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其他小说›都市:开局一双写轮眼
都市:开局一双写轮眼 连载中

都市:开局一双写轮眼

来源:腾文小说 作者:都市:开局一双写轮眼 分类:其他小说

标签: 其他小说 沈白 黄毛

为保护姐姐被小混混打成重伤的沈白,一夜之间不但伤势痊愈还获得了的一双写轮眼
从此称霸都市,富豪巨贾舔地讨好,古武名流跪地求饶
展开

《都市:开局一双写轮眼》章节试读:

第五章 对赌


摇骰的女孩儿注意到了沈白,见他看了半天不下注,摇晃着骰子笑眯眯的问道:“帅哥,玩两把?”

点了下头,沈白顺坡赶驴说道:“我还没玩过这个,看着挺有意思的,输了就当一百块钱买个高兴吧。”

说着从兜里掏出姐姐刚给的一百元钞票,故作犹豫,不知道下在哪里才好。藏拙于巧,用晦而明是沈白平时做人的准则。没有显赫的家世,更没有高人一等的地位,让他深知,小心谨慎才能驶得万年船。

“买定离手咯!”一声吆喝,女孩停止摇骰,所有人迫不及待的下注。沈白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骰盅,发动白眼,透视开始,见这次开的是大,立刻将手里的钞票放了下去。

“各位财源广进!开!”女孩见所有人下完注码,立刻打开了骰盅,果然四五六,十五点大!

“妈的,怎么开大了,不是还在连小的么!”周围的赌徒纷纷谩骂了起来,有人离开,又有人加入。这一局,沈白不动声色的赢了一百块钱。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内,沈白并非把把都下。但却没有输过。他手里的钱,已经有了三四千块。女孩手里的钞票,急速缩水,她冷汗都下来了。

再低调,也架不住他这么赢钱啊。

周围的赌徒见沈白运气如此好,把他当做了明灯,纷纷跟着他下注。沈白买什么他们就买什么。

如此轻易就赚到了四五千块,沈白心中十分欢喜,已经盘算着,晚上回去时,要给弄点什么好吃的了。不过表面上他依旧淡定。

赌博不能搞垮**的道理,沈白这个新手哪里明白。果然那江湖味十足的女孩此刻双眸已经在喷火了,从沈白下场到现在,她已经抽了一整包烟了。

又输了一把后,她停了下来,狠狠瞪了沈白一眼。从沈白参与赌局开始,她身上的钱是越来越少,甚至一次都没赢过,再这么玩下去,今天算是白干了。

“美女,继续啊,怎么停下来了?”赌客们刚刚回了些本,哪里愿意就这么结束,纷纷叫喊道。

“今天我这**是真的倒霉啊,不过这位帅哥运气也太好了,不如我先跟他赌把大的怎么样,不然我这钱也快不够坐庄了。”女孩扬了扬手里剩下的二三十张钞票,眼神扑朔的看着周围赌客,娇俏的面容,直让人心生犹怜。

女孩清凉的穿着,让沈白想入非非,甚至默不作声的一直保持着白眼状态,先细细品味一番。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什么正人君子,有能力不用,那才是浪费。

这一看不要紧,还是个处男的沈白,哪里遭得住这般春色的冲击,眼睛立刻直了,险些鼻血都流了下来

注意到沈白的眼神,女孩正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直暗道:这死色狼,坏了姑奶奶的生意不说,现在还敢肆无忌惮的用这么猥琐的眼神盯着自己,今天不让你把内裤都输掉,我就不姓苏!

“喂,怎样?敢不敢跟我赌一把?”用力的拍下骰盅,提醒沈白,眼神冰冷的看着他。

周围赌客倒没什么意见,他们都是些老手了,自然知道**这是输红了眼。**不受注,他们也没办法。

沈白反应过来,收敛了下心神,但眼睛还是不愿意挪开,那里的景色,实在吸引他,心不在焉的问道:“怎么个赌法?我不太会赌钱的,就是运气好而已。”

他不敢托大,虽然赌骰子自己稳赢,但若这女孩换个其他赌法,恐怕就没这么容易了。

“很简单,就赌运气,就玩骰子,一把定输赢,赌你身上所有的钱。”女孩嘴角不由生出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

但看沈白眼睛一直盯着自己要害的地方,不由更加恼怒,开口加注道:“再加上你穿的这身衣服!”

赌脱衣服?看来这女孩是真的记恨上自己了,非要让自己出个丑才行。

只见他嘴角上扬,痞痞一笑:“好说,但如果我赢了,你是不是也要和我一样,脱衣服?”

沈白有能透视的白眼,明明是赌骰子,又怎么会怕她?

女孩接下来这一局准备拿出些真功夫,自信自己不可能输,于是她盯着沈白冷冷一笑:“好啊,你若赢了,姑奶奶就是脱一个,博大伙儿一乐,也未尝不可!在这混饭吃时间也不短了,我苏觅向来说话算话!”

周围的赌客不嫌事儿大,各种叫好声络绎不绝。知道这样的赌局才刺激精彩!就这丫头的品相,是个男人都得馋她身子。她赢了当看个热闹,输了,更是一饱眼福!

“这可是你说的,开始吧,输了可别哭鼻子耍赖啊。”沈白点点头,指指地上骰盅。

所有人的注视下,苏觅一把操起骰盅:“在哪跌倒就从哪爬起来,咱们还是押大小!”说着将三粒骰子高高抛起,手中骰盅一甩,骰子准确的钻进了其中,发出咔呲咔呲的响动。

这一手让所有人都楞住了,这样的手法平时可不多见,赌客们这才意识到到,

原来人家是个玩骰子的好手,沈白敢和她对赌,今天恐怕真是要输的内裤都不剩了,也明白自己输得不冤。

这时候沈白才把目光从女孩身上移到她手里的骰盅上,伸了个懒腰,点支香烟,静静的看她表演。

骰盅在苏觅掌中上下左右飞舞,那架势,就是赌神来了,也不遑多让。

见沈白这幅模样,女孩不由心中冷笑。之前就怀疑这家伙是不是会听骰子,这门功夫,需要人专心致志,心无旁骛才能够做到。

但看他现在的状态,心立刻放下了两分,就算他真会,恐怕也听不出什么来。即便如此,苏觅依然不敢大意,出手便是自己最厉害的绝技!

脸上露出一抹必胜的微笑,晃动了一会儿,苏觅将骰盅狠狠倒扣在地上,手却不放开:“下注吧,买定离手,生死无悔!十分期待你裸奔的场面!”

沈白正准备用白眼去看骰盅的时候,感觉有人碰了他一下,耳边传来一个陌生人的声音,“小兄弟,今天能不能找回面子就看你啦,好好教训教训这小娘们儿,省的她那么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