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有昭
有昭 连载中

有昭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狗到没朋友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谢昭 顾池渊

进复西归前谢青云再三警告谢昭:莫言随便调戏别人
  谢昭头点的跟捣蒜似的
  转眼间,就坐在墙头上,对着院内菩提树下的男子道,“小郎君长的这般好看,不如给个府邸位置,我去送聘礼如何?”   混吃等死女×温润如玉男展开

《有昭》章节试读:

第4章 牵手


谢昭中午提了食盒回自己的小院子吃饭,前脚刚进门,后脚苏钰就进来了。

“你这院子的名字倒是好听”他从食盒里端出饭菜,又伸手拿过谢昭饭盒。

“你的不好听了?”谢昭将筷子递给他,瞅了眼他的衣领。

“木棉”他皱了皱眉,“听起来像个小姑娘住的”

“那也比张士诚的牡丹好多了”

苏钰笑,看了眼谢昭食盒里的菜,“你的菜怎么这么多,这打菜的阿婆也太偏心了吧”

谢昭说,“这可能就是人格魅力吧”

苏钰嗤笑,“我可是听说你今日被子昂叔父给赶出去了”

谢昭用筷子狠狠敲了下苏钰的手,苏钰吃痛叫了一声。

下午只上一个时辰的课,谢昭认认真真的听了一个时辰,还回答了夫子提的两个问题,态度之端正,是她爹看了都要怀疑是不是被夺舍了的那种。

一下课前边身形稍胖的圆脸少年就凑过来问,“谢兄这是跟人打赌打输了?”

“怎么说话呢?”谢昭翘着二郎腿,手撑着脑袋,指尖还夹着支细长的毛笔,懒洋洋道,“小爷我这是热爱学习”

那圆脸少年被她逗的哈哈大笑,谢昭将笔头咬在嘴里,见张士诚看她,挑眉问,“张公子觉得呢?”

张士诚目光在谢昭与那少年身前来回打量,似是有些不解,还是皱着眉问,“你们京城女子都这么...开放吗?”

谢昭,“?”

他哼了一声,仰了仰头,“昨日你分明跟另一个男子搂搂抱抱,今日又跟他有说有笑了,简直是世风日下”

谢昭有些错愕,圆脸少爷就先边笑边说,“张公子可别把谢昭当女子看,你要是想看京城女子是什么样”他冲张士诚挤眉弄眼,“就去乾字班看啊,那虞挽姑娘可真真是京城第一女子”

谢昭踹了一脚圆脸,“收敛点,太猥琐了你”

“谢兄!”

窗外有人唤她,谢昭循声看去,苏钰拿着折扇向她招手,示意她出去。

“怎么才出来?”

苏钰拦着谢昭的肩膀,从怀里掏出一本画册示意她看,“我方才从沈贺那抢来的一本,怎么说,小爷够意思吧?”

谢昭就看见了一角,看不出是关于什么的画册,但瞧苏钰这模样,想也不用想肯定不是什么正经画册。

她拍开苏钰的手,用折扇抵着他,苏钰顺势向后退了两步,倒着走,“下午课上睡着了,被我大哥揪着耳朵站了一节课,腰都要...”

“小心!”

身后有女子的惊呼声,苏钰自觉撞到了人,连忙转过身去看。

“虞姑娘”

虞挽被苏钰撞坐在地上,手扶着右脚脚腕,脸色有些发白,苏钰蹲下身就要去看她的脚腕,手伸到一半又缩了回来,将她扶了起来,“撞到哪了吗?”

虞挽骨架小,右脚虚虚踩着地,身体重量几乎全靠在苏钰肩上,从背影看去像是被苏钰搂在怀里一般。谢昭蹲下身去摸虞挽的脚腕,虞挽低低痛吟了声。

“扭到脚腕了”谢昭说,“送你去医舍吧?”

