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重生之相公是个小药精
重生之相公是个小药精 连载中

重生之相公是个小药精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电灯泡泡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傅司楠 古代言情 苏莹

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上一次,他是宰相之子,还没来的及和苏莹解释,陷入同党圈套,让心爱之人剑下自刎
这一次,傅司楠不求荣华富贵,只求做个乖乖的童养夫,好让苏莹在毒死他之前少放些泻药!展开

《重生之相公是个小药精》章节试读:

第8章 情敌来了


苏莹醒来后已经是在家里,苏鼎盛为她诊了脉,好在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受了些皮外伤。

周有光首先向苏鼎盛请罪∶“苏伯伯,都是有光没有看护好苏莹,请苏伯伯责罚。”

苏鼎盛虽心疼女儿,但嘴上却说着∶“无碍就好。”

苏莹以为是周有光救下了她,便替他说话∶“爹爹,多亏了周大哥,是他救了我,才没出什么大事!”

周有光闻言一愣,却对上苏莹明亮的笑脸,没有解释。

苏鼎盛叮嘱苏莹,“下次可不要去人多的地方淘气了。”

苏莹连连点头。

周有光离开苏家的时候,在巷口看见了站在那里的石头。他的外衣已经褪去,手臂上还有一道不浅的伤口。

“令妹已经醒了,你可以去看看她。”周有光好心提醒。

石头眼都未抬一下,“不必你提醒。”拦住周有光的去路。

“有一件事我需要澄清一下,莹儿可能误会了,她以为刚才救人的是我。”周有光道。

“我找你也是因为此事。”石头平静说道。

“我明天就和苏莹解释一下。”周有光打开折扇,俨然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不用解释。”

“为什么不呢?”

“你喜欢她?”周有光问石头。

“与你无关。”石头警告周有光,一只手便把周有光按在了墙上。“记住,今天救下苏莹的是你就够了。”

周有光连忙求饶∶“石兄客气了,你送我一个顺水人情,何乐而不为呢!”

石头放开了他,月光下,他闭上了眼,慢慢地走回自己的房间。

次日清晨,苏莹惦记着石头的心上人,忙跑来问∶“石头,你的那位意中人昨晚来了吗?”

石头只用心挑拣着药材,像没听到一样。

苏莹一副懊恼的样子∶“可惜了,你知道吗,我差点没被马踩死!还好你后面没跟着,要不然肯定也要受伤。”

石头抬头瞄了她受伤的部位一眼,“下次不要和周有光一起出去了。”

苏莹轻轻敲了石头一下脑门,反驳道∶“石头,你不知道。要不是周公子,我都没命了!石头,你脑子怎么又不灵光了?”

石头默不作声。

“真是没想到,周公子为了我可以把命都豁出去。”苏莹感叹道。

“你真的喜欢周有光吗?”石头停下手中动作,眼神死死地盯着苏莹。

“喜欢啊!”苏莹脱口而出。

石头闻言步步逼近,直把苏莹逼到药柜上,冷冷追问∶“你喜欢他哪里?”

苏莹从没见过石头这样对待她,闷声闷气地说道∶“其实也没有很喜欢。”

“只不过是看爹爹喜欢,我就……”

“那师父也挺喜欢我的,你……”石头漏出一丝笑容,剩下的话却梗在喉咙处,怎么也说不出口。

“咱俩是从小长大的兄妹,我也喜欢逗你呀。”苏莹受不了这异样的压迫感,忙推开石头,正好推在了他受伤的手臂处。

石头痛地松开了手。一整排药柜轰然倒下,各类药材散落了一地。

“要是爹爹责罚,你可不能说是我弄的。”苏莹急忙丢下这句话,逃也似的离开了。

石头捂着长叹了一口气,

看着满地的药材,一边捡着药材,一边嗫嚅着∶“这事,急不得。”

苏莹捂住快要爆炸的胸口,她忆起从前,感觉快要疯了,这感觉太像了!

当年在崇文阁内,傅司楠也是这样,抵住她去路。

如鬼魅般的声音问∶“莹儿可愿嫁给我?”

彼时,她还沉浸在幸福中,被人利用也浑然不觉。

不!

苏莹用清水洗了洗脸,那家伙已经死了!她的情绪不应该为他有任何的波动。

下午,在医馆再见到小石头。苏莹并不理会他。只自顾自地抄写药方。

忽而,医馆来了一位年轻妖娆,黛眉樱口的女子,身穿烟云纱绣裙,头戴玉钗,面色红润。指名道∶“我要找苏大夫看病。”

小石头瞧了她一眼,答道∶“师父外出接诊了。”

女子反笑∶“难道你们这只有一个苏大夫不成?”眼神却已盯住了旁边的苏莹。

苏莹今日只穿着淡绿色的平罗衣裙,未施粉黛,和女子的浓妆相比,有一种说不出的明亮。

苏莹被她的说法逗笑了,看着女子丰腴的样子,忍不住回答∶“第二个苏大夫还在修炼中,恐怕你要等上个三年五载?”

“那在苏大夫修炼成之前,先拿我试一试,看看有没有学医的天资”女子并未劝退,反而指名要苏莹接诊。

苏莹瞬时无语,平日里到医馆来的,不是咳嗽发烧的,就是哪里喊痛的,没见过好端端的人非得要来治病。

“你非要试的话也可以,事先说好,后果自负。”苏莹接话。

“到医馆治病自然是越来越好的道理,怎么还会有后果呢?”女子还是坚持。

苏莹没办法赖着头皮上了,一靠近,便闻到女子身上浓腻的香味。

刚把手搭在女子脉上,女子便喊到∶“哎呀,苏小姐,你弄疼我的手了。平日我家公子都是轻轻动作的。”

苏莹闻言内心只想呕吐。

女子又捂着胸口唤到∶“平常只要我说胸口疼,我家公子就赖在我身边,赶也赶不走。”

女子若有所思地盯着苏莹道∶“你可知我家公子是谁?”

苏莹给她一个礼貌性的微笑,指了指门口,终于怼了一句∶“慢走不送。”

你家公子是谁,关我什么事!苏莹在心内翻了八百个白眼。

小石头见状,走到女子身边,示意她坐在椅子上。

“我家小姐学艺不精,让我来试一试。”

苏莹瞪了他一眼,谁学艺不精还说不定呢。

小石头试了试脉,沉吟片刻道∶“脾肾阳虚,假热,想必睡觉时经常心惊做噩梦。身上也经常盗汗!”

女子有些诧异,“小大夫可不能乱说。”

石头收回诊脉的手,回答道∶“是不是乱说,一副药下去小姐便知。”

说罢便提笔写下一副药方准备去抓药。

苏莹踢了踢小石头的脚,小声道∶“喂!真的假的,你到底行不行?”

石头低喃∶“不过是照着师父的经验,开了些安神的药,无妨!”

听罢苏莹捂着嘴笑。

女子接过石头开好的药后,冲着石头眨巴眨巴眼睛,“还是你比小苏大夫靠谱些。”

然后又对着苏莹笑道∶“苏小姐,我家公子名唤周有光。”

随即轻飘飘地离开了医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