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破雾飞升
破雾飞升 连载中

破雾飞升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想退休的Y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奇幻玄幻 林逸 穆雪妮

【无系统】+【凡人流】+【破碎世界】+【单女主】夜空之上的繁星点点,有人说,那是真仙注视世间的证据
世人希望真仙降下福祉,想要得到真仙的庇护,更渴望自己能成为真仙
万人争渡,可是,通往仙界的那条路上,布满了无尽的迷雾
唯有破雾者,方可飞升......展开

《破雾飞升》章节试读:

第五章 请收下我的礼物


擂台之上,镜无名背手轻笑,看着只顾到处逃窜的林逸,就仿佛看着自己的一件玩具般。

这时候,擂台之上,众人居然又开始了欢呼。

“原来,镜公子前面的颓势,全是自己演出来的,为的是给这个野蛮人台阶下。可谁知道,这个野蛮人非但不领情,还恶意中伤。镜公子忍无可忍,现在展现的才是他真正的实力。镜公子,你真温柔,爱死你了!”

听到台下的欢呼,林逸被气的一口老血就吐了出去。

果然,有些人虽然长着一双健全的眼睛,但实际上,他是瞎子。

就在欢呼之中,镜无名手中又生长出一朵白莲。

林逸表情凝重,连忙静下心来。

忽略众人的高呼,感受周围空气的变化。

一时间,林逸仿佛周遭的一切都凝固住了一般。

突然,在林逸的脑后,本该平静的空气突然扭曲,面前不远处也出现了一片微弱的乱流。

林逸将眼睛猛然睁开,提前一个闪身躲到右侧。

“咻,咻,咻......”

破空声从耳边传来,花瓣贴身划过,却没有伤到了林逸半分。

躲过花瓣的攻击,林逸双腿肌肉爆发,一个箭步上前,冲到镜无名身前。

他的手中,早已经用自在意化形具化出了一柄长剑,对着镜无名一剑刺去。

镜无名惊慌,连忙将手中白莲释放。

这一次,他没有用白莲攻击林逸,而是用花瓣围绕在自己身前,抵挡住林逸的长剑。

长剑刺出,凶狠的一击被白莲花瓣挡下。

可是,林逸的手段可不止这些。

“自在意化形,锤!”

手中的长剑居然在一瞬间,化作一个宽一米,长两米的巨锤。

手握锤柄,林逸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将巨锤狠狠砸下。

巨锤带着无法匹敌的力量,落在了白莲花瓣之上,在镜无名诧异的眼神之中,将它击散。

“咚!”

大锤砸在了擂台之上,巨大的冲击力让旁边的痴情女子们花容失色,连忙退出去五六米。

要不是镜无名闪的够快,这一锤砸下,镜无名就要成为擂台上的一个肉饼。

“逃什么,不是说要我见识你真正的实力吗?难道你的实力,全用在逃跑上了吗?”

论林逸哪里的实力最强,那肯定是他嘴上的功夫。

面对林逸的嘲讽,镜无名浑身颤抖,但却无济于事。

刚才那一锤,把他的心锤的一颤一颤的。

他将目光看向了一旁刚开始自己褪去的至宝,转身就要将它们拾起。

现在的他已经顾不上面子不面子的了,他决定拿起至宝,将林逸击溃,再将他踩在自己的脚下,将所受到的羞辱百倍奉还。

可是,林逸怎么会让他称心如意呢?

当镜无名转身的一瞬间,他将巨锤甩了起来,朝着镜无名砸去。

可怜的镜无名,刚刚拿到白莲衣和翠玉神剑,还没等穿上和握好,巨锤就砸到了他的脸上。

没有办法,他只能慌乱地将两件至宝抵在身前。

“咚!”

