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我在旁门修真仙
我在旁门修真仙 连载中

我在旁门修真仙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朱家老九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奇幻玄幻 姚开 陈含微

十年炼成手中剑,只斩心中不平事; 一朝习得长生法,却在旁门做真仙! 这是一个热血未冷,而立之年的男人,在祖宗的谋算下来到修行界修行长生的故事! 这是一本正经的玄幻、仙侠、修真小说…… 嗯,也不是那么传统!展开

《我在旁门修真仙》章节试读:

第4章 包吃住,还给手下


阳光温暖,清风和煦,姚开虽觉得脚下软绵绵的,但也不担心掉下去。

这是姚开第一次正儿八经站在空中,心中不由有些好奇,伸头往下偷瞧。他目力不够,除了云雾缭绕,只能瞧见一些浮空山峰。

“碧游一脉在天河之中扎根,还需半个时辰才能到达。”

陈长老站在前方,掐诀驱散前方云霞,用拐杖龙头往前点去:“你瞧,那便是太玄天河。”

姚开远远望去,只见一条无边无际的白芒横在天际,不见首尾,啧啧称奇:“长老,您执掌这么大的天河,真是……真是奇观。”

“太玄门传承千年,水法修行者众多,我碧游一脉不过占据其中三分之一罢了。”

拍错马屁了,姚开神情有些尴尬:“三分之一也非常厉害了,这都是长老之功。”

“水法修行,碧游为根。”

陈长老淡淡说道:“老师羽化后,门中一些人就生了异心,欲另立一脉……”

二人一路闲聊,不一会便来到天河上空。

见那滔滔江水,雄浑无际,姚开心中泛起一股难以言说的渺小感。

“嗯?”

前方陈长老忽然惊讶一声,伸手一挥,掌中出现一块碧绿颜色的玉圭。在瞧见上面的字迹后,脸色顿时大变。

“本脉水眼有变,你且在此修行一些时日,老身自有安排。”陈长老语气急切,说话间便按下云头。

停在河面丈许距离后,陈长老伸手往那河面一指,幽光垂落,河水便从中分开。

“总管何在,速来见我!”

话音未散,陈长老翻手递给姚开一册道书:“这是一些阵道心得,你修行之余可以多看看,权作了解。”

姚开不敢多话,双手接过。

不等姚开说话,陈长老又拿出一片碧绿玉圭,连打了几道法决在上面,又从姚开身上摄取一道气息打入其中:“滴一滴血在上面,这以后就是你内门弟子的凭证,切记收好。”

姚开不敢有违,赶忙弄破手指,挤了一滴血在上面。

“哼,真是磨磨唧唧!”

陈长老神色转冷,伸手往那水下虚抓。

一个头发乱糟糟,满身酒气的中年汉子便凌空飞起,又重重摔在水府门前。

“脉主恕罪,脉主饶命!”那中年汉子口鼻冒血,翻身跪下,不停的磕头。

陈长老伸手又是一挥,姚开便落在水府门口。

“他是姚开,本脉新晋内门弟子,今日起便是此地的主人了。”

话音还未散去,陈长老已化作长虹消失不见。

姚开见那汉子仍旧在那不住磕头,口鼻之中又传来一些恶臭气味,猜他是吓得失禁了。朝水府内撇了一眼,眉头微皱:“我先在府里转转,你收拾好了再来找我。”

说罢,也不管那汉子有没有听清,迈步朝水府内走去。

这水府迂回曲折,一眼望不到头。入眼门房就宽广无比,虽建在水下,但府内却不觉得潮湿。

姚开走过门房,跨入一个院中,见景观不俗。

抬头一看,心中不由暗暗称奇。

上空不见有什么罩子之类的,但水流而不落,鱼虾在头上悠哉游动,煞是神奇,而且光线充足,空气清新。

见上前一个唇红齿白,杂役打扮的小童,姚开吩咐一句:“你叫什么名字,带我去修行静室。”

这杂役不过十三四岁,虽不认得身着怪异的姚开,不过见其面貌俊秀,气度不凡,也不敢怠慢,连忙躬身回话:“启禀前辈,他们都唤我叫青枣儿。”

静室布置简单,只有一张矮桌子和一个蒲团。

姚开让青枣儿离开后,便在在蒲团上盘膝坐下。

“老王,你就说今儿哥的演技牛不牛?”

姚开神色飞扬,脸色带着笑意:“什么坎不坎的,哥挥手皆可过!”

“嘿嘿,过去了?哪有你这小娃想的那么简单。”

阴恻恻的声音传入耳中,让他脑仁生疼。每次都是这样,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邪魔外道似的。

没完没了都,姚开极度怀疑老王的话是真是假:“老家伙,你忽悠我呢!”

“小娃,你是不是以为不当真传弟子就可以安心在这里修行了?”

“这是必然!”

姚开冷哼一声:“老王,这些事不都是前几天你我商量好的吗,难道你在坑我?”

“坑你?若不是按照本座说的,你以为你还能活过三日?”老王的声音继续响起:“本座问你,你现今是何身份?”

“身份?我现在不就是碧游一脉普普通通的内门弟子吗?”

这种明知故问的套路,姚开烦的不行:“我之前的表现,可都是你和我商量过的。”

“你姓姚,太玄老祖门下三弟子姚玄慧的嫡亲血脉。”

“这又有什么关系?”

“那陈老婆子是玄慧的亲传弟子,执掌碧游多年。你以为你随便说几句,她就能够放心的下了?

只要你存在一天,那她就寝食难安一日。

掌一脉权柄的滋味,这种感觉那老婆子恐怕舍不得放手。

而且,你又是从下界上来的。

哪怕你是一头猪,在规矩上太玄门就要给你一个真传弟子的席位。

当然,前提是你要能修炼出法身!

真传弟子,可有无数人又是眼红,又想巴结呐!

真传弟子,便有资格在这里扎根下来了!

那个时候,碧游一脉归谁掌管,恐怕就不是你随便说几句就能推脱的了。”

姚开也不是傻子,稍微琢磨了一下,便满头黑线。

我了个去,这都什么事儿,神坑呀。

本以为来到修行界是一场机缘,而且自己又可以直接修行,将来飞天遁地、呼风唤雨,乃至长生不老都是有机会的。

现在看来,活下来才是最难的。

就在姚开郁闷之际,室外突然传来恭敬地声音:“禀告主人,府内业已打扫干净。”

听出是那总管汉子的声音,起身开门,见已换了一身衣服的总管身后还站了六人:“人都到齐了吗?”

“有两人被小奴吩咐准备主人的接风宴席之外,都在此处了。”

那总管汉子摸不清这位新主人的脾气,语气小心翼翼:“请主人责罚小奴自作主张安排宴席。”

“这里狭窄,带我去空旷一些的地方,我还不知道你们每人负责什么呢。”

姚开摇摇头:“不要墨迹,直接带路。”

“自从此处被摘了牌子后,就没了名字,小奴们每日里就像是孤魂野鬼。”

总管一边引路,一边激动的说道:”现在好了,等主人为此府正名后,小奴们也是有了归属。”

被摘了牌子?

姚开心中一动:“是谁过来摘的牌子?”

“小奴不知,不过小奴偶尔听闻邻居说,似乎是被一道剑光搅碎,而且……”

“而且什么?”姚开很不耐烦:“我不喜欢说话拐弯抹角、磨磨唧唧的人。”

总管似乎心有余悸,声音发颤。

“那一道剑光搅碎牌匾后,还把府内奴仆尽数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