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女尊:我真不是绿茶男
女尊:我真不是绿茶男 连载中

女尊:我真不是绿茶男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白胱本胱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何依 奇幻玄幻 白胱本胱

“知府大人,民男有罪,求求你,放过民男的亲人吧
” 阴暗的天牢中,楚楚可怜的何依,望着身材魁梧,剑眉星目的女知府,哀求道, 何依紧了紧身上单薄的衣衫,避开对方的视线, 脸上一阵红白交替, “哼!若不是上头应允,你一个小小的男人家,注定要死在这天牢之中……” …………… 本书又名:我在女尊世界修练茶艺 又名:女尊:相公别闹了展开

《女尊:我真不是绿茶男》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1章 绝世美男


乱世之际,英雌并起!

鬼怪灵异,纷争不断!

女帝登基,前朝旧臣为了保全性命,只能如履薄冰,用自身权谋,巩固势力的同时,谋取更大的利益!

纵使女帝陛下励精图治,也挡不住大势将颓,只好重用刑典,力压武者门派与家族,将其发派到前线抗击邪祟。

…………

梁玄国,凛城府,

处处皆是衣衫褴褛的流民,推着运送物资的车,

从码头接取物资,运送到官府指定的地点,赚取一些简单的报酬。

“你的………一枚铜板。”

“你的……两枚。”

……………

凛城府地下天牢之中,阴潮的环境,密密麻麻的蚁虫啃噬着死去的尸体,

在另一处的牢房中,

一名衣衫上带着血痕的绝世美男缓缓睁开眼睛,眼中满是忧愁,以及对未来的绝望。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过去半年的时间,

何依继承了脑海中的记忆,刚刚适应这个世界的生活,便深深的意识到这个世界有多么的凌乱,

因为此处,是一个女尊男卑的女权世界!

男人在这个世界,不过是女人的附属品,男子从小就身体娇弱,未成年的男子要待嫁闺阁,

修习《男德》、《男训》、《贞男烈传》。

女人身体强壮,只有成家立业后,有个手艺能养活家人,才能娶到一个相公,好好的过日子,传宗接代,

甚至有的有权有势的女人,可以娶她个三五房相公,过着没羞没臊的生活,

没钱没势的女人,只能混吃等死,打光棍,沦为底层的贫民,被压榨的干净,过着漂流的日子,甚至连死都不知道死在何处。

…………

更可怕的是,男子不仅要恪守一系列的男德,还要保护好自己最为珍贵紫色印记—守棒纱,

若是在未出阁前失去了自己的守棒纱,

那就面临着浸猪笼,乱棍打死的风险,

所以大户人家从小对家中的男儿要求便极为严格,不仅行走坐姿都要有严格的约束,连安身立命的武道之功,都不能沾,

男儿无才便是德!

守在家中相妻教子才是正道!

…………

原先的何依本是生长于书香门第,享受着荣华富贵,

每天读读书,弹弹琴,不理人间事非,

奈何因为一场变故,官府突然清剿了何家,当场杀死何家数十户人口,

待嫁闺阁的何依也被抓到了庭院之中,陪伴他上晨读的侍童小鱼,被赐乱剑刺死。

原本的他也要被一并处死,只因为动手的几名女官差看清楚何依的容貌,直接呆傻在原地中,怎么也不忍心动下杀手,

无他!

此男太美!

众女从来没有看到过此美貌的男子!

“此男!有祸国殃民之姿!”

记载案卷的中年女子一声赞叹,对着身边的官差说了几声,便将惊吓过度的何依,押入天牢之中。

…………

“是第几天了………”休息了一会,何依看了一眼天牢外的黑暗,

身形格外的苗条,里面穿的是一身素衣,皎洁的肌肤宛如白玉一般,

素衣上的几道血痕,正是当初遮脸时,被鞭打所致。

………………

颤颤巍巍的走到墙角处,取了一些饮水清洗脸上的污渍,

渐渐的,露出原本的样貌,

英俊的侧脸,面部的轮廓蕴含着天地灵气一般,晶莹的肤色如玉,一双眼睛水润,天然的带着柔弱之意,能勾起女人的强烈的保护欲,

随意的一瞥,便是天然的一副画卷!

…………

年方十七的他,身材高挑,体态轻盈,乌发如漆,肤肤如雪似玉,乌木红唇诱人无比,在其他女人眼中,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牡丹花,等人采摘,

只是昏迷了几天后,精神状态显的极为疲惫,

摸了摸自己的脸庞,手感极好,

何依很无奈,腹部一阵隐隐作痛,又是一月一次的腹痛病犯了,接下来的几天,恐怕都会难受不已。

记忆中,这副身体的母亲从来不准他出入庭院,更不准舞刀弄枪,只是每一月都会身体经脉疼痛,愈演愈烈,难受时犹如刀扎,需要泡特殊的药浴,迷迷糊糊的睡过一夜,才能渐渐恢复,

穿越后的何依翻阅过资料,仔细确认,这个世界没有大姨父一说,才放下心来。

最初他还以为每个男人每月都会有这么几天,后来才明白,只有自己是特殊的那个人!

