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眠尘道也
眠尘道也 连载中

眠尘道也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Drowsy6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Drowsy6 奇幻玄幻 董渡元

但他从未有过后悔之意,面对一切心中终是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如秘藏
  他对世间怀慈悲之心,对生灵怀普渡之意,或不负佛门、或不负众生却唯不解红尘……展开

《眠尘道也》章节试读:

第5章 蛇修


(一)

听到董渡元把围栏撞断的声音与柳药稀如此大幅度的动作自然是引来了众人的关注。

“这就是小店为各位贵客准备的一个助兴小节目,不必在意、不必在意……”就在此时北名楼的老板方正言也被店小二叫了过来,熟练的说着,好像已经处理过不少次与刚刚一样的情形了。

“这和尚如此大的年纪还有如此好的身手。”

“那小孩飞出来的时候才惊险呢。”

“话说这北名楼最近请了不少道士和尚的,我还以为闹邪祟了,原来是老板要助兴啊。”

“……”

听到老板这么说四周传来一阵叫好和议论的声音,这群不明所以的人开始都夸赞着柳药稀和董渡泉的表演精彩。

安抚完这些客人后老板就朝柳药稀走了过去,但是这个老板并没有因为董渡泉砸坏了围栏而生气反而是客客气气的“在下是北名楼的老板方正言,还未请教大师是?”

这间雅间里面的事情身为北名楼老板的方正言肯定是最清楚,从之前里面传出惨叫之后他就请了很多这个小镇内有些名气的玄法修士,虽然里面不乏有一两个江湖神棍但有真本事的也不少。可这些人不是走到雅间门口看了看抛下一句自求多福就转身离去,就是推门进去后再也没有出来,成为了围在圆桌之上的其中一具森森白骨。

如今要不是方正言知人情世故会做事儿,每年都没少往官府塞钱,死的也恰好不是什么王公贵胄只是些当地人人喊打的小混混、地头蛇这才没有公开查案反而是压了下来。

但俗话说得好,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解决不了问题早晚都会传的人尽皆知。一旦让人知道这大名鼎鼎的北名楼里死了人却还在营业,就算后续解决了别说还会有人再来北名楼就是他方正言以后在这个镇子里也待不下去了。

要是平常的方正言可是个一毛不拔的人,哪怕摔了个杯子也要别人十倍赔偿。

然而现在正当方正言黔驴技穷急得焦头烂额的时候,董渡泉这个六七岁的小儿虽然是受伤晕了过去却是出事以来进去后从这间雅间内出来的第一个人,柳药稀刚刚的身手也让他惊讶万分,此刻的方正言眼中的柳药稀和董渡泉就如救命稻草一般,别说对他们客客气气的,就是把柳药稀当成爷爷供着方正言都乐意,哪里还会在意董渡泉撞坏了个围栏这样的小事。

“老衲不过是个方外的游僧,叫老衲柳药稀便可,这大师二字老衲着实担不起。”柳药稀看着董渡泉面容焦急的说到“能否麻烦方掌柜帮老衲准备些东西,劣徒受了点儿伤需要马上医治。”

“这是自然、这是自然。”方正言半弓着腰显得很恭敬“柳大师需要什么,在下必定准备妥当。”

“先给老衲准备一间客房,然后要澡盆、热水、雄黄酒、白蛇血……”柳药稀对着方正言说了一大堆脸上更是显出前所未有的着急神色。

“还不快去准备!”听柳药稀说完,方正言便对一旁站着的那个店小二吼了起来,随后又面露笑容的看向柳药稀“柳大师这边请,先去客房,在下这就吩咐厨房烧水。”

“劳烦方施主了。”说着柳药稀便跟着方正言小跑着去了后院。

看到柳药稀此刻焦急的样子方正言的心里是有些高兴的。不是说方正言有多无情,一个六七岁的孩子有着生命危险还偷笑。

像方正言这样出门在外做生意的哪个不是人精,他心里清楚现在只要尽量满足柳药稀的要求,不管董渡泉最后有没有脱离危险柳药稀都一定会视自己为恩人,到时候也好提处理雅间的事儿。

方正言的办事效率倒是很快,没一会儿就把所有东西准备好放到了泡澡盆子里。

这一盆水因为加了鸡血此刻是一片通红,放着几十种药材,要不是里面泡着董渡泉还真会让人误会要做什么美味佳肴。

“劳烦方施主找一个人看着,每过一刻钟就添加一次热水,直到水完全变成黑色后再把劣徒放到床上休息。”柳药稀双手合十恭敬的对方正言说到“老衲还需去那雅间一看,希望方施主同意。”

