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其他小说›穆少,保镖夫人又作死了
穆少,保镖夫人又作死了 连载中

穆少,保镖夫人又作死了

来源:腾文小说 作者:穆少,保镖夫人又作死了 分类:其他小说

标签: 其他小说 宋若芸 穆南辰

热度不亚于人气偶像的黄金单身汉穆南辰结婚了
其妻姓名不详、年龄未知
众人猜测:肯定是个肤白貌美,温柔如水的漂亮小姐姐,不然为什么穆少爷每天都喊腰酸背痛? 于是全网都在柠檬,三亿少女梦碎
实际—— “穆南辰,吃我一记过肩摔!” 穆南辰向后退了一步,“我是请你来保护我,不是报复我的
” 洛青正了正领带,细碎的短发下是一张精致的小脸,“那你也不能在工作时间,吃我豆腐!” 穆南辰点头,“回家吃
展开

《穆少,保镖夫人又作死了》章节试读:

第2章:你一辈子都赔不起


洛青僵硬当场,双手都不知道往哪放,而穆南辰紧紧的盯着她,嘴角扬了起来:“洛青,我该夸你吗?”

明知道他对女人过敏,还让宋若芸进了他的门,现在连什么人进了他的门都不知道,是不是哪天他被人大卸八块扔在垃圾池里,他也优哉游哉的泡妞?

穆南辰的脸,阴沉的不能再阴沉,他狠狠的甩上门,等到再出来的时候,他一身黑色的手工西装,气质矜贵,优雅得令人不敢直视。

洛青想了想,紧紧的跟了上去。

到了大厅,昨晚上穆南辰花了大价钱拍得的古董花瓶被送了过来,价值五千多万。

洛青小心的接过,抱在怀里,一路跟着穆南辰朝着外面走去。

望着前面男人欣长的背影,她又想起了昨天晚上他凶狠而又强悍的掠夺,脸颊不受控制的红了起来。

“小心!”

一道惊呼传来,洛青还没反应过来,脚下绊住了什么东西,身子朝着前方倒去。

墨色的瞳孔瞬间放大!

“千万不能摔着花瓶!五千万呢!”

吓得她死死的抱着怀里的花瓶,那个东西要是摔了,就算是把她切开来卖了,都不值那么多钱。

前面就是穆南辰,大不了撞上去,也不能让花瓶出事。

她打定了主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谁知道,原本好好走在她前面的穆南辰动作利落的闪了开去,回头,凉凉的看着她。

然后,她摔倒了。

手里的花瓶哐当一声落地,最外层的防护玻璃罩摔的粉碎,里面的白底青花瓷碎片四处飞溅。

洛青彻底傻眼了。

她,摔了个两千万的古董花瓶?

摔了?

她眼前一片空白,比昨天晚上还要空白。

心脏不受控制的抽抽了好几下。

眼前忽然暗了下来。

她僵硬的抬起头,就看到穆南辰优雅的蹲下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一脸残酷无情的缓缓说道:“你干一辈子,也赔不起。”

洛青欲哭无泪,可是穆南辰却没有给她哀悼的时间,瞥了眼地上昂贵的碎片之后,转身朝着**的电梯走去。

电梯直达一楼,门口停了一条车队,前三辆车和后三辆车都是保镖,中间的车辆是穆南辰的座驾。

助理带着合同上前,还未等开口穆南辰就率先道:“扣除洛青今后**。”

“穆总!”

洛青欲哭无泪,这是打击报复!

“你有意见?”

穆南辰凉凉的看着她,眼底的暗光涌动,让她后背不由得一凉,下意识的就摇头:“不敢,不敢。”

“谅你也没这个胆子。”

洛青愤愤的捏了两把座椅,转过头不去看穆南辰。

半个小时后,穆南辰的私人飞机抵达国内机场,司机小心翼翼的迎了上去,万分恭敬的垂着头为穆南辰拉开了车门。

洛青皱眉,这个司机有些脸生。

“阿莫呢?”她皱眉问道。

“夫人今天旅游回来,阿莫去接夫人了。”司机笑着回答,又对洛青道:“放心吧,我是跟在老爷子身边的。”

听到此处,洛青瞥了一眼他身上的穿着,属于穆家给雇佣职员的材质,虽不算高档但以舒适为主。

可胸口少了一块绣线图样,虽然只有拇指那么大很难注意到,但这是穆家佣人的标志。

洛青皱眉瞥了一眼穆南辰,男人坐在后座小拇指有意无意的上下动了一下,收到指使洛青道:“先去A区工厂。”

“不是回公司吗?”司机一愣,回过神来问道。

“总裁去哪需要跟你报告吗?”

洛青瞪眼,小鲜肉的装扮加上凶狠的眼神,瞬间变狼狗。

司机缩了缩脖子忙点点头,驱车上了前往A区的高速。

A区工厂近在眼前,可司机避开出口绕了一条更远的路,把握时机洛青脸上划过了一抹笑意。

一把抓住了方向盘,转动了车行驶方向的同时,另一只手死死钳住司机脖颈命脉,喉管几乎要被她捏爆了,只瞬时间司机额头青筋暴起,眼睛也好像充血了一般。

“停车。”威胁的口气,这冰冷与杀意几乎和穆南辰如出一辙。

司机被迫踩下了刹车,绑架穆南辰目的在钱与目的,而并非要与他们同归于尽。

银色魅影停止在大道上,洛青手上的力度分毫不减,眼神阴狠道:“说,是谁派你来的?”

“穆总这个新到任的贴身保镖很能打啊,还会审讯。”与此同时,身后传来了玩世不恭的声音。

洛青这才发现,在她没注意的时候已经有另外一辆豪车停在了他们不远处,从车上下来的是穆南辰的好友乔肖。

“你们总裁交给我,你把人送到暗夜去。”乔肖上前,吩咐着接下来的计划。

洛青点头答应,压着司机去暗夜。

专门负责关对穆家有所冒犯的人,其手段残忍至极。

穆氏集团顶楼——

“听说昨晚你被睡了?”乔肖意味深长开口。

这消息原本已经足够上国内的头版头条了,好在他及时发现给压了下来,否则只怕现在穆夫人已经提刀寻找未来儿媳妇了。

“嗯。”穆南辰眼神又阴狠了一分,虽然用‘睡’这个字眼他不喜欢,可事实如此,最重要的是那个女人,他不过敏。

“是谁?宋若芸?”

乔肖顿时来了兴趣,很好奇那个让穆南辰付出‘清白’的女人究竟是谁。

“不是她,你去查,我要她的全部资料。”穆南辰眼神深沉,昨晚的那个女人究竟是谁,长什么样子他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最可恨的是洛青,居然也不知道!

“怎么查,大海捞针啊?”乔肖震惊,这个任务几乎不可完成!

但穆南辰的眼神中闪烁过了一块胎记,隐约间好像一只蝴蝶一样。

“肩膀上有一块蝴蝶型的胎记,长头发。”穆南辰将自己还记得的特征说出来,乔肖接收到了信息才觉得稍微缩小了范围。

而门外的洛青刚巧听到了这句话,这两个特征说的都只能是她一个人,穆南辰居然看到了她的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