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人在江湖:鸿蒙修仙录
人在江湖:鸿蒙修仙录 连载中

人在江湖:鸿蒙修仙录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楼无我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奇幻玄幻 楼无我 莫问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人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
” 人在江湖,想逆天改命,成就仙位,谈何容易
也许故事的主角,就是尘世中的你我
不甘认输……展开

《人在江湖:鸿蒙修仙录》章节试读:

第4章 高白云


日暮。

苍山城内,青衣巷。

破旧的二层酒楼挂着一方黑漆斑驳的木匾。上书三字:醉仙居。

正值晚饭时分,店里居然一个食客都没有。

唯一的小二趴在酒桌上睡得正香。

二楼厢房内,黄大仙捻着颌下一缕胡须:“三千八百枚下品灵石,老夫勉为其难帮你收了。”

莫问睁大眼睛瞪着他:“老鬼,你是不是没睡醒?要不我走,你再睡一会儿?”

说罢便卷起袖子,把地上的雪狼材料往手镯里装。

黄大仙冷冷的看着他:“孙子,演技不太行嘛,装得这么慢。”

“一品,白银一品雪狼王哦,我的黄大爷,您就给九品材料的价钱啊?您到底会不会做生意啊?”莫问叫了起来。

“哼哼,九品?九品货我多宝阁倒是多得很,要不这个价我卖你几千斤?”

“我买来干嘛?大家这么熟了,难道我在您这儿支个摊儿,跟您抢生意?”莫问眼神真挚:“要不您老给我凑个整吧,四千下品。”

黄大仙挥手收了那堆雪狼材料,翻手扔给莫问一只灵石袋:“跟你小子做点生意真他娘的累。每回都要剐老夫的油水。”

莫问打开袋子,看着灵光流动的四十颗上品灵石,眉开眼笑:“啧啧,老鬼你这不都准备好了么,非得让我多费口舌。”

黄大仙眼珠子一瞪:“还有事没事儿?没事赶紧滚。”

莫问收好灵石,扭头向楼梯口大喊:“牛老三,切几斤熟牛肉,炒几个拿手菜,再弄一只卤鸭上来。记大仙的账上。”

正在梦中逛金玉楼的小二惊醒过来,仰脖应声:“好嘞!”

莫问整理好桌子,将一脸不乐意的黄大仙按坐下去,从手镯里拿出一坛酒来:“限量版女儿红,茅氏出品,年份保足,孝敬您的。”

黄大仙立马双眼发光,一把夺过酒坛,拍开泥封,仰头便灌。

“舒服!算你小子还有那么点良心。”黄大仙满足地抹着胡须上的酒滴。

小二摆菜上桌,自下楼去接着做梦。

一老一小埋头吃喝,推杯换盏,自是宾主尽欢。

酒过三巡,莫问眯眼问道:“老鬼,你见识广,可听过储物戒指能存储他人神识的?”

黄大仙略微思索,说:“你说的这种神戒有,但是极少。能供神识寄存的戒指,已经不再是灵器了。至少也是星钻级法宝,其内空间已隐有天地灵气化生。虽然尚不能使活人生存,但若有灵石在内支撑,某些特殊神通的大人物,倒是不难分出一缕神识寄居其中。”

黄大仙打个酒嗝,继续说:“这种大人物,如果在王者境以上,甚至可以炼出一具身外化身,独自居住其中。本尊不死,化身不灭。本尊越强,化身也随之强大,着实厉害非常。”

“这种强者化身,也有本尊的实力?”

“那倒不至于,化身一般拥有七成本尊实力。”

莫问低头饮酒,又问:“那白云宗的高白云是何等境界?”

“白云宗主高白云?”黄大仙吃了一惊,“怎么突然问起他来?高白云已经消声灭迹好多年了。莫非你惹着他了?也不对啊,白云宗距此地万里之遥,你们岂能有什么交集。再说你一个小小的青铜境渣渣,高白云岂会正眼看你一下?”

莫问差点被一口酒呛死:“咳咳咳,老鬼,你何时有了如此丰富的想象力了,我就是单纯好奇,问问也不行?”

黄大仙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说:“八年前,高白云三十九岁,以流云七绝剑证道武境巅峰,成就王者一品。”

莫问叹了口气,暗暗数了一下:青铜——白银——黄金——星钻——王者。这……

黄大仙看着他眉头越皱越紧,疑心更甚:“莫非你真的惹上高白云了?”

“如果我说是,您老有办法?”莫问打了个哈哈。

“办法倒是有一个。”

“什么办法?”

“老夫可赠你一条捆仙绳。”

“您这捆仙绳莫非连高白云都能对付?”

“那倒不是,此绳异常结实,你一会儿上吊的时候,不会断。”黄大仙冷冷地说:“就算你吊到一半不想死了,以你的本事,也弄不断它。所以,你会死得比较有尊严。”

“临死之前,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莫问料到事情不妙,却仍不死心。

“有屁快放。”

“高白云是不是有个女儿?”

黄大仙皱着眉头,像在记忆中搜寻陈年旧事,许久才说:

“有,据说十七年前,白云宗遍邀天下名门,搞了个名剑比武大会,盛况空前。高白云曾无偿提供三柄星钻品级的宝剑,赠予前三名。只因当天,便是他宝贝女儿的百日,他很高兴。”

——————————————

晧月当空。

苍山城,外西十里。

木栅栏围着一栋孤独的小屋。

莫问躺在床上,连脚趾头都不想动。

他当然更不想去上吊。

可是自己不就是个小小青铜吗,怎么打个猎回来而已,就牵扯到了一品王者。还是那种十分不妙的牵扯?

你说你,堂堂一个白云宗主的千金大小姐,什么灵药没有,犯得着跋山涉水,亲自跑到这苍山雪地来,就为了采一朵区区雪莲?

你说你,戒指里明明住着那么厉害的一个爹,居然还能为打一匹狼,把自己搞到力竭昏死。你这简直是不可理喻,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高宝儿啊高宝儿,你果真是一个害人精呐。

“咦,我怎么突然就耳朵发烧。莫问哥哥,难道是你在想我吗?”

莫问陡然跳起。

木门栓无声断裂,“吱”一声被推开,一缕月光照进屋内。

害人精高宝儿踏着月色,笑容满面地走了进来:“莫问大哥,你不守信用呦。说好的在苍山城等我的,害得我好找。”

莫问看着仙气飘飘的高宝儿,表情好像大白天活活见到了鬼。

他苦笑,说:“高大小姐,你怎么还找到这来了?”

高宝儿一挥手,屋外便堆满了雪狼材料:“东西我帮你带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