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利己青梅不讨竹马喜
利己青梅不讨竹马喜 连载中

利己青梅不讨竹马喜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虞戏一言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乐桔 现代言情 路行辞

他开始讨厌她了
乐桔与路行辞成年至今,几乎只有一年的时间是分离的,也就是那一年,她回来后整个人都不同了
她似乎在学习某个人,她在试图变得优雅且美好;路行辞并不清楚那年她去了哪里,可他看懂了她心底的自卑与敏感
那一年万家的正妻去世了,乐桔的母亲乐清,也就是万家主人养的情人,带着万家的私生女回去了
万瑞霖承诺,若乐桔有任何一处比得上万家大小姐万里里,那万家便有乐清乐桔母女的容身之所
于是就在那一年,乐桔如同被碾进了泥土里一般,丝毫抬不起头
自那以后乐桔再为见过乐清,只是日常花销照样打进卡里,而她再见到路行辞时,感觉自己骤然缩小数万倍,她拼命垒起砖块,试图与他并肩,却感觉再也做不到了
她沦落成一个所谓的利己主义
她要拼命的往上爬
初三那年,路行辞出车祸了,两人的关系由于乐桔的疏离而宣告破产
再然后的然后,乐桔发现,她再也离不开他了
展开

《利己青梅不讨竹马喜》章节试读:

第7章 保重


昏倒后的乐桔没几秒钟又被电话吵醒了,是一串有点熟悉的号码,她也难得地接听了。

“乐桔,可能不仅仅是向流舟。”

乐桔听得迷迷糊糊的,只听出是白柿的声音。

对了,路行辞和沈榆那边出事了来着,虽然报了警多少还是有点不放心,只得应付白柿说道:“提醒我了,我还得去解决一件事情,下次再聊。”她边说边套上外套径直就往楼下跑。

只是刚下床的第一步就差点爬不起来。

低血糖真是麻烦啊。

他们只是将一圈圈的绳子绕在路行辞的腰上把他与椅背绑在一块,打完电话后又把他手腕给牢牢绑起来,向流舟他们人多,也并不怕他们两人做什么小动作。

路行辞被绑时吸足了气,现在随着平稳的呼吸绳子也松了些许,好在手腕是正绑的,灵活度要高很多,然后他一点点将那圈绳子的绳结处往自己手腕方向转。

向流舟倚着窗户那目不转睛,安静等待乐桔的到来;他的兄弟们也各玩各的,偶有几个人语言调戏了沈榆。

没多久,路行辞就把腰上的绳结解开了,手腕上的实在是牢固,时间紧迫,他只得先跑到沈榆身后帮她解绑身后的绳结。

小混混本都在偷懒儿,突然这么一出差点没反应过来,他们倒是也不慌,门口有人守着,就算都解绑了也逃不出去的,但多少有些人看路行辞不爽很久了,趁机报复一把也是很爽的。

“现在去拦住乐桔应该还来得及。”路行辞说话闷闷的,似是受到不少伤害。

他试图再次为沈榆闯出一条路。

但这次连手腕都被绑住了,实在太艰难了。

向流舟回过头看着他们的挣扎,眼里尽是嘲笑。

沈榆也是铆足了劲,但好像仍是无济于事,她的力量太弱小了。

几个小混混靠在门背上,眉目间都是嬉笑,蓦地失了重心,往后倒去。

乐桔一开门就有个人差点倒她身上了,险些被吓了一跳。

向流舟终于露出笑容,“你来了!”

乐桔靠着门框,身上只有一件睡裙和单薄的外套,脸色红得不像话,与之相反的是白得失了血色的嘴唇。

“我来了,放他们走。”她有气无力地说着。

“好,把他们丢出去。”向流舟发话道。

乐桔看着沈榆,扯了扯嘴角,“放心,没事了。”当她目光转向路行辞的时候着实一愣,他双手被绑着,已经勒出了血痕,脸上也有大大小小的伤害,黑白色的校服也满是灰尘与血迹。

乐桔神智越来越不清楚了,眼前的画面开始模糊了,她一步一步挪到路行辞面前,头磕到他的胸膛上,力气渐渐流逝,但手还是在努力地给他解绑,无奈头晕眼花,半天都没解开。

”徐清在外面,你们先出去。“乐桔的声音很小,只有两人听得到。

“你是不是傻。”路行辞深叹一口气,用被绑住的手腕把她身子圈住,牢牢锢住她的腰。

“我很聪明的,马上就安全了。”她有气无力地说道。

沈榆先出去了,路行辞是一动未动,就这么看着向流舟。

向流舟感觉路行辞咬着牙根,想把他生吞活剥一般,他倒也不慌,让手下把门关起来。

门还没关完,**就冲了进来。

“看吧。”这下乐桔是真的没了声,晕了过去,要不是路行辞撑着,乐桔就跌下去了。

最后警车把路行辞和乐桔送到医院里。

乐桔睁开眼就是白茫茫的天花板,愣神了许久才反应过来,直挺挺地坐了起来,随即就是一阵眩晕,她扶着额头,“完了,行李还没收拾,今天还得坐车去集训。”

她摸索着手机,却什么也没找到。

这时路行辞从门口走进来,手上还拿着乐桔的手机和一份小馄饨。

乐桔接过手机想看看时间的同时还看到了几条扣款信息,现在早上七点,下午两点出发,她还来得及。

,但是这扣款信息?她不解地抬眼看向路行辞。

“你的医药费和早饭钱当然你出。”路行辞淡然地说道,顺带打开了小馄饨的包装盒,餐具包装也撕开来放在一旁。

“看来得改密码了。”乐桔嘟囔着。

“跟你记得住那么多密码似的。”他讽刺道。

乐桔撇撇嘴,“路总越来越小家子气了。”说着才注意到路行辞身上那套校服还是灰扑扑的,看样子只给自己洗了把脸,眼底又有着深深的黑眼圈,她记得路行辞有着严重的洁癖来着,“你没给自己看医生?”紧接着又跟了一句:“路氏集团破产了?”

路行辞白了她一眼就转身就离开了病房。

乐桔看着路行辞的背影,突然觉得路行辞好像有点变了,走路姿势变了,左腿有些瘸。

乐桔的眼神随着路行辞离开后也越来越黯淡了,又欠他一笔。

乐桔回去路上给沈榆打了个电话问了下是否安好,而后就专心收拾自己的行李了。

坐上离去的大巴车时收到了路行辞的一条短信,只两字: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