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玄幻:我与信仰为敌
玄幻:我与信仰为敌 连载中

玄幻:我与信仰为敌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文刀刻生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奇幻玄幻 张元 无心

【慢热+无系统+杀伐果断+武道+神术+玄幻】 东乐大陆信奉喜悦母神,西苦大陆信奉悲忧之主
恐惊魔封印于恐惊海,其他神明不见踪影
怒气沦为人们手中厮杀的武器
恐惧化为妖物,潜伏于众人之中
世人的思想已被禁锢,武者的道路已被封印
蓝星张元,踏入黑洞降临,习武救世
不求世人理解,只求顺我心意
展开

《玄幻:我与信仰为敌》章节试读:

第6章 扭曲


这时,扭头的他看到了,不远处看热闹的王栋和张元。

他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但最终他还是摇了摇头,带着声嘶力竭后的粗重喘息声,转身走进「红院」并用力关上大门。

望着紧闭的大门,张元眼睛微眯,他之前听过类似的喘息声,那时他正在被人殴打。

想到这里,他转身对旁边的王栋说:“回家吃饭。”

王栋笑嘻嘻地答应了,他带着张元蹦蹦跳跳地回到王家。

刚踏进大门,他就大声喊道:“吃饭抹药!”

“小祖宗,你可回来了!”

听到儿子的呼唤声,王母急忙从正房冲到院内。

她绕着王栋和张元环视一圈,看到二人并无大碍,长舒一口气。

“吃饭,先吃饭,吃完饭我给你们抹药。”

说完,她领着二人走进正房,房间**的圆桌上已摆满食物。

三碗粒粒分明的米饭,油光闪亮的青菜,芳香四溢的炖肉。

没等王母开口,王栋便坐到椅子上,抱起米饭大口大口吞食。

王母看到后笑着让张元快点入座,免得饭菜凉了。

吃饭时,从儿子断断续续的话语中,王母得知了今天有人用力殴打二人的事情。

她没有过多言语,只是提醒儿子吃饭慢一点,学一学张元细嚼慢咽。

但张元看到,她的双手正在狠狠揉搓手帕,显然她的内心并不平静。

吃完饭,张元和王栋像往常一样脱掉上半身衣物。

望着张元遍布上半身的深紫色淤青,王母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

一旁的王栋指着自己身上两块浅紫色的淤青。

“娘!你看,这。。这两块最。。疼。”

王母没有吭声,她走进里屋拿出一罐药膏递给张元。

“你们先抹药,多抹点,不够我再去温蕴和那里买,我现在有事先出去一趟。”

没等二人回应,她就急匆匆地转身离去。

翠绿色的药膏被张元用手挖出,他轻车熟路地将药膏抹在王栋的淤青上。

王栋不禁倒吸一口气,“嘶。。。有点。。点凉。”

然后他伸手将淤青上的药膏抹匀。

等到他抹完药,张元开始为自己抹药。

药膏刚触碰淤青,一股清凉瞬间散开,疼痛随之缓解。

清凉之后,张元察觉淤青处开始慢慢发热。

他试着轻轻地活动一下身体,酸痛的感觉竟然已消除大半。

张元将温蕴和这个名字默默记住,被人称为「武者」又在贩卖药膏,他对温蕴和很感兴趣。

这时,王栋将吃剩下的半布兜糖果放在圆桌上。

“给小安。。留的,我要睡。。睡觉了,你呢?”

小安是王栋的弟弟,是一个正常的孩童,王栋每次都会留一半糖果留给他。

张元也知道此事,他傻笑着回应王栋,“那我回家了。”

王栋笨拙的点点头,转身走进里屋入睡。

。。。。。。。。。。。。。。。。。。。。。。。。。。。

从王家出来后,张元快步冲到李家。

咚--咚--

“谁啊!这么用力!”

李狩骂骂咧咧地将大门打开。

看到门外的人是张元,他脸上的神情瞬间僵硬。

“你。。你来干什么!”

他一边询问张元一边环视四周,好像在担心着什么。

“想喝。。喝水。”

张元指指嘴巴,嘿嘿一笑。

望着讨水的张元,李狩的心底瞬间冒出一股怒火。

就在他准备破口大骂时,想到什么的他,选择咽下怒火转而吐出一口叹息。

“唉,在这里等我!”

话音刚落,李狩转身回到屋内,不多会端着一碗清水走出。

张元接过清水,在看清水中无异物后一饮而尽。

没等他开口感谢,李狩便夺过饭碗。

“好了,快走,快走,别站在我家门口。”

咚!

大门被李狩再次关闭。

望着紧闭的大门,张元微微一笑。

他是来试探李狩,看看他是否心虚。

“他应该就是打我的人,理由大概就是因为张林被升为中等信徒了。

但他对我的敌意好像没那么大?要不然怎么会给我水喝?”

“铁牛哥,你在这里干什么?”

张元的思绪被稚嫩的童声打断。

他低头一看,是一个胖乎乎的男孩在询问自己。

望着男孩虎头虎脑的样子,张元哑然一笑。

“小安,我在。。在发呆。”

从讲书堂回来的小安点点头:

“对不起,打扰你发呆了。

那我先回家吃饭了。

对了,今天信徒们的罪多吗”

看到张元点头后,小安恼怒地踢了一脚,路边的小石头:

“福音书第七十七章第七节告诉我,面对告解使者,要心怀敬意。

被罪缠身之人,将失去神明的慈爱,故此需要告解使者。

他们是纯洁的无罪之人,他们有着将罪化为虚无的能力,这是神明赐予他们的荣耀,他们死后将升入神国侍奉神明。

但我不明白为什么哥哥会被选中,他连字都不认识,却被神明委以重任。

等等,我是不是说太多了?”

望着挠头的小安,张元准备开口回应。

“铁牛哥刚刚的话就当我没说,你可千万别给我妈说,不然我又要挨揍了。”

没等张元开口,小安便转身朝着自家方向跑去。

“认知已经被扭曲了吗?”

看着他逐渐消失的背影,张元笑了笑。

“不,对于他们而言,我的认知才是扭曲的,看来我的言行要更加小心谨慎。”

张元没有想到这么小的孩子,信仰竟如此忠诚。

痴傻的哥哥被人殴打,这个事实,在小安眼里变成,哥哥有着信徒们羡慕的荣耀。

张元不想去评判喜悦教的做法,也不想去深思。

对于他而言,喜悦教就像是一片沼泽,越是探究越是下沉。

既然这个世界存在着超凡,那就说明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因为探究喜悦教而妄议神明,万一被神明察觉,他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不要多想,专注自己的目标,【七节笔】和超凡之力。”

再次在心里确定自己近期的目标后,张元朝着自家方向走去。

他要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