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其他小说›整个江湖都盼着太子妃失宠
整个江湖都盼着太子妃失宠 连载中

整个江湖都盼着太子妃失宠

来源:腾文小说 作者:整个江湖都盼着太子妃失宠 分类:其他小说

标签: 乔璃璃 其他小说 苏忆

听说,太子举世无双,权倾天下
听说,太子妃倾国倾城,风华绝代
某日,说书先生嘴一张,说:“听谁说的嘛?明明是太子风华绝代,太子妃权倾天下

太子妃问:“太子,对于这件事,你怎么看?”
太子扇子一收,笑的风华绝代:“娘子说啥都对!”展开

《整个江湖都盼着太子妃失宠》章节试读:

005:绝色夫君


云音早早地就收拾好了,在自己的院子里坐好,等人来传话。

她无聊地把玩着手中的玉佩,那是祖父留给她的,说是在她出生时出现的,然后祖父收了去,打算等她嫁人时再给她,后来因为因病缠身,在临终就交给了她,让她好好保管。

她其实是不相信天注定这种事情的,她一直都觉得命是由自己掌握的。

正因为祖父恶疾缠身,她四处求医不得,才自己四处拜师学医,可还没等她学成,祖父就撒手人寰了。

她长叹一声,看着手中的玉佩不由的出神。

乔峪晃着手中的玉扇,漫不经心地说:“公子,听说梧桐宫的宫主回来了,她也要去沧州。”

栎乐轻甩衣袖,听此一顿,随即轻哼一声。

梧桐宫宫主清乐,与清乐同名,不过梧桐宫宫主是清乐(le),十年前的霸主是清乐(yue),性格不同,行事风格不同,能力不同,名字的发音也不同。

梧桐宫宫主喜红衣,红衣似火,越红越好,清乐(yue)喜白衣,白衣胜雪。

让他不喜的原因是清乐宫主喜弄权术,早些年的时候,就与东域王储订了亲,等她二十年纪就迎娶为妃。

清乐虽喜红衣,行事却较为低调,很少在人前露面,也极少出面做事,这次亲自去沧州,只怕是沧州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清乐出现在沧州,那东域王储必定也会去沧州,公子到时候只管做自己要做的事情,剩下的事情交给我。”

乔峪平时虽然不太正经,一副纨绔模样,但是做事极其认真,就极少有他处理不了的事情。

栎乐没说什么,吩咐他去接云音。

潇湘苑内,苏忆漫不经心地喝着茶,想着昨日听到乔璃璃说公子带云音去沧州的事情。

云音手无缚鸡之力,在沧州,不用说会帮忙,能不能保命都是个困难,公子带她去沧州,到底是何用意?

云音明明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废物,姿色也不出色,凭什么得到公子的另眼相待?

越想越觉得心里越堵,刚好看到走过来的承水,出声道:“承水姐姐,你觉得湘湄院的云音姑娘怎么样?”

承水放好手上的膳食,向苏忆行了个礼,平静地说:“在玄极阁,不得议论主子,而且奴婢也不了

解云音姑娘,不知道云音姑娘如何。”

她这算是给苏忆提醒一下玄极阁的规矩,还有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公子把她们派给苏忆,当然不只是督促训练和保证安全。

公子素来不喜欢多话的手下,虽然公子不太管事,但是下手从来不留情面,从来都是按玄极阁的规矩处置,所以,她们作为手下的,不仅要做好自己,也要把主子教好。

苏忆一听,虽然脸色不太好,但是她也知道自己的行为不太妥当,没有继续再说。

承水准备退下时,说:“公子要去沧州一月,这一月里,姑娘要闭关修炼,待公子回来,姑娘方可出关。”

看着承水离开的身影,苏忆若有所思。

她想起来临走时父亲对她说的话:“玄极阁不是一个养闲人的地方,要万事小心。有得有失,得到一样东西就代表要失去一样东西,有时候该放弃就放弃,千万不要贪。”

可是,她的想法跟父亲不同。

她觉得,只要自己有能力,为什么要让它失去,她要得到所有,她不想放弃任何东西,不想像母亲一样,嫁给了父亲失去了自由,从此只能过着金丝雀一般的生活,每天对着同样的生活惆怅。

就像十年前的清乐一样,无论去哪里都潇洒惬意,不拘泥于任何人的束缚,权力信手沾来,名誉唾手可得。

她一直在为这个目标努力,也在一步步靠近,不管是谁,都不能阻挡她变强的脚步。

马车上,栎乐正在闭目养神。

而云音则坐在他的对面,一双眼睛不知所措地四处乱转。

“喜欢红衣?”

冷不防听到闭目养神的栎乐开口,云音愣了一下,然后低头看自己的衣裳。

“嗯!”

抬起头,毫无避讳地看着栎乐,她无法想象这世间居然还有如此出色的容颜,美胜女子,又不失男儿的气概,日后嫁他的女子,该是何等的出色,才能与他匹配。

不经意间,栎乐的嘴唇不易察觉地扬了扬,薄唇轻启:“赫连景!”

“嗯?”

赫连,那不是中原端王朝的皇姓吗?赫连景就是端王朝皇太子。

她疑惑,不知道栎乐为什么好端端的跟自己说这个。

栎乐也没有表现出不耐烦,解释道:“你祖父没有跟你提?你与赫连景有婚约。”

她细细想了一下,祖父确实跟她提起过,不过,因为是口头许诺没有婚书,她就没有在意,她怎敢高攀堂堂皇太子,还是王朝的皇太子。

但是这件事情明明只是祖父与端王朝先皇的口头许诺,连父亲都不知道,栎乐怎么会知道?

看出她的心思,他睁开眼,原来也不是看不透,整理好微乱的衣裳,从容地说:“我是赫连景,你的······未婚夫。”

他说最后一句话时,顿了一下继续说,语气有些不自在。

他从小就喜欢一个人待着,早就习惯了。

东域老宰相的孙女云音是他未婚妻这件事还是皇祖父跟父皇说的,然后父皇前两年告诉他的。

他就寻思着,该是何样的情谊才把一个尚在腹中还不知男孩女孩的婴儿许给自己的孙子作媳妇。

不过,回想历代赫连家的人,不就是喜欢做这些离谱的事情吗!

赫连家的人重情义,守承诺,不管是有没有实质性的许诺,都会去实现。赫连家的人娶妻嫁女,也不看重身份地位,所以,皇祖父和父皇同意未来的太子妃是东域的宰相女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他不喜欢这种指腹为婚的行为,所以尽管父皇立了他当皇太子,他还是不会回去好好的当他的皇太子,他就是要让父皇撤掉他的太子之位,因为皇祖父许诺的只是云音是太子妃,而不是他赫连景的妻子。

不过,现在看着云音,突然觉得也不是不可以。

“所以这么绝色的夫君估计会是你的,你是不是也应该变优秀?”

这是栎乐这么多年来说的最长、最温柔的一句话,可惜云音不知道。

看着云音一脸的不可置信,他哑然一笑,心情变得极好,随即又恢复一贯的冷淡,然后继续闭目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