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侯爷在上:软萌夫人撒个娇
侯爷在上:软萌夫人撒个娇 连载中

侯爷在上:软萌夫人撒个娇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迢迢北冥有鱼生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江野 花汐

【国子监校园古言+甜宠+家国天下+少年意气+马甲+双向救赎】 战火纷飞的西域,封小侯爷浑身血污从前线下来,伤痕累累
眉目娇软的小姑娘默默不说话,只是看着浑身是伤的少年啪嗒啪嗒掉眼泪, 俊美张扬,惊才绝艳的少年哭笑不得,粗粝的指腹给她抹泪,“宝贝儿,别哭,小爷没事儿!” 小姑娘点点头,然后委屈的擦着泪,趁封小侯爷休憩的时候排兵布阵,一举拿下了西域
国子监人骚嘴贱封小侯爷×身份神秘软萌可爱少女展开

《侯爷在上:软萌夫人撒个娇》章节试读:

第5章 送我家小孩儿回家


厢房内,花汐正托着下巴百般无聊的等着林若,晶亮的水眸一眨一眨,还困倦的打了个哈欠,像只小猫儿。

听着有人进来,花汐抬头。

看到眼前的少年之后,花汐惊诧的杏眸瞪圆,站起身来有些惊恐的道:“封……”

袀字还没出口,他好似没了耐心,笑意不达眼底的脸上是花汐没见过的暴躁和怒气。

封袀长臂一伸,直接搂过花汐盈盈一握的腰肢,抱过她把人摁在了一旁的榻上。

花汐还没反应过来,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就到了床上,身上的少年眯着桃花眼,扣着她白皙滑嫩的手腕,强势又满含侵略。

她是真被吓到了,眼睛惊恐的睁大,嘴唇一直在哆嗦。

封袀把头埋下,闭了闭眼,哑着声音道:“你知道那些男倌过来之后会对你做什么吗?”

“你是想被他们上?”

“你哥知道你来这儿?”

花汐被接连而来的三个问题砸的晕头转向,听到他哥的时候,才像是真的害怕和担心了。

小姑娘还被他压着,一听到封袀要把这事儿跟花景然说,她小嘴一扁,有点儿委屈,几颗金豆子直接砸了下来。

封袀身体一僵。

火气瞬间退了大半,向来眼高于顶的封小侯爷脸上带了几分慌乱,还有点儿手足无措。

“不是,我……”

花汐在他身下越哭越凶,眼泪跟不要钱一样拼命地往下掉。

她抽抽噎噎的开口,“你…你能不能...不跟我…我哥说啊,我…我怕他揍…揍我,他….他还在边境打…打仗呢,我不想…不想让他担心……”

少女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像要断了气。

封小侯爷哭笑不得,见她像只受了委屈的猫儿,又禁不住想要逗逗她了。

他松开扣住她的手,还带着老茧的大掌摩挲了一下少女滑嫩的小脸,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你叫声哥哥,我就不告诉花景然了。”

几乎是没带犹豫的,花汐还带着哭腔出了声。

“哥哥。”

封袀愣住,又笑开,“嗲一点。”

“哥哥~”她打了个哭嗝儿,声音夹杂着几分奶,红着脸,长长的睫毛扑闪着,像挠在了封袀的心窝子上。

操。

真特么磨人。

自己给自己找罪受的封小侯爷难耐的摁了摁眉心。

却又在想起她那声哥哥的时候,荡漾的不行,低声笑了。

很多很多年以后,有人想起来会好奇的问封袀,像他这般桀骜又难以驯服的,高高在上的人,是怎么被一个乖乖软软的小丫头拿捏住的?

是因为旗鼓相当,还是甘拜下风?

封袀只是笑,哪有这么复杂?

在知道棋逢对手之前,他就已经心动了。

小姑娘什么都不用做,只一句乖乖软软的哥哥,直接就能让他溃不成军,献上所有,乃至生命。

出厢房的时候,江野和蒋飞一众人正在等他。

花汐站在一旁怯怯的跟江野他们打了招呼,又低下头掩住哭红了的眼眶。

啧,江野心里暗骂封袀禽兽,把人姑娘搞成这样。

“袀爷,方才落雨姑娘择婿,那花扔都没扔,直接说了是给您留着的,您看要不……?”

李家的长子李放笑的一脸促狭和狗腿,他是想说您看要不带这京城第一花魁回侯府快活快活,但看了看花汐这话到底是没说出来。

十几岁的少年张扬又恶劣,封袀挑眉,唇角的笑勾的有点儿坏,“第一花魁?小爷我稀罕?”

“看不见我家小朋友刚才哭了?我管什么狗屁的花魁,现在,给我备马车,我送我家小朋友回家。”

封袀冲着江野一帮子人挑了挑下巴吩咐道。

一帮天之骄子的少年们没有丝毫异议,仿佛他天生就该是发号施令的那个人。

花汐垂着脑袋,也没再纠正她不是他家的这个问题。

花府门口。

封袀有点儿不舍的又摸了摸花汐的小脸。

夏日的晚风拂过,少年醉人的桃花眼里是从没出现过的温柔和情意,他微拥了拥花汐,没等她拒绝就松开了。

摸了摸她头顶,又给她整了整衣襟,少年吊儿郎当的俯身在花汐耳边,半含笑意半含威胁道:“小朋友,以后乖一点。”

花汐垂着脑袋,弱弱的哦了一声,怏怏的进了家门。

……

国子监开学开的平淡而又低调,不少监生又即刻开始了新一轮的学习生活。

封袀课上总是懒洋洋的在花汐后面睡觉,依旧时不时的逗逗她,却没再提过什么过分的要求。

花汐白日将全部的精力投入到学习上,晚上认真的完成工作。

时间流逝的极快,不过几日国子监便迎来了解试。

盛夏的蝉鸣吵得人心里发慌,燥热的考场里不少男生正挽着袖子划拳,叽叽喳喳闹得不行。

花汐肚子有些不舒服,尖俏的小脸上苍白一片,她捂着肚子匆匆在过道里穿过,准备到自己的位上先坐下。

这应该是最后一个考场,聚集了一群平常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

就在花汐快到自己位子上时,前面一个长相清秀却略有些不怀好意的少年伸脚拌了她一下。

花汐没有防备,想收脚也来不及,肚子还疼的不行,一下子失去平衡磕到了桌角上。

她猛地抬头,看着前面伸脚的少年,觉得有些眼熟,不明白为什么他要针对自己。

苏子扬笑的一脸得逞,顺手就想掐住花汐的下巴调戏,被她皱着眉力道不是很大的打开。

蒋飞正进门,一下子看到了这一幕,花汐还摔在地上脸色苍白,苏子扬一脸洋洋得意。

少年总是容易冲动上火,特别是受欺负的还是他们紫班的小姑娘。

“操你妈。”蒋飞气急,直接上来骂骂咧咧的给了苏子扬一拳。

紫班的人来的还少,苏子扬这边却是人多势众,蒋飞很快落于下风。

随着解试钟声的响起,成夫子一脸严肃的站到了台上。

“干什么呢!眼里还有没有纪律了?都给我回去考试!”

蒋飞一抹脸上的血,冷哼一声扶起花汐回了座位,心里还翻滚着怒气。

封袀和江野来的时候解试已经开始了挺久。

封袀的位子恰好在蒋飞后面。

路过蒋飞时,看见他满脸的血,封袀顿了顿坐下后问了问怎么回事儿。

蒋飞像是找到了宣泄口和主心骨,添油加醋的把事情给封袀说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