又是一声巨响。

与至宝对撞,巨锤身上布满了裂痕,最终消散。

而镜无名也被击飞到擂台边缘,手中的至宝落到了擂台之下,口中还吐着鲜血。

林逸看到镜无名在自己这一击下身受重伤,本想乘胜追击,直接将他踢落擂台。

可就在这个时候,高台之上,镜天再也按捺不住,直接落到两人中间。

林逸看到镜天下场,自然不敢轻举妄动。

看了一眼山下,林逸知道,自己准备的礼物还没有到位,摊了摊手,没好气地说到。

“怎么,镜阁主,要是我没记错的话,今日摆下擂台的人,可是你的儿子镜无名,不是镜阁主你啊!”

镜天心疼地看着倒在地上不断吐血的儿子。

他之所以摆上擂台,是因为他的儿子不仅是望仙胚,还习得了无想一击,本想利用这次机会,让他的儿子扬名立万,树立形象的。

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林逸,不仅把镜无名以前的所有光环打碎,还把镜无名以后的形象毁的一塌糊涂。

镜天是又心疼又恼火。

作为行气境圆满期的初修者,还有白莲渡恶鬼和无想一击的加持,就算无想一击不够熟练,镜无名应该在初修者中的实力也是数一数二才对。

可是林逸展现出来的实力,太强了!

这时,看着护犊子的镜天,林逸再次嘲讽到。

“哦,我知道了,我终于明白了,镜公子为什么是天纵之资了。原来,镜公子还有一个伴生源法——爹来。怪不得,怪不得,我比不过,我认输,认输还不行嘛。”

而面对林逸的嘲讽,镜天这种老油条早就可以面无表情。

他死死地盯着林逸,许久,说出一句话。

“两年前,我儿就从天赐石之中悟出了无想一击,只可惜,阁中的两个可恶的叛徒林瞳和栾晔,不仅抢走了我儿的源法,还伤了我儿的根基。虽然镜水仙大人已经将这两个叛徒擒回,关进死牢之中,每日折磨他们,但是我儿被他们伤的根基,短时间却恢复不好,这也是我儿今天为什么会被这山野之人击败的原因。”

这虚假的话语刺向了林逸的心脏,林逸只能暗地咬牙切齿,恨不得在镜天的脖子上来上一口。

可是,镜天之所以这么说,是给镜无名有一个台阶下,最关键的是,他在试探自己。

就算心中再痛,林逸也要装出一副无事人的样子。

“嗯,好理由,我觉得镜天前辈说的没错,不然,镜无名也不会这么弱。”

镜天看到林逸给了台阶的同时,还不忘带着羞辱,脸色逐渐难看。

“擂台之上,比试以点到为止。你看我儿,每次都不会伤到对手,而你,却要在擂台上故意打伤我儿,是何居心!”

“哼。”

林逸冷笑,要论倒打一耙的能力,镜天算得上是天才。

看着镜天越发高涨的气势,看来,今天不给他一个交代,自己是下不了山了。

“呜呜呜,啊啊啊......”

就在此时,山脚之下,杂乱的叫声传来。

一个镜中阁的守山弟子冲了进来,一脸慌张,放声大喊。

“不好了,阁主,山下来了无数的山魁,它们攻上来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了。

山魁生性残暴,但是非常有领地意识,除了狩猎,一般不会走出领地,更不会无缘无故进攻镜中阁。

就在大家惊慌失措的时候,林逸却诡异一笑。

“镜阁主,你问我有何居心?我一个小小的初修者,哪里来的居心,只不过是初次前来贵阁,刚好碰上好日子,给贵阁带了点小礼物罢了。”

说罢,林逸从万物花种之中,拿出一个兽皮袋子。

将装在其中的小山魁拿出来,解开捆绑在它嘴边的麻绳,丢向镜天。

一时间,毛都没长没长齐的小山魁开始狂叫。

突然,山魁王冲了进来。

只见它满嘴锋利的尖牙,巨大的右手上握着一棵参天大树,左手上拎着一块坚硬的巨石。

它看着擂台之上,自己的幼崽正落在镜天面前,并且被镜天一掌推开。

“呜呜呜,啊啊啊......”

“呜呜呜,啊啊啊......”

一时间,整座山充满了山魁的叫喊声,无数山魁涌了进来,如同兽潮。

“请收下我的礼物。”