面前的这座帐篷里,但无铭没工夫关心这个。

末日中最重要的是生存,狗有狗道鼠有鼠道,他无铭不能也不想干涉这种战后逐渐形成的潜规则,除非他能够强到按着所有人都头命令他们重现战前秩序并为他们提供海量的生存资源。

上一个救世主一生都没能做到的事,他无铭不认为自己现在就能做到了。

身后又是两声枪响,无铭转头,只见沙和尚手中的枪还在冒烟,而女人脚下则躺着两具还在颤抖的尸体,其中一具尸体的手甚至还在死死攥着跌倒的女人的手腕。

无铭有些惊讶地打量了两眼沙和尚的表情,接着回头向前走,嘴里淡淡说了句:“你们两个把枪给沙和尚,有枪不开相当于没枪,自己去找女人要枪去。”

沙和尚将收上来的另外两把左轮递给无铭,无铭只要了一把,显然心情不错,向沙和尚示范如何把两把左轮绑在腰带两侧还能同时抽枪。

“这样才帅!”无铭笑道。

进入田鼠镇的大门,无论在什么时候武力都是最好的通行证,在这末日,好枪就象征着实力地位,守卫只是打量了无铭几眼就放行,然后把跟在他们后面想捡漏的流浪汉给挡在外面。

“我们要去哪?”沙和尚好奇问道。

“我也在想。”无铭如此回答。

沙和尚无语,偏偏还不能说什么,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他深刻地认识到这个冷酷强大的少年在某些时候有多么神经大条。

无铭看向沙和尚:“你没进过这里,我也没进过这里,想那么多干什么,先看看。”

他看向虚空的系统面板,任务的完成度已达到489人,看来外面的流浪汉中已经传开了他的事迹……不过这多的是不是太多了点?

无铭立刻意识到自己那高调的举止恐怕已经进入镇中势力的眼了。

啊啊,那些势力的老大肯定忌惮我对不对,是不是正在琢磨怎么限制甚至花最少的代价干掉我呢?要不要我先下手为强直接端掉这些势力,然后收拢残部,组建自己的势力呢?

无铭想了想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进入田鼠镇直到现在,入目所及都没什么能让人眼前一亮的建筑,土房砖瓦一堆破烂,这里肯定很穷,很难发展。

田鼠镇里的沙鱼帮老大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因为田鼠镇太穷而保住了一条命。

无铭还是想得太多,在这个世道,有好装备就代表自己或背后势力拳头大,杀这种人很可能会引来报复,没人会为了鸟装备把命都给丢了;而且如果某个城镇进一个死一个,那慢慢的就没人敢来了,信誉都没了生意也做不成,被孤立的沙鱼帮与田鼠镇只能消失在这满天黄沙中。

“这位爷,进来歇一会啊。”路边上,一个毫不避忌地露出自己身段的漂亮女子正娇声揽客。

无铭双眼一亮,听说长城内无黄后他就不对这种桥段抱有期望了,没想到今日街头得见,实乃幸事。

“你们这……”无铭搓了搓手,还是觉得委婉点好:“服务正宗吗?”

“正宗!”女子娇媚一笑:“保证把爷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无铭咳嗽一声,对沙和尚一行人说:“你们就在这里,不要走动,我去办些正事。”

只见无铭矮身进入土房,掏出双枪,一左一右上举,吼道:“扫黄大队长来了,都把手给我举起来!”

屋内一片寂静,无铭觉得有些不对,如果这里是那啥的地方,那应该会有人类分泌物的气味,可这里……怎么都是脚臭味啊?!

只见那些举起双手的客人正坐在炕上,脚边跪着的妙龄女郎还有些傻楞在那里,手指骨节正隔着塑料膜顶着客人脚板,不自觉加力到让客人疼的嗷嗷叫。

“咳!”无铭红着脸收枪,换了一副平易近人的面孔:“哎呀,大家都在啊,我刚才活跃气氛活跃的怎么样啊?”接着他走到一个位置前坐下,笑着跟一个女郎说:“你们这有什么服务啊?我看看选几个,哈哈……哈……”

漫长的沉默后,似乎是为了不让无铭觉得尴尬进而恼羞成怒,几个客人和女郎开始笑了起来,笑的人越来越多,笑声越来越大,整个捏脚店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如果无视掉他们眼角的泪水的话。

客人们起身,一个个与无铭告辞,笑容能多灿烂就有多灿烂,出了门后那表情要多见鬼有多见鬼。

无铭抿嘴挤出笑容,看着那些因服务到一半还没交钱的客人都走了而伤心的女郎们,心中升起许多亏欠。

他朝着外面吼道:“沙和尚,把大伙都带进来,咱照顾一下人家的生意!”

从小吃沙喝风的沙漠荒原人哪里经历过这个,一个个惊奇地躺在炕上,隔着塑料膜体验着那不轻不重的按摩,心中升起了绝妙的体验。

没想到这辈子还能让人自己伺候那双烂脚。

“喔~”沙和尚的脚趾张开又蜷缩,整个人夸张地屈身,宛如回到了母亲子宫的婴儿,感受到世上最温暖的抚摸。

无铭则和这里的领头女郎攀谈着:“我注意到你们给客人捏脚的时候会垫着一个塑料膜,是为了防脚气……我是说为了预防皮肤病感染吗?”

领头女郎惊讶于无铭的见识,这本该是她们这一行才知道的辛酸:“对的,为此我们还托本地的帮派帮忙在别的镇上购买肥皂,听说用肥皂洗手能消毒……其实我们一开始并不太在意这种事,手烂了就烂了,我们没那么金贵,直到有个客人在采耳后觉得耳朵痒,过了一段时间耳朵里面都烂了,最后求帮派里的人开枪打死他以结束疼苦,我们才被强制进行隔断按摩和消毒。”

无铭点头,他心里知道就算这样做依然不保险,真菌感染要是那么容易消除的话,那战前的人们何必被脚气和灰指甲困扰?

所以他只看着沙和尚们捏脚,自己就干坐着,女郎要过来招待他他还隐蔽地躲开对方的手。

看着沙和尚那愉悦的表情,无铭不由得想起了一句话——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捏脚之后,那可是脚气的无边地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