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关于我十五天的女友
关于我十五天的女友 连载中

关于我十五天的女友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山石为玉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林雪柔 现代言情 秦鲔鹬

你喜欢《想见你》《一闪一闪亮星星》这种题材吗? 你为王诠胜和黄雨萱哭过吗? 你为张万森遗憾过吗? 男主角是道士,女主角是忧郁少女
会涉及一些道家思想,非爽文
文案控,网抑云患者福音
为了大家的代入感,用了第一人称,不喜勿入
双视角展开,天赋异禀的道人如何在时间循环中拯救十五日必死的忧郁少女?他又将如何摘去她的面具,解开必败之局? 甜中带刀,只喜欢甜的勿入
本人不喜欢虐主,只是伤感文学!展开

《关于我十五天的女友》章节试读:

第8章 眼角痣


我仰躺在沙发上,始终也无法相信,刚认识两天的人会跟我生活在一个空间。更想不到,自己会产生一种跟他认识了很久的错觉。

我也不知道我跟他是什么关系,说是朋友更像是兄弟,说是兄弟更像认识多年的老友。

我始终无法和他当姐弟,当然了并不是因为我比他小的原因。

“你为什么不问问我怎么了?”

“有什么好问,你想说自然会说,对了你应该想知道一些事情吧?”

“是这样的,我突然决定不走了,在附近租了个公寓,有时间可以来串门。还有啊,因为刚搬进去,啥也没有嘛,所以还需要你接济一下我!这两天,恐怕要劳烦你了!”说的这里的时候他眼睛都在放光啊,一副得意的模样。

“为啥?”

“我找到了重要的东西,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我不是一个执着的人,但是我希望找到答案。你应该不会明白!”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促使他做了这么长远的打算,无论是回到这里,还是租房,这些都发生得太过于急促。

我只想问,你到底想做什么?因为什么?因为我吗?可是我不敢问,我再把他当做认识很久的朋友,也不配去自以为是。

那晚我又做了同样的梦,只是这次看得清晰了几分。皑皑白雪里躺在雪地里的两个人,毫无生机。那一身红色婚服是如此扎眼,雪地里凝固的鲜血那么清晰。

他们啊,在这片雪地里永远失去了生机!

“呼~呼~”我整个人坐了起来,止不住猛烈的喘息。

“他们殉情了吗?”

起床以后,我跟个没事人一样,吃着秦鲔鹬贡献的早餐。

这个梦我没有跟秦鲔鹬讲,到最后也只有我自己知道。

从洗漱、吃饭、到公司门口,这个过程只花了半小时,送我到门口的秦鲔鹬自称要去置办家具便匆匆离开了。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我松了口气,心中却也不由得浮起一些失落。果然我永远也无法搞懂自己,嘴里说着无所谓,心中却是半点不由自己。

“咦,你们两个?”

听到声音,我这才猛的转身,看着趴在玻璃上偷看我们的两个小活宝。

因为上周的一些问题,我便将店里的备用钥匙交给了小雅。所以他们早早到了店里,我却没有察觉。

连续几天见到我们同行的小雅小丽自然忍不住八卦起来,问这问那的,属实有些恼火。不过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正气凛然的解释自然能使他们信服。

晚上,秦鲔鹬发消息叫我过去帮忙。他昨晚就说要劳烦我,我一直以为是开玩笑,原来他真厚的下这个脸皮啊?

他终究不是我,不会觉得不好意思,不会害怕欠下人情。

骂骂咧咧的骑上共享单车来到他家楼下,我拍了拍他的微信头像,并送去了真挚的问候:“你人呢?还不快滚出来接我。”

“你抬头看!”

我抬起头才发现台阶上站着一个披散着头发的男子。

“原来是你哦,我还说是哪个美女呢?”

他无奈一笑,“来帮忙!”

说罢他移了一下位置,露出了身后那几个大箱子。我一直以为他是开玩笑,没想到他叫我来帮忙是真搬!

死直男,你不会自己搬上去了再叫我吗?当时应该是这么腹诽的,不过也只是抱怨一下罢了。

“来都来了,算了算了!”

让我意外的是,做出卖力样子的我却是很轻松的就将脚下的大盒子抱了起来。

“好轻啊,装的什么啊?”

“走吧!”秦鲔鹬风轻云淡的把重叠好的三个大箱子一把抱起后,便领着我往电梯口走去。

这是他家,很难看出是刚搬进来的样子。虽然家具陈设都很新,但是却有生活的气息。

“老实说,你不会早就住进来了吧?”

我有些疑惑,却又明知不可能,因为这几天他都跟我在一起。可以说几乎没有离开过视线,除非他是“夜猫子”。

我在客厅环顾一圈后,便直冲他的房间,想看看里面会不会藏着什么宝贝。

推开门,吸引我的是窗口画板上夹着的那幅画。这是一个站在夕阳下的短发女子,她仰着头,背着手,脸上挂着美丽的微笑。

夕阳晕染的霞光与这张清纯的脸互相映照,平添了几分淡淡的伤感,纵然她的笑容那么动人。

“这是我…”

他画的很像,我就算再眼瞎也不至于认不出来。我依稀还记得那场落日,他拍下了我的照片。

“你拍照是为了给我画像啊?”我转头疑惑的看着他。

他手指放在下巴上,回以淡淡的微笑,就像清晨的郁金香一般清新动人。

“你还会画画呢?”

“那是自然,在山上,闲来无事会画两笔…”

“在山上…”我模拟着他可能会出现的回答,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他话语骤停,随我一起尴尬的笑了起来。

“帮我搬了那么多东西,应该慰劳慰劳你。我去做饭吧!”

“你的东西不收拾一下吗,搬上来就那么摆着?”

我跟他到客厅收拾起箱子,虽然他不让我打开看,我还是忍不住偷偷看了自己抱上楼的那个箱子。

箱子里是小卡片,一堆写满字的小卡片。仅是一眼却是把我的好奇心彻底勾了起来。

于是我便问他:“你这些箱子里都是什么东西啊?”

他摇摇头,打开一个箱子,笑道:“换洗衣物啊!”

箱子打开,神秘感一扫而空,里面都是一些破旧道袍。我心里想着全是道袍,难不成天天穿着这个出门?

我又看了看他身上穿着的休闲服、牛仔裤,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这样看来,另外箱子里肯定都是日常服装了吧?”

“这里…”

蹲在他旁边的我突然盯着他的眼睛,一脸奇怪的伸出手,指着他的右眼角说:“你这里有颗痣哎!我记得没有的啊…”

不知道是记忆错乱了还是真有这么一回事,我疑惑的看着他,等待着回答。

他摸了摸眼角,然后伸手指着我的左眼,不以为意道:“你这里不是也有?”

“你看,我们一左一右,说不好是上天注定!”

“注定什么?”

“注定此生要成为兄妹,你看我们兄亲妹恭,其乐融融。”

“切!”

“这颗痣一直都有啊,你先前没注意罢了。”他收拾着盒子,一脸平静道。

他这么说,我记忆好像又清晰了几分,回忆起之前的画面。好像确实如他所说,他眼角一直有颗痣。

他太漂亮了,也怪我过于收敛,一直不敢认真去看。

那晚在他家蹭了一顿饭,那晚我收获了人生第一幅肖像。

也就是那晚,我觉得跟他的距离越来越近。那种熟悉之感越来越浓,如果说两天前的秦鲔鹬是熟人,那么今天以后的秦鲔鹬就是认识多年的老朋友。

那晚,我又做了那个奇怪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