柳药稀一生很少对人低三下四的恳求,更别说像方正言这样中灵界的普通人类,如今却是显出一副恭敬恳求的样子,可想董渡泉在他心中的重要性。

“好、好,在下这就带柳大师过去。”听到柳药稀说要去雅间方正言心里别说有多高兴了,但是他还是显出一副担忧的神色,安抚着柳药稀“柳大师放心吧,在下一定照顾好小公子。”

(二)

片刻后柳药稀来到雅间门前,在门口用剩下的掺着鸡血的雄黄酒在门上写了一个大写的万字,随后门上浮现出了一个红色大写万字的虚影。代万字出现后柳药稀便推门而入。

进去之后柳药稀看到的同样是紫雾缭绕的仙境,唯一不同的是那一桌的白骨上长满了水芙蓉花,这些水芙蓉花缠绕在这些白骨上,正有源源不断的绿色光点被这些水芙蓉花从白骨上汲取后被吸入那幅屠龙画中,这些绿色光点正是人的三魂七魄,也被称为生魂。

就在柳药稀被这一幕震惊到底时候,一片巴掌大的青绿色蛇鳞从屠龙画里射出来如同一把利刃一般向柳药稀的头飞了过去。

柳药稀自然也察觉到了危险,双手合十,两眼紧闭口中念出一段佛经。

蛇鳞飞到离柳药稀脖子大约半米的距离时柳药稀也被一个红色的雕刻着摩罗的透明大钟给罩住了。

砰的一声蛇鳞撞到了大钟,蛇鳞便消散了。

但在蛇鳞消散的同时柳药稀变出的大钟也发出了玻璃破碎的声音,出现了裂缝,随后一声寺庙里撞钟的声音传来那大钟也彻底破碎消失了,柳药稀也被击的退后了好几步。

“阁下是哪路妖仙,还请出来相见。老衲冥禅魔僧柳药稀前来拜会。”柳药稀被这一一击击退后也是谨慎了起来。心中暗自想着自己的魔鸣血钟这一招可以说是刀枪不入、金仙难碎,已经好久没有人能这样轻而易举的破开了,而这间屋子里的这只妖怪不仅把血钟击碎了还把自己也打退了好几步,就这份实力绝对不是在董府里那个神秘人可以匹敌的。

“柳药稀?那不是东临的魔君吗?怎的又多出个冥禅魔僧?”一个沙哑的声音从画中传了出来,同时画中钻出来一股青色的妖雾化作了一个青衣白发的老者。

“东临魔君那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老衲早已入了空门。”柳药稀看到老者后恭敬的说到“阁下与远古仙境玄海玲沙是否有些渊源?”

“玄海玲沙,已经好久都没有人与老朽提过这个名字了。”说着青衣老者的眼神竟然暗淡了下来“万界之内早就没有玄海玲沙了,如今又有几人记得这地方。”

“只要是辉煌过,总会有人把它记在心里,永不遗忘。”柳药稀听到了老者的话,心中也是有些感慨“看阁下年纪怎么也有一个太虚了,玄海玲沙的十老中您是哪一个?”

“南玄青老徐邱骆。”青衣老者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

《异修通灵录》一书有载,蛇修五百年成莽、莽再五百年成蚺、蚺在五百年化鳞、化鳞五百年成蛟。而玄海玲沙在远古时期是与昆仑虚齐名的八十一仙境之一,只有蛇修成蛟之后才能入内。

传说玄海玲沙之中有一种从混沌之气里分离出来的特殊气体只要是蛟在里面待上百年便可不用受天雷地火直冲九霄化而为龙,而龙是万界之内足以与神明匹敌的一种生物,自视强大的神族自然容不下有这么个地方,便趁着太古末年一战屠戮湮灭了整个玄海玲沙。

柳药稀听到徐邱骆这个名字心里一惊“老衲还以为青老您早已修的五彩圣体了。”

“玄海玲沙都没了又有哪只蛟可以成龙啊?”徐邱骆说着心中更是伤感了起来。

“您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凭您现在的实力还避不开天雷地火吗?”