流落到如今的地步,何依深知,

小生无罪,怀帅有罪!

这些人留下自己的性命,完全是因为自己的美貌,接下来的日子可能不太好过了。

男人的美色,在乱世之中,就是一剂火药,

偏偏他又没有一丁点的力量,仅仅是活着,已经用光了他所有的力气,

………………

想到此处,何依摸了摸胳膊上的守棒纱,那里是一处紫色的印记,倘若失去了它,紫色印记便会转为淡红色梅花印,代表着他从一个少男正始变为一个男人,

也意味着,他彻底失去了清白之身,

…………

想到此处,何依心疼的擦了擦守棒纱,多了一抹顾影自怜之色,“小宝贝,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

“嘀!贴心为宿主服务,我是绿茶系统小茶,负责为宿主发布任务,帮助宿主掠夺诸天万界的女主气运!”

正在这时,脑海中传出一道熟悉的声音,

从来到这个世界,他的脑海中便多出了一个绿茶系统,

“嘀!感应到真命女主的靠近,绿茶系统正式全面觉醒!”

何依微愣,他早就听绿茶系统说过,接下来的时间,会遇到带有气运值的女主,捋夺她们的气运值,自己的便会获得想象不到的好处,

…………

“请宿主严格执行掠夺绿茶值的守则,一不主动,主动等于被动,二不拒绝,来拒还迎,瞄准真命女主,狠狠的掠夺气运。”

小茶在脑海中提示着,

………

“真命女主靠近?”

就在何依思绪间,天牢外传出一道声音,庞大的铁门被打开,

紧接着,便有断断续续的脚步声传来,越走越近。

“大人,就是这里……”

何依闻声,抬头看去,只见一名手持宝剑的女子,正一脸耐人寻味的看着自己,

“狗官!”

何依下意识的脱口说道,他一眼便认出了其中一人,那人正是记载案卷的中年女子。

半年前,他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才适应这个世界的生存规则,便落到如此地步,

这段时间,他虽然对何家没有太深的感情,但继承了原先的记忆,不自觉的,还是会对何家有种眷恋的感觉,

“狗官!”

只是何依脸色苍白,那声狗官有气无力,夹杂着软绵绵的雄性嗓音,反而让众人心头一阵,涌现出一种本能的冲动,

毕竟征服雄性,一直是雌性刻在骨子里的本能。

何依的表现,不像是威胁,搭配上他曼妙的身姿,反倒像是诱惑,

“呵,狗官?比起胆大包天的何家,我们所做的,不过是替天行道,多行不义必自毙!”

为首的蓝衫女子带着几抹惊艳看着何依,随即将这抹惊艳隐藏下来,瞥了一眼身后的中年女子,

“李大人,你把何家这些年所犯的罪责,简单的说一下。”

“是!何家的罪责可以追溯到何家发家之前,家主何红正是靠打家劫舍积累了财富,才修得一身武功,开立武馆!”

“这些年来,何红明面上开宗立派,教人练武收取费用,背地里联系外地强盗,打劫来往的商队!实则罪该万死!”

“………”

“你们………”

听到此处,何依原先的记忆一阵颤动,记忆中,他的母亲何红一直教导她们要为人遵守正道,

至于打家劫舍,**民男,

更是莫名其妙的罪责!

很明显,这是**裸的陷害!

“噗……”何依的喉咙一甜,喷出一道鲜血,猛的歪倒在一旁,

连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怎么会郁闷到吐血,可能是受到原先记忆的牵连,

但随之,何依心中一惊,他竟然收到了110绿茶点。

怎么回事?

浏览脑海中的信息,他发现脑海中有一串未读的消息。

…………

“恭喜宿主首次遇到反派真命女主萧紫,绿茶系统正式解锁。”

“系统正在自我升级。”

“嘀!升级完成,恭喜宿主解锁绿茶系统,赠送绿茶值100。”

“嘀!感应到反派真命女主的萧紫的靠近,绿茶系统正式觉醒,扫描自身!”

“宿主:何依。”

“年龄:17。”

“颜值:亿里挑一。”

“武道等级:无。”

“气运称号:蓝颜薄命。”

“体质:圣灵之体。”

“绿茶值:100。”

………

“咦?这是我的数据?”