虞挽脸有些微微发烫,低着头小声拒绝,“不...不用了”

“这怎么行,看你脸疼的都发白了”苏钰急道,说着弯腰就要抱她。

“哎呦呦”

身后有口哨声和起哄声响起,虞挽轻微挣扎,苏钰别开脸松开了手。

虞挽离苏钰远了些,柔声道,“不用了苏公子,缓一会就好了”

“我来背你去吧?”谢昭将虞挽的手臂搭在自己肩膀上,稍稍弯下腰道,“虞姑娘轻,我背着过去”

虞挽趴在谢昭背上轻声道谢。

虞挽也确实轻,背起来毫不费力,苏钰跟在谢昭他们身后。

医舍就在学堂后边,走几步就到,院子里到处都晒着药草,没见到有人在,苏钰给虞挽倒了杯水,谢昭出门就找,刚踏出院门一步,就撞到了人。

“谢昭?”

谢昭往后退了两步,“池渊?你怎么在这?”随即又想到他是这的药师,拉着他就往屋里走,边走边道,“虞姑娘的脚扭到了,你快来看看”

“没什么大碍”顾池渊将巾帕浸水拧干敷在虞挽脚腕上,温声道,“如果明天还是觉得疼,再来找我”

苏钰松了口气,“吓死我了”

虞挽见他的样子,弯着唇角笑。

谢昭跟着顾池渊出了门,“你好厉害啊,看一眼就知道有没有事”

顾池渊侧脸看她,笑着问,“这哪里就厉害了?”

“不知道,反正就是厉害”她看顾池渊将苇席上的药草拨弄分散开,便也蹲下身去学着他的样子去拨弄药草,眼睛却盯着顾池渊的手看。

他的手白皙修长,指节分明,指甲圆润干净,谢昭看着看着就上手去摸。顾池渊拨弄药草的手顿住,视线从两人交叠在一起的手向上落到谢昭脸上。

谢昭手指挤进他的手心里,牵起着他的手,他的手略有些温凉,谢昭想。心里正酝酿着要说句什么话,余光就见陵游大步跨进了院子里。

“你怎么来了?”陵游显然也看见了谢昭,他弯下腰将手中抱着的药草放到地上,随意一瞥,瞬间炸毛跳起了身,“你你你,你把手给我放开!”

顾池渊抽回了手,站起身,谢昭手下意识蜷了一下,咳了一声,也站了起来。

这小屁孩,来的真不是时候。

陵游挡在顾池渊身前,一脸敌意的看着谢昭,“你牵二公子手做什么?”

这话说得,牵手还能做什么,她说,“你家二公子手长得好看,我欣赏一下不行吗?”

陵游一脸狐疑,“真的?”

小屁孩还是有好处的,好骗。

“昂”

陵游低头就去要去看顾池渊的手,被顾池渊屈起手指敲了下脑袋,“去把药草晒了”

陵游揉着脑袋“嗷”了一声,他家二公子真偏心。

虞挽脚缓的差不多了,苏钰慢她半步在身后虚扶着她,对着顾池渊做福礼,“谢谢顾二公子”

苏钰凑到谢昭身旁,肩膀怼着谢昭问,“去你院子还是我的院子里看?”

谢昭正看着顾池渊与虞挽说话,闻言还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我院子吧,懒得走路”

“行”

虞挽住的寝院与他们不在一个方向,在医舍门口就相互道了别。苏钰哥俩好似的拦着谢昭的肩膀,搂着她往前跑,“快走快走”

谢昭被带的踉跄了几步,“什么画册啊,让你这么着急?”

是市井上卖的不入流的画册,尺度之大看的谢昭和苏钰口干舌燥,面红耳赤。翻了四五页终于翻不下去了,猛地把书合上。

“他们这样……真的欢愉吗?”谢昭唏嘘道。

苏钰眉头皱的都要拧到一起了,迟疑着说,“应当是……欢愉的吧”

谢昭不敢苟同,喝了口水缓了缓干涩的喉咙,“开眼了,我觉得我都要有心理阴影了”

苏钰耳朵还在发烫,红着耳尖将书塞进怀里,闻言嗤笑一声,“得了吧你”

谢昭伸腿就要踹他,苏钰像是提早知道一般,长腿一伸从谢昭腿上跨了过去,嘚瑟的挑眉,“我还能不知道你要干嘛?”

“行了,我回去了,书明天就还给沈贺”

“嗷~”谢昭下上打量着他,拍着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晚上回去,注意身体啊”

苏钰冲她翻了个白眼,拍开她的手转头就走,谢昭在他身后笑个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