“玄海玲沙混沌间,百万蚺莽入云天。深渊直吟通银河,诸天十道惧无言。这是远古玄海玲沙的盛世,而如今它却成了虚无。”听到柳药稀的话徐邱骆走到屠龙画前念出了画上的诗闭上了眼睛,仿佛在回忆着什么“总会有人让你试一试,可真的试了就会知道这不过一场可笑的梦罢了。”

听徐邱骆这么说柳药稀一时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知道这幅画上画的什么吗?”徐邱骆睁开了眼睛,他的瞳孔变成了青绿色,显出痛恨的神情。

“这是玄海玲沙的北暮白老白观铭苦修五百年之后通天时的情景,就在他度过天雷地火直冲九霄,憧憬银河之时一个神族的金光剑士从天而降一剑刺破了他的喉咙。”说着徐邱骆这个垂暮老人竟落下了滚烫的泪珠。

“这已经是太古时期事情了吧?”柳药稀听此心里也是五味杂陈,有些难受“如今天地重封,神权更迭许不会再有这种事情了。”

“亏你柳药稀还是一代魔君,还没有看明白吗?”徐邱骆擦了擦眼泪瞳孔变了回来转身看向柳药稀,语气之中尽显嘲讽“一边受着供奉一边投下蔑视,一边给你希望一边让你绝望。这才是那些高高在上的神族的本性。人类有句话说得很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那您屠杀这些无辜凡人又是为何?不怕折损自己的千万的年修为吗?”

“老朽需要他们的魂魄来与神族那降天一剑抗衡,用无辜去帮助无辜,可笑吧?”徐邱骆说着走到那些水芙蓉的面前,闻着它们散发出的清香露出享受的神情“只要依据此法炼就三十五具生魂便可制成一把冥思盾,挡下降天一剑成为深渊怒吼便可让诸天十道都瑟瑟发抖的龙!”

“您的意思是还要杀人?生死簿上详细的记录着每一个中灵界的生灵。”柳药稀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阴官找不到生魂,就不怕寒渊冥域来找您的麻烦吗?”

“幽皇陛下知道这件事,但她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至于那些自以为高高在上的神族,又怎会顾几个卑微蝼蚁的死活。”听到柳药稀的话徐邱骆更是大笑了起来,这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九霄、冥渊都管不着你个魔和尚又能奈我何。

“就算九霄、冥渊都不管老衲也一定会管,这也算是为了您考虑。”柳药稀说话顿时严肃了起来,显出些许得道高僧的模样“杀一人多受天雷一道地火十寸,您应该不会不知。”

“老朽当然知道,现如今已经杀了十五人,这水芙蓉也快完全开花了。”此刻徐邱骆的瞳孔又变成了青绿色,身上散发出一股强烈的妖气整个房间瞬间冷了下来“但老朽想的了一个不用再杀人的办法,也少受几个天雷地火。”

“什么办法?”柳药稀是眼前一亮,但听完徐邱骆的话脸却是又黑了下来。

“刚刚闯进来的那个孩子老朽若是没看走眼的话应该是个咒子吧!”

“你敢碰他一下试试!”

“怎么,难道你和那咒子有关系?”

“这与你无关,你只要知道那孩子只要是再被你伤一次老衲不介意学着神族屠了玄海玲沙一样屠了亚龙国!”柳药稀知道徐邱骆要打董渡泉的主意后态度立马冷了下来,周身散发出一股红色佛气与徐邱骆的妖气对峙了起来。

“人家别的和尚都是慈悲为怀。”徐邱骆感觉到了柳药稀的杀意,脸上摆出一副示弱的样子却是加大了自身妖气的散发,说话的语气也冷淡了几分“而你这和尚却喝酒食肉,不知天高地厚的说要啥生,有违法道吧!”

“老衲修的是修罗法,世人皆说阿修罗嗜杀灭世。一怒之下屠一个小小的妖国万界又能将老衲如何呢!”

说着一直双手合十心中默念佛经的柳药稀抬起头睁开眼睛,露出了红色的瞳孔,右颈下面生出一片逆长的龙鳞,散发出一股比红色佛气更具压迫感的黑红色浊气。

徐邱骆自然感受到了柳药稀这股浊气的强大,觉得情况不妙催动身边的水芙蓉花几十片花瓣朝柳药稀飞了过去。

柳药稀可能是想起之前那片蛇鳞的威力也没有再和徐邱骆硬碰硬,留下一句好自为之化作一团红气便消失了。

(三)

雅间门外一副得道高僧模样的柳药稀出现在一直待在门口等待的方正言的面前。

柳药稀从雅间出来的同时只听砰的一声仿佛有什么东西用力撞向了门板,之前柳药稀在门上写的大写的万字虚影也破碎消散了。

此刻正值炎炎夏日而方正言的眉毛和头发上都结了一层白霜,正冻的瑟瑟发抖。明显是被刚刚柳药稀和徐邱骆散发出的妖气和浊气造成的。

柳药稀叹了一口气,看着狼狈不堪的方正言轻轻挥了一下衣袖方正言身上的寒霜便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