何依有些惊讶,颜值亿里挑一!怪不得他的容貌如此绝美,他再次深深的为自己的容貌感到憔悴,

…………

“现在系统开始发布任务!”

“任务一:初次与反派真命女主萧紫亲吻,奖励绿茶值200。”

“任务二:初次与反派真命女主萧紫双修,失去守棒纱,奖励绿茶值3000。”

“任务三:伪暗的面具,借助官府的身份,谋取私利与权益,其身份神秘,完成系列任务,奖励绿茶值500。”

“除此之外,宿主每引起真命女主情绪的剧烈波动,例如悔恨,自责,感动,崩溃,能获得数额不定的绿茶值,情绪波动越剧烈,所获得的绿茶值越多。”

“宿主所获得的绿茶值储存在绿茶系统内,可购买系统商品的一切事物,无论是功法,修为,寿命,还是穿越诸天万界的机会。”

脑海中接到绿茶系统的提示,这三个可供他完成任务,何依惊讶失色,看到任务一与任务二,他怎么觉得这绿茶系统有些不正经,

这不是让他去当鸭,勾引其他女人吗?

虽然何依觉得自己并不吃亏,关于守棒纱那一行,所得的绿茶值也很多,但一时之间,他还是有些羞涩。

更何况,是勾引这个反派女人,

这女人身后站着的,就是灭了何家满门的凶手,但这几人却以她为首,

搞不好,灭门的命令就是她下的。

“不可能,绝无可能!”

让他去勾引一个仇人,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

“大人,这………”

众人看到被气到吐血的何依,心中也是一惊,没想到,这个美貌的小相公,会是如此刚烈之人!

“你们先下去吧!”

“是!”

众人暗地里对视一眼,如果留萧紫与这个男犯,孤女寡男共处一室,会发生什么事情,不言而喻。

她们这一行,不是没有趁机会随意的临幸监狱中的男犯,更何况,这个何依,一看便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如此美貌,还是处子之身,

奈何官大一级压死人,

众人虽然羡慕,但也只好遵命退了下去。

…………

“把牢门关上……”等待众人陆续走出牢房时,萧紫对着晚走的几人说道,

“是!”

…………

等众人离开,萧紫负手而立,意味深长的盯着何依,一双眼睛更是贼不溜秋的在何依脖颈处,腰处乱窜,

“你……你在看什么……狗官……”

何依咬牙切齿的说道,刚才多出的10枚绿茶值,就是从萧紫的身上蹦出来的,

“哼,狗官?无知者无畏,我可是凛城府的知府,整个凛城府,敢叫我狗官的,只有你一人。”萧紫随意的说道,语气中多了一份调戏的味道,

“不如,你试试,叫我一声知府大人,让我听听……”

知府大人?

话虽如此,但是此情此景,怎么有一些怪异?

何依心中嘀咕一声,不过他既然已经表现出一副刚烈的模样,那就继续下去,免的这人看出什么异端。

“狗官!是你杀了我的家人,还污蔑我何家。”

何依的脸色苍白,带着恨意的盯着萧紫,

如果换一个人这样顶撞她,萧紫恐怕已经除掉了对方,但是何依这副委屈中带着刚硬的小相公模样,反而让萧紫感到赏心悦目。

“是啊,的确是我下令灭掉了何家,昨天,剩余的乱党也一并在闹市中斩首,不过,昨天倒是多出了一个敢劫刑场的女人,不知道,何雪,是你什么人!”

何雪……

记忆中闪过一道稚嫩的印象,

何雪,是何依的姐姐!

…………

“小依,你要好好的调养……姐姐就外出历练了……”

“小依,等我回来时,恐怕你已经成了一个落落大方的美男子了,别着急出嫁,要等姐姐回来哦!”

模糊的记忆中,一个美貌清纯的身影,摸了摸何依的脑袋,在众人的目光下,渐渐的走远。

…………

何雪,正是何家的长女,但是何雪早年外出拜师学艺,早在五年前就离家修行,只存在于何依的记忆中,

难不成,昨天她来劫刑场,反被面前的女人擒住,

“何雪………你,你把她怎么样了……”何依瞳孔放大,颤声说道,

“挑断了手筋,脚筋,马上就会凌迟处死……”萧紫嘴角微勾,轻声说道,

“………”何依沉默了,眼中再也没有了希望,

“但,还可以保住性命,这一切,都要看你……怎么做了,我想要看到,你求我的模样……”

下一刻,萧紫凭空出现在何依的牢房中,手指轻轻挑起后者的下巴,朝他光洁的脖颈下看去,

那一缕诱人的洁白,

…………

“你姐姐的性命,可都在你的手中……”

萧紫冷哼一声,

“知府大人,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民男的亲人吧!”何依闭上眼睛,眼角流出两行清泪,绝望不已,良久,他颤着声音说道,再也没有最初的刚烈,

察觉到萧紫眼中不单纯的目光,

何依本能的紧了紧身上的一缕素衣,

“只要你能够放过她,我,我可以答应你…………我……”何依吞吞吐吐的说道,仍没有将那句话说出口,

要知道,在这个世界,未出阁的男子,守棒纱比自己的命还要重要,

一旦失去守棒纱,接下来的日子,就会无比的难过,

后半辈子都会被打上不洁的标签,

在懊悔与自责中,过完自己的后半生。

“我可以答应你,任何的……要求……”

说完,何依哭了!

