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其他小说›追妻99次:司少的心尖宠
追妻99次:司少的心尖宠 连载中

追妻99次:司少的心尖宠

来源:腾文小说 作者:追妻99次:司少的心尖宠 分类:其他小说

标签: 其他小说 尹晓彤 林晚

原来,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是真的
后来用尽百重花样、千种手段、万般心思努力追妻的司少,悔得肠子都青了
正所谓,追妻难,难于上青天!
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尚且不够,简直比去西天取经还难!
他当初,真的不是故意的!他错了!给跪了!
可是,求个原谅追个妻,怎么就,这么难......展开

《追妻99次:司少的心尖宠》章节试读:

3.领证结婚


林晚看着司夜南大步流星的背影,林晚有些艰难的开口喊道:“那个...... 司总......”

“司总?”司夜南停下脚步,回头看向林晚,眼神不善,“你又想耍什么把戏?”

林晚这才想起来,以前的秦梦都是喊他“夜南哥哥”的.....

林晚嘴角抽了抽,这么肉麻的称呼她可喊不出口。

林晚只能干笑道:“你......你不会是真的打算去跟我领证吧,呵呵呵......”

司夜南冷哼了一声,说:“你认为我是那种玩的起输不起、不会履行赌约的出尔反尔之人?”

“不不不!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我知道你向来一诺千金......”

林晚眨了眨眼睛,用非常诚恳的语气说:“不过这个赌约只是我当时一句气话罢了,不用当真的!”

司夜南闻言脸色却比刚才更加难看了。

“秦梦,你不必在我面前耍这种欲擒故纵的小把戏。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对你改观?别做梦了!”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林晚恨不得拿个测谎仪过来绑在自己身上证明自己的清白。

“那不如这样,赌注改一改。”林晚眼睛一转,“就换成钱吧!你给我两百万,就不用......”

“在你眼里,我还不如两百万?”司夜南眼睛眯了眯,透出几分危险的气息,“我连那点儿钱都值不上?”

“我不是那个意思!”

林晚简直无语了,这人脑回路也太清奇了吧......

林晚还想解释,司夜南又冷哼了一声,说:“你别想着再耍什么花招了,也别想从我这里捞到任何好处。

我会履行赌约和你结婚领证,但是我不会为你举办婚礼,更不会对外公布我们结婚的消息。

我的婚前财产已经全部做了公证,你不仅拿不到一分钱,甚至就连司太太的虚名都担不了!”

说完之后,司夜南再度转身,直接朝着婚姻登记处走去,留下林晚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这人到底是哪根筋不对啊?

司夜南走了几步,发现林晚压根没有跟上来,语气十分不善的说:“还不快过来!不要耽误时间。”

林晚心里也来了气,她就不过去了,怎么着?

她就不领这个证了,怎么着?

谁知司夜南的特别助理封棋知却走了过来,低声劝道:“秦小姐,你还是快些过去吧,司总的脾气有多倔你又不是不清楚,何必让其他人为难呢?”

林晚正想开口,脑海里却浮现了秦梦的母亲躺在病床上的场景。

她想起来了。

秦梦之所以激司夜南应下那个赌约,不是因为她暗恋他多年,而是为了借他的钱财权势救自己病重的母亲!

她已经别无他法了!

所以这个婚......林晚必须结。

封棋知看着林晚那沉重的表情也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愿结婚的那个人不应该是司总才对么?怎么现在看起来倒像是她被逼婚似的......

林晚慢吞吞的走到司夜南旁边,听到他冷冷的吩咐道:“签字按手印。”

林晚定睛一看,基本的程序都已走完,司夜南的字也签了,手印也按了,就连两人的合照都交了。

只等她“签字画押”,这结婚证都能拿到手了。

“你怎么会有我的身份证户口本的?”林晚头疼的问。

她人都还没过来,怎么这些东西就已经整整齐齐的摆在那边了。

司夜南白了她一眼,一副压根不想搭理她的样子,而封棋知则是腼腆一笑,说:“这不是什么难事。”

“那这个结婚照......”

“是我P的。”封棋知再次微笑着说,“如果秦小姐想学,我可以教你,很简单的。”

这是重点么?!

林晚忍不住扶额。

谁在这种时候想到的会是学Photoshop......

林晚看着那PS痕迹极为明显的照片,嘟囔道:“这世上还有谁的结婚合照是用身份证照片P在一起的啊......”

司夜南闻言冷哼了一声,忍不住开口道:“难道你认为我会和你拍合照?少做梦了!”

“那你还扯着我领证!你脑壳有包啊?”

林晚一边在纸上狠狠的写下自己的名字,一边忍不住吐槽道:

“拍合照和结婚比起来,完全是小巫见大巫吧。”

司夜南没有说话,而是死死盯着林晚,将她从头到尾打量了一番。

是他的错觉么?

他总觉得她今天与以往格外不同,就像换了个人似的。

若换做是以前,她在车上不可能一路都安安静静的闭目养神,一定会各种局促不安,视线偷偷摸摸的锁定着他,一被发现就像个受惊的小鹿似的避过脸去,过会儿再偷偷转回来。

以前的她在他面前总是小心讨好,说话斟酌再三,生怕会惹他生气不快,刚才却一而再再而三的顶撞吐槽他。

有次喝醉酒之后,她还借着酒劲儿向他表白,嚷嚷着说嫁给他是她从小到大的梦想,那么他如今愿意履行赌约她应该一蹦三尺高的乐翻天才是。

可是刚才她却一直推脱阻拦,而且神态语气都不似作伪。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是因为家里发生的事受刺激太大导致性格突变,还是为了吸引他故意耍的心机?

想到这里,司夜南心里对林晚不由得又多了几分探究之心。

结果林晚在签完字按完手印之后,猛地站起身来,突然觉得一阵头晕目眩,一下子倒在了司夜南怀里。

司夜南顿时火气直往上涌。

这女人之前果然是在欲擒故纵!

这证才刚拿到手,就恢复了本性,迫不及待的贴了上来!

他毫不留情的推开了她,满脸厌弃说:“别碰我!我讨厌别人碰我,尤其是你这种人!”

林晚被他推到了地上,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后脑勺更是一阵一阵的抽疼,神情不由得有些痛苦。

司夜南见状却冷冰冰的说:“别再装了,真叫人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