将一个牺牲美色,为救姐姐的形象,演绎的淋漓尽致。

…………

嘶!

朱颜红唇,站在这里,能闻到何依身上淡淡的体香,

这句话配上何依亿一挑一的容貌,太过诱人,若不是上头还有命令,萧紫恐怕就忍不住扑了上去。

可惜!

这个男人的身世也是极为的悲催,他根本不是何家的人,而是何家杀掉仇家后,领养的对方的儿子,

人在江湖,身不由已,任何一个家族的成长,都是沾着人血馒头,

尤其是像何家这样的大家族,灭掉任何一个,都是死有余辜。

而这个男人的体质,又是极为的特殊,何家领养他,也是为了某种特殊的目的,

只是他自己不知道罢了。

“你真的愿意,为了那个何雪,而答应我的任何要求?哪怕,是你的身体……”萧紫的面色有些复杂,

“嗯……”提及自身的清白,何依思考了一会,颤颤巍巍的点了点头,

“不,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我要先见到她,亲眼见到何雪………”

万一是这女人忽悠他,故意说一些吓唬他的话,骗他身子,那不就太可恶了,但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

“你在和我讲条件?”萧紫微愣,眼睛微眯,掐住何依的下巴,浑身爆发出危险的气息,

一瞬间,就仿佛一头择人而噬的猛兽,

谈条件?

她可以在这大牢中,直接将何依给强了,哪怕换变姿势,谁又敢说什么!

敢和她讲条件?

“我………”

“可以,那你就跟我来吧……”

下一刻,萧紫似乎想到了什么,思索了一番后,便压抑住危险的气息,复杂的看了一眼何依,

而后抱住何依的身体,淡淡的说道,

“放,放开我………”

何依本能的反抗,刻在骨子中的男德,不允许他随便和一个女人有肢体接触,

但是萧紫不仅没有松开何依,反而搂的更紧,

“放开我,我自己可以走……”

任凭何依怎么捶打着后者的胸口,萧紫都没有松手。

………

天牢深处,阴潮的环境,一个女人全身被麻绳捆绑,血迹斑斑全是伤口,在手臂处,脚筋处,更是被划开了血痕,

殷红的鲜血从她的伤口处流下,

萧紫抱着何依,走到牢房前,

…………

“嘀!恭喜宿主遇到真命女主何雪,现在发布任务。”

“任务一:初次与真命女主何雪亲吻,奖励绿茶值200。”

“任务二:初次与真命女主何雪双修,失去守棒纱,奖励绿茶值3000。”

“任务三:迟到的真相,变质的亲情,爱恨情仇,唯有我,不会伤害你,小依………完成与何雪相关的系列任务,奖励绿茶值500。”

………

“小茶,你搞错了吧……”

何雪竟然是真命女主,何依愣住了。

“嘀!没有,经系统反复确定,宿主与何雪并没有血脉关系!”

…………

“现在,你亲眼看到了……”

萧紫的话语,打断了何依的思绪,

“姐!”何依颤声喝道,想扑倒在何雪的身上,但是却被萧紫死死的搂住,

有了系统的提示,他可以断定,那个女人的确是何雪,

“姐………”

听到动静,低着头的何雪缓缓睁开眼睛,抬起头,脸上满是血痕与污渍,根本看不清她原本的容貌,

杂乱的头发足足遮住了大半的容貌!

“谁………”

何雪的声音有些嘶哑,仿佛长时间未饮水,发不出声音,又仿佛声带撕裂,勉强发出一些声响,

但当她看到萧紫时,她的眼睛瞪大,满是愤怒之色,

“啊………”何雪痛苦的呐喊着,

“姐!是我,我是小依……”

何依的眼睛中早已布满了泪光,心疼的看着何雪,脑海中的记忆告诉他,这个长女从小到大,都对他极为的照顾,

小的时候,家族里的旁系欺负他,说他是私生子,每次都是何雪出面,亲自教训那些嘴巴不干净的孩童,

没想到,再次见面,

何雪比他还要惨!

那身上的钉子,扎在身体中,该有多么的疼!

……………

《女尊:我真不是绿